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789】
普本·【音楼Pia戏社团永冠】《荒原》桃园一梦出品【长生殿配音组】
作者:桃园一梦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4100
942
1774
812
22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站在丹楹刻桷,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上,看似天花锦地,灯火辉煌,实则 却是一片荒原。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1-30 13:53:36
更新时间2024-05-05 08:34:0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音楼Pia戏社团永冠】《荒原》桃园一梦出品【长生殿配音组】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元竺蓉

女,20岁

身为帝王便永远将自己置于无人之境的冰冷高峰,仇恨却又将自己化身成为祝融。 

邬彦搏

男,30岁

臣,邬彦搏,世代忠于元家!

宣武帝皇后

女,50岁

高华衣 谥号灵 信佛

穆屠戮

女,0岁

柔然 女统领,长达12年,北蛮子。(这本没有,N年以后看情况出)

元诩

男,0岁

孝明帝,母高华衣,话痨,台词承包者,元诩/言羽 人畜无害长相 嗜甜如命。高氏所生,12岁前装哑巴。想要自由(这本没有)

元恪

男,0岁

宣武帝,我的一生都在与人博弈,即便死都是自己计划的一步,而你...是我最重要的一步子。

展开

— 荒 原 —

导演/监制:君醉

编剧/美工/后期:桃园一梦

原创作品 禁止转载 原配已出

系列作品654989《烈阳》 

姆妈:哎呀,公主...你跑慢点...cv:折月

元竺蓉:父皇...蓉儿如今已经12岁了,何时可以出去这庭院?

元恪(宣武帝):(摸她头)蓉儿可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cv:君醉

元竺蓉:蓉儿长大了!

元恪(宣武帝):那父皇问你一个问题。

元竺蓉:父皇且问。

元恪(宣武帝):若是翱翔天空的鹰被猎户关在了樊笼里,而你便是这鹰,你当如何?

元竺蓉:(略思考)恩...我当冲破这牢笼,重新翱翔于天际!

元恪(宣武帝):(摇头)不,你当冲破这牢笼,然后啄瞎猎户的眼,撕开猎户的喉,扯烂猎户的皮肉,否则...终有一天你将再次回到那囚笼....

旁白:延昌四年,护国大将军邬彦搏联合皇后高华衣,夺权谋杀宣武帝元恪,转兵绑架公主元竺蓉,逃往赭石山。cv:带眠

 重音 空白赭石山

元竺蓉:(噩梦惊醒)呼吸剧烈

 开门入(邬彦搏拿着饭菜走进来)

邬彦搏:又做噩梦了?

元竺蓉:(翻身下床)这五年来我日日都做噩梦,不像邬大将军每夜睡的如此沉稳。(冷笑)倒也不怕哪天睡熟了,一个不留神被什么人抹了脖子。

邬彦搏:(笑)你不动手,怕是没人敢抹我脖子,还有,我可不是什么大将军,我现在是土匪,饭要凉了,快用吧,公主殿下。

元竺蓉:把对你有杀父之仇的人留在身边五年,你胆子真大,(夹菜到自己碗里)还有,我不是什么公主,我是个前护国大将军,现赭石山土匪头子掳走的,元 竺 蓉。

邬彦搏:(笑)我能为了什么呀,因为你好看呗,养在身边,养大了...就吃了。

元竺蓉:(轻笑)那你还当真是...正人君子呢,养大了..才吃,(漫不经心带着阴冷)我可是无时无刻不想抹了你的脖子。

邬彦搏:(委屈)你就这么对养了你五年的恩人的?真是没良心。

 转场 五年前

邬彦搏:不吃饭?

元竺蓉:(狠狠的盯着他)

邬彦搏:(笑)眼神不错,不过凭你现在还....(被打断)

元竺蓉:(趁其不备出招)

 [ 过招 把她按在桌子上 碗筷滚下桌破碎 ] 有个明显破碎声

邬彦搏:杀不了我(放开她)

邬彦搏:(有点嘲讽意味)就你,再练几年吧,(顿)真想杀我?

元竺蓉:血债就该拿你的狗命来偿。

邬彦搏:哈哈哈哈哈哈,好!蓉公主金枝玉叶骂起人来这么脏,(笑)全天下最厉害的人就在这儿,只要你叫我一声师傅,我就教你

元竺蓉:(思索/半晌)

邬彦搏:教你如何杀我。

元竺蓉:师 傅。

邬彦搏:(笑)

 转场 马鸣 

邬彦搏:会骑马吗?

