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76】
普本·《刺》【关于他们的过去】
作者:lemon.了了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3305
419
1037
314
10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1-11-01 16:06:29
更新时间2023-03-17 22:13:0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致辰

男,0岁

27岁,极致温柔

文珊

女,0岁

26岁,心事重重

人物介绍

致辰:男,27,极致温柔

文珊:女,26,心事重重


注:CRTD:cardiac-resynchronization-therapy英文缩写CRT,指的是心脏再同步化治疗,CRTD是在心脏同步化的基础上加了除颤的功能。

女cv自配音效:开盒子,掀开纸包装,打火机(有道具的话尽力配一下吧)

全文纯音乐,无音效直接入,bgm请设置单曲循环,不用急,慢慢来…

这是一个告别过去的故事


感谢cv握瑾怀瑜.歌者与猫森林麋鹿.小寒试本


bgm1

致辰:回来了?菜好像有些凉了,我去热热,你坐着等我会…

文珊:致辰,我不饿。

致辰:…吃过了?

文珊:嗯,吃过了。

致辰:…嗯,好。

文珊:我…

致辰:文珊,我们好像很久没好好谈谈心了。

文珊:…

致辰:本以为今天能在家一起吃个饭的,呵,没想到你已经吃过了,那,要不我们随意喝点吧?边喝边聊。

文珊:…嗯

(过了一会,致辰端了两杯红酒过来,递给文珊一杯,自己坐到了她的对面。)

致辰:下午我把杂物室里的旧物整理了下,倒是翻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文珊:…怎么突然想起来整理那些了

致辰:闲着无事,我就翻了翻。

文珊:杂物室闲置蛮久了,整理一下,应该可以腾出来不少空间的。

致辰:…呵,是啊

文珊:要么就把杂物室空出来吧,剩下的东西分散放应该问题不大,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想要一个空间放健身器材的,等我收拾…

致辰:(打断)文珊,你就不想知道,我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文珊:…致辰

致辰:我特意把那些都整理到一个盒子里了,想着给你看看。

文珊:还有必要吗?

致辰:有…文珊,看看吧。

文珊:(无奈叹气)

致辰:就在你脚边,你看看。

文珊:(低头看到一个纸盒子,抱起来放在桌子上)

致辰:(微笑看着她)

文珊:(犹豫了一下,缓缓揭开了盒子,轻微的倒吸了口气)

致辰:是不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文珊:…嗯

致辰:还记得吗?读书那会儿,追你的男生那么多,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谁能想到呢,你这个月,会被一个邻班的给拐走了。(看向盒子)

文珊:(嘴角微翘,从盒子里掏出一沓沓的信笺)我那时候是不懂事,才会没抵住。

致辰:是吗?那我还真是讨了个巧。

文珊:你的字,一直都很好看,藏蓝墨水印在木质底纹的信纸上,就更好看了。

致辰:(略显委屈)哦?只是字好看吗?

文珊:(被逗笑)字好,诗也好,行了吧?

致辰:那,你还记得吗?

文珊:…

致辰:你在朦胧的四月春里,不偏不倚,扰我不定…

文珊:…这是怨风还是怨你

致辰:怨你…

文珊:…(呼吸不稳,没有回应)

致辰:(掩饰失落,笑)呵,后来我们毕业了,又经历了三年的异地恋…居然也被我们熬过来了,是不是特别不可思议?

文珊:…那段时间,辛苦你了

致辰:不辛苦。

文珊:(从盒子里面拿出一个纸袋子,掀开,里面是整整齐齐垒好的车票)

致辰:还好那时候我们距离也不算远,几个小时就能往返,所以每周都可以去看你一次,你不嫌少就好。

文珊:不少了…

致辰:现在说不少了啊,你那会可是和我闹脾气,抱怨我不能天天陪在你身边的。

文珊:…是我那会太任性了

致辰:没有。

文珊:(抬头看他)

致辰:我那时候也埋怨过自己,为什么不能天天陪在你身边呢?明知道你缺乏安全感,起初就不应该和你分开的…

文珊:…

致辰:你看,我现在不就来到你身边陪你了吗?

