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241】
普本·「喵菁菁冠名」《云杉之上》(现实题材)
作者:土豆豆豆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7700
532
1188
456
8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云杉之上,总有阳光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28 07:44:39
更新时间2024-07-09 16:38:36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夏老师

男,0岁

扎根三水村10多年,三水学校校长兼老师,30多

颜晨

女,0岁

三水学校代课女老师,三水村人,曾是夏老师学生,20多


第一幕

公交车内广播:今天是2007年6月19号,温度25度到34度,下面播报几条今日新闻

 车停,车门打开

夏老师:(下车,夹着公文包四处张望)3号楼……3号楼

 大楼下,知了叫声

夏老师:(看手表,坐在椅子上闭眼,深呼吸)

 三水学校,上课铃声响

颜晨:(喊)上课了,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回教室。

 教室,书本放下声

颜晨:上课

 学生站起身

颜晨:同学们好

老师好!!

颜晨:请坐,同学们,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孔子的《论语》第十二章,大家把书本翻到19页。

 课堂外,两只蝴蝶翩翩起舞,过会,场景转省城某办公楼

林处:进。

 开门声

夏老师:(欠身)林处长,您好。

林处:(抬眼,下移眼镜)嗯?哪位?

夏老师:(走近)您好,我是三水学校的老师兼校长,我姓夏,我这次来.…主要是……

林处:(放下笔)不着急,你先坐,坐下说(准备端水)

夏老师:(坐下,攥着手)哦,好,谢谢,不用,我不渴。

林处:呵,有什么事吗?

夏老师:(清嗓)林处长,是这样的,我来您这,主要是为了这次的乡村学校改制,我们学校在这次名单里面,所以,我……

林处:这样啊,(看手表)我待会还有个会,你长话短说吧。

夏老师:上个月我看见省里文件说,要取消部分老旧的乡村学校,可下面有些情况省里还不一定都了解,就比如我们三水村在山里,我骑摩托车来回镇子一趟都得2个多小时。加上村里学生们家庭条件都不好,有些孩子甚至连学费都交不起,所以我个人希望上面再慎重考虑,看看能否保留我们学校的办学资格。

林处:(沉默一会,喝口茶)你刚才说哪个学校,哪个县的。

夏老师:哦,三水学校,清平县。

林处:哦……我记得这地方,前几年去考察过。你听我讲,这次改革呢,主要是为了响应强化教育资源整合要求,提高中小学义务教育水平,让更多农村孩子享受更优质的教育条件。至于你说的这些情况,部分地区的确客观存在,不过学校名单都是各地报上来,属于确实缺乏现代化的教学条件的。咱们不能因为有困难,就因噎废食,都是为了学生嘛,是不是。

夏老师:(局促)欸,明白,明白。

林处:(点烟)你们学校有多少学生和老师

夏老师:一共28人,小学20人,初中6人,老师2人。

林处:(愣一下,弹烟灰)咳咳咳。

夏老师:(紧张)林处长,您听我说,咱们学校学生虽然不多,但是有特殊情况,我可以慢慢和您汇报(被打断)

林处:你的意思我大概了解了,(看手表)这样吧,你把材料放下来,我开完会看一看,好吧。

夏老师:(起身)诶,谢谢领导!这是有关材料,上面有我的联系电话,领导再见。

 场景转学校,下课铃声响

颜晨:同学们,下课……小露,你留一下。

 学生们陆续都离开完了再入

颜晨:小露,今天怎么了,看你一下午心不在焉的。

王小露:(低头)老师,我没事。

颜晨:是爷爷的事吗?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王小露:老样子,晚上我回去熬点药给爷爷喝就没事了。老师,我明天要去镇上买点药,就不过来了。

颜晨:要不要老师陪你一起去。

王小露:不用,我可以的。

颜晨:行吧,那要注意安全,emm,对了,有钱吗?

王小露:有……有的。

颜晨:(从兜里拿出钱)这是100块,收好了,钱不够尽管和老师说,老师再想办法,啊

王小露:谢谢老师,等家里卖了麦子,我就还给您,颜老师,下周我还能来上课吗。

颜晨:(蹲下)傻孩子说的什么话,当然可以啦,反正教室里空桌子还多,有时间就过来。

王小露: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颜晨:诶,你慢点!

 颜晨家,开门声

颜晨:妈,妈?

