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397】 普本·「喵菁菁冠名」《姜》双女

作者:土豆豆豆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5417
1065
1712
507
7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2女
作品简介

孤寂缠绕指尖如绸缎,爱恨交织满身湛鳞片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1-18 09:17:13
更新时间2024-02-13 19:51:3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喵菁菁冠名」《姜》双女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颜如

女,0岁

我想活,我不想死

女,0岁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


感谢钰桃、荒唐浮生、板栗栗酱、狗乙叭草的试本

感谢以下人声音效:

板栗栗酱——一个剧社,良一人——长生殿配音组

辣丢丢——扬门虎将,香角角——扬门虎将

以及其他几位友情试音的朋友

土豆个人原创作品,请勿转载商用,所选歌曲来自网络,仅供PIA戏娱乐使用

此本需CV加强互动

 bgm推荐使用原版,请取消使用时间轴功能


第一幕

 (风雪交加,脚步声停入)

姜:(混响)腊月二十,雪下了一整夜,我浑身赤裸躺在山头,拼命扭动着身体想钻回洞内,却始终徒劳无功。

颜如:(混响)这是我找的第一百座,也可能是第一百零一座山,爬到山顶时只有一片雪白,雪白中间躺着一个冻僵的人。

姜:(混响)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人,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人的体温。

颜如:(混响)我抱着她将她带到山洼的草庐内,她浑身冰凉,只剩微弱的心跳。

姜:(混响)我也想拥有体温,可我只是一条蛇。

颜如:(混响)这座草庐经了太多年,哪儿都透着木头的腐朽味。

姜:(混响)木头没有味道,是她快坏掉了。

颜如:(混响)我不想死,所以为什么我要翻这么多的山。

姜:(混响)所以为什么你要救下我。   

 以下姜无台词的部分,需用呼吸和喉咙拟声配合互动

 (颜如弄来柴火,姜躺在屋内,火星噼里啪啦声入)(1:45)

姜:(醒来)嗯……(听到声音警觉起身)

 (摩擦声入)

颜如:(抬头)你醒了。

(姜不回应,警惕看着)

颜如:是我把你从雪地里带回来的,你都快冻僵了,现在没事了,吃点东西吧(起身)

姜:(害怕缩角落)

颜如:(走近)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是来山上找药的,你知道姜吗,长在冰里的花(递过红薯)嗯?

(姜抱着草席死死盯着颜如)

颜如:(微笑)这样,我放床边,你想吃就吃。

(放下红薯)

颜如:(退开,吹红薯)呼.....呼.....(吃红薯)

姜:(咽口水)

(过一会会,姜一把抓起红薯)

姜:(狼吞虎咽)

颜如:(看着,轻笑)

 (转场,几日后,脚步声停入)(3:00)

颜如:好多天了,你没必要一直跟着我,我救你并非图你的报答。

(姜看着颜如)

颜如:你和我一样,也没有家吗?

(姜摇头)

颜如:你这么跟着我也不是办法…我得去找药,你走吧(叹气转身)

姜:(着急)嗯……嗯!

(姜愣住,突然跑向颜如抓起手臂)

颜如:诶……!

(过一会,一处峭壁下冰层)

颜如:(喘气)这是哪?

姜:(趴下闻冰,匍匐前进,到一块地方停下)嗯……嗯……

颜如:(跟着走)你的意思是....下面有东西?

姜:(点头)嗯,嗯

颜如:哦

(颜如凿开冰块)

颜如:(拨开碎冰,愣住)冰里的花……这是你带我找的药?

姜:(点头,示意吃下)

颜如:(犹豫一会,吃下)这花的味道.....不对(头晕)我…….我……(晕倒)

(姜蹲下,围着颜如转一圈闻,解开外衫,肩背露出一道腐烂的伤疤)

姜:(将花瓣嚼成碎片,用舌尖掠过伤痕)……

(日子一天天过去)