文珊:…致辰

致辰:文珊,不走了,好吗?

 

 

bgm2

文珊:…(有些烦躁的端起酒杯,被致辰伸手按住)

致辰:你心里还是放不下我的,对不对?

文珊:这重要吗?

致辰:很重要!

文珊:(松开酒杯,无力)致辰,我爸又住院了。

致辰:…

文珊:医生建议尽早接受CRTD的治疗…

致辰:我们可以再想办法…

文珊:什么办法?继续向家里借,还是再找几份兼职?

致辰:…你是因为这个,才要离开我?

文珊:致辰…

致辰:呵…那离开我,就能有办法了吗?

文珊:…

致辰:是连解释都不愿意给了吗?

文珊:…没什么好解释的

致辰:(落寞)哈,没想到…我们的结束,竟是因为这个…

文珊:致辰,我不值得…

致辰:可我觉得值得!

文珊:致辰…你当初为了陪我,一个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从头开始…你每天早出晚归,累到回家倒头就睡!一年到头你也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几天,你几乎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兴趣爱好和社交聚会…(微哽咽)致辰,你是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还是觉得,我看不到你有多努力多辛苦吗?(顿)这些年,你为我放弃了那么多东西,让我怎么心安理得的捆绑着你?又怎么可以,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接受下去…

致辰…文珊,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文珊:可我不愿意!凭什么我的负担要压在你身上?我索取着你的爱,压榨着你的生活,我几乎霸占了你的所有,可你呢…你甚至,甚至连高烧不退都要自己硬抗着…就为了能省下些医药费…(捂嘴哽咽,说不下去)

致辰:(颤抖)文珊,既然心疼我,那就留下来啊…

文珊:…(哭着摇头)

 

bgm3

致辰:(喉头微动)呼…(低头平缓很久,再次看向盒子)底下还有个小盒子,我本是希望它能够一直封存下去的,看来…(自嘲笑)

文珊:(从盒子底下掏出来一个小包装盒)

致辰:打开看看吧…

文珊:(轻轻打开,看到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衬衣袖扣,疑惑)这是?

致辰:没印象了?也对,过去都有一年了。

文珊:…

致辰:去年五月二十号

文珊:(努力回忆)

致辰:我那天出差外地,给你打了一晚上电话你都没接,我担心你出事,急忙安排好手头的工作,第二天大早就往回赶,可到家的时候,你已经上班去了…想起来了吗?

文珊:…(呼吸逐渐混乱,复杂的看向他)

致辰:还没想起来吗?…这枚袖扣,是第二天早上我在沙发缝隙里发现的,厨房里还有两杯喝过的红酒杯…

文珊:…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致辰:当时我并不确定,可那天过后,你突然开始对我刻意疏远…

文珊:(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这样也好…既然都知道了,那我会尽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

致辰:文珊!

文珊:…

致辰: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文珊:…(努力平静)我一直都是这样

致辰:不是的,你以前开心或是不开心第一个想到的是我,你以前还会把每天发生的事情像记流水账一样的说给我听,以前的你,遇到任何困难任何抉择想要依靠的都是我,一直是我!

文珊:那你呢?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对我倾诉了呢?

致辰:…

文珊:…你每天都在忙碌奔波,脸上也没了以往纯粹的笑容,就连睡梦里的你,都是紧锁着眉头的…(顿)这样的你,真的快乐吗?

致辰:我只是不希望你担心

文珊:我也不想再让你为我担心了

致辰:文珊…那我们就把它说出来可以吗?

文珊:…说什么呢?都已经发生了。

致辰:可是我现在想知道。

文珊:(愣)你…真的想知道?

致辰:想知道。

文珊:(顿,回忆)那天下午,我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我爸正在紧急抢救,让我立刻赶到…

致辰:你当时怎么没和我说?