颜母:回来啦,晨晨。

颜晨:(闻一闻)好香啊,今天做的什么菜啊。

颜母:土豆烧肉,你最爱吃的,今天是你生日,忘啦?

颜晨:(挠头)啊?我...您看我忙的,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妈

颜母:没关系,学校的事怎么样了。

颜晨:我也不清楚,不过夏老师把材料带去了省城,我相信夏老师会办成的。

颜母:夏老师这么多年呆在我们这,帮助了多少孩子走出去,如果最后连学校都没了,我们三水村,怎么对得起夏老师啊

颜晨:(安慰)妈……会没事的,您放宽心。

颜母:如果不是浩浩出这事,夏老师也不会这么被动,说起来都是我的错。

颜晨:妈,您别自责了,先吃饭吧。

 半个月前,县教育局

陈局:你怎么搞的,好好的几个学生,怎么会从房梁上摔下来,你是怎么当这个校长和老师的,你对的得起你背负的责任吗!

夏老师:对不起,陈局,是我的疏忽。

陈局:我不听你解释,什么疏忽,还好孩子没出事,算你走运,哪怕一个出了问题,你这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

夏老师:(低头)是我对不住孩子和家长,我有不可推脱的责任,陈局长,我肯定好好检讨自己,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出这样的事。

陈局:保证,你拿什么和我保证!学生的生命安全是你一句话能保证的吗?

夏老师:(背后伤口开裂)嘶....

陈局:(过会)算了,我多少还是知道你的,你回去给我写一个详细的报告,回头还得我去给你擦屁股,我一开始就不该把你放到三水村,去吧,去医院看看。

夏老师:(鞠躬,自责)谢谢领导信任,对不起!!

陈局长:等一下,这是上周发下来的文件,本来打算晚点告诉你,刚好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我是想替你说话都说不了了,你带回去好好看看吧.....

夏老师:好。

 


第二幕

 多年前,音乐起入

颜晨:(混响)97年,夏老师来到我们村,当时村口挤满了人,我想凑过去看热闹,却被一连串的鞭炮声吓跑,我远远看着他提了个厚重的皮箱,在村长和村民的拥挤下走进了三水学校。

 教室,门栓掉地声入

夏老师:(抬头)嗯?小朋友,你找我吗?

颜晨:(摇头)

夏老师:(微笑)那你是找我学生的吧。

颜晨:嗯。

夏老师:找谁?

颜晨:(轻声)浩浩。

夏老师:浩浩啊,刚才他跟几个同学一起回去了。

颜晨:(抿嘴)

夏老师:你是他的……姐姐?

颜晨:(点头)

夏老师:emm,你怎么不上学啊?

颜晨:(低头)妈妈说,我不用上学

夏老师:(收起笑容,走近)那....你想上学吗?

颜晨:(过一会,抬头)想。

 过会,颜晨将笔放下,风吹日记扉页声

颜晨:(混响)以前的教书先生,永远都是板着脸,只要我们这些没交学费的“野孩子”靠近教室,就大声呵斥让我们离开。那天以后,只要帮妈妈干完活,我就会提前去学校接浩浩,看着黑板上一排排看不懂的字,那些符号像是长了翅膀的蝴蝶在我眼前翩翩起舞,我却一个都抓不住。后来的某一天,一直只有三排课桌的教室出现了第四排,一张孤零零的板凳和桌子,再后来,那张板凳没有空过,直到第四排坐满,接着第五排,第六排....

 中巴车远去,夏老师将盖着红章的黄皮纸塞进裤兜

夏老师:(混响)这里穷,又偏僻,他们双脚世代扎根在这片泥土里,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下一代能走出这里。我也曾从农村一步步迈出,走向外面的世界,如今又站在原点,我反复问自己,真的要一直呆在这里吗?即使呆下去,我一个人又能做多少事?可又想到把学费颤颤巍巍交到我手中,那一双双粗糙的双手,还有那些踮着脚在窗外胆怯地看着黑板的一个个身影,如果我走了,他们要怎么办。

颜晨:(混响)一年后的某个下午,县里来人找夏老师谈话,夏老师送走来人后,径直走到学校后的山头上,过了半个钟头仍然没有回教室。

 过会,山头树叶哗哗作响,脚步声停

颜晨:(轻声)夏老师。

孩子:夏老师

孩子:夏老师

孩子:夏老师

夏老师:(如鲠在喉)不是说让你们在教室自习吗?怎么都出来了。

颜晨:(哽咽)夏老师要走的话,我们不会怪夏老师的,我们都很庆幸曾经做过夏老师的学生。

夏老师:(沉默一会,微笑)你们看,天上是什么?

