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965】 剧情歌·高级看客【魔仙堡出品】

作者:静花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剧情歌 / 现代字数: 2817
281
368
185
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0男0女
作品简介

行之黑暗,再无光明。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12-19 10:46:07
更新时间2023-12-19 10:58:1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剧情歌高级看客【魔仙堡出品】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编|后|美:静花[魔仙堡]

 天使降临

天使:你叫什么名字?——小露

郭生:我叫郭生。——一宸

 一束光

行之黑暗,再无光明。——乔屿/笙箫

 唱词入

天使:最繁华的街头有个拾荒者,他很瘦,很邋遢。他总是坐在地上抱着腿,背对着其他人,看着天空从来不说话。阳光很暖,从侧面好像看见他浑浊的眼睛里有泪光在闪。

郭生:(哽咽)顶楼的风真的很大,围栏很低才到我的腰。

小宝:叔叔…——李句多

 风声

郭生:(看着楼下)我的命运好像就停在了三年前,这三年来,受折磨的不仅仅是肉体,更是精神上的折磨,(落泪)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就不去救她了…反正大家骨子里都烂透了。

因为忍受着它的腐烂

你说别爱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郭生:所以你别救他们了,别救了……救救我吧,好不好。

天使:怎么救?

郭生:(看着天空)我想去高处,我想吹吹最舒心的风。

天使:这个简单,可是你脚下有无数生了根的黑须,你都站不起来,就更别说去高处了。

郭生:(低迷)我也不想的…我只是跪的太久了,(呢喃)久到都忘了怎么站着了。

 心跳

天使:(陪他坐下)你后悔吗?

郭生:(低头)后悔。

天使:即使是一条生命?

郭生:(一怔)我也不知道了。如果没有这件事,我的人生应该是不同的。

天使:(伸出手)想去看看吗?看看你期盼的那束光。

郭生:(动容)可…可以吗?(突然放下手)呵…算了,我怕我真的会后悔。

一个一个走过

一个一个错过

一遍一遍来过

一次一次放过

一声一声笑着

一声一声吼着

一幕一幕闪着

刺痛我

郭生:我畏惧神明,不相信他会给予爱,只知道他会给予惩罚。所谓信仰不过是垂头面向审判台等待神的鞭笞而已。世间的确有地狱,但天堂的存在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的。就像我所遭遇的一切,明明神明一直都在看着,却还是让我掉进了地狱。

 键盘声

安禾:网络暴力像是一场没有鲜血的杀戮。我们无法想象那些处于网暴中心的人内心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我们也无法想像他们内心的挣扎与煎熬。

颍东:他们的手指甚至比脑子灵活得多,在键盘上“哒哒”地敲击着,仿佛自己在演奏钢琴一般,即使明知自己无理以对,仍沉浸其中。

小露:不要对任何人,抱有任何道德洁癖的期望,这个世界上每个灵魂都半人半鬼,凑太近了谁也没法看。

观觉:怎样算欺凌?十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欺凌,一百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欺凌,那一万个人呢?是正义吗?

音离:这个世界好奇怪,把想活着的人往死里逼,又劝想死的人好好活着,于是所有人都半死不活。

楚辞:我真的希望这些盲从的键盘侠醒醒吧,别再打着正义的旗号伤害他人了。

带马刀:小时候走夜路害怕遇见鬼,长大后走夜路害怕遇见人。

静花:拿键盘当武器的你们,在臭水沟里找水喝就别嫌水脏。

可乐:他们举起了键盘,以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的神。

 压底音效

一切都是我的错吗?——静花

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么对我?!——小露/颍东/李句多/观觉

不要让你的网络暴力毁了别人的人间理想。——可乐

他们凭什么可以在网上随便造谣诋毁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安禾

当被网暴时,不期待每个人都做英雄,但当游人勇敢地对抗丑恶,请你为他加油!——颍东

海畔尖山似剑芒,秋来处处割愁肠。——楚辞

 海浪

静花:再干净的人,也会被指点。人们不是因为我们有了过错才指点,而是指点了我们,才能显得他们是干净的人。

朱鹮:当假抑郁成为流行,混浊成为理所当然,当网暴成为爱好,那么,这个世界就真的被上帝遗弃了,无可救药。

你论道无人能及

还自诩怀才不遇

其实你只是擅长文字游戏

谁没听过几篇道理

夏天儿:当你嬉笑怒骂用恶毒的语言去攻击别人,你到现在从来都是赢者,是否想过有一天你也会落入黑暗的深渊呢?

你隔岸观火 还有点幸灾乐祸

却从未想过 自己会是下一个

你自诩深刻 阅尽春色

不过都是空中楼阁

一宸:你们可以随便贴别人标签,你们有没有想过,你在无形之中也杀了人?

张脏脏:你站在制高点看景色,其实不过是在人性最低处隔岸观火。

 心跳

天使:你怎么了?

郭生:那些恶意又开始袭来了…

天使:你看清楚是谁了吗?

