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7853】
普本·长发 高塔 花
作者:ㅤ树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架空字数: 4292
82
145
121
1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那是一个午夜 ——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18 17:24:11
更新时间2024-04-19 02:43:33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菲克

男,0岁

愚者

洛弗

女,0岁

疯子

长发   高塔, 花

杀 死,爱

 基本功

 荒诞派

 精神分裂

小注释:推荐使用译制腔(按个人喜好)

解放天性,识读能力,语音发声,唇舌力度,情绪转换


 

长发

西班牙 科伦纳

高塔

 钟声 三声即入

洛弗:战火四起,愚民被奴隶,高塔屹立,智者被囚禁

洛弗:他们高捀圣经,歌颂着上帝,祈求神的怜悯

洛弗:神说…

0.31 群鸽

洛弗:上帝最先死去


 

高塔下

0.43 鸡鸣

菲克:(喊)敬爱的王亲大人您好,请问我能爬上这座高塔吗?

洛弗:(叹,小声)又来了

菲克:您的诗实在太有力量了!我是如此的仰慕您!

洛弗:这是你第九十九次来这儿了

菲克:是的大人,就像这九十九层高塔一样!

洛弗:你每天清晨六点都会准时来到塔下的花田

菲克:是的大人!这些花每天早晨都像是在和我问好!

洛弗:也许它们是在驱逐你

菲克:啊?

洛弗:没什么,哦,我是说你真的非常准时

菲克:是的大人!(含笑)

洛弗:就像一只公鸡,不,你比公鸡醒的还早

菲克:是的大人,我会打鸣,您想听吗?

洛弗:(笑)愚蠢的家伙,试试看!

菲克:(学鸡叫)咯咯咯!——

洛弗:(大笑)哈哈哈哈你真的是一只公鸡!

菲克:(更大声)咯咯咯!咯咯咯!——

洛弗:(捂肚子)哈哈哈哈,一只,不停打鸣的公鸡!

菲克:(断断续续)咯,咯咯…咯(喘气)

菲克:大人,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了…

洛弗:(笑)行了,进来吧小公鸡

 2.22 石门开

菲克:(叉腰微喘)…我的荣幸,大人

2.34 石门关


 

洛弗:(梳头)家里又来新客人了,美丽的花儿,您今天感觉如何?(抚摸花朵)

洛弗:很久没人来过这儿了,一百年实在是太孤单了对吧!我也觉得,哦天哪,您都流泪了…(亲吻露珠)

洛弗:哦,您别哭,您可是我最爱的一朵

洛弗:您是地下花田中最美的存在…(吃花)

洛弗:(深呼吸)


 

菲克:(目睹洛弗的发色变金,容光焕发)

菲克:王亲大人

洛弗:(回头)哦,我亲爱的小公鸡,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爬到了最顶层

菲克:(愣住)是…是的大人

洛弗:怎么?你也想来一朵吗?(递花)

菲克:不,这太奇怪了大人

洛弗:奇怪吗?比一只人形公鸡还奇怪?

菲克:…对,哦不!我是说…它多美啊,我简直不忍心吃掉它

洛弗:(打趣,挥手)哦天哪亲爱的,收起你那愚蠢的慈悲心吧

菲克:不,这是对美丽东西的爱惜,正如对您

洛弗:哦?难道…您想吃掉我?

菲克:您别再跟我开玩笑了

洛弗: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菲克:您愿意知道我的名字?王亲大人?

洛弗:我叫洛弗,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菲克?

菲克:是的,我叫菲克,不过您是怎么知道的

洛弗:知道什么?知道你曾经被一头奶牛踢进了粪坑里还是知道你的邻居们总是把臭袜子塞进你的门缝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抱歉,可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菲克:(眼微泪)您不该这么侮辱我

洛弗:哦可怜的小公鸡(捧起菲克的脸)

洛弗:都怪那些可恶的七色花让我拥有了魔法,窥探了你的过去…没事了,我会保护你的,小家伙…(抱)

菲克:不,您不必抱歉,这些事儿确实挺可笑的

洛弗:不不不亲爱的,任何人的悲惨遭遇都不能被嘲笑,更何况你是一只可爱的小公鸡…

菲克:我有名字的,大人

洛弗:我不能这么叫你吗?

