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907】 读物本·烟火·贰

作者:姜野.
排行: 戏鲸榜NO.20+
【联系作者】读物本 / 现代字数: 1715
25
15
63
2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0女
作品简介

今年年味有点淡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1-30 19:43:23
更新时间2023-02-01 02:48:0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读物本烟火·贰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不同的路上自然有不同的风景。

这几日梧桐树也在掉头发,差不多,梳子上头也缠绕了大圈,最后都揉搓成一小团被丢到垃圾桶里面了。萧瑟的景就该是有勾起心中那份寂寥的作用的,譬如思念,譬如如丝缕的厌弃,不多,但是挥手之后却也是漫开,一点点的弥布在孤岛的树丛间。

昨天听了些分量不轻的话,她说现在所有人早已能够更加长寿,更加健康,似乎希冀背后还是有许多无可奈何。那天在医院走廊的长凳上坐了一夜,无能为力的后续,是手中捧起的盘旋青烟,那些在云雾缭绕的山上,实在不起眼,可是那点白雾却让人喘不过气,心肺里弥漫的不安和死寂。

不能否认秋末也有新生的枝丫,也是下午,阴雨连绵的屋檐下木鱼声响,似来还愿,一字一句陈述已落定的心事,字字颤栗,句句哽咽,喜鹊恰好低吟,那是一双满含热泪的眼,是香烛燃生的雾乱了眼,上蒲团遗留的跪印是最虔诚的希冀。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略显干燥的空气经过鼻子直达了胸肺,脊背收紧,溢满大脑,上瘾又不甚自然,要怎么把阳台上看见的被风压弯的树枝告诉你,这里的云朵是腌入味的葡萄酒,红得泛紫,那天月亮端坐在天上,思念就是乘云的船,目光透过月光彼岸,白浪,沙滩,略微有些低头的硕叶,我在南平很想家。

(上面是回家前写的,下面是回家后)

仿佛一阵风带来的树叶比今年掉的头发还少。再次踏上泥泞的第二遍,是要去医院了,那顶帽子扣在头上数日,和家中长辈阴晴不定的心情一样,没有办法推脱,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忘却。这条回乡的路,比三年前少了几分烟火气。路边脏兮兮的小狗,碰瓷的枯草遇上了裤腿便由着碎屑喜气洋洋地抱上来,树的叶子原来也少了。

但是风一吹,还是有一片破了个洞的叶打到了脸上,抬头,原来是一只黑色的鸟,一下子全部飞起来,树上的叶子原来不多,那只鸟看起来肥硕的很,毛发油亮油亮的,双翅展开羽翼丰满,漂亮得紧,一开口是让人惊艳的,噢,原来是乌鸦。不由得想起今年年末,归乡的人也很好看,但是乡里的病床上的人却不好看了,他们一下子干瘪了许多,这好像是一场打的灾难。

第三次是一辆小小的三轮车,肩膀上的重量和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似乎正拍打着震荡不安的心,这条路很长,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很小,朝后坐,看着路向后蜿蜒,有辆黑车却是追了上来,前面系着白色的花,这灰败颜色里最惹眼的色彩对比。良久,叹息声悠长,却又好像挥之不去,慢慢的也有轻拍衣裳的声音,伴随着宛如蚊蚋的祈福,不知道是在安谁的心。

那几只肥硕的黑色小鸟就是吃饱了没事干,这时总爱插上两句,笑骂着让它闭嘴,可它就是不通情达理,还带上了兄弟,一棵树一棵树地追,车开得慢,它们倒是有时间歇歇脚,到了医院门口,那几只鸽子便跟它们叫骂起来,盘旋在天上飞,又不断叭叭小嘴作势要不死不休地吵,那几只小肥鸟哪吵的赢,又飞回路口待着了。我想这几只小白鸽也不喜欢他们,属实吵得很。

素白的墙壁上鼓起了一片白色的水泥,墙角是点点碎屑,他们说这儿天天收拾,这两天又下雨了,又不是一般的潮湿,回南天,来的路上刘海湿了,我想好像也不是因为天气,因为在路上时低头看见肩膀上垂落的头发没有,今天没有药,只有一瓶瓶透明的水,一点点地从同样透明的管子里面流下来,流到一双干瘪的手里,这里的老人好像都这样,床板硬邦邦的,讨要来了两床厚厚的被子,才显得不是那么单薄,小小的脸埋在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里,可怜地惹眼,但是她自顾自地笑,旁边同样靠在病床上的人也是一样,明明这病很煎熬。

迁怒了,久久没好的病便栽赃到了那几只小肥鸟身上,于是买了几只炸鸡,奇怪的是,吃完了,老人家便有力气出去串门了,正巧他们也回来了,炸鸡也是他们带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正巧下了场大雪,纷纷扬扬落在门外写字的他们身上,老人家抱着暖水袋站在门口坐着,风雪在脚边融化,家里点了暖光的灯,整个人泡在溢出的光里,笑得明显开心了许多。

日子是又快又慢的,是每天晚上九点半就关了灯的客厅,也是每天下午五点半盼着的晚饭,直到他们回来了才感觉这个年好像没有很枯燥,这时候才真正看向了车窗外的风景。两旁的树篆刻的就是归家的路,思念情绪在看见“欢迎回家”的时候达到顶峰,似乎这时候才有了归家的感动。那两旁的树哪是什么枯败,分明片片金叶落下的就是喜悦。车上也没有挂着白花,是一箱箱的烟花,之前就是在做梦。

层山叠绕,云雾俯身。这才看见远山的不动声色的美,灰蒙蒙的不能说都是沉闷,邻居家的柑橘明明越过了墙,挂在树枝上,黄澄澄的叶漂亮的紧,一边倾斜的屋檐上也都是金色的叶,巧的是今年门上了新的红漆,有一种难言的满足。那狗分明是胖了,在一次次去医院取药回来的路上,分明有大半鸡架骨都进了它的肚子里,每次都跟着回家,然后自己一只狗蹦蹦跳跳地沿着来时路回去它的家。

PS: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