郭生:没有,它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在‘圣光’下,我看不清它们的脸!

 咚

阿瞒:保持着理性的距离,人与人就可以和睦共处。

阿喻:越过警戒线,我们就只剩可怖的自私的嘴脸,是人是鬼已然分不清。

还自诩怀才不遇

其实你只是擅长文字游戏

郭生:(失望)你别管我了,你走吧。帮助过我的人,都陷入了泥潭里。

天使:可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怪罪你,(认真)是这人性烂透了。你应该相信他们的选择。

 光束

安禾:不要盲目地跟随,(楚辞入)他们不希望后来人这样。

楚辞:不要盲目地相信,(阳阳入)他们遇见过太多的背叛。

阳阳:不要盲目地读书,(奈奈入)他们知道实践大于理论。

奈奈:不要去惧怕黑暗,(遇安入)他们希望你成为新的光。

遇安:不要因失败懊恼,(鸭鸭入)事物的发展是曲折上升。

鸭鸭:不要放弃所爱的,因为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你从来没错 是世界的错

没给你国王的宝座

楚辞:这个世界最讽刺的是,太阳只能在黑暗下默默发光,生怕危及亲人,并且没有很重的惩罚去威慑那些恶人,保护甚至与他们的付出无法对比。而黑暗却可以在光明下享受鲜花与掌声,哪怕有无数人为这件恶劣的事做出善良的贡献而牺牲,甚至官方实锤,都会引来那些资本包装的粉丝无限谩骂,真讽刺!真恶心!

长生:你看他/她满身裂痕。——长生

静花:她/他已经碎了。——静花

 唱词入

静花:这世界上有很多种声音会试图去扰乱我们的心,在你落难时,他们毫不留情踩上几脚。他们讽刺,他们嘲笑,他们试图把你踩在脚底下,讥讽地看着你的笑话。 希望你一朝坠入地狱,永不翻身。

 

李句多:至始至终不明白,怎么可以有人对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对一个对自己对社会都没恶意的人,说着最恶毒的话语。

阿峤:你以为的跟风口嗨,可能就是压垮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长生:每个人都在愤世嫉俗,每个人又都在同流合污。

今日我若冷眼旁观,他日祸临己身,则无人为我摇旗呐喊!——静花/可乐/小露/楚辞/颍东/夏天儿

郭生:(蜷缩 麻木)你也是来侮辱我的吗?三年零五个月了,我也不想解释了,你要打要骂随你,我只求你快点,天要亮了。我不想被家人、昔日的好友再看到了,我知道这是奢望,我也明白一切不会有终点。(意识到什么  略带哭腔)你不会又在录像或者直播吧?我求你,我已经失去了一切,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哽咽)你们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我说过了,我是在救她,明白吗!我在救她!(爆发)可这三年里,她!以及她的家人没有人站出来!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我澄清,就怕她的名声受损!(大哭)可是,不说出来,真正的坏人怎么被绳之以法呢…这世道怎么了,为什么好人就要承受一切…为什么……

天使:(降落)别怕,这样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心跳  天使不换人

天使:(轻轻环抱)再也不会有人朝你吐口水、扔烟头了,再也不会有人在这街头对你拳打脚踢了,(笑)再也不会有人误解你了。

 压底音效

就是他啊!当初那个被网暴的人啊?看着真可怜,当初为啥被骂来着?我搜搜…猥亵儿童啊,好恶心。这人也太恶心了,丧心病狂啊!怎么下得去手的!——笙箫/观观/鸭鸭

等等,不是那女孩的家人都出来澄清了吗?误会而已,他是为了救那小女孩。——狐九

都什么人啊,跟狗一样,跟着味就开始乱喷!——张脏脏

人家这多年的委屈都白挨了是吗!——可乐

生命本就是一场盛大的腐烂,不是吗?——鸭鸭

可活着也是一场伟大的战争,你说呢?——夏天儿

 咚

天使: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捂着耳朵向前奔跑吧,(伸手)怎么样,现在能站起来了吗?我带你去你向往的高处。

郭生:那段日子有多难熬只有我知道。(笑)2023年的最后一天,我终于迎来了光明。

 风声

郭生:我想好了,要是有下辈子,我就去当风吧。那样,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见谁就见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小宝:那我就看不见你了。

郭生:(笑)不会啊。你要是看到有树叶掉下来,那就是我来过啦。

你誓死为了这些而存在

静花:有一天,当你走过蔓草荒烟,我便在那里 向你轻声呼喊,以风声,以水响。

你一定要看到花开

你一定等燕子归来

想着它们都会回来

你誓死为了这些而存在

一定要看到花开

你一定等燕子归来

想着它们都会回来

你誓死为了这些而存在

 以下不用入词

天使甲:他自杀了?

天使乙:不,他只是心里承受能力不行。

我们:(冷眼)虚伪。


END

日常写本修音爱安禾怼楚辞

静花:闭嘴!我是魔仙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