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897】
普本·【米微醺冠名】雁行空城
作者:山雀衔烛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5178
1661
2984
2924
24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0女
作品简介

听时愁近,望时怕远,孤鸿一个,去向谁边。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4-17 08:40:32
更新时间2024-01-25 20:11:5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梁王

男,0岁

昏庸无能,但不坏。四十岁出头。

元冽

男,0岁

伪装,有一点点疯批。三十多岁。

少年梁王

男,0岁

桀骜不驯

少年元冽

男,0岁

友善仁爱。

 

【本剧由 米微醺 独家冠名】

编剧:山雀衔烛

后期:五     美工:凉城

鸣谢参演cv:琴师,恬佳爸爸,

牛仔很忙,树袋熊,优雅

鸣谢试本:水汽子橘,左右,慎为,

姜老撕,刀桑,嘿!真香

结尾歌曲:林志炫《御龙铭千古》

 


❀ 特别鸣谢:艾克斯,慎为 ❀


 

人物简介:

[ 梁王 ] 梁国的大王,昏庸无能,但不坏。

[ 元冽 ] 梁王同母异父的弟弟,封号邗越君,会伪装,有点小疯批。

(走本之前先看本。

给cv的发挥时间很充足)

 


【报幕】

欢迎收听 原创古风双普《雁行空城》,

编剧:山雀衔烛。「cv:琴师」

 


[ BGM1 ]

(古代架空  梁国 王宫  朝晖苑 回廊)

【古琴曲《泣颜回》】

【00:28 倒酒声结束入】

梁王:(打了个哈欠)这廊下风景不错,寡人要自己呆一会儿,你们都退下吧。

内侍甲:是。「cv:恬佳爸爸」

梁王:等等。这曲子太悲,也一并撤了。

内侍甲:是。

【众人脚步声渐远】

【大雁叫声阵阵】

(梁王独白,状态微醺,随意点,不用开混响)

梁王:(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大雁)泣、颜、回,其实寡人不爱听这曲子。颜回死了,尚有孔子为之哀悼。若是寡人死了,又有谁...会真的伤心呢?父王母后仙逝,王叔客死异国,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还记得他们下葬的时候啊,上至文武百官,下至侍卫奴仆,哭得都挺伤心的,哈哈,跟死了自己爹娘似的。当时我咧着嘴在那儿干嚎,嚎着嚎着还东瞧瞧西看看,我倒要看一看,谁哭得最真。这里边啊,就元冽,我同母异父的弟弟,这王宫里唯一一个跟寡人血脉相连的人,他,哭得最伤心。哎呦 那眼泪一串一串的流下来,擦都来不及擦,把衣服的前襟都给打湿了。当时我就想,啧,元冽这小崽子,心里软,是个好的。他自己都哭得站不住了,还强压着情绪安慰我。他说啊——

少年元冽:(混响)兄长节哀,父王母后相继离世,也算在黄泉路上有个伴儿了,他们不会孤单的。以后兄长要是思念他们,弟弟就陪你一起来上香!

梁王:听听,这话说的多贴心啊。我要是也关心、鼓励他一番,在外人眼里,这也算是一出兄友弟恭的佳话了。只是谁成想呢?我抬手打了他一巴掌。

少年梁王:(混响 打耳光 cv自己配)

少年元冽:(混响 挨打)啊!

少年梁王:(混响)谁是你兄长?!你分明是歹人强迫母亲/生下来的贱种!父王饶你一条性命,你就该安分守己,不要妄想你不该得到的东西!你也不配叫我兄长!

梁王:大庭广众之下,遭受这样刻薄地辱骂,元冽的脸都涨红了。他... 他好像很难过。

少年元冽:(混响 张了张嘴 沉默了一会儿 低头)......是草民僭(jiàn)越了。

梁王:元冽默默地走到灵前上了一炷香,磕了三个头,就退出人群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知道,我做的不对。可谁叫咱自小就是桀骜不驯的性子,爆炭一样的脾气呢?让我低头?那绝不可能!后来,我就被百官拥立,成了新君,成了”寡人“,胸中那一点歉意,也就迅速地被掩盖过去了。

(喝了一杯酒)

