【437931】 普本·《折枝》多人古风苦本

作者:姜野.
排行: 戏鲸榜NO.20+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3265
44
34
72
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2女
作品简介

虐恋情深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1-15 12:30:56
更新时间2022-11-27 08:06:20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折枝》多人古风苦本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程予

男,0岁

隐忍偏执

容乐

女,0岁

有点娇纵的小公主

程芷

女,0岁

高傲心狠,兼所有女性角色

容轩

男,0岁

容乐的哥哥,温柔和蔼(最好会太监音色)

小福子

男,0岁

一个太监

下属

男,0岁

一个下属

展开

“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朕这就派人把他捉回来。”

——cv:

”不用了,他想走,便走吧”

——cv:

“本君不喜欢脏的东西,你脏了”

——cv:

“谢谢您能来看我最后一眼,还有,帮我转交一句话,我程予…对不起容乐”

——cv:

“女君,他的胸前好像有什么东西。”——cv:

“拿出来”——cv:

“回女君,是…一支鸢羽钗子”——cv:

欢迎收听由宴棠个人出品的古风虐恋双普《折枝》——cv:

编剧:宴棠

后期:宴棠

美工:宴棠

本文涉及所有地名,年号,纯属瞎编。

 

分角:

程予:男主

容乐:女主(兼宫女)

程芷:文宋女君(兼小翠)

容轩:容乐哥哥(兼小福子、下属、太医、陆声)

第一幕

转场—闹市音效—马车声—

音效:哇,将军好威风啊——cv:

音效:那是,大将军不过两月便将文宋击退,还把那号称是文宋战神的人抓了回来——cv:

音效:娘,这也太帅了!我以后也要做大将军!

程予:额…这是(虚弱)

程予:已经…到了南唐都城里了嘛

程予:我…是要死了嘛

程予:(os)阿…阿芷,我…回不去了

 

 

 

转场—倒茶声—

小福子:诶呦,长公主您可坐进来一些吧

小福子:万一…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容乐:哎呀…不会的

风铃声—马车声—

容乐:哟,这是什么呀

小福子:回禀长公主,这是将军回京了

容乐:文宋战事告捷,那笼子里的便是那文宋的战神吧

小福子:正是

容乐:他…长得挺好看的

小福子:这…文宋境内是有传闻说当朝战神容貌过人

容乐:你说…我把他绑回公主府做我的面首怎么样

小福子:这…怕是不合礼数

容乐:这有什么,我跟皇兄说一声便是

小福子:这…

容乐:你想啊,一个人在牢狱里头不堪折辱,自尽了,多正常

小福子:…是

容乐:(喃喃)他长得真好看

 

转场—风铃声—

容乐:(os)那天我在茶馆里,

看见了一双暗淡的眼,这感觉很像枯草,但是这垛枯草,我却格外喜欢

 

转场—脚步声—

容轩:你当真想要那个男人

容乐:是!

容乐:皇兄,你就成全我吧

容轩:可…他那身份

容乐:没事的皇兄,一个俘虏在牢狱里自尽很正常的

容乐:皇兄,这是容乐第一次求您

下跪声—

容轩:(着急)你这…

容乐:皇兄,求你把他给我吧

容轩:你这又是何苦呢

容乐:皇兄,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想要…一个人

容轩:这…好吧

容乐起身扑到容轩身上、衣服摩擦声—

容乐:谢谢皇兄!

容轩:唉…你

容乐:我就知道,皇兄是个大好人

 

转场—水滴声—

程予:(幼年)(发抖)冷……

程芷:啊!这…怎么有个小孩儿

宫女:公主殿下,离那小孩儿远点

程予:好冷…好冷

程芷:可是…可是

宫女:公主殿下,这孩子浑身发抖,莫不是感了风寒,您可千万别靠太近

程芷:可他只是个孩子

程芷:嗯……(思考)你把他带回去,其他的再说

宫女:是,殿下

程予:(颤抖)冷…

程芷:没事的,你这衣裳湿淋淋的,跟本宫回宫里就能换上干净的衣服

程予:我居然……没死

 

