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067】
普本·【招冠】古风家国双普《烽火》
作者:猫腻儿_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5960
491
1013
388
20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0女
作品简介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5-20 01:24:29
更新时间2024-06-13 15:18:4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白小鱼

男,21岁

21岁,胸无大志的戍边烽卒,活泼憨直,软弱善良。儿时因党祸被抄家,颠沛流离。

李翀

男,33岁

(chōng)33岁,家道中落的斥候队长,十年军旅,坚韧果敢,有勇有谋,立志建功立业。

《烽火》

初设双男,男女亦可。

李翀:(chōng)33岁,家道中落的斥候队长,十年军旅,坚韧果敢,有勇有谋,立志建功立业。

白小鱼:21岁,胸无大志的戍边烽卒,活泼憨直,软弱善良。儿时因党祸被抄家,颠沛流离。

鸣谢(不分先后):林尧、嘿!真香、娜美的小草帽、尹儿、泽鹿、安安、戎阙、shelly、生姜也是菜、深千尺、焚昼、带眠、梯拜、林祟、爱情买卖凌美琪、良一人、杨间。


重逢
BGM1

(大唐,陇右,铁西堡,傍晚)

  鹰啼,风沙,火把,马蹄由远及近

士兵辛:这是...斥候队?打开城门!

白小鱼:玄甲银槊(shuò)...姐夫?快开城门!

欢迎演绎古风家国双普《烽火》

作者:猫腻儿

后期:尹儿

美工:泽鹿

 (1'13)音乐声停,下马,走路声后入

李翀:(chōng)二队稍作休息!半个时辰后出城接应一队,其他人各自休整,不得卸甲!散!

士兵甲乙丙丁:喏!

 下楼梯声入

白小鱼:(从远到近,边跑边喊)...姐夫!姐夫...

李翀:呵,还那么毛躁。

白小鱼:姐夫,你咋来啦?!

李翀:(摸头)一年不见,长个子了?

白小鱼:嘿嘿,我帮你牵马!

李翀:给我提槊!

 扔槊过去

白小鱼:哎?哈,好重!

李翀:不错!(拍肩)黑了,壮了!

白小鱼:嘿嘿!怎么就你自己?我阿兄呢?什么风把你们吹到咱这了?

李翀:例行军务,不该问的别问!(神色复杂)你阿兄他...

白小鱼:好好好,不该问的不问,我懂~~就是第一次见这么多骑士,还是姐夫带队!

李翀:...这才四十骑,哪里算多?

白小鱼:不一样的!平日里换防的都是陇右的府兵,哪能跟安西军的精锐相提并论?

李翀:府兵、募兵,都是大唐的兵,守大唐的土。

白小鱼:话虽如此,可刚才我在城楼上远远瞧见,数十骑杀气腾腾,千军万马也不过如此!

李翀:冲锋陷阵能活下来的,都是百战老兵了。...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白小鱼:...姐夫,不如卸去甲胄(zhòu),先去驿馆歇着?

李翀:不用了,我去城楼就好。

白小鱼:(笑)你太过小心啦,我大唐强盛,加上盖将军坐镇陇右,贼兵已有多年没有扣关。伙房今日刚烤了胡饼,(打断)不如...

李翀:(严肃)我说不必!

白小鱼:...姐夫?

李翀:...枕戈而眠,习惯了。

白小鱼:...哦,那我去给你拿吃的~你等着我啊!

李翀:好!

(李翀看白小鱼远去,神色担忧)


手足
BGM2

 身披铠甲从远处走来,靠墙坐下,怀中拿出笛子吹奏,大雁声入

李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提着水袋,脚步声渐近,水袋落地声入

白小鱼:这个季节的风大得很,哪有直直的烟?呐,吃的。

李翀:你说近期风大?这风...能有多大?

白小鱼:(狼吞虎咽)这说不好,遇到风沙蔽日,百米外都看不清人影!但若是老天爷心情好了,瞬间就风和日丽啦!

李翀:(皱眉思索)

白小鱼:哦对,姐夫你稍等下。

 (1'50s)打火石,引燃声入,拉动绳子音效

李翀:这...无敌来犯,为何点燃烽火?