梁王:其实寡人做梦也没想过自己能成为梁国之主。做王—— 快意吗?快意!享受吗?哈哈,享受!取天下之物供养我一人,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想做什么都能满足!至高无上的权利!万人跪拜的地位!心中的贪欲、恶欲、掌控欲被无限放大!何其快意!(又喝了一口酒 呛了一下,怅然)可寡人,不想做孤家寡人。这座王宫太安静,太空旷了,空得让人心里发慌。就像现在,那天上的大雁排成一行,成群结队地飞,倒衬得寡人形单影只的。不过没事,寡人还有元冽。他永远都待在王宫里,哪也不能去,哪也去不了,他永远——都要陪着寡人!

 


〔 BGM2 〕

(大梁 王宫 百兽园  二楼)

【北风呼啸】

【内侍脚步声渐近】

内侍乙:大王,一切都准备好了。「cv:牛仔很忙」

梁王:嗯。元冽下去了吗?

内侍乙:回大王,邗越君已经下去了。

梁王:哈哈哈好!元冽胆子小,咱们吓他一吓!就当个乐子!

【梁王走到围栏处】

梁王:(往下喊)王弟!王弟!此处野兽众多,你可害怕啊?

内侍乙:大王,邗越君离您太远了,恐怕听不见您的声音。

梁王:去,你去传话!寡人说一句你就传一句,务必让他听到!再把庄姬、赵姬那些女人叫来斟酒!也让她们看看王弟 驯服猛兽的英姿!哈哈哈哈哈哈哈——寡人就爱这样的热闹!

(百兽园空地 接连十几米摆放着巨型笼子)

【01:21 笼中猛兽叫声此起彼伏】

【踉跄的脚步声 结束入】

元冽:(站在原地 害怕得牙齿都在发抖)我不想过去,我不想喂老虎!...

内侍丙:这是王的命令。「cv:树袋熊」

元冽:(粗重呼吸)我... 我... 

内侍丙:难道  您想违抗王令吗?

元冽:(颤抖到小声呜咽)

【02:06 脚步声走了七八步】

【02:11 虎低啸】

元冽:!!!

【02:14 莫名水声同入】

元冽:(吓得尿了裤子 羞愤欲死)

(氛围沉淀一会儿)

内侍甲:(远远传来)邗越君!大王问你:怕否——?「cv:恬佳爸爸」

元冽:(颤声、高声回答)怕了(liǎo)!怕了(liǎo)!两股战战,几不成行(xíng)!

内侍甲:大王问:笼中猛虎,王弟可能驯服?

元冽:(恐惧中 接近破音)臣弟胆小,恐失性命!

内侍甲:大王问:那谁能驯服?

元冽:唯我梁国之王!

内侍甲:王命作诗一首。作得出来,便可离去!

元冽:(深呼吸三下 呼喊)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那教猛虎不投降——

(百兽园  二楼)

【04:09 倒酒声结束入】

梁王:哈哈哈哈哈作得好!作得好哇!威风万里压南邦,这是说寡人的天威覆盖万里,凌驾一切!连南边那几个小国也要拜服!......东去能翻鸭绿江,嗯,就算是江海,在寡人面前也不敢掀起风浪!最后这两句嘛... 嗯... 有失偏颇!这大千世界所有的灵怪野兽,都是些畜牲,畜牲,怎配在寡人面前现眼呢?(慢悠悠咂了一口酒 享受)嘶——酒不错,诗也不错,元冽 长进了啊——!

(百兽园 空地处)

【05:21 琴声转场】

内侍丙:邗越君,大王夸您的诗作得好,让您先回府换身衣裳,两个时辰后来宫里与大王一同用膳。「cv:树袋熊」

元冽: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05:45 众人退下】

(邗越君直起了腰杆,握紧拳头)

元冽:(自问)畜牲而已,有何惧之?

【05:56 猛虎低吼】

元冽:(死死盯住)再威猛,也不过是笼中困兽!

(一人一虎对峙了片刻)

【06:13 抽刀声】

【连续刀捅老虎 同入】

元冽:(捅完之后 先低笑 逐渐大声疯笑 笑累了你就停)

【06:45 把刀丢在地上】

元冽:(歇了几口气)甚是无趣!走了!