菲克:…可,可以

洛弗:(蹦起来)好耶!小公鸡小公鸡,小公鸡!——

菲克:…大人

洛弗:(紧接)菲克,别这么叫我

菲克:好的大人

洛弗:叫我的名字

菲克:好的大人

洛弗:叫我洛弗!

菲克:是,洛弗大人

洛弗:(扶额)上帝你看看这,哦不,我的天…

洛弗:…愚蠢的家伙

菲克:是的大人,他们都这么叫我

洛弗:抱歉菲克,我想我以后会控制住不去伤害你的

菲克:您不需要,毕竟我生来就是愚者,不受世人待见

洛弗:正好,我和你一样

菲克:您可和我不一样!但您确实没有传闻中那么的…

洛弗:(抢答)优雅?哦亲爱的,已经过去几百年了,我早就不是那个贵族王亲了,也许那个久远的暴政王朝已经覆灭,万恶的贵族不复存在,平民早已造就出了一个自由平等的世界,所以愚者,也就是你,才会生存到现在,而我…我是一个,我是一个,被困在高塔的…(两眼放光)疯子!

菲克:事实上,科伦纳王国确实爆发过无数次革命,但是自从东方的火药落入了贵族手里,平民就再也没有了反击的权力…

洛弗:哦,该死的贵族!

菲克:(稍大声)您也是贵族!

洛弗:(发疯)我是一个疯子!疯子!

菲克:我想您需要冷静,王亲大人(迈步,踉跄)

洛弗:我想你需要清醒,瘸腿的小公鸡!

菲克:不,我很清醒

洛弗:我的头发告诉我,你被骗了(绕指拨弄)

菲克:不,我没有!

洛弗:(摊手行进)好吧好吧好吧,你没有~

洛弗:(微怒)我想你真的需要一杯豆浆了!

菲克:豆浆?

洛弗:(端来咖啡)没错(吹,喝)

菲克:可这是…(被打断)

洛弗:(抬杯)可可豆浆(笑)


 

高塔

 钟响即入

洛弗:亲爱的,我们该去冒险了!

菲克:什么冒险?

洛弗:(牵手,向前拽)就在塔里,到了你就知道了!

菲克:不,不是,等等!(挣脱)

洛弗:(回头)你害怕了?胆小的土拨鼠!

菲克:不不不,我是说,这么快吗?你甚至都不问我来这儿的原因?

洛弗:别太无聊了宝贝儿

洛弗:原因?无非就和之前来到这里的那些人一样


 洛弗开始做作的角色扮演

语速大比拼,一句接着一句!

能多快就多快,小心舌头!

 开始起飞咯!!!———


 

洛弗:(骑士)哦敬爱的王亲大人,我奉王国之命,闯入九十九层高塔来护送您回家!(单膝下跪)

菲克:哦不,我的上帝,请您快起来!

洛弗:(西部牛仔)美丽的王亲大人,(站起)您猜猜我的枪里有几颗子弹?或许,您要和我来一把紧张刺激的左轮决斗吗?就赌…(壁咚)我是不是你的真爱?(挑眉)

菲克:(害羞,侧脸)大人,您越界了…

洛弗:(传教士)主啊!主啊!主啊!(高举双手)

洛弗:(孤儿)您知道的,我是一个孤儿,一个王国里万千孤儿中的一个…

菲克:(呵斥)大人!

洛弗:(怔)菲克…

菲克:(收情绪)…抱歉,我不该对您这么粗鲁,这一点儿也不绅士

洛弗:(迅速凑近,两眼放光)你知道吗,你刚才…

菲克:我知道的大人,您别靠我这么近…我已经跟您道过歉了,虽然道歉并不能抹除伤痛的痕迹,(被打断)但是我却依然…

洛弗:(打断,握手)你刚才简直是太酷了!