颜晨:(抬头)

夏老师:我说过,你们就是白云,总有一天会飘出这座大山,对不对。

颜晨:嗯。

夏老师:你们现在还在这里,夏老师又怎么会走呢?(拿出黄皮纸撕掉)好了,大家快回教室吧,比比看谁第一个到教室。

颜晨:(轻笑)好!

 闪回,省城办公楼

夏老师:(喊)林处长!(跑近)林处长,上次的资料,您应该看的差不多了吧..

林处:咳咳,那个,你到我办公室等我一会,我待会就来。

夏老师:欸,好好好。

 坐下声,学校的材料被压在一堆文件下

夏老师:(轻叹)

 林处进办公室

林处:夏校长是吧,(观察)嗯,的确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夏老师:(尴尬)没。

林处:哎,这个事吧,说实话,不太好办。

夏老师:(揪心)林处……我们学校情况您应该都了解了……他们……

林处:(抬手)先听我说完,昨天我打电话给你们陈局长了,打听了学校和你的基本情况,三水学校,1988年建校,到2000年,没出过一个高中生,2000年后学生从10多个扩充到二三十个,没错吧。

夏老师:是这样的,没想到林处对我们学校了解的这么详细。

林处:我也不和你兜弯子了,你们学校上个月因为年久失修,房梁坍塌,有几个学生因此受伤,这事闹上新闻了,也是因为这个才报的你们学校名单(暗示)还听说你们学校有一半的学生本来没有学籍,学校的部分经费也用在这上面了吧……

夏老师:(低头,深呼吸)是,如果上面要查,我愿意承担责任。

林处:(观察一会)你能帮助三水村10个,乃至100个贫困学生……那1000个,1万个呢?

夏老师:(沉默)

林处:三水学校肯定是留不住了(走到夏老师身边,拍肩)相对于一个破旧的农村学校,我们更愿意保下一个优秀的教师,以前的事我们不会追究,好好干,有更广阔的舞台等着你发光发热呢,呵呵

夏老师:(鞠躬)谢谢。

 


第三幕

  脚步声停

颜晨:上课!!

学生们:老师好!!

夏老师:请坐……同学们,这几天我因为学校的事请了几天假,颜老师辛苦了,也让大家这些天担心了。

学生:夏老师,听说我们学校真的要取消吗?

学生:不对!颜老师说,夏老师一定会保住我们学校的!

学生:夏老师,真的吗?

夏老师:同学们,领导答应了,会再考虑我们学校!

 小孩们欢呼雀跃声入

颜晨:(笑)好了好了,大家安静,听夏老师说……

 教室外两只蝴蝶在窗边煽动翅膀,闪回

颜晨:不行!夏老师,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你自己!

夏老师:晨晨,你也知道,这些天我找遍了所有能找的人,最后还是没办法。

颜晨:可如果孩子们知道因为这件事让你丢了工作,他们会多难过。

夏老师:现在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学校被关。我们学校的硬件设施的确太落后了,再加上这次安全事故,只有我来承担这个责任,才能给我们学校争取一个机会。

颜晨:(着急)学校条件不行,大家可以凑钱改建,现在学校离不开夏老师你。

夏老师: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保住学校!

颜晨:(大声)难道保住学校的代价就是牺牲你吗?

夏老师:(拍桌)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你说!!

颜晨:我……(沉默)

夏老师:(过一会,拉着行李箱, 叹气)对不起,这封举报信,就拜托你了……

颜晨:(哽咽)夏老师

夏老师:(转身)拜托了……

 闪回,几日后

夏老师:(吸口烟)咳咳

广播:下面播报一则最新新闻,近日教育部门接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三水学校代理校长夏某长期利用手中职权挪用公款,致使本应投入到学校改造的经费不翼而飞,也是前段时间三水学校房梁坍塌事件的主要原因。夏某身为公职教师,却罔顾教育法规,严重损害了公共利益和教师形象,决定对夏某给予开除教师身份决定。由于事发突然,有关三水学校改制的讨论会将于下周二重新召开……

 暴雨天气,手机振动接通声入

颜晨:(着急)夏老师,不好了。

夏老师:(电话音)怎么了?