【脚步声】

 


[ BGM3 ]

【宫廷乐曲】

【内侍脚步声 放置东西声】

(此时,元冽状态已经变化了)

梁王:王弟!刚才吃得可香?

元冽:香!香得很!尤其是那道炙(zhì)鹿肉,臣弟可好久都没有吃到这种美味了!

梁王:哈哈哈你喜欢,寡人就把厨子送你!

元冽:那臣弟就却之不恭了。

梁王:(看了他一眼)

【00:31 两人脚步声】

梁王:来,我们玩一把投壶!就像小时候那样!

元冽:大王先请。

梁王:很久不玩了,待寡人试试手。

【00:51 抽出杆子】【掷出】【扔到地上】

梁王:哎呀——没中。

元冽:不如臣弟试试?  

梁王:你试?(好笑)忘了你十投九不中的运气啦?王弟啊,你说说你,上到读书骑射,下到马球投壶,你哪一点能做好?

元冽:臣弟这次一定能投中!

梁王:寡人不信!

元冽:大王可与臣弟做赌。臣弟若是投中了,大王需答应臣弟一个请求。这个请求与朝廷、后宫诸事无关。

梁王:行,寡人答应你!

元冽:(手持杆子,瞄准壶嘴,屏息凝神)

【01:41 抽杆 嗖~掷出】【“咚”投中】

元冽:中了。

梁王:巧合!一定是巧合!来!你再投!投个双耳!

【01:58 抽出两支杆子】【嗖~掷出】【投中】

梁王:(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壶,又看了看王弟)

元冽:臣弟献丑了。

梁王:(沉默了一会儿 笑了)你我兄弟,实在不必如此...

元冽:大王何出此言?

梁王:寡人与你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弟,自以为十分清楚你的脾气秉性。你向来文不成、武不就,处处谨小慎微,与人为善,寡人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要是没有寡人亲封的邗(hán)越君这个身份,你怕是早就被人欺负死了... (轻叹)没想到,寡人看走了眼。

元冽:臣弟之心,一如既往,并无改变。

梁王:是,你确实没有改变,你只是很会伪装而已。

元冽:(低垂着眼睛不说话)

梁王:以前的邗(hán)越君啊,无论寡人赏赐什么,他都会再三推辞,不敢领受。平时玩个蹴鞠、狩猎、六博、投壶呢,只要是与寡人一起,他绝不争先要强,还能输得不留痕迹。(轻笑)王弟,元冽啊!你说,这邗越君他忍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突然就不忍了呢?

元冽:(一下子抬起头看着他)因为他不 想 忍 了。

梁王:既能出口成诗,想必私下里读了不少书。这投壶还能投双耳,手上力道这么精准,看来骑射武艺对你来说也是不在话下。寡人实在是没想到,我梁国居然还有你这么一号“大才”藏在眼皮子底下。你说你不想忍了... 嘶—— 元冽啊!你...是想谋反?

元冽:臣无兵权,如何谋反?

梁王:(立即反问)那给你兵权你就会谋反了?! 

元冽:梁国颓败至此,我谋反何用!

梁王:你大胆!

元冽:(讥笑了一声)

梁王:(被激怒)我梁国国力强盛!百姓安居乐业!有何颓败之处!

元冽:国力强盛?百姓安居?哈哈哈哈哈哈—— 大王,你是被蒙蔽了眼睛还是你根本不愿意睁开?梁国与南郦、北渝开战,哪一次赢过?胡人的铁骑都打到长江了,你不考虑军事对策,反而还想着迁都逃跑!这是一个君主该有的威仪吗?(继续骂他)

梁王:寡人...

元冽:连年战争,屡战屡败!谢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代名将,你却听信小人谗言把他给杀了!现如今国土沦丧,城邦失守,百姓死伤无数!梁国落到这种地步,你这个做大王的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梁王:放肆!放肆!寡人要剥夺你邗越君的封号!废为庶人!!

元冽:好啊!大王现在就下旨!草民等着!

梁王:(气极)你!(四处找)刀呢?寡人的佩刀呢?来人!把刀拿过来!

元冽:大王要杀我?草民的脖子就在这儿亮着,您只管来杀!