白小鱼:(一边使劲一边说)论行军打仗我不如你,但是说起这预警的门道啊,你就差远啦(拍手动作 )。知道我燃的是什么吗?

李翀:是狼粪?

白小鱼:错啦!就是松油和树皮。狼粪那么珍贵,平时才舍不得用呢!白天燃烟呢叫燧,夜晚放火才叫烽。至于我现在点的火,叫平安火。

李翀:平安火?

白小鱼:不错,每日夜初,放烽一炬,报告平安,谓之平安火。你往西边看,看到远处最近那处烽火台的光亮了吗?

李翀:...火光如豆,看不真切。

白小鱼:能看到就不错了!那是三十里外的土沙堡在向我们报平安呢!

李翀:平安火光穿越千里...告诉我大唐子民边关平安……

白小鱼:据说咱安西都护府有烽燧1300多座,你说若是从天上看,像不像一条火龙?

李翀:(出神)应该...会的吧...

白小鱼:(边吃边说)发什么呆呢?胡饼味道不好?我这还有肉干!

李翀:哦,那倒没有,行军打仗能吃上一口熟的,很奢侈了。这饼啊,我先收着。(笑)瞅你那吃相,饿死鬼投胎!

白小鱼:嘿嘿,我就这点口舌之欲了。你不知道这两年可馋死我了!我现在做梦都想来一份热腾腾的水盆羊肉!再吸两颗火晶柿子,美得很哦!姐夫我可听说,你们安西军跟着盖将军打仗吃香的喝辣的,军帐里还有舞姬夜夜笙歌,好不快活!

李翀:呵,盖嘉运……

白小鱼:拔换城一战,盖将军大破突骑施,堪称我大唐军神!

李翀:(嘲讽)我此次来陇右的军务,便是给他盖大将军运送和田美玉的!五千甲兵胆力粗,军中无事但欢娱?盖嘉运恃功而骄,不思防务,吾/耻与其为伍!

白小鱼:管他如何呢!战场又不缺我一个,我就安心做我的小卒子,填饱肚子就行。

李翀:大丈夫生于盛世,当建功立业!

白小鱼:我跟你还有阿兄不一样,从小文不成武不就的,当兵就是混口饭吃!(悄悄)话说姐夫哇,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二姐啊?

李翀:......

白小鱼:(急)你不会始乱终弃吧?我告诉你!我姐可等你十年了!我都改口叫你姐夫了,你若是...若是...(被捂嘴)...

李翀:(着急)瞎说八道什么!这是军营!

白小鱼:(挣脱开)那你到底咋想的?

李翀:(尴尬)你我两家指腹为婚,我知你阿姐心意,自无需多言...你看我这马槊。

白小鱼:显摆什么啊?你那槊我从小玩到大。

李翀:这四方槊,长九尺一寸,乃我李氏祖上所传。先人携它南征北战,饱饮敌血,封将拜爵,时至今日已是第七代了!...可李翀不孝,未能光耀门楣!而立之年,蹉跎岁月,一人一槊,漂泊边疆,未立寸功,何谈婚娶?

白小鱼:这槊杆...怎会新填了这么多划痕?

李翀:是我刻下的,一道痕,一条贼兵的性命!

白小鱼:四十三、四十四...姐夫!你斩了四十四个人?

李翀:不错!等我斩够五十人可晋升校尉!待到那时,我再光明正大的娶你阿姐!

白小鱼:不对吧?按军规,斩敌三十即可封校尉...为何?

李翀:......

白小鱼:...等等!这槊柄上怎会缠有我阿兄的扳指?我阿兄呢?

李翀:(沉默不语)

白小鱼:(安慰自己)我...我知道了,他打小就好赌,肯定钱都输光了,抵给你的对不对?

李翀:(低头不语)

白小鱼:(小心翼翼)姐夫...我阿兄咋还没回来?他是不是还有其他任务啊?

李翀:(把头转向一边)

白小鱼:(颤声)姐夫...你说话啊...我阿兄呢?