文珊:我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你打了电话,是你没接。

致辰:…我那天下午有一场会议,手机设置了静音。

文珊:(继续说)就在我慌乱无措的时候,他知道了这事,直接开车送我去了医院,就当我站在病房门口,都还没来得及看上我爸一眼时,手里就接到了一叠医院的缴费单,医生说,我爸的情况已经相对稳定了,但还需要住院观察,让我尽快补上剩余的费用…

致辰:你可以等我回来…

文珊:(紧接)我本就是想等你回来的…

致辰:那…后来呢

文珊:…等我收拾处理完,才发现他已经把剩下的费用都给补上了。

致辰:…

文珊:(仰面苦笑)呵,那串压得我们喘不过气的数字,对他来讲,就只是帮朋友一个忙这么简单…(缓缓转头看向对方)那天晚上,他就这么看着我,表情像极了你,他对我说,没事的,累了就什么也别管,安心的睡吧…(笑,慢慢变成低声哭泣)

致辰:(艰难)文珊…

文珊:(平复好情绪再继续)那天过后,我断了与他的所有联系,可是…依旧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只能让自己埋在工作里不停的忙碌…但每次回家,看到你努力支撑,却满脸疲惫不堪的模样,我便越发的不能原谅自己…我…坚持不下去了(顿)这个无法倾诉的秘密,就如同卡在我嗓子里的鱼刺,吐不出来,更咽不下去…(顿,呼气)现在,这刺终于被拔了出来,尽管很疼,却,也算是解脱了…

致辰:解脱?文珊…你还是要离开吗?

文珊:你看,我都把自己从内到外的剥离开了,如此的血淋淋,还怎么继续陪在你身边呢?

致辰:(混乱而焦急)可是事情不是,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我们…我们就选择忘记它,忘记它好吗?

文珊:…

致辰:(试探)文珊,我们…重新开始吧?

文珊:…(沉默,低头)

致辰:好吗...

文珊:(深呼吸,歉意)我们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致辰:...

文珊:致辰,就让我们放过彼此,各自生活,好不好?

致辰:(无力,吸一口气)文珊你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做?呵…我还能怎么做…

文珊:(犹豫而又心疼的尝试抚平他的眉头)什么也不用做,试着忘了我吧…

致辰:(颤抖)文珊…我们到底是在哪里走散的?

文珊:我们…是在哪里走散的…

致辰:还记着刚搬进这里的时候,屋子空的一眼就能看到头,我们便一点一点的去添置,小到一块餐桌垫,一面台灯罩…(看向一边的墙面)靠墙面那个书架,是我们当年一起装的…阳台上的软坐垫,是你在周年纪念日,为我一针一线做的…这屋子里的每一处,都有着关于你的记忆,你说让我忘了?你让我怎么忘…

文珊:(哽咽)

致辰:文珊,其实我并不是没有尝试…当你告诉我说,你要离开了,我就有想过放手,可我坐在屋子里,就觉得哪哪都有我们的印记,我颠颠撞撞的躲进了杂物室,我…我就是想避开有你的一切,呵(颤抖)…可是,就连那片封存起来的地方,也都是我们满满的回忆…

文珊:(艰难)对不起…

致辰:(含泪笑)可不可以,对得起?

文珊:(轻声)忘不了…

致辰:忘…不了?

文珊:致辰你忘不了的…对不对?

致辰:…

文珊:你放不下也忘不了,你封存的记忆里不止是信笺和车票,还有那颗挥之不去的袖扣…

致辰:(呼吸混乱)

文珊: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致辰:(慌乱)没有…不是的…我…

文珊:(打断)把打火机给我。

致辰:…(愣,但还是摸索着递了过去)

文珊:(深呼吸,下定决心,拿起手边的信笺,用打火机点燃一角)

致辰:(惊呼吸气,后面可以根据女cv描述自行发挥)

文珊:(os)手里的火光越来越旺,一点点的蔓延着,纸张在炙热中卷缩,翻起了片片灰白。我透过火光,看着他从震惊到痛心,从不舍到落寞,直至面前的所有被燃烧殆尽,剩下的只是安静与麻木。而我们的过去,就好似被这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烧得,不留痕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