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195】 剧情歌·呈鸢客【魔仙堡出品】

作者:静花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剧情歌 / 古代字数: 2578
289
476
105
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多人不限
作品简介

微臣不怨,只愿殿下来日没要后悔,微臣拜谢。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28 22:43:18
更新时间2024-02-29 09:58:5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轮本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编 · 后 · 美:静花 [魔仙堡]

沈春山:你可会怨我?——可乐

姜呈鸢:微臣不怨,只愿殿下来日没要后悔,微臣拜谢。——静花

 雷雨

 下跪

沈春山:(懊悔)你可以将从前我对你做过的那些不好的事,(哽咽)千倍万倍的还回来,(颤抖)只求你…再看看我…

姜呈鸢:(蹲下)在你将我算入棋局的那一刻,姜呈鸢早就死了。(轻蔑)现在的你,让我觉得恶心。

 雷声 换人

 刀剑刺中 (回忆)

沈春山:(冷情)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姜呈鸢:(苦笑)我做了何事?(绝望)呵,一群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笑)你们要我死,却给不出一个要我死的理由?

沈春山:(冷哼)你杀孽太重,这世间自然留你不得。

姜呈鸢:(冷笑)我杀人,不过是因为他们要杀我,难不成我就应当束手待毙?

沈春山:(拔剑对峙)倘若你身正,又岂会有人无故要你性命?

姜呈鸢:(失望)倘若不是宿命使然,你我之间死的定然是你!(不屑)要杀我,你们不配!

 跳下悬崖

岁寒

 风声 此时姜呈鸢的是女扮男装

沈千娇:(盯着城楼下)姜呈鸢。

姜呈鸢:(颔首)三公主有何吩咐?

沈千娇:(斜睨)看着他国铁骑,为何发笑?

姜呈鸢:(一顿)微臣只是猜中了陛下心中所想。

沈千娇:(眯眼)就这么简单?(质问)姜呈鸢,你最好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姜呈鸢:(笑)三公主难道想任人宰割?

沈千娇:(握拳)你!(突然笑出声)呵,姜呈鸢啊姜呈鸢,没想到本宫也是你算计中的一环。

姜呈鸢:(行礼)三公主折煞微臣了,微臣只是想为殿下破局而已。

沈千娇:(靠近)(一字一句)你 当 真 是 可 怕…

蹚过人间江流

辗转俗世众口光阴旧 

留清风满袖

 下棋

沈春山:(落子)齐国来势汹汹,我瞧着父皇并无出兵的意思。

姜呈鸢:(笑)不是不能,而是不想。(落子)陛下是觉得,不值得。

沈春山:(苦笑)牺牲一个无足轻重的公主,比牺牲一兵一卒更划算。

姜呈鸢:(冷笑)这就是我们的陛下,大梁的一国之君。

 红盖头落下

沈千娇:(冷笑)欺君之罪都敢犯,姜呈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姜呈鸢:(温和)殿下有殿下想要的,微臣自然也有,既然有,那任何代价,微臣自然也都是受的起的。

沈千娇:(盯着女装的姜)你我,扯平了。

梦又几更

 摔碎茶盏

沈帝:(气笑)好一个姜爱卿,好好好!你可知这是欺君之罪!

沈春山:(下跪)父皇,此计实为下下策。(跪着上前)可却能将利益最大化!

沈帝:(狐疑)何解?

沈春山:姜呈鸢乃齐国前朝遗孤。

沈帝:(沉默)放虎归山?

沈春山:错,此乃除恶务尽。

 脚步停入

沈千娇:(看着远处)当真舍得?

沈春山:有些东西,隔着云雾瞧,美得活色生香,但你贴近了再瞧,就是一堆白骨。

沈千娇:(冷笑)我原以为,你们之间是有情的,如今看来,你当真是适合那个位置。

 打雷(梦魇 开混响)

谢青:(急)姜呈鸢!如若我说,你的命是徐皇后用全部换来的,你还舍得一心求死吗?!

云峥:(大骂)你觉得你还是皇亲国戚?脱了这身衣裳,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沈春山:我救过你,我让你生你便生,我要你死你就得死,你的人,你的命,理当是我的。

小姜呈鸢:(哭喊)你们放开我!母后!我要去救母后!我不要做公主了,我只要母后!母后还在等我!放开!母后!——小露

曾有风波起 

扰一瞬待柳岸花春 

回转身踏进朱漆门明镜悬 

朝暮又一程

姜呈鸢:(抬眸)事已至此,公主该避嫌的。

沈千娇:(嗤笑)本宫在后宫艰难求生的这几年,早就忘了避嫌二字如何写了。

姜呈鸢:(倒茶)公主倒是活的洒脱。

沈千娇:(自嘲)洒脱也怕和亲?(喝茶)你知我这名字如何来的?(嗤笑)是那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赏赐的,千娇…(恶心)她在恶心我…在恶心我的母妃…(捏紧茶杯)她笑我母妃以色侍人,她认为我的价值会是和亲这一个下场! 摔碎茶盏

 靠近

 刺伤 

沈帝:(震惊)你!——带马刀

沈千娇:(贴近耳朵)父皇,根歪的花,怎么扶都扶不正的。(挑眉)您手下那群高高在上的大臣,竟然害怕儿臣一个女子,怎么?是怕儿臣走的比他们远,站的比他们高吗?(笑)您放心,这件事我做的很巧妙,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一字一句)“ 悉 心 教 导 ”!(拔出刀)