颜晨:(上气不接下气)是阿翔……阿翔不见了。

夏老师:(电话音)到底什么情况!

颜晨:他大伯说他今天放学一直没回家,本以为在学校里,结果到了晚上没回去,就来找我,我才知道出事了。

夏老师:(电话音)其他同学家呢!村子里都找了吗?

颜晨:都找了,都不在,有学生说阿翔放学后是一个人走的,夏老师,这么晚了,雨又这么大,阿翔能去哪啊!…(担心)阿翔会不会……

夏老师:(电话音)不可能,那孩子一向聪明活泼,不会做傻事,如果不在村子里的话……他能去的只有镇上…我曾听他提到过什么游戏,你去镇子的黑网吧找他。现在就去。

颜晨:好,我马上就去。

 大雨中颜晨骑车赶到镇子黑网吧,闪回

颜晨:出来!!

阿翔:你放开我,放开我!!

 阿翔被拖到外面,挣脱倒在地上

阿翔:你们凭什么管我!凭什么!

颜晨:(生气)你说什么,你给我站起来!!

阿翔:站起来就站起来!

 颜晨打一巴掌

阿翔:你有本事就打死我!!

颜晨:你看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简直是在胡闹!同学们有多担心你,夏老师有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

阿翔:我说的都是实话,他已经不是我们老师了,是他先不要我们的!!

颜晨:(愣住,不知道说什么)

阿翔:(含泪)我不怕他打我,也不怕他骂我,可是他为什么丢下我们!难道就因为我们穷,我们三水村的学生就不配有好老师吗!!

颜晨:(缓一下,深呼吸)阿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夏老师…他也不想离开大家的。

阿翔:可他还是要走了……颜老师,我没有爸爸妈妈,直到遇到夏老师告诉我,他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可现在他要扔下我们,他说的话都是骗人的!都是假的!!

颜晨:(扶着肩膀)阿翔,你是不是个男子汉,夏老师就算现在不走,他总有一天要离开,难道你要他一辈子照顾你吗?夏老师说过,咱们三水村的孩子,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你难道都忘了吗!?

阿翔:(哭)我只要夏老师……夏老师。

颜晨:(抱住阿翔)不哭了……咱们回家。

 


 第四幕

 会议室颜晨和夏老师拿话筒说话时可开小混

主持人:现在人已经到齐,今天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就是三水学校办学资格的保留问题,鉴于三水学校贪污事件影响较大,这次会议我们将采取电视直播的形式进行,也请各位参会代表提出宝贵意见,最后的结果将由大家共同决定,现在会议正式开始,首先有请三水学校代表颜女士作陈述。

颜晨:(话筒,深呼吸)谢谢主持人,各位代表大家下午好,我叫颜晨,目前担任三水学校的代课老师。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三水人,我亲眼见证了三水学校这10多年的变化,去年我们学校有2位学生考取了县清平中学,共4名同学升学高中。可能大家觉得这个数字很少,但我们学校去年初中总共只有8人…夏老师被开除了教师身份,可三水村还有20多个学生需要上学…(站起)我希望各位代表能给我们三水村的学生留下这份希望!(鞠躬)谢谢!

 颜晨坐下

代表:不管怎么说,三水学校房梁坍塌,造成了几位学生受伤,请问这样的教室环境如何保障学生的安全,如果我们通过你的请求,以后出了事故,谁来负这个责任。

颜晨:(话筒)前几天我们村民已经集体商议了,筹款先解决教室的安全隐患,我保证不会再发生事故。

代表:可是这次改制不是针对你们学校,如果开了这个口子,我们怎么和其他被取消的学校交代。

颜晨:(话筒)清平县目前有14个乡镇157个村,我们村离最近的乡镇18公里,离县城49公里。是最远最偏的,去年夏天的一场暴雨,将我们村子足足隔绝了一个多月,请大家尊重这样的客观事实。

代表:前段时间的匿名举报信,有消息说是你写的,请问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为了自己的利益排挤走夏校长呢,还是说你有其他目的。

颜晨:(话筒)没错,但我这么做是为了学校,绝不是为了我个人。我不想因为他个人错误,而影响我们整个学校,希望各位代表明白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夏老师将用于改造学校的资金挪用,也代表是人为原因导致了安全事故的发生,学生是无辜的。

代表:听说你曾经也上不起学,是夏老师教你读书,帮你成为了代课老师,你这样的举动岂不是恩将仇报。

颜晨:(话筒)是我对不起夏老师,但为了学校我不得不这么做,

代表:难道三水学校教育出来的都是这样的学生吗?还是你们只是将夏老师当成工具?

