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421】 普本·昔怀玉【长生殿配音组】

作者:硯山秋迟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架空字数: 6435
379
850
221
1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2女
作品简介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现代HE番外篇已出:《怀昔年》803857。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12-05 23:47:43
更新时间2024-01-22 19:40:0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昔怀玉【长生殿配音组】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陈怀玉

女,0岁

一腔热血勤珍重

贺昔年

女,0岁

临水傍堤万万条

昔怀玉

编剧/后期:硯山秋迟

报幕:欢迎收听民国双女普通本——《昔怀玉》。

音效提供——十叁


第一幕

 鸟鸣啾啾、流水潺潺

后来春风又起,燕雀长鸣,我走在一茬茬的新绿里,耳畔,却总是响起她们的声音。

音效提供——硯山秋迟

灞陵桥畔销魂处,临水傍堤万万条。

音效提供——慕云卿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音效提供——有昭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音效提供——叶知秋

算平生肝胆,因人常热。俗子胸襟谁识我?英雄末路当磨折。

音效提供——涉川寻月

水滴一声即入词1'2s

贺昔年:(内心)我与怀玉相识三十余年,眼见着她从一个稚嫩的小孩子长成亭亭少女,又在国家危亡之际担起重任,成了一位仿佛苍山松竹般坚韧的革命斗士。她赤诚热烈,心怀天下,哪怕赴死也是从容慨然的,没有丝毫惧色。我喜欢了她十多年,现如今斯人已逝,又怀念了她十多年。

脚步声停1'39s

贺昔年:(低声)怀玉,又到冬天了,桐岭上开了满坡的山茶花,把我眼睛都快灼红啦,你看到了吗?(轻笑)应该看到了吧,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

陈怀玉:(混响)嗯,看到了,真漂亮啊,就好像....红色的火焰一样,要将黑暗燃烧殆尽,不开遍天际誓不罢休。

闪回转场(少年时,二人之间隔着一堵院墙)2'17s

贺昔年:(吟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陈怀玉:贺姐姐,你又在院子里读书啦?

贺昔年:(温润)古人言,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起来无事可做,不如看些经史子集,也算养养心性。

陈怀玉:(调侃)如此勤奋用功,贺姐姐这是想当女状元呀?

贺昔年:(叹气)小丫头又在胡说八道了,女子当什么状元呀?难不成要我女扮男装去考科举?

陈怀玉:扮什么男装啊,我偏不信这种事只有男人能做!贺姐姐,依我看来,一切皆有可能!

贺昔年:嗯,你说得对。(沉默几秒后有些凝重)怀玉,我要同你说一件事。

陈怀玉:嗯?什么事?你说吧。

贺昔年:昨夜我偶然听到父亲和哥哥说,如今山河动荡,外敌入侵,恐怕....是要废科举了。

陈怀玉:废科举?是....要变天了?

贺昔年:我想应当是。

陈怀玉:(笑)那又有何不可?朝廷昏庸,腐败无道,对百姓苛捐杂税,竟然反将那些褐发蓝眼的豺狼视为座上宾!倘若有人来覆了这满人的政权,我倒是要拍手称快呢。

贺昔年:怀玉,话虽如此,可我父亲与陈伯父同在舟山镇为官,到底还是戴着乌纱帽吃大清这碗饭的,他们心中颇有些担忧啊。

陈怀玉:(思索)嗯....贺姐姐,我倒是觉得,此事不足以忧。

贺昔年:(疑惑)不足以忧?国家之事与百姓息息相关,荣辱存亡皆相牵相系,你却说不必忧惧,这是何故?

陈怀玉:舟山这小地界,天高皇帝远的,我爹和贺伯伯都是地方小官,哪怕京城权利变动得再大,咱们也不至于被牵连丢了性命吧,顶多散些财物就是了。但这些都是身外之事,人只要不到快死的绝境,一切都没什么好怕的。(期待)更何况,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倒盼望着满人赶紧下台,能人志士开辟出一片全新的天地!如若真有这一天,哪怕我身为女子,也定要前赴后继、至死不渝的!

贺昔年:啊,原来如此,怀玉,倒是我们想的太远,杞人忧天了。也对,你打小就聪慧,身为女子却有着许多男儿也不能比拟的雄心壮志,我很敬佩。

陈怀玉:(爽朗)哎呀贺姐姐,你可不要再抬举我啦。不过是有几分幸运,从小跟着父兄识文断字,得以开拓几分眼界罢了。再说了,你经商那般有才能,我还要羡慕你呢。

贺昔年:(笑)羡慕我?行啊,你下午就到东街铺子里来,我手把手教你。

陈怀玉:呃....那还是不了吧,我一看到那些数字啊算盘啊什么的就头疼。(干笑)你又不是不知道....