元竺蓉:会。

[马蹄驰骋 风过原野]

邬彦搏:(喊)如此慢的跑马,也敢称会?

元竺蓉:(不吭声/抽马加速)

邬彦搏:(喊)想让我教你,先跟上我再说!驾!

刹猖狂墨空摇曳

落下惊鸿一瞥

安能辨别灵魂无懈

且探于欲试天下凡世间

元竺蓉:(追逐/拉开弓/射出)

邬彦搏:(挡)

元竺蓉:(跑马不稳/马惊)

邬彦搏:蓉儿!

 滚落结束 

邬彦搏:你怎样?!

元竺蓉:腿...(忍)骨头错位了。

邬彦搏:(摸骨头)

元竺蓉:(吃痛/咬牙不吭声)

邬彦搏:忍一下。(接骨)

元竺蓉:(吃痛/流汗)

邬彦搏:(恼)马都没跑懂就动手,这种水平的骑射就想杀我,是你太高看自己了,还是太小看我了?(扛起元竺蓉)

元竺蓉:放我下来!

邬彦搏:放你下来?自己走回去?这里离山寨几十里,你想爬回去?还是想睡这儿被野狼分食?

元竺蓉:(挣扎)你弄疼我了,放我下来。

邬彦搏:腿断了都没喊一句疼,被抗着反而疼了?

元竺蓉:(咬)

邬彦搏:(面不改色)我皮糙肉厚,不怕脏了嘴你就咬。

云泥不一样 你们总是对我讲

而我心上 有一点光

天上云 不说话

看着浪花 带着她 走天涯

 火把 

邬彦搏:天黑了,不能就着夜赶路,不安全,而且你腿伤了不方便,在这山洞将就一晚上吧。

元竺蓉:邬大将军不是自称天下第一人,武力值超群,还怕路上遇见劫匪?

邬彦搏:再厉害的人都会有弱点。

元竺蓉:(挑眉)有吗?没有吧?

邬彦搏:(笑/打头)少套我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起身)我去弄点吃的,你最好别乱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晚上不安全,想活着就老实在这等我回来,想死的话...那当我没说。

元竺蓉:当然想活,(抬眼)而且会活得比你久。

邬彦搏:(笑)那最好了。(离开)

 脚步 扔狐狸

元竺蓉:打了只狐狸?

邬彦搏:狐狸肉除了不太好吃,很滋补的,(看见她皱眉)这一路上一只山鸡野鸟都没有,估摸着被什么山兽野怪吃了,狐狸灵敏才有那么几只,这家伙狡猾的很,(装委屈)我可好不容易抓到的。

元竺蓉:(拾起/准备烤)

邬彦搏:(挡)别烤,这东西味道大,肉一炙说不定引来什么,直接吃。

元竺蓉:(惊愕)带着血...直接吃?

邬彦搏:很多时候,如果你想活下去,就没办法选择吃什么,犹犹豫豫、推推搡搡可干不成大事,(眼神示意)吃了。

元竺蓉:(拿/扯下后腿/滴着血)(咬/咽/呕吐)

邬彦搏:别吐。

元竺蓉:(盯着他/咽)

 转场 四年前

元竺蓉:(看见他)你哪儿弄来的兔子

邬彦搏:路上捡的,没见它至亲好友,(丢地上)不然我肯定一窝端了。

元竺蓉:你确定不是把它一家老小烤了,看它没什么肉带回来养大再吃?

邬彦搏:(思索)嘶...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元竺蓉:(抱起兔子)

邬彦搏:带它回来的时候周围有狼毛和血迹,估计是侥幸逃脱的,它太小了,还受了伤,看着没什么肉,估计活不了了,你看看怎么处理吧。

元竺蓉:能活

邬彦搏:(半晌/意味深长)太温顺的东西,都活不长。 

元竺蓉:(突然被咬/流血/笑)

 噔噔 噔噔 音效明显

邬彦搏:(混响)你想救它,可总有一天它会反过来咬你,不后悔吗?

 重音

诏书:皇帝臣恪,夫肇自生民,魏天命之授,树以司牧,所以阐极则天,开元创物,肆兹大道。佥曰「皇天眷命,不可以固违,人神无托, 马鸣入词不可以旷主」。畏天之威,敢不祗从鸿历。敬简元辰,虔奉皇符,升坛受禅,告类上帝,以永答民衷,式敷万国。惟明灵是飨!cv:优雅

——宣武帝元恪登基诏书历史空缺难考,以上为自己参考历史瞎编诏书内容,如有错处请指点矫正!虚心接受!