颜晨:(话筒)不,我们不是……我们没有!

 议论声四起

主持人:请保持安静!请问还有代表要提问吗?……没有的话我们开始举手投票。

颜晨:(话筒)请大家务必相信我,相信我们三水村!

主持人:同意保留三水学校办学资格的代表请举手……

颜晨:(话筒,着急)拜托各位了!!

主持人:1 2 3 ……没有了吗?我再确认一遍,没有了吗,好,请放下。

颜晨:(话筒,无助)求求你们帮帮我,帮帮我们学校……求求你们了

主持人:本次大会应到代表20人,3人同意,17人反对,我宣布,此次会议(被打断)

夏老师:(喊)等一下!!

 人群喧哗,夏老师一步步走到会议台上

夏老师:(拍肩)难为你了。

颜晨:夏老师…

夏老师:(微笑)你已经很棒了(转身)你好,我有些话想讲。

主持人:这……我……

 颜晨起身,夏老师坐下拿起话筒

超长台词,语速自己把握,话筒音可开小混响,注意情绪轻重缓急转换

夏老师:(话筒)大家好,我是三水学校的前任校长,我姓夏,在座的各位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我刚才在门外听到大家提到了那封举报信,其实那封信并不是颜老师写的,是我交给她,并让她这么做的。(台下议论纷纷)所以请大家不要误会颜老师,更不要误会我们三水村的学生们,我向各位说声:对不起(鞠躬完坐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保住学校,但就刚才的投票结果来看,失败了。关于挪用办学经费这件事,我今年34岁,未婚,没有存款,没有房子,唯一有的,只有往返镇子用来购买教材设备的摩托车和一部小灵通,钱哪去了,坦白告诉大家,这些钱包括我的工资基本都给三水村的部分学生交学费了…(强调)不论我是省下换两扇窗户的钱,还是几张新课桌的钱,我就可以多供一个孩子读完一年的书!(台下陈局长叹气)97年刚到村子,教师宿舍没有电灯,用的是煤油灯,门窗上连一把有用的锁都没有。村里没有电话,唯一有的是邮箱,我和家人联系一回得10天半个月…实习期满,县里派人找我谈话想把我调走,说实话我犹豫了很久……可最后还是选择留了下来,原因也只有一个,就是村里的孩子们……这次改制消息下来后,哪怕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办法和学生家长解释……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面对看不懂字的农民,我总不能指着文件上的字一句句和他们解释吧,说上面不让他们的孩子读书?还是你们的孩子只有离开村子才能接受教育…说实在话,我说不出口…也许在座的有人会说,我的孩子也在外地上学,一周甚至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可我们三水村的学生不行,为什么!说白了一个字,“穷”!太穷了……穷到很多人没法想象!(深呼吸,拿出照片)这是去年我们学校师生的合影,(指着)第一排左边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她有个可爱的小名叫果果,她父母走的早,家里只有一个奶奶,她奶奶今年64岁,她每天得走三个多小时去镇上卖自己编的竹筐,一个筐(竖指头)两块钱,可就是这一个个两块钱,却是他们家唯一的收入来源!最后她还是坚持凑齐学费交到我手上!说不能让果果再过和她一样的日子……尽管我们学校的学费已经全县最低,但是一年的学费,她要整整卖160多个竹筐才能挣回来!这还是国家从去年(2006年)开始,免除西部农村义务教育学杂费后的费用。看着一张张浸透汗水、皱巴巴的纸币,我不想要,但我能不要吗!!如果我不要就等于拒绝了他们那一丁点的希望!………第二排中间这个笑着的男孩叫刘佳,他每天凌晨4点半就得起床,起床干什么?起床给他生病的妈妈做饭洗衣服!然后就是这个还没满8岁的小男孩,一个人打着手电筒,走五、六公里山路,把柴捡回家!等劈完柴干完农活才能到学校上课,这时候往往已经10点了,到了下午3点,他又得回去接着干。不管是脚破了还是手伤了,他从没向我提过一次困难!他唯一求我的事,也是他每天都会问的一句话……夏老师,我明天还能来上学吗?……请问哪个学校会接收这样每天迟到早退、交不起学费的学生,而类似的学生我们学校现在还有6个!…站在我身后的颜老师,她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三水学校的代课老师。两年前,她凭自己努力考上了重点大学,是我目前为止带出来最优秀的学生,我为她感到骄傲!但她却主动向我申请留在学校,这两年她拿着微不足道的工资,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她来接弟弟放学,她躲在教室门外不敢进来,我问她:你为什么不上学,她回答我四个字:妈妈不让(手颤抖)妈妈不让!因为她还有个弟弟在读书!一个已经12岁的女孩,却连一个字都不认识!