转场—

程芷:喂!喂!两天了!他怎么还没醒

太医:公主殿下莫要着急,这孩子不过是几日未进食再加上受了风寒

太医:不过公主不用担心,下官已经给这孩子服用了些吃食,约莫不到黄昏,这孩子就醒了

程芷:如此便好。

程芷:那你下去领赏吧

太医:谢公主殿下,那下官先行告退

程芷:嗯…好

脚步声离去—

程芷:你要什么时候才醒啊

程予:(os)我努力地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在说话

宫女:公主别着急,太医说了,黄昏前他便能醒过来

程芷:也是…对了,今日是什么日子

宫女:二月廿八

程芷:糟了,还有两日女君就要抽查我的功课

程芷:你在这儿看着他,我去书房,他要是醒了你就叫我

宫女:奴才遵命

 

脚步声—

程予:(os)我费劲地掀开眼皮,也不过是看到一抹水蓝色的衣角,然后便又昏睡过去

转场—脚步声—衣服摩擦声—

小翠:长公主!你怎么能把头贴在一个不知名的男人的胸前呢!

容乐:咳咳!这是我找皇兄讨来的人,什么不知名男人!

程予:(os)胸口好闷…讨…来…

小翠:可…可是那毕竟是个男人呀

容乐:嘘!你别吵着我听他心跳

小翠:殿下!

容乐:小翠,为什么他心跳那么微弱啊

小翠:会不会是殿下您压着他了……

容乐:额…应该不是吧

起身—衣服摩擦声—

容乐:恩…他好像还是像前两天一样

小翠:殿下,他不过昨晚才被您从牢里救了出来,奴才觉得,他应该是还没休息够

容乐:也是…那我先出去转转,小福子你过来,看着他

容乐:小翠,我们走

小翠:是!

小福子:是!

 

转场—

小福子:(os)嗨呀,这都中午了,公主一早上来了这么多次了,这男人都跟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衣服摩擦声—

程予:额…嘶…这…这是哪

小福子:哟,您可终于醒了,不巧,公主在用午膳

程予:公…主

程予:(喃喃)我这是,是公主接我回去了

程予:我就知道…(打断)

小福子:想什么呢,这是南唐长公主府

程予:啊…南唐…长…公主府

小福子:是啊,您现在,是我们长公主的面首

小福子:您可是第一个呢,奴才第一次看见长公主对一个人这么上心

程予:(os)面首…我…我这是,成了这敌国公主的…男宠

小福子:(同入)您要是伺候好了我们长公主,您未来的日子可就有福咯,要知道当今圣上最是宠爱我们长公主了……

程予:我…………

小福子:奴才先去禀告公主,你且等着,若是饿了就传唤门口的宫女

 

转场—

程芷:陆声,本君这棋子既然出了,那便不能没有任何收益。

陆声:放心吧,阿芷,堂哥既然说了,那这和谈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程芷:真的?

陆声:真的,左右不过三年,文宋南唐粮草兵力俱是不足,有这一好契机,一个程予换百年安宁,何乐而不为。

陆声:只要再过两年,我便向堂哥说明你我二人情谊,那时我便来文宋找你。

程芷:两年,战后举国倾颓,也不知两年能否将这枯草医活

陆声:放心吧,这些时间足够让百姓忘了这么个战神,那时我也好更放心来找你。

程芷:但愿吧

(程芷向前走)脚步声—

程芷:陆声……

衣服摩擦声—

程芷:阿声,你我二人也有三年未见,每次也不过书信来往

陆声:傻丫头,这有什么,余生大把日子

程芷:你快点来娶我,我等了好久了……

陆声:好

 

转场—

容乐:小福子,你说为什么他这么喜欢看窗子

小福子:这窗子朝着北边,许是想着文宋了吧

容乐:可本宫好歹救了他一命,他就这么对我

小福子:殿下,他这命可能早没了吧。

容乐:胡说,我都救下了……(变小声)

容乐:咳咳,你去问问膳房掌事能不能做点文宋的点心

容乐:本宫下午……去看看他。

小福子:是

脚步声离去——

小福子:殿下这倒是付错真心了,那白眼狼又怎么知晓殿下的好。

转场—开门—脚步声——

容乐:程将军可在这扶光阁里?