梁王:(气到眼红)元冽!!!你!你!你气煞寡人也!寡人对你那么好,你就一点都不知道感恩吗...

元冽:你对我好?(一把薅住大王的衣领)

梁王:(惊慌)你干什么?

元冽:大王说,对、我、好?

梁王:(被他的气势所震慑)

元冽:(咬牙切齿 语速渐快)你四岁开蒙七岁进学,我十一岁了连个字都不认识,这叫对我好?为了你那可怜的虚荣心,我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在你面前也得压着、忍着直到我放纵自己变成一个庸人,这叫对我好?我不贪功、不图名、不求财、不好色,唯有一腔壮志难酬可你呢?你不在乎!你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这 叫 对 我 好 吗?

梁王:我们生于天家,又是手足兄弟,你明明可以跟寡人一起安享富贵...

元冽:历代先王打下来的基业就毁在你手里,你还好意思说安享富贵?!

梁王:先王,又是先王...(挣开)你看清楚!现在寡人才是梁国的大王!这天下是寡人的天下!

元冽:(高声 气势凛然)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梁王:(被震慑住 一时说不出话来)

元冽: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若损百姓以奉其身,犹割股以啖(dàn)腹,腹饱而身毙!若安天下,必须先正其身,未有身正而影曲,上治而下乱者!反观大王,对国家兴亡无动于衷,对百姓疾苦置之不理,对忠臣良将任意打杀!如此昏庸如此无能如此愚蠢,大王还不想醒悟吗?!

梁王:用不着你来教我为君的道理!寡人当初也没想着做大王!这都是被形势所迫!

元冽:在其位,谋其政!你既成为君主,就该担负起责任来!

梁王:寡人并无任何残暴荒淫之举!这还不够吗?!

元冽:一将无能累死千军!无能也是一种过错!

梁王:你大胆!你敢说寡人无能?!

元冽:家有犟子不败其家,国有诤臣不亡其国!

梁王:历史上无能的帝王比比皆是!也不差寡人一个!

元冽:你做梁王二十多年,寸功未立!当真不觉得羞耻吗?!

梁王:(知道错了但嘴硬 斩钉截铁)我...... 寡人是天子,寡人无错!

元冽:(失望)....大王不听劝,那草民只能言尽于此。

(两人一时沉默,平复情绪)

元冽:方才投壶做赌,大王输了。还请大王兑现草民的请求。

梁王:你有何请求?

元冽:下旨,将元冽褫(chǐ)夺封号,废为庶人。

梁王:(慌了)什么?!元冽,你想干什么?!

元冽:我在这座王城里待了三十多年,不想再待下去了。

梁王:你不想做邗越君,也不想做寡人的“王弟”了?

元冽:(低头)草民自知身份低贱,不配称大王为“兄长”。

梁王:原来你还在记恨......

元冽:请大王恩准。

梁王:元冽,连你.... 也要离寡人而去吗?

元冽:您把邗(hán)越之地赐给我做封地,我还从来没去过,听说那是个美丽富饶的地方,我想去那儿看看。

梁王: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那里 早已被漠北人劫掠一空了。

元冽:我会把它夺回来。

梁王:建功立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元冽!你当真 要离寡人而去?

元冽:(避而不答)我有些武艺,做个小兵还是绰绰有余的,出去见见天地,看看民风,也算没白活一场。(抿了抿嘴)大王,整天在王宫里呆着,听着底下人的阿谀奉承,我都快认不清我自己了。我不想这样。

梁王:(叹)寡人又何尝认得清自己呢? ...元冽,王弟,你真的想好了?

元冽:(抬头看了他一眼)......兄长,放我走吧。

 


[ BGM4 ]

(梁国王宫大门前)

【马蹄缓步,车轮声,大雁叫声 结束入】

梁王:(抬头远望 喃喃)听时愁近,望时怕远,孤鸿一个,去向谁边。

【00:26 内侍脚步声】

内侍丁:大王,都已经备好了。「cv:优雅」

梁王:嗯。元冽!