姜:(混响)她说长在冰里的花可以治好她的病,我不明白什么是报恩,也不想知道她的过去,我只想让她活着。

颜如:(混响)自从得了怪病后,我的身体时不时就腐烂一块,传说荒山里有种叫姜的药能治我的病,可要找到它先要找到一条蛇。

姜:(混响)我告诉她我是一条蛇,我本以为她会离开,她却将草庐翻修了一遍。这些日子她教我说话、做饭、认字……作为回应,我会帮她找到那朵叫姜的花。

颜如:(混响)她每次给我上药,先会让我吃下花瓣昏昏睡去,我问她如何替我疗伤,她总低头不语。

姜:(混响)每次蜕皮之痛,她都会紧紧抱着我让我别怕,她还给我取了和花一样的名字,她说要念我一辈子。

颜如:(混响)这一次的疗伤,我瞒着她没有咽下花瓣。烛光摇曳晃动她的身影,她一件件褪去我的衣衫,将花蕊含在口中,缓缓低下头…

姜:(混响)她睁开双眼,我们额头相贴,四目相对……一吐一息,她绕起发丝拂过我的脸;一厘一寸,我们变得像火一般滚烫…...

颜如:(用力挽住姜的脖子,颤抖)姜……

 

 

 


 

第二幕

 

 (一年后,小溪旁,鸟叫声入)

颜如:(深呼吸)

姜:(背后抱住,轻声)姐姐。

颜如:嗯?这是?

姜:这是我绣的荷包,上面有个福字,我送给姐姐,它会保佑姐姐平安。

颜如:呵,好。

姜:(垂眸)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姐姐说要回去后,我心里一直有点不安,我们可不可以不下山。

颜如:(转身)傻丫头,姐姐答应你的,下山一样会做到。

姜:可我感觉你并不开心。

颜如:(平淡)或许在世人眼中,我是一个不该活着的瘟神。

姜:(想到什么)姐姐从不提起过去,一定很不容易吧。

颜如: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姜: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颜如沉默一会,松开姜,摩擦声入)1:20

颜如:八岁那年我生了怪病,腿上时不时就出现伤痕,求遍了大夫怎么都治不好。慢慢的病情加重,我全身开始生烂疮,所有人骂我是瘟神。我也没有想到,爹娘竟会听了道士的话,趁我睡着把我扔在荒郊。

(回忆)

幼年颜如:爹,娘?这是哪?...你们要去哪?你们不要扔下如儿,不要扔下我,爹,娘!

姜:姐姐

颜如: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四处讨饭。可没人会可怜一个腐臭的怪胎,他们打我骂我……拿石子砸我让我滚,甚至我捡来的半个馒头也不放过,他们踩住我的手,把馒头扔到臭水沟里任由野狗啃食……

(回忆)

幼年颜如: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

颜如:(深呼吸)所以我发誓一定要治好自己的病,然后告诉那些人,我会活着,而且我会活的比他们都好。

姜:(心疼,紧紧抱着)以后我会永远陪着姐姐,我会的。

颜如:(挤出微笑)嗯,咱们走吧

 (闪回,门打开)3:28

姜:姐姐,我来收拾吧...

 (脚步声停,刀插身体声)

姜:(踉跄,闷哼一声,低头看到腹部的刀子,缓缓回头)

 (颜如抽出刀,扔在地上)

姜:呃(倒在颜如怀里,不可置信)姐,姐姐...

颜如:(低沉)对不起,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姜:(捂住伤口,不解)为什么……我可以替姐姐找到姜治病,我可以的……

颜如:(缓缓)姜从来不是那朵花……而是能找到这朵花,化为人形的蛇。

姜:(愣住)怎么会(大脑空白)怎么会....(语塞)

颜如:(凑近姜的脸)第一次见到你,我便闻到你身上的蛇腥味,为了证明我的猜想,我告诉你冰里的花可以救我,因为只有真正的姜才能找到那朵花。我也只有服下你的内丹才能痊愈,不然到了三十岁必死无疑,而今,我只剩半个月了。

姜:(哽咽)既然你早知道这样,为什么不当初就杀了我,为什么又要教我说话、认字,还陪我熬过褪皮之痛,答应和我一辈子…

颜如:(捧着姜的脸)也许可能,我爱上了你…

姜:你的爱是什么……是骗我给你寻药,还是要我的命?

颜如:(低头沉默)

姜: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啊!