[ 西丽猎场 战场搏斗 ]

 马鸣 压诏书音效

旁白: (混响)身为太子的拓跋恪(元恪),西丽猎场遭遇刺杀,邬彦搏舍命护驾,次年,元恪继位,号宣武帝,封,邬彦搏 护国大将军。

 

 转场

丫鬟:娘娘,邬将军求见。cv:清远

高华衣:(品茶)后宫从没有见 无关紧要 男子的先例,任谁都一样,不见。

丫鬟:邬将军让我转告娘娘,若您拒绝就和您说:“三月的杨花,若娘娘喜欢,他可以折来为娘娘娘煮茶”。

邬彦搏“阳春三月的杨花,若娘娘是喜欢,臣可以折来为娘娘煮茶”。cv:优雅

高华衣:(思索/半晌)让他在偏殿候着,我稍后过去。

丫鬟:是。

 转场  高华衣语气毫无波澜 不怒而威  整段 慢!!!

高华衣:护国大将军虽与皇上交好,但私下进我这宫闱怕是不合礼数。

邬彦搏:(笑)臣既然来找娘娘,自然是有要事商量。

高华衣:哦?说来听听。

邬彦搏:当今圣上不过是一副躯壳傀儡,太后在时便是太后主权,如今太后去了...(被打断)

高华衣:(抬眼)邬彦搏,你好大的胆子。

邬彦搏:(继续)如今太后去了,便到了娘娘这里,这权势说到底还是高家的。

高华衣:你该知道,这几句话足以让你人头落地。

邬彦搏:回皇后娘娘,您不会。

高华衣:你到底想说什么?

邬彦搏:宣武帝近来身体日渐好转,性子也难控了起来。(顿)臣想说,臣邬彦搏愿助娘娘一臂之力。

高华衣:如何助我?

邬彦搏:(笑)臣愿助皇后铲除宣武帝,奉诩为王。 元诩 高氏所生

高华衣:(品茶/平静)邬将军,你病了。

邬彦搏:臣,只求全身而退。

高华衣:(倒茶)谋害当今圣上,还想全身而退?

邬彦搏:(抬头)带着公主殿下,全身而退。

高华衣:想来邬将军病入膏肓了,(半晌)既然病了,身子要紧(顿)便起来吧。

邬彦搏:(起身)谢娘娘。

高华衣:这茶还不错,(抬眸/递)可以尝尝。

 转场 回忆

元恪(宣武帝):(病态/虚弱)彦搏..cv:君醉

邬彦搏:臣在!

元恪(宣武帝):孤这一生...仅有一儿一女,一儿为皇后高氏所诞,元诩...不可继...高家多年经营,势倾朝野,高肇更是担任百官之首的尚书令一职。

元恪(宣武帝):孤在位二十一年...这被人提线拉扯的二十一年...

邬彦搏:皇上是想...

元恪(宣武帝):朕 要奉公主为女帝。 

音乐间奏

元恪(宣武帝):他们肯定都觉得我疯了,但我知道,我没疯...如今朝堂之上,皆对我恭敬桑梓,实则有几人对我孝悌忠信?又有多少人拜在高氏麾下?元诩...不可继,否则...连我都分不清这天下是我元家的,还是她高家的了...

元恪(宣武帝):竺蓉为丹妃所生...蓉儿虽为女身,但有帝王所有的一切品质,她唯一不足...便是心善。 

元恪(宣武帝):公主登基定要惹人非议,朝堂不满,大厦将倾,既然扶不起,那就...那就推一把...

音乐间奏

  

 新音乐

邬彦搏:(混响)五年前宣武帝的苦心布局,五年里我不分昼夜的搜查证据,积攒兵力,都在等...将高家这颗参天大树彻底连根拔起的那一刻。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邬彦搏:我若将你送上龙椅,可敢与我共赴云雨?

元竺蓉:(轻笑)我若登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你。

 

邬彦搏:(混响)长风卷着星火,误入野兽毛发,咆哮 疯癫 冲撞 撕咬 纠缠 难舍难分,最后...就连荒原也烧成了连天的灰烬。

 

元竺蓉:(狡黠/危险)邬彦搏,你说...前护国大将军杀害宣武帝,五年后,死在其女床榻之上,这话本子能不能风靡大街小巷?

邬彦搏:(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元竺蓉:(混响)仇怨 憎恶 恩惠....  (半晌)欢愉...