贺昔年:你啊,就会跟我撒娇躲懒。咱们日后要是嫁人的话,操持家务,上上下下一堆琐事,这些东西迟早要会的。

陈怀玉:那还早得很!再说了,什么嫁人不嫁人的,我又没有喜欢的儿郎,嫁不嫁还另说呢!

贺昔年:这话怎么说?

陈怀玉:贺姐姐,我偷偷跟你讲啊,我在书里头看到南方有一群自梳女,她们看到一些姐妹出嫁后,在婆家受气,地位低微,于是就不甘受此束缚了,情愿终身不嫁!她们自梳之后,便自立于社会,可以走出深闺,外出耕作、经商打工了!

贺昔年:(惊讶)什么?竟然真有这种事吗?

陈怀玉:那当然了。天下这么大,什么事是不能有的呢。(叹气)哎,不过现在的情势的确危急,火一旦燃起来,就难灭了。倘若....倘若局势真到那无可挽回的境地,贺姐姐你饱读诗书,又有从商之才,届时怎么打算呢?

贺昔年:圣人老聃只道清静无为,可却不能适用于现在的世道了,也许古往今来,唯有变革才能够催生历史的发展吧。我听哥哥和他的同窗们说:“国家既生我养我,若此身能有用武之地,学生也绝不推辞。”我想,对我来说也是这样,若有此身用武之地,绝不推辞。

陈怀玉:(大笑)哈哈哈,我果真未曾看错,贺姐姐才不是什么深闺小女子,你的英雄志向,从来不比别人少!

贺昔年:怀玉谬赞了。

陈怀玉:没有没有,姐姐你不许妄自菲薄!(惊讶)哎!我院里的这株桃树竟然开花了,昨天明明还没有开呀,真快。

贺昔年:毕竟也是春天了,想来是昨儿个夜里悄悄冒出头的吧。

陈怀玉:嗯!现今只堪堪生了几朵,不过也是娇俏可爱!贺姐姐,等过几日它开满了,我便折一枝送给你。

贺昔年:(含笑)怀玉这般行事,莫不是要辣手摧花?

陈怀玉:非也。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呀。况且,我是有心想要赠你一枝春天的,不过是投机取巧,以桃花作为寄托罢了。

贺昔年:嗯....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陈怀玉:是呀,谁让小女子身无长物呢,只有这枝花可以赠与美人了。

贺昔年:哈哈哈,小姑娘古灵精怪,一天天的不知道在学些什么。好啊,那我可就等着看你赠的桃枝了!

陈怀玉:(有些惋惜)好。不过你去年送我的那盆红山茶倒是过了花期,只盛放了一阵子,前两天就全落了,哎。

贺昔年:等春去秋过,它照样盛开,怀玉不必因此失落,山茶能在凛冬绽放,与红梅一道无意争春,经霜历雪,已经是极尽妍丽啦。

陈怀玉:嗯!我很喜欢它!为怜劲意似松柏,欲搴(qian一声)更惜长依依。简直漂亮得不得了!

贺昔年:怀玉,城郊桐岭上有成片成片的红山茶,你若是喜欢,今年冬天我便带你一道上山去赏花,好不好?

陈怀玉:当然好啊!那就说定啦,可不许反悔哦。

贺昔年:自然!不反悔~


 第二幕

bgm起即入词

贺昔年:(内心)我最终还是没能依言携怀玉一道上桐岭赏花。记得那年局势变动得很快,清军在海上被洋人打得溃不成军,向外敌俯首称臣。国内四处动荡,民心惶惶,而怀玉,不顾家人的反对,做出了令我们都始料未及的决定。

贺昔年:(内心)我先前为何要送怀玉一盆红山茶呢?世人多爱牡丹,赞它价值千金,富贵堂堂,可牡丹偏偏娇生惯养,受不得一点儿苦。玫瑰也美,但花茎多刺,又和其他的花儿一样开在夏天,总要多几分俗气。可怀玉这个小姑娘,谦逊可爱,却又坚毅勇敢,心怀赤忱与理想。我总觉得她是不畏严寒的一枝最最漂亮的红山茶。

陈怀玉:(混响)因为我从前在书里看见,山茶花的寓意是谦逊和理想的爱。所以,我很喜欢它!

闪回转场1'24s

贺昔年:(凝重)怀玉,你当真决定要东渡日本,去留学吗?

陈怀玉:嗯。

贺昔年:不后悔?