而这样的孩子当时在三水村比比皆是!!……我不想歌颂苦难,可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正在经受苦难!就连他们最起码读书的资格都要剥夺吧!你们有没有想过,关闭三水学校,关的不是几间小房子!不是一座老旧的学校!关的是一代代人走出这座大山的希望!!……(缓解情绪)不好意思(放下照片)这次改制,一大批乡村学校将被关停,上面一句话,下面一刀切。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我们教育改制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建造一排排高大的教学楼,还是铺设一条条明亮的跑道,我想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指着文件)这上面提到的优质的教育条件,那群孩子不明白……什么叫教育资源整合,他们也不明白……可他们有错吗?如果非要说他们有错,错就错在他们不该生在这座大山里!那这次改制本身有错吗,我也说不清楚……但我相信,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孩子在夏天一堆蚊虫、冬天冰冷的教室里读书,你们不愿意,我也不愿意,三水村的家长们更不愿意,但是他们没办法,他们没得选!我们觉得再平常不过的读书上课,却是他们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血汗才换来的!!……这些年,由于我个人教学水平有限,并非所有学生都能考上高中,有些孩子学习能力差,对于这些学生,我同样得管……因为哪怕他们只是学会基本的认字算数,至少到哪都不会轻易被别人笑话、被人骗(深吸一口气)前段时间,我为了学校的事去了趟省城,临走的时候,领导问我:你能帮助三水村10个,乃至100个学生,那1000个,1万个呢?这句话对我触动非常大,是……我的确不能,我只有两只胳膊两条腿,只有这么大的本事……我也知道,面临着同样困境的远远不止一个三水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绝不是靠某一个人某个学校能做到的。可对我个人而言,如果我连这几十个学生我都不愿帮,我连眼前的孩子都打算放弃,我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所谓的人民教师!!(浑身冒冷汗,过会,站起)我这三天没睡什么觉,也睡不着,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贫困家庭的孩子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宪法》第46条规定,我国所有适龄儿童,不论性别民族家庭财产状况,都依法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他们生在大山里,是他们的命,他们改变不了,但他们可以有、也必须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权利!!靠什么来改变,那就是教育!任何人,任何组织都没有资格剥夺他们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情绪渐进)他们需要的难道是我吗,不是!是某个优秀教师,还是现代化的教室,都不是!他们需要的甚至不是三水学校!!他们要的,是和我一样!和你们一样!所有人一样!!(指天)头顶上相同的那片阳光!!!

(全场雅雀无声,过会)

夏老师:(踉跄,心肌梗塞)三……三…(倒下)

颜晨:(喊)夏老师!!

 


                   第五幕                   

 救护车上,仪器滴滴声入

颜晨:(含泪)夏老师,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坚持住!孩子们都还在等你回去!

夏老师:(艰难想摘掉氧气罩)晨……晨

颜晨:我在。

夏老师:(拿掉氧气罩)孩子们……就交……交给你了……

颜晨:(哭)我不要,我才不会帮你照顾!

夏老师:(呼吸减弱)我有点……困……困了…(手垂下)

颜晨:夏老师,夏老师!!!

我是离开 小镇上的人

是哭笑着 吃过饭的人

是赶路的人 是养家的人

是城市背景的 无声

 三水学校,脚步声停入

颜晨:(眼睛红肿)同学们,起立,开始上课。

(学生无动于衷,含泪看着颜晨)

颜晨:(哽咽)孩子们,上课了。

(颜晨面向黑板,忍住哭声)

颜晨:(过会,背影颤抖)上课!!!              

一个月后,三水学校被关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