颜如:不(逐渐疯狂)你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我这个病,对,是这个病害的我,还有你,害我们不能在一起。我没想过伤害任何人,我只是想活着,我想爱你,可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去爱,对不对,啊?

姜:不(摇头,面色苍白)你根本不会爱任何人,你只爱你自己!(推开颜如想跑)嗯!

颜如:(一把扯住姜的头发)你胡说!!!

姜:(被按在地上)啊!!

颜如:(悲愤)你只是一条蛇、一服药而已!!你又怎么会懂什么是爱!你要是真的懂,你就该知道这一年我有多煎熬,也会明白我现在有多痛苦!

姜:(流泪)那到底什么才算爱……(爆发)你告诉我什么才算爱!!

颜如:(吼)难道我只有和一条蛇死在一起才算爱吗!(喘一会,苦笑)爱?……你口口声声说爱我,那你为什么要跑?你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你和那些人一样虚伪自私,你们都想让我死,都想让我死!

姜:(哭)我没有……我没有。

颜如:没有?(逼问)如果我们中间只能活一个,为什么不能是我?如果你真的爱我,为什么不能为我去死!

姜:(绝望)不……不!!

颜如:不…(眼睛猩红)好一个(捂住姜的嘴,用力划破姜的腹部)不!

姜:(摇头)唔..唔…….唔!!(死死咬住颜如的手)

颜如:(阴寒)你看,并不只有我怕死,你也怕,不是吗?(掏出内丹)

姜:啊……

(颜如丢下姜站起)

颜如:(扶着墙,呼吸平复一会)

姜:(泪已流干)我...恨.......我……恨

颜如:如果有下辈子,不要做人,也别再爱上人(丢下火把,踉跄走出锁上门)

姜:(大火燃起,眼神空洞盯着门外)...恨...恨……恨.....(呼吸渐弱)

 

 

 


 

第三幕

 

颜如:(混响)服下她的内丹后,我的精血作药引便能治好百病。世人皆称我为神医,我终于体会到那本属于我,却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姜:(混响)我从怀里抠出一朵枯萎的花随着灰烬服下,我在焦炭般的鳞片里爬出,撕心裂肺的痛一滴滴渗在地上,我要活着,我要活着…

颜如:(混响)每逢阴雨天,我浑身的关节就疼的嘎嘎作响,这世上万千都是因果,不过一报还一报。

姜:(混响)托她的福,我足足用了五年才化为人形。这天山头旌旗招展,一人身披黄袍,照着我的方向就是一箭,他拍马而来,拨开荆棘缓缓停下,怔怔看着我一言不发。

 (鼓响两声入)1:28

颜如:(混响)四月初四,王上告太庙、奉先殿,谴使发册,午门鸣钟。

太监:拜!!

姜:(混响)至此,乐毕,礼成,百官跪拜姜贵妃。

 (宫门打开)

太监:颜大夫,这边请。

颜如:劳烦公公带路。

太监:王后的病呀,整个太医院都没办法,不得不请颜大夫进宫。

颜如:(瞥向靠近的銮驾)公公,王后宫中怎还有他人行轿。

太监:嘘……她呀,现在可是王上的心头肉,王后都得让她三分呢。

颜如:(低声)难道她就是....

姜:(隔着帘子,冷淡)你便是颜神医。

颜如:(跪下)草民叩见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姜:(沉默一会)起来吧。

颜如:谢娘娘。

姜:(轻飘飘)想不到颜大夫不但悬壶济世,这模样也是倾国倾城(缓缓)世人都说美人心如蛇蝎,我看也不尽然。

颜如:(忐忑)我……(被打断)

姜:(起轿)王后的病就劳你费心了。

颜如:草民奉诏进宫,定当竭尽所能,请娘娘放心。

姜:(轿内冷笑一声)走~

 夜晚,姜贵妃宫内3:25

宫女:娘娘,王后她...

姜:(抿茶)嗯?慢慢说。

宫女:王后薨了。

姜:那个大夫呢?