李翀:...伙长白小年...开元十八年募兵,一月前途径达化城遭遇埋伏,力战身亡...

白小鱼:(懵住)

李翀:小鱼...

白小鱼:(失神)...力战...身亡?

李翀:(扶住小鱼肩膀)小鱼...你阿兄他...阵亡了...

白小鱼:(推开)我不信!他不可能死!我们年前还通信了呢,他说怕我脚冷,下次从河西回来,要给我带双顶好的羊皮靴子...怎么会...他怎么会...

李翀:...主帅贪功冒进,派我们孤军深入,最后被敌军重重包围...小年为掩护队友撤离(打断)只身阻击敌军...

白小鱼:(盯住)掩护队友撤离?我阿兄是你手下的伙长,为什么你撤出来了而他没有!?你...你把他扔那儿了?

李翀:(不敢直视白小鱼的眼睛)

白小鱼:(怒,揪脖领)我他妈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把我阿兄扔在战场,自己跑了?啊?

李翀:(挣扎)敌军有备而来,且贼兵数量众多...如不作决断,大队人马都会被咬死...

白小鱼:(把李翀一拳打倒在地)你怕被咬死?你怕被咬死!?那我阿兄呢?我阿兄就该被咬死?

李翀:(挣扎)小鱼,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年他是为了...

白小鱼:(按住李翀)我知道了!怪不得你李大队长立了军功却得不到晋升,原来这军功是拿手下兄弟们的血换来的!

李翀:(推开)够了白小鱼!这里是战场!我们是兵!现在在打仗!哪有打仗不死人的?

白小鱼:(吼)可死的是我阿兄...那是我阿兄!(流泪)他也是你兄弟啊!咱仨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一身本领都是他教的!你怎么忍心扔下他?你怎么敢?

李翀:(颤抖)

白小鱼:李翀!是我白小鱼眼瞎看错了你!你他妈就是个孬种!

李翀:(攥紧拳头)


不退
BGM3

 数百人战场打斗,马鸣,兵器碰撞,箭矢,惨叫

士兵丁:队长,贼兵越来越多!弟兄们扛不住了!

李翀:我垫后!白小年你暂代队长!带大家突围!

白小年:队长莫要说笑,突围容易,可逃回去大帅怪罪下来...兄弟们一个都活不了!

李翀:我是队伍的主帅,要罚也是罚我一人!

白小年:你知道我的臭脾气,如何与那些阉人监军周旋?要走也是你带大家走!

李翀:伙长白小年!执行命令!

白小年:妹夫,这回你得听俺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士兵甲乙:喏!

(李翀被绑住带走,不用管音效,持续挣扎)

李翀:你们干什么!要造反吗!?放开我!放开我!(渐远)

白小年:扳指带给我弟弟,告诉他,爷们是站着死的!安西军第六骑兵团斥候三队!

士兵甲乙丙丁:在!

白小年:陷阵之志!

士兵甲乙丙丁戊:有死无生!

白小年:杀!

士兵甲乙丙丁:杀!

 骑兵冲杀,耳鸣声入

李翀:小年!!!

白小年(濒死):大唐——不退!

 (2'16)大风声,起身,音乐入

李翀:我看到的最后一眼,是他拄着唐旗,面向东方,浑身插满箭矢,死都没有倒下...

白小鱼:(流泪)阿兄 ...不退...

李翀:小年常说自己,丘八命贱,他认命。可你不一样!他让我护你周全,以后给你说上一门亲事,为白家传宗接代。他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这扳指是他贴身之物,你留着做个念想吧...

白小鱼:(紧握扳指,默然流泪)

 (3’16)风声越来越大,站起音效

李翀:(突然站起)这风...不对劲!

 城外远处几骑冲进城门,急促脚步声

士兵甲:报!队长!城外十里发现吐蕃(bō)军队!

李翀:数量多少?

士兵甲:风沙太大,遮挡视野,数量不详……

李翀:再探!

士兵甲:诺!

李翀:铁西堡烽帅何在?

烽帅:铁西堡烽帅赵桐,参见李队长!