陈怀玉:不悔。

贺昔年:(叹气)哎,我不是要劝阻你,只是希望你做这个决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怀玉啊,你可知如今世道混乱,本国尚且如此,他国情况更是不得而知。我....我明白你有凌云之志,心藏满腔热血,可姑娘家在乱世到底是举步维艰的。

陈怀玉:(坚定)贺姐姐,多谢你为我担忧,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日本人有先进制度,有坚船利炮,一介小小岛国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撬开了我天朝的门。魏源先生曾说:师夷长技以制夷。如今,我陈怀玉便要亲身试验一番!

贺昔年:你的志向....我懂得了。哎,只可惜兄长游学在外,母亲却突染恶疾,家中需要我留下照顾。这便远行不得了,如若不然...我也想跟你一同前去。

陈怀玉:你想和我一起?为什么?

贺昔年:怀玉,你过了年也才十八岁。这样的年纪,我总怕你照顾不好自己。

陈怀玉:放心啦,我可以的,再说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你呀,就把一颗心好好地放进肚子里。

贺昔年:可这么些年,你我都不曾有过半日分别,我....

陈怀玉:(郑重)贺姐姐,我会时时刻刻想念你。但别离,始终是为了更好的重逢。你留在舟山镇,同我兄长一起守护好我们的家人,这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呀。

贺昔年:我明白。(忧心)只是....如今伯父伯母极力反对,你可有什么办法啊?

陈怀玉:(狡黠)嘿嘿,这个嘛....山人自有妙计!

贺昔年:那就好,你心里有成算,我就不再多问了。只是怀玉,我得再叮嘱几句,你一个人在日本万望要保重自身,无论怎样都是安全为第一准则的。天有不测风云,如果有什么异状,你就立刻乘船回国。噢还有,等到了那里,先要去到安稳靠谱的学校,最好是与女同学一道住在校内宿舍,要是没有宿舍的话....呃....应该不会没有校舍的吧....

陈怀玉:(失笑)好啦,贺姐姐,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一定平安归来,毕竟可还是要学成报国的呢!要是不先保重自身,哪来的以后去实现理想抱负啊?不过,嗯....怎么这临别前夕,你就变成了个啰啰嗦嗦的老妈子呀?吓得我还以为是我娘过来找我谈心了。

贺昔年:你这小丫头,成日没个正形,就知道取笑我是吧。

陈怀玉:嘿嘿,我这幅模样,你又不是第一天见到。

贺昔年:我明白,你心中有成算,计划也周全,我是举双手支持的,只是难免有点遗憾....

陈怀玉:嗯?遗憾什么?

贺昔年:(斜睨她一眼)怀玉这么聪明,自己猜吧。

陈怀玉:好,那让我猜猜,贺姐姐是想时时刻刻和我在一起呢,一想到不久后就要分隔两地,所以心中憾然。哎,姐姐的一片真心,殊不知我心里都清清楚楚啊~

贺昔年:(羞恼)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才不是那样!我只是遗憾今冬不能邀你一道去桐岭赏山茶了。

陈怀玉:无妨无妨,时日还长着呢,总会有机会的!我们不如做个约定,等山茶历经更多的风雨,你我也同样历经更多的风雨,彼此都成为更好的能独当一面的人,届时....

贺昔年:(紧接)届时我们再一起牵手上山去,看漫山遍野的红山茶。

陈怀玉:好。

贺昔年:(同时)怀玉....

陈怀玉:(同时)贺姐姐。

贺昔年:怀玉,你先说吧。

陈怀玉:我,我知道贺伯伯在给你议亲,所以,你会同意吗?噢也不是!我只是想问....贺姐姐喜欢什么样的男子?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你。

贺昔年:(定定看她)不会同意。

陈怀玉:啊?什么?

贺昔年:因为大局未定,不谈自身。更因为我喜欢的人,需得勇敢坚定、不惧风雨,她要是这世间最好的人。

陈怀玉:最好的人....这要求也太高啦。(低声)哪有这么容易出现嘛。

贺昔年:(笑)很高吗?我不觉得,我觉得她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陈怀玉:(愣住)贺....

贺昔年:(打断)嘘。(凑近陈怀玉耳朵)怀玉,不要说。还不到时候。

陈怀玉:(小声)那什么话是可以说的呀?

贺昔年:(含笑)可以说说我未来的愿景。

陈怀玉:愿闻其详。

贺昔年:嗯。我希望,等到海晏河清,四境安宁的时候,可以同我的小青梅一道,在舟山镇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买一个小院子,从此莳花弄草,老死在烟雨中。

陈怀玉:好啊,那希望未来,贺姐姐能如愿和她的小青梅....漫步于长堤春柳,泛舟绿波湖上,台中垂钓,院外乘凉打盹,能看到数不尽的好风光。

贺昔年:怀玉,话止于此,不再多说了,但我心里始终记得,别离,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陈怀玉:我会给你写信,一直写!