元冽:草民在。

梁王:你现在还是邗(hán)越君,不必自称草民。

元冽:是。

梁王:此处有三杯酒,寡人在其中一杯下了毒。你挑一杯喝下去,若是死了,寡人给你风光大葬,就葬在寡人的陵墓左边。若是没死... 寡人允你出城,做个庶民,以后你我兄弟 永不相见。

元冽:...大王不必如此。

梁王:选一杯吧。

(元冽看着面前的三杯酒)

【01:30 拿起第一杯酒】

元冽:(郑重、慢)愿大王今后万事顺遂,长寿无疆。(饮尽)

【01:47 拿起第二杯酒】

元冽:(郑重、慢)愿我大梁 从此天命永葆,太平繁盛!(饮尽)

梁王:(欲言又止)

【02:07 拿起第三杯酒】(慢)

梁王:(伸手拦住)元冽!

元冽: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王兄,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王兄。借这第三杯酒,谢谢你多年的照顾。(饮尽)

梁王:元冽... 你真的要离寡人而去吗?

元冽:大王一言九鼎,可不能食言啊!

梁王:这酒里其实(被打断)并没有...

元冽:我知道。我都知道。

梁王:(颤声)... 罢了,你走吧!

元冽:(沉声)大王... 多保重。

【03:12 脚步声】

【上马、马鸣就入!】

梁王:王弟!

(元冽回头 沉默)

梁王:(挥手、略带悲意)你去吧,去吧!

【03:30 马鸣,马蹄声远去】

梁王:(怔了好一会儿 喃喃)如今,可真成孤家寡人了。

【转场】

(八年后,元冽战败,重伤濒死)

唱词:

长缨一字花半袖

沾衣含泪醉钗头

莲熏三叶暗波愁

花自飘零水自流

(梁国王宫内)

【04:30 展开布帛】

梁王:八年未见,也不知道这小子变成什么样了。

梁王:(读)此一生,寸功未尽....

(元冽读诗,梁王要给点情绪)

元冽:(压半句读 混响 了无生趣)此一生,寸功未尽,惫懒油浑。人间最悲事,少时灵秀七分,今却剩、荒唐俗根。未及老,锐气早歇,壮志无痕。莫如化土自去,捐弃薄身。

元冽:(悲切)夜唾(tuò)子规,啼我伤心难忍。暮秋瘦枝,向天折断西风恨。来生不为人,也无心再为人。何需戕(qiāng)心戮(lù)胆,证我原来赤真。

元冽:(沉重)持枯笔,终写一回生死佛尘。九州灵气,笑我词穷墨短、匠才愚钝。若要吞冰沥血,泣诉残魂。净土荒丘下,且祭我一樽。

梁王:(喃喃)净土荒丘下,且祭我一樽。

梁王:(叹)元冽... 元冽...   (哭)元冽啊!......

 

哪有镜花水月能抚平

这历史的伤痛

惊回首 听那肃杀的战吼

唯有青龙偃月可降服

那腾空的巨龙

江山易改何妨成英雄

哪有镜花水月能抚平

这历史的伤痛

惊回首 听那肃杀的战吼

唯有青龙偃月可降服

那腾空的巨龙

江山易改何妨成英雄

江山易改何妨成英雄

 

END

 

❀系列篇❀

双男普本:《挥百死》(本号:937069)

双男普本:《忍怀才》(本号:485181)

双女普本:《昭徽三年雪》(本号:413411)

注释① ”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那教猛虎不投降。“此诗是辽代懿德皇后萧观音所作的《伏虎林应制》。

注释② ”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上治而下乱者!”此段选自唐代吴兢创作的史书《贞观政要·君道》。

注释③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出自宋代姜燮的诗《扬州慢·淮左名都》。邗越之地,古江淮、扬州一带。

注释④ “听时愁近,望时怕远....”出自清代贺双卿的诗《惜黄花慢·孤雁》。

注释⑤ bgm2百兽园杀虎那段灵感来源于电影《荆轲刺秦王》。您要是觉得不行,就去问问那些“通篇”借鉴日漫和电影的编剧们怎么想的,我多跟人家学习学习。

注释⑥ 题目里的 雁行,指飞雁的行列,跟昆仲、棠棣等词一样,都是比喻兄弟。

(悄咪咪说一句,本子确实难,但玩不好就是你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