李翀:赵峰帅,此堡守备兵卒几人?

烽帅:烽帅1人,烽卒9人,还有杂役5人……

李翀:...距离最近的驻军在哪里?

烽帅:往东120里处是石堡城,常驻4个团共800人。

李翀:太近……太少了……

烽帅:大人不必惊慌,吐蕃已十余年未曾扣关,老朽以为不过是日常巡逻的小队而已。

李翀:吐蕃(bō)每次动兵,必清扫外围,坚壁清野。一个月前,达化城全城134户被屠戮殆尽,我们前去探查,遭遇埋伏便是佐证!

烽帅:这……为何我们从未听说?大人难道没有上报?

李翀:怎会不报?他盖嘉运早就知道!可他竟信了吐蕃的借口!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数年的骄奢淫逸,早就让昔日的猛虎,沦落成如今的蠢货!

士兵戊:报!吐蕃军队距城已不足五里,人数……800以上!

烽帅:什么?这……

李翀:(淡然)战事已起……赵烽帅,燃起烽火吧! 

烽帅:全凭大人做主!

李翀:那八百人只是先锋,敌兵势大,铁西堡无险可守……通知所有人,准备弃城!

烽帅:报告大人!风沙太大,虽能勉强燃起烽火,可狼烟无法升空便被吹散了啊!

李翀:什么!?

士兵甲:(议论纷纷)这该如何是好啊?

士兵乙:八百敌军!咱们人数连他们零头都不到!

士兵戊:要不咱们弃城,快马回报?

李翀:不行,吐蕃善骑,马也比我们的快。不出五十里定被追上,我们一个都走不了!

士兵乙:不如现在就弃城?

士兵丙:现在逃还来得及!

士兵丁:快逃吧,不然死无葬身之地啊!

 军旗插在地上声入

白小鱼:大唐!不退!!

(寂静无声)

李翀:白小鱼?这没你说话的份儿!

白小鱼:临阵脱逃还不能说了?

李翀:你给我退下!

白小鱼:我说了,不退!

李翀:我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

白小鱼:可这是我守的城!要去要留我说了算!

李翀:白小鱼!你反了不成!?(上前拽住白小鱼,压低声音)你是白家最后一支血脉,我答应过小年...

白小鱼:你别提我阿兄!

李翀:......

白小鱼:(紧握扳指)小时候,我家因党祸被抄,阿兄充军西北,阿姊入了教坊弹琴/拉扯我长大。后来阿兄为了能让我脱离贱籍,花钱给我买了军户,他说功名但在马上取,要像白家祖上一样守我大唐边关,重振家业。(苦笑)可我知道我不是当兵的料,我整日守在这铁西堡,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盼着回去找份正经营生,把阿姊接回家。(哽咽)可阿兄...却把命丢在了战场上!他护了我们一生,护了他心中的大唐一生,现在,轮到我了!你们想逃的可以逃,我留下!

(众人沉默)

李翀:小鱼崽子,我什么时候说要逃了?


坚守
BGM4

 行军声,号角声停

(铁西堡城门紧闭,城头人影绰绰)

吐蕃大将:大唐汉人听着,赞普发兵讨贼,速开城门可饶尔等不死!

(一片安静)

吐蕃大将:里面的人听好了!立刻投降,不然把你们做成人棍!

(城里依然没有反应)

吐蕃大将:你们,过去看看!

 骑兵声,箭矢破空声,惨叫声入

李翀:(狠)找死!

吐蕃大将:哼,狡猾的汉人,给我攻城!

 大军冲杀声

李翀:坚守!御敌!

 大军兵临城下,绳索攀爬绳

李翀:敌近!弓弩连射!

 箭矢声,惨叫声,梯子搭在墙上声音入

李翀:是云梯!浇金汁,上滚木!

 滚木声,惨叫声

吐蕃大将:上冲车,把门给我破了!

 推车音效

李翀:浇火油,点火!

 烈火焚烧,惨叫声

吐蕃大将:岂有此理!

士兵丙:将军,看这架势城内尚有百十号守军,不如等赞普主力到了我们再攻城?