贺昔年:我会一封封地读你的信,然后逐字逐句给你回信。(轻轻地)一纸书笺,寄人愁思。只盼来日,必有相守时。

陈怀玉:(内心)只盼来日,必有相守时。只是现如今华夏风雨飘摇,迷雾重叠,贺姐姐啊,你我心中各有志向,前路漫漫无涯,可不管风雪怎样散漫,世事怎样艰辛,我惟有一愿,愿最后能与你殊途同归。


第三幕

奔跑脚步(压音效入)

陈怀玉:姐姐!贺姐姐!孙先生成功了!成功啦!(喘气)

贺昔年:(起身、惊喜)太好了,太好了!这些英雄们的多年谋划终有成真之日!黎明,黎明就要来了!

陈怀玉:嗯!可我们还是不能放松一点儿警惕,革命之路任重道远,定要严守阵地,坚持到底!

贺昔年:好,我明白的怀玉,你只管放心就好,家中的一切都无需挂念。

陈怀玉:姐姐....(叹气)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转眼就这么些年过去了,可你我还是聚少离多,当年临别时的那些话好像还近在眼前似的,可我刚回家没几天,不日后却又要远行到金陵去了。(低落)家里的事一直都是你在操劳,就连三年前父亲过世,我也没能来得及赶回来见他最后一面。我当年选择走这条路,可直到如今才知道它如此艰辛,忠孝不能两全,我....

贺昔年:怀玉,那你后悔吗?

陈怀玉:你知道的,我不悔。

贺昔年:那不就是了,你在做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这不是什么错误决定,相反之,它是无比正确无比值得骄傲的。怀玉啊,你还记得吗,少时你哥哥读书,读到张载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时候,你说这段话写的真好,你也想做这样的人,却只被他当做一句戏言。

陈怀玉:嗯....哥哥当时笑我一介小小女子,年少狂妄,可如今,我真的走在这条路上了。

贺昔年:所以你看,谁说女子便不能心怀天下,创立出一番功绩?家国危亡之际,女子并非是什么全然不知亡国恨,只会隔江唱那后庭花。我心里一直都明白,你是逍遥游行的鲲鹏,是要展翅飞往更高远的天地的,而我呢,我会好好地守在家中,为你托着底。

陈怀玉:(含泪)幸得与贺姐姐相识相知。千言万语,尽在怀玉心头。你说得对,我陈怀玉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女子并非只能遵守三从四德,只能困守在一方小小的宅院中,她们可以读书识字,可以通晓古今,可以做国家危难之际的英雄!

陈怀玉:(朗声)嗟险阻,叹飘零。关山万里作雄行。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贺昔年: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只管去做你想做的事。可是怀玉,我不是什么完人,我也始终有自己的私心。离散的这些年里,我拜佛上香,在堂前俯身千万次,只盼望你能平安康健,好好地回来见我。

陈怀玉:会的,我向你保证!一定平平安安。

闪回转场4'17s

展信声(压音效入)

贺昔年:怀玉,展信佳!不知近来你在金陵可否安好?我在舟山听闻那头局势是一片大好的,如今旧朝廷倒台,“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口号已然广为流传,大家心中都有了些“民主”的观念,家里的长辈亲人如今也比从前更加理解你了!想来前路应该是无限光明的。院中的红山茶昨日又开了几株,近些日子天气转冷,你奔走辛劳,切记添衣。倘若有什么需要多用银钱的地方,定要写信告知呀,舟山的生意经我打理都顺利得很,你且放心吧,陈贺两家也都一切安好。倒是你,万望记得保重自身,早日归来与我相见!思之念之,万语千言,情长纸短,来日再叙。

展信声(压音效入)5'31s

陈怀玉:贺姐姐,收到你的信,深感愉悦,今日的午饭都能多吃一碗啦。你不必太过挂念我,我近来很好,还在金陵日报上发了一篇《敬告各女子书》,越来越多的女同胞加入了我们,这是多好的一件事啊!前路定然是欣欣向荣的,我方才在日落的时候看到了很漂亮的晚霞,颜色多彩,绚丽非常,真想与你一道观赏。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我就邀你来金陵游玩,来看看这江南风景,届时我们再共赏好霞光,漫步烟雨中,岂不美哉?