小福子:在的殿下

容乐:行吧,你把点心放在桌上本宫等下带上去。

小福子:这万万不可,点心怎能让殿下拿。

容乐:本宫说了自己拿就自己拿,你去外边守着。

小福子:可殿下一个人,老奴放不下,这程将军,怎么也是个练家子。

容乐:怕什么,这锁链锁着,他伤不了本宫。

小福子:可……(打断)

容乐:行了!退下吧

小福子:是……

脚步声上楼—开门——

容乐:程将军,小翠跟本宫说,今日膳房送来的饭菜,你一口都没动。

容乐:程将军,是不是我这南唐公主府的饭菜吃不惯(压迫)

容乐:不过没事,程将军,我让膳房准备了你们文宋的茶酥。

容乐:程将军,这你总该吃上一点了吧

容乐:程将……(打断)

程予:殿下,莫要叫我将军了……小人不过一届囚徒,何德何能殿下如此待我。(嘶哑)

容乐:小福子没同你说过吗,你已是本宫的面首,什么囚徒,本宫说不是就不是。

程予:面首…呵呵,也对,如若没了殿下,小人不过早便成了那一缕残魂。

容乐:知道就好…你是我永宁公主府的人,就算是你现在死了,那也是。

程予:死…死!我既无法逃出去……

重物砸墙——

容乐:程予!!!你要是敢死了,我便让皇兄出兵!把文宋夷为平地!!

容乐:程予!!!太医!快传太医!!!

 

转场——

容乐:小翠你说,他什么时候才醒啊。

小翠:奴婢不知,殿下为何如此重视这么一个面首,明明,明明……就是阶下囚还这么任性。

容乐:许是本宫话说重了,可是本宫,一见他那样子,我就觉得难受,明明他这条命,是本宫给的

小福子:要我说啊,就是那程予不识抬举,能入殿下青眼本就是无上的福气。

小翠:就是啊,公主,这面首未免太不知礼数。

容乐:可本宫就是不喜他那般双眼无神,他的眼里应有我

小福子:这……

容乐:小翠,你说这是不是本宫心悦于他。

小翠:殿下…奴婢不知。

容乐:如若……

容乐:他不能看着我,那就把他绑起来,只能看着我。

小福子:既然成了殿下的面首,本就该对殿下一心不二。

转场—

程予:(转醒)嘶……

程予:我…为什么被绑在床上。

容乐:醒了?

容乐:足足三日,也是,要是再不醒,那叶太医的项上人头也别要了。

程予:小人醒不醒……与那救人的叶太医有何干

容乐:说了三日没把人给本宫医回来,他那项上人头便另安个家。

程予:公主又何故讲怒气迁至一个太医身上,是小人不想活了罢了。

容乐:不想活,由不得你,把这个药吃下去,不然本宫就叫人去问候他。

程予:你!!何苦如此残暴。

容乐:吃不吃

程予:吃……

吞咽——

容乐:你猜你吃的什么药

程予:……

容乐:那是我找皇兄拿的秘药,本宫告诉你,身为面首就该做好面首该做……(打断)

程予:(干呕)……你

巴掌声——

容乐:咽下去,本宫给你带了好东西……

红绸绑住嘴和眼睛—摩擦声—

程予:(挣扎)唔……(ps:挣扎声不断)

容乐:本宫真的很喜欢你这张脸,可惜了那眼睛是看不见了

容乐:不愧是前文宋战神,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本宫很喜欢(带上欲望)

拉灯拉灯——

程予:女君……

转场—左下—倒水—喝茶—

容乐:程予,有没有人说过红色真的很衬你。

程予:……(呼吸急促)

容乐:怎么,小郎君身上的红色绸缎多好看

程予:你…你怎可如此荒唐

容乐:荒唐?噗,哈哈哈

容乐:你程予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若没了本宫你早就死在午门外了

程予:公主殿下这份恩情,罪人受不起!

容乐:不管你受不受得起,你这命是本宫给的,你人就是我的!别想什么没用的东西。

容乐: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睡梦里唤了文宋女君的名字,本宫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棋子,这么多日连个人给你收尸都没有,午门外不是挂着你的“尸骨”吗,这可真是好笑,(程予入)你不是文宋的战神吗,除了本宫现在谁要你!!

程予:够了!别再说了!!你别说了!你走啊!走啊!!

容乐:呵!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小翠,我们走。

小翠:是

脚步声离去——

容乐:今日就不必给他送晚膳了,让他饿着!

小翠:是,殿下小心台阶。

脚步声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