宫女:王后正是服下那逆犯的药后吐血不止,已被抓进天牢,至于其他的,奴婢也不清楚。

姜:你下去吧。

 (放下茶杯)

姜:姐姐,这一次你该怎么活。

 (地牢内,颜如被严刑拷打多日)4:08

审问官: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为什么要害王后,是谁背后指使你的,你说出来或许还能留个全尸。

颜如:(虚弱)我没害王后,也没人指使我,我是奉诏进宫的。

审问官:到现在你还嘴硬,既然你非得如此,那就等着诛九族吧。

(姜缓缓走进)

审问官:贵妃娘娘?

姜:(冷笑)免礼

审问官:娘娘,这地牢不是您该呆的地方,下官还是

姜:(打断)你尚书大人能来此处,我倒来不得这里,这是何道理。

审问官:娘娘万金之躯,下官是怕这贼人脏了娘娘的眼。

姜:笑话,你是怕我杀人灭口吧!

审问官:下官岂敢。

姜:(厉声)你已经敢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你们敬重的王后死了,你们这般拷打她,无非就想在她口中听到我的名字,然后往我身上攀扯,是或不是!!

(鸦雀无声)

姜:要我说,这世上的路有千万条,可你们偏偏要选一条死路。杀人的法子我这也有千万个,你……选哪个?

审问官:娘娘,娘娘恕罪!

姜:如今姐姐走了,王上让我暂领后宫,自然这审讯犯人的差事也该落我头上,你说,是或不是?……嗯?

审问官:是。

 (锁链打开,颜如晕倒)

姜:来人,将她抬走。

 

 


第四幕

 (乌鸦叫两声入)

颜如:(混响)一丝阳光透过严实的门板横在我脸上,整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和身下的草席。

姜:(混响)才两年多光景,她从高山仰止的颜神医成了谋害王后的阶下囚,而我,从荒山上的一条蛇变成宠冠六宫的姜贵妃。

颜如:(混响)她们的名字都有姜,但她们完全是两种人,可在地牢里,我竟看到了她的影子。

姜:(混响)我不是要当什么贵妃,我也不要她死,我要她亲手失去一切,我受的痛和罪,我要她千倍百倍偿还。

 (门打开声)1:12

姜:你们在外面候着,谁都不许进来。

 (门关上,颜如躺在地上,姜点燃蜡烛)

姜:你可知道,我为何带你来这?

颜如:(眼神空洞)不知。

姜:我不这么做,你会被他们活活打死。

颜如:(心如死灰)为什么不让他们打死我。

姜:(眼神闪过异样)你,想求死……

颜如:娘娘又不是没看见,他们打断了我的腿,薅光了我的头发,砍掉了我的手指……

姜:至少你还活着。

颜如:娘娘觉得,我这副样子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姜:(沉默一会)我在你身上翻到一个东西,(拿出荷包)你不想看看吗?

颜如:荷包…(颤颤巍巍伸手够)给我…给我……

姜:你连死都不怕,竟然会在意一个荷包。

颜如:你不明白,你给我……

姜:不明白?(冷哼,将荷包放在蜡烛上)那这样算不算明白,嗯?

颜如:不要……不要……我求求你……(无力)不…(伸手)不!

(灰烬缓缓落下)

颜如:(没有手指抓不住)为什么……为什么!

姜:(冷笑)为什么?(附耳,轻声)因为,你不配。你明明不爱她,为什么要带着她的东西,你这伪善的嘴脸真让人恶心。

颜如:(如遭霹雳)你说什么……

姜:(捏住下巴)姐姐,你好好看看我这张脸,难道换了皮囊,你就认不出我了吗?

颜如:(急促呼吸)

姜:(嘲笑)服下我的内丹,到了阴雨天,身上很疼吧?

颜如:不可能,明明,明明(被打断)

姜:明明我应该被大火烧死了,对吗……姐姐,你好狠的心呐,我真心救你,待你,陪你,换来的却是你的背叛。不过,你机关算尽,不惜杀我害我…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颜如:(咬牙)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怎么活下来的!

姜: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冰里的花不能救你,却阴差阳错的让我蜕变为蛇,我才能从废墟里爬出来。

颜如:(自嘲) 花....花……

姜:我也想过一死了之,可日日夜夜每想到你的脸,想到你对我说的话、做的事,我就不得不活着!(咬牙)我就是要等着这一天,看着你在我面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颜如:所以……你的贵妃位,王后的怪病,包括我的进宫,这些都是你的算计,是不是!