回忆 混响

元恪(宣武帝):(病弱)你是我最信任之人,这件事,只有你能做...cv:君醉

邬彦搏:(忠诚)臣,邬彦搏 世代忠于元家!

元恪(宣武帝):我让你...杀了我...当着蓉儿的面,翻了这天。

元恪(宣武帝):这二十年的空壳木偶,我...不能再向前走了,但...天下..必须是元家的...就让我...做这棋子...你便做这博弈之人...

邬彦搏:(哽咽)臣,遵旨...

元恪(宣武帝):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丹妃给了我一个棉帛...我小心的打开,上面几行娟秀的情诗...cv:君醉

丹妃:“阳春二三月,杨柳齐作花。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落入南家。”恪郎,我和蓉儿都相信你。cv:琴师

早燕已衔春色去

 空白 转节奏  等!音效明显!

旁白:(混响)邬彦搏搜刮高家钱财廉政,贪污受贿,早年换子之事重创高家,元竺荣登基,号 祝融。

 风起 音乐起入刑场

元竺蓉:我说过,若我登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你。

邬彦搏:(大笑)臣,邬彦搏,世代忠于元家——世代 忠于元家!

元竺蓉:你不怕吗?

 闪回 语速  慢!时间充足!

邬彦搏:(混响)再厉害的人都会有弱点。

邬彦搏:(混响)太温顺的东西,都活不长。

邬彦搏:(混响)很多时候,如果你想活下去,就没办法选择吃什么,甚至 没有办法选择怎么活。

邬彦搏:(混响)只要你叫我一声师傅,我就教你,教你杀我。

邬彦搏:(混响)你想救它,可总有一天它会反过来咬你,不后悔吗?

行刑时辰已到——cv:大王-魔仙堡

元竺蓉:斩。

 挥刀 空白 

邬彦搏:(混响)不后悔。

吟唱

元恪(宣武帝):当她坐上皇位的那一刻,(邬彦搏同入)你的任务,就完成了。cv:君醉 

邬彦搏:同入我的任务,完成了。

 音乐

元竺蓉:踏着爱人的尸骨,坐在万人垂涎的皇座之上,群臣跪拜在我面前,翻手荣华,覆手与贵,从此再无枷锁,谁都别想用爱的名义操控朕,邬彦博究竟是英雄 还是奸佞,没人能评价得出,他救元家,却弑君主,蓄养着风暴,却又被风暴所吞噬。忠诚又奸佞,聪明又愚钝,不管是这背后的淋漓鲜血,还是脚下的累累白骨...在我看来...除了王座上的俯瞰者,众生 皆为蝼蚁。

 [ 群臣逐鹿 鹿死谁手 谁是臣 谁为鹿 ]

山下有你 云巅无你

水穷处 有你 云起时 无你

举头望 有你 低头思 无你

风雪来 有你 鲜花开 无你

炊烟缭绕 有你 星光璀璨 无你

星光璀璨 无你

...

—— 完 ——

 

感 谢    冠 名

原配节选

邬彦搏 | 掌柜

CAST:

姆妈 | 折月

元恪 | 君醉

旁白 | 带眠

诏书 | 优雅

丫鬟 | 清远

邬彦搏 | 优雅

丹妃 | 琴师

执刑者 | 大王-魔仙堡

背景人声:

 no.5  / 君醉 / 荒芜 / 顾城 / 老胡-乾清殿 / 古湙 / 大王-魔仙堡  / 老光棍 / 李寒山

(感谢干音录制的朋友 按人物出场顺序)

后记:

高华衣以南北朝(420-589)时期北魏胡太后为原型,改编创作,仅参考人物历史背景事例,其他部分人物以胡氏开展延伸  瞎编

这本来是一个大型权谋的群像...人物性格设定、人物关系网、还有参考历史背景,我大概构思了一年的时间(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搬砖和玩)。暗流涌动的权谋题材真的很费头发,所以导致一直难产,这个本是我从群像中提出来的一条主线,还有很多支线人物来不及体现,甚至我觉得这个本也没有把元恪、邬彦搏、元竺蓉做的很立体。包括里面一闪而过的元诩,他是一个我很爱的美强惨角色!

我想着等我做完整体故事这个app还在不在 emm...于是删减变成了双普,音效不许跳,元恪是主角!

另外我想说一下,这个本能这么快的出来,真的全靠君醉督促,既然人物不全,那就帅一点吧!

提前预祝

!!!新春开心!!!

仅供PIA戏娱乐使用

所涉及音乐归于所属音乐公司所有

所涉及图片底图均源于网络

侵删

联系企鹅:1356592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