吐蕃大将:也好,收兵!

李翀:你们走不了了!!大唐安西军第六骑兵团何在!?

众士兵:在!

李翀:随我!赴死!!杀!!!

众士兵:杀!

(以下燃,打斗喘息自配)

 (2'38)劈砍声入

李翀:河西李翀!开元十九年募兵!

 (2'44)盾牌格挡声入

李翀:帐内攒有贼头四十四颗!

 (2'49)槊刺入声入

李翀:你们这群狗杂碎!都是老子的军功啊!!!

吐蕃大将:不好!收缩阵线,回头迎敌!!

李翀:(高喊)所有人压上去!拖住他们!咬死他们!(低语)小鱼崽子,你可跑快一点!

 转场回忆,半个时辰前,音乐起入,不用混响 

李翀:小鱼崽子,我什么时候说要逃了?

白小鱼:你刚才不是说...

李翀:不错,我们是没有敌军马快,可如果派快马轻骑送信,另外留下一部分人守住这里拖住敌军,就可以为信使争取时间。

 长时间寂静,拔剑声入

李翀:突骑施/攻拔换城,我退了!达化城遭遇埋伏,我退了!咱当兵的,怎能一退再退?今天,我不退了!河西道李翀,守!

(4'20)锋帅:我是铁西堡的锋帅,护城乃职责所在,河南道赵彤,守!

士兵甲:石堡城后一马平川,我全家老小都在身后的西宁,陇右道杨辉,守!

士兵乙:李队长救过我的命,誓死追随队长,剑南道孙六郎,守!

士兵丙:吐蕃侵我国土屠我同胞,必报此血海深仇,淮南道吴刚,守!

白小鱼:我是个兵!兵是守护别人的,不是等别人守护我。就算大唐只剩我一个兵,也要把敌人抵御在唐土之外!关内道白小鱼,守!

士兵甲乙丙丁:我守!

士兵丁:队长,你下令吧!

李翀:士气可用!张伙长,你带人制作假人立于城墙之上,迷惑敌军。

士兵甲:诺!

李翀:赵烽帅,你将堡中所有滚木、火油搬到城墙,我们只守第一波进攻。

赵烽帅:诺!

李翀:其余人给战马喂食草料,随时准备随我上马冲锋,我们只有一次反击的机会!

士兵甲乙丙丁:诺!

李翀:...下面我点到之人,快马回石堡城送信。

白小鱼:......

李翀:朱芳

士兵丙:诺!

李翀:张放

士兵丁:诺!

李翀:...白小鱼

白小鱼:为什么是我?

李翀:为何不能是你?

白小鱼:我就知道你会偏袒我!

李翀:让最小的活,这是咱唐军的规矩!

白小鱼:你的斥候队也有年龄小的,为什么不派他们去?

李翀:石堡城距此一百二十里,此间山路崎岖,没有人比熟知本地的守军报信更合适!

白小鱼:我不去!我要守在这!和大家同生共死!

李翀:(揪住衣领)你以为送信就一定能活吗?敌军可能早已渗透到了后方,你只不过多了一线生机而已!

白小鱼:可是...

李翀:没什么可是!服从命令!(松开)...小鱼崽子你记住!这一线生机不是给你的,是给身后大唐百姓的!

白小鱼:...白小鱼...领命!


燃烽
BGM5

恶战后,李翀只身立于城门前,浑身浴血,左臂已断,身旁再无战友。

 风吹唐旗,等脚步声入

李翀:呼...呼...(抹掉脸上的血)安西军......还有能动的吗?...第六团...(颤声)还有...活的吗?

 马匹音效

吐蕃大将:五十对八百,还杀了我们这么多勇士,不如归顺我们,我饶你一命如何?

李翀:我大唐军人,怎会向一个屠戮平民、背信弃义的野蛮部族俯首?

吐蕃大将:敬酒不吃吃罚酒!和刚捉到的那个小子一样不识好歹!把他带上来。

 马匹声入

(白小鱼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微弱喘息)

李翀:小鱼!