姜:你大可不必这么看着我,王后中的的确是我的蛇毒,可毒并不致死,怪就怪你非要在药方内加入我的精血……

颜如:(恍然大悟) 是你……是你!害我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姜:(笑)姐姐,你怎么到今天还不明白,你的因果都是自己种下的。你当初不杀我,我又怎么会进宫。你不做神医图这虚名,又怎会招得今日之祸……

颜如:(大脑混乱)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肯放过我……(想抓住姜,宣泄)我只是想活着…我有什么错!

姜:(揪住衣领,爆发)那我又有什么错!!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错!!(悲愤)你说别人不肯放过你,那你怎么不肯放过我!你说你痛苦,那我被你破腹取丹的痛,从灰烬里爬出来的痛,重新化形,塑骨剜心的痛……我这些痛又算什么!!!

(颜如被扔地上)

颜如:(含泪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你笑什么……

颜如:哈哈哈……哈哈哈

姜:我问你在笑什么!

颜如:(挖心刺骨)我在笑你……原来这么久了,你还是放不下我…你还是这样贱,这般无可救药!

姜:你闭嘴!(拿起刀抵住颜如喉咙)

颜如:怎么,娘娘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姜:(语气变冷)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颜如:如果换作站着的是我,我此刻定会将你掏心掏肺,抽筋扒皮!

颜如:(突然抢刀,被姜一脚踩脚下)啊!!

姜:(踩住)放心,我不杀你,你只不过是我踩着的一条狗而已!

颜如:(咬牙)那你又是什么!就算你换了皮囊,当了贵妃,你也还是一条蛇...一条卑贱下作的蛇!

姜:(加力踩姜的伤痕)姐姐, 你为什么总是摆出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颜如:(痛)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你杀了我!!

姜:我想杀人,一个眼神就够了,又何必在这和你多费口舌……只不过,我就喜欢看你现在所有手段都使完了,却还是无能为力的样子。

颜如:(含泪)我求求你,你让我死…让我死……

姜:(冷冷)你是死是活,你说了可不算(松开脚,语速渐快)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退步)你想解脱,我偏不让你解脱!(甩袖转身)你想一了百了,我偏不让你一了百了!我要让你活……我要让你活!

颜如:(绝望)不.....别走……我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大门合上,可缀泣一会)

 

 


 

第五幕

 (音乐起入)

颜如:(混响)她把我锁在这里,再也没有来过。我咬舌,他们便拔光我的牙齿,我绝食,他们就撬开我的嘴灌汤药,原来求生易,求死难……

姜:(混响)她每求死一次,我对她的恨就要添一分。她明明为了活不惜杀我,她明明除了自己什么都不在乎,凭什么现在却求我杀了她……

颜如:这一夜,窗外的寒风像地狱的冤魂在我耳边咆哮,(猛然睁眼)是她……

 俩人对话压词,不要思考迅速抢话

姜:(混响)你为什么要骗她!

颜如:我没骗她。

姜:(混响)那你为什么要杀她!

颜如:我为什么要杀她

姜:(混响)你是爱她,还是恨她!

颜如:(大脑混乱)我爱她,不,我恨她,不……我……我(抱头)额啊啊啊!

姜:(混响)她疯了,得知这个消息,我没有畅快,也没有失落…站在殿外,我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却在我掌中瞬间融化。

颜如:(无力)爱是什么……恨是什么……都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姜:(混响,闭目)你不必恨我,我锁了你多久,我同样被这道道宫墙锁了多久…我们都一样……一直都一样。   

 (惊雀飞走,姜来到小黑屋门口,脚步声停入)2:28

姜:这么些年,共有多少太监宫女照看过她。

婢女:王后,大概五十多个。

姜:(淡淡)传懿旨,全部赐死。

婢女:额……是。

(姜抖落披肩的雪,缓缓推开木门,剧终)

是艳是情遍身柔软在蔓延

欲和望点缀离世天真的脸

斟酌过发肤 旁骛着容颜

鲜血这样冷而我这样甜

 

 后记:第一次写双女本,情绪被塑造的这两个角色切的稀碎。她们的一字一句如刀扎在心底,太痛了

一键三连点击领取姜贵妃限定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