 丧钟

待柳岸花春 回转身踏进朱漆门

明镜悬 朝暮又一程

 风声

姜呈鸢:(苦笑)这个地方不过就是几座宫殿,几座衙门和一群在里面吃软饭的人。举国已是暗流涌动,该亡了…

守这一城风雪安稳如何论 

当不负此生 亦无愧此身

心缇

 夜晚蛐蛐

姜呈鸢:(陷入回忆)儿时母后总爱与我打赌钓鱼,(笑)可每次都是母后赢。我生气跑开时,她总会一把将我抱进怀里,哄我开心。(泪光)给我解释她用的鱼饵是加了白糖的白饭…(落泪)她那么好的一个人,却…(擦泪)该死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母后,在天之灵请保佑这些恶人都好好活着,我要亲手送他们下地狱!

小姜呈鸢:(撒娇)母后耍赖!——小露

徐皇后:(大笑)——静花

小姜呈鸢:(生气)我再也不理母后了!——小露

 倒酒

姜呈鸢:(喝酒)世人只知晓姜大人,可我只是姜呈鸢。

沈春山:(拥住)以后,我会记得。

姜呈鸢:(落泪)云峥也这么说过…

沈春山:(亲吻泪珠)姜呈鸢,到我这来,我一切都给你,包括我的命…(将贴身玉佩给了姜呈鸢)

云峥:(开心)阿鸢!——狐九

因为你是可念不可说

愿用爱恨里枯荣一人

换来你再次回眸

似那年烟火朦胧

 拿起儿时书写的信

姜呈鸢:(混响)云峥,见信如面,展信舒颜。我知晓,战场刀剑无眼,血流成渠,无论对体魄,还是心性,都是巨大磋磨。望云峥切记保护自身,以己为重。等你凯旋,我定要为你挂起满城的红绸,昭告天下,我的大将军平安归来。(云峥入)好啦,说多了你又要嫌我烦。就此搁笔。巾短情长,愿君安好,多加餐饭。

云峥:你的信件每月一封,我却迟迟不敢拆封,我怕思念低过家国,我怕爱恋成为逃兵。阿鸢,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舍身取义之人,我能站在这边境、这战场、只因身后是你,也因是你,我定会义无反顾,守护你。

云峥:(绝望)阿鸢,我食言了(气绝)——狐九

 摔碎玉佩

姜呈鸢:(气急)权谋之人,手段高明,殿下当真是好演技!

沈春山:我的心思你应当都知晓,既然知晓,就能明白!

姜呈鸢:(拽住)当年的那件事是不是也有你的手笔?!(喊)你说啊!

沈春山:(推开)你够了!你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我!

姜呈鸢:(哭喊)我当年也只有十二岁啊!

愿用爱恨里枯荣一人

换来你再次回眸

似那年烟火朦胧

 落子

沈千娇:这一局也有本宫的一部分,(狠)我就是要他死在你的情意里,(闪着泪光)亲情道义都是假的,自幼长在后宫,有太多的阳奉阴违,嗜血骨肉…(盯着姜呈鸢)信任我,就是你最大的败笔。

姜呈鸢:(默然)善恶本无常,唯,人心易变。我不怪你,只是从今往后公主的日子,虽是锦衣玉食,却也万蚁噬心了。

 走远

入梦

 风铃 回忆 开混响

小阿鸢:(开心)阿峥,你瞧这花灯可好看?

小云峥:好看。

小阿鸢:(盯着)阿峥…

小云峥:嗯? 

小阿鸢:(笑)没事。 

小云峥:(拉着阿鸢)每年我都要送阿鸢一个花灯,比这个好看一百倍!

小阿鸢:(开心)好啊。你可不许骗我!

蔷薇攀过竹篱不知花期 

夕去矣来不及落满地 

骤雨急急

开混响

谢青:(丢石子)姜呈鸢,你也太小气了吧?本世子过生辰,你就送个破石子?

姜呈鸢:(讪笑)没办法,我的俸禄全都拿去给阿峥买护具了,你也知道,战场刀剑无眼,你说他要是(被捂嘴)

谢青:(打断)闭起你的乌鸦嘴!

姜呈鸢:(眨眼睛 点头)

犹记满街络绎川流不息 

星落如雨灯火通明眼望去 

绝世独立只叹风月无情意未若风起 

未若月明又何必 

掩欢喜

 叮  关混响

姜呈鸢:(虚弱)今年的花灯呢?骗子…

云峥:(混响)阿鸢… 

姜呈鸢:(眼红)我走错了路,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哽咽)阿峥,你等等我…

云峥:(混响)阿鸢,已经足够了。

姜呈鸢:(笑)如果有来世,我只想活到十二岁。

 风声 

 钟声

姜呈鸢:(笑)我这一生,从踏进大梁那刻起就注定不平凡,权谋,阴谋,内忧,外患,这皇位这天下,诸多纷扰,可惜我能做的只有这些…(苦笑)还是算了,我这样满身杀孽的人,怎么可能还有来生…(呢喃)算了…很苦…(咽气)

如若风起时

如若雨落迟

往事流淌心底泛起涟漪成诗

一圈如唇齿

一圈如青丝

(吻)绾住少年心事


END

日常写本修音爱安禾怼楚辞

静花:闭嘴!我是魔仙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