吐蕃大将:还想通风报信?也不想想我们既然在这大风之日出兵,怎会不想好万全之策?本将敬你们是条汉子!让你们见最后一面,好送你们上路!咱们走!

 把白小鱼扔到李翀面前,倒地声入

李翀:(扶起白小鱼)小鱼!

 注意!以下白小鱼全程虚弱!

白小鱼:(口鼻流血)...我...没有完成...任务...

李翀:你尽力了!你是好样的!

白小鱼:姐夫...我想再到城楼看看...

李翀:来,姐夫背你!

 (2'13)艰难走路声入

白小鱼:姐夫...你现在...杀多少了?

李翀:记不得了...

白小鱼:(笑)可是...杀够五十个了?

李翀:嗯...够了。

白小鱼:那...我姐夫...是校尉了?

李翀:(笑)算是吧,现在是大唐的校尉,过一会儿就是阴曹地府的校尉了。

(两人笑)

白小鱼:就这儿吧...这儿挺好。

 脚步声停,放下,微风声入

白小鱼:(两人并肩靠着墙壁,远眺东方)我守这儿三年了...这城墙的每一块砖我都摸过...虽然一个敌兵都没杀过...但也算为大唐尽忠了吧...

李翀:守土尽责,当算有功。

白小鱼:(拿出扳指放在胸前)按理说,大唐害我家破人亡...我该恨大唐才是。可每每想起大唐,心里却没有仇恨只有想念。家门口的槐花儿开了吧?阿姊有没有收到我的家书?街头卖豆腐的刘小妮嫁给谁了?...我才发现,我恨的不是大唐...

李翀:小鱼...对不起...

白小鱼:(摇头,虚弱)姐夫我也不恨你,你和阿兄都是军人,战死沙场是军人的宿命...(哭)可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想活......(害怕的颤抖)咱们...今天死这...会不会有人记得咱?

李翀:别怕,咱为大唐搏了命,大唐好歹...给咱立块碑。

白小鱼:(颤抖)姐夫...我好冷...我想回家...

李翀:(抱住)抱一会儿...抱一会儿就不冷了...咱一块回家...

白小鱼:(濒死)姐夫...疼...我想吃胡饼...

李翀:...好...饼...(翻找)我的饼...饼...饼呢?(急)哪儿呢?哪儿呢?(哭)带在身上的...怎么找不到...(崩溃)怎么找不到了...姐夫给你找...给你找...

白小鱼:(弥留)还要...水盆羊肉...火晶柿子...

李翀:(抱住白小鱼的残破身体)还有鱼鲙(kuài)...龙凤糕...烤骆驼...姐夫都给你买...

白小鱼:(突然睁大眼睛,指着唐旗)风...停...燃...烽火...

李翀:(茫然)你说什么?

白小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出来)风...停了...

(7'05)风停,扳指掉落入

李翀:(抱着白小鱼尸体,茫然)风停了...风停了...(惊喜)风停了?风停了!(狂喜)哈哈哈哈哈哈哈风停了!风停了!(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停了...小鱼...信送到了...你的任务完成了!(调整情绪,抬头嘶吼)大唐!你且看这烽火!为何而燃!

大批士兵上楼脚步

吐蕃大将:不好!别让他点火!快去杀了他!

(8'16)走路声入

李翀:秦时明月汉时关...

(8'25)搬动柴草声

李翀:万里长征人未还。

 (8'31)打破火油罐声

李翀:但使龙城飞将在?

 (8'37)打火声入

李翀:哈哈哈哈哈哈...不教胡马度阴山!

 大火燃烧,敌兵惨叫

李翀:大唐——不退!!!

 《出塞》音乐起 

全剧终

故事背景:开元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吐蕃调集兵马,攻陷了廓州达化县(今青海贵德东),尽杀城内军民。随后向石堡城(今青海湟源西南)进攻。河西、陇右节度使盖嘉运持功而骄,不思防务。“恃托中贵,公为非法,兼伪叙功劳”,石堡城轻易被吐蕃军攻占。

剧中设定铁西堡是石堡城的前哨,故事为杜撰。

致敬《长安十二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