第四幕

贺昔年:(担忧、来回踱步)这都过去三个月了,怀玉怎么一封信也没有寄来?邮过去的书信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然都得不到回应....金陵那头也没有消息传来,倒像是被刻意封锁了般,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莫不是....?不,不可能!贺昔年啊贺昔年,你可千万不要杞人忧天,怀玉机灵聪敏,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上天保佑,佛祖保佑!怀玉一定要好好的!

雨声(压音效入)41s

贺昔年:(叹气)哎,又下雨了,已经过去五个月,怀玉还是没有消息....(逐渐坚定)不行,不能再这样干等下去了,我要去金陵,要去找怀玉!

雷声(音效起入词)58s

陈怀玉:(激昂)你们做梦!纵今日我被捕于此,也绝不会吐露半分机密!要杀便杀,要剐便剐,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陈怀玉:(坚定)光明就在眼前!不过是倒下去一个我,又有何畏惧?千千万万的人会站起来!任凭你们再怎么害怕,也是杀不完的!

陈怀玉:(嘶哑)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枪响1'49s

陈怀玉:(混响)对不起,阿年....贺姐姐,姐姐,是我食言了....但怀玉无怨无悔,也死而无憾....请你....原谅我。

闪回转场2'8s

老妇人:喏,就是这儿了。你既然给足了钱,人可以带走,只是这事千万不能声张,知道吧?

贺昔年:(颤抖)....嗯,我明白。

老妇人:哎,也是可怜呐。

音效提供——涉川寻月

奔跑脚步停后贺昔年跪倒在地2'36s

贺昔年:(悲痛欲绝)怀玉!怀玉!你怎么忍心啊!怀玉....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醒过来和我说话,和我说一句话,就一句....就一句!好不好,好不好啊!

贺昔年:(泣不成声)怀玉,我们回家,回舟山....回我们的小院子,好不好?我带你回家,贺姐姐带你回家....我是昔年啊,是贺昔年,你还认得我吗?我是昔年啊....

陈怀玉:(混响)姐姐....阿年....回家....对不起....

水滴声3'49s

贺昔年:(凄凉独白)军阀余党秘密抓捕了怀玉和她的同伴们,为时半月的严刑拷打无效后,遂将她们枪决在金陵郊外的原野上,从此任凭风吹雨打,野狗啃食。幸而我来得不算太晚,散尽家财后,终于让她们得以入土为安。我终于带怀玉回家了,她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面色青白,身体僵硬,身上穿着我娘从前为她缝制的那一件天青色衣裳。她从前最为珍视的衣裳,如今却沾满了洗不尽的血迹。我伸手合上了她的眼睛,我低声唤她怀玉,一遍两遍三遍,统统没有回应。怀玉,我的怀玉啊,她再也不会开口同我说话了。从前来不及明说的那些话,来不及吐露的那些心意,终究只能永永远远地埋藏在唇齿之间,不见天日。

闪回转场

脚步声停5'22s

贺昔年:(一字一句)独向东风舞楚腰,为谁颦恨为谁娇?灞陵桥畔销魂处,临水傍堤万万条。

贺昔年:怀玉,春天又到了。

陈怀玉:(混响)贺姐姐,春天终于到了,哎?你看看你,怎么都长白头发啦?

贺昔年:(怔愣、颤抖)怀玉?怀玉!是你吗?你回来了?你在哪呀?

陈怀玉:(混响、含笑)你抬头看春风,阿年,我就在春风里呢。

风铃响6'12s

贺昔年:(内心)我后来很多次在深夜梦到怀玉,她站在月光底下,手里捏着一枝红山茶。月色如银,山茶似血,她有时候朝我笑得很灿烂,说自己不后悔。有时候又是一副委屈至极的神色,跟我说她想家了,想舟山镇,想母亲想兄长。她唯独没有说过想我,但我知道,我万分想念她。

陈怀玉:(混响)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算平生肝胆,因人常热,俗子胸襟谁识我?

贺昔年:(哽咽、轻声)英雄末路当磨折。莽红尘,何处觅知音?青衫湿。

END.


碎碎念:首先是非常超级无敌感谢朋友们的干音~我一整个爱住!是在朋友的鼓励下创作这个本子的嘿嘿,它改编于我去年春天写的男女双普《怀瑜》[本号58111]。前两天在某音刷到了女警吴秋瑾的故事,评论高赞引用了一句: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感动之际又觉得现在的水平也许比之从前是有所进步的,所以就再动笔试试。本子里所引用的诗词几乎都来源于革命女烈士——秋瑾,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去读一读。我想,在危难之际,女子会挺身而出,她们一直都有着拳拳报国之心,而我始终崇敬着历史上更多不知名姓的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