洛弗:(牵住菲克的手,贴脸)已经几百年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

菲克:您确定您喝的是咖啡?哦不,可可豆浆

洛弗:那是咖啡,菲克,是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菲克:首先…我知道这很冒犯,但是您真的…您想过去看看医生吗?

洛弗:医生?

菲克:是的,我是说,您的大脑…

洛弗:你觉得我脑子有问题?

菲克:不不,不是,只是说您的思维方式或许和常人有些不同?…

洛弗:(盯)嗯?~

菲克:好吧,我承认,在某一刻我确实觉得您有点……就一点!…一点儿疯…

洛弗:(含情脉脉)欧天呐…亲爱的我更爱你了…你知道它们从不承认我是个疯子…你就是如此的肯定我,相信我,爱我!哦不或许你不爱我,但我已经感到全身如热火般在燃烧,是的,我爱你…即使你不爱我,不!是“现在”不爱我

菲克:不,您不爱我!我们甚至见面不超过两个小时!

洛弗:别着急否定我 小公鸡,爱情就是如此,或许我早在你成为一只公鸡时就已经深深爱上了你,对!一见钟情!只是那时候丘比特之箭还没有苏醒…

菲克:我从来不被爱…我生来就是愚者,人们都厌恶我!

洛弗:没关系亲爱的,现在你有我来爱了…让那些该死的臭流氓掉进粪坑里吧!

菲克:我相貌平平…

洛弗:不重要

菲克:我是个贫民

洛弗:不重要

菲克:我没有权力…

洛弗:不重要

菲克:我甚至连块面包都买不起!

洛弗:(抱紧)面包会有的…亲爱的,面包会有的…

 慢下来,喘口气


 静

菲克:即使这样你也决定爱我?

洛弗:我爱的是你,只是你

菲克:我想,在这百年来已经有过无数个优秀的人爬上过这座高塔了。王子,上将,骑士,甚至连西部牛仔和传教士都不远万里跑进这里…或许我只能和那个孤儿一样…

洛弗:它是个骗子,那是个人贩子!

菲克:人贩子?人贩子肯定有很多钱…

洛弗:亲爱的,你是否知道,你有着这个世界没有的东西…

菲克:什么东西是只有愚者拥有的?

菲克:胆小,怯懦还是自卑?

洛弗:一颗真心…

菲克:是的,战争里最不值钱的就是真心

洛弗:你知道你不需要钱

菲克:对,我需要食物,现在甚至十个金币都买不来一点面包屑

洛弗:你只是需要一个人爱你,所以我出现了

菲克: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洛弗:不重要,我爱你比什么都重要

菲克:(吐气)好吧…那我也爱你…(拥抱)


4.45 鸡鸣

 菲克的脑海

 再起飞!——

菲克:(天使)哦不菲克!你欺骗了敬爱的王亲大人!大人是那么的如此这么的爱你!

菲克:(恶魔)别傻了!愚蠢的天使!我想你是被那些该死的邻居的塞进门缝的臭气熏天的臭袜子的臭味给熏昏头了!这是恶魔的谎言!什么(模仿)“我爱你~”呵,(翻白眼)得了吧,没有一场战争是因为爱而胜利!

菲克:(天使)哦,(泪)别这么咄咄逼人亲爱的,你像一条发了疯的猎狗,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爱能战胜一切…

菲克:(恶魔)哦天哪!如果爱是一件可食用品那这东西确实可以战胜很多,(嚼两下空气)可惜,我只吃出了穷酸味!西伯利亚来的西北风都比这美味!我说了多少次这是恶魔的谎言!记清楚你是来干什么的!

菲克:(天使)或许…(更委屈)你也是一只恶魔?…

菲克:(恶魔)哦,等等,不!我是一只好恶魔!不是所有恶魔都邪恶,就如同天使并不都拥有智慧(鬼脸)愚蠢的天使!

菲克:(哭泣)西伯利亚不吹西北风…呜呜呜…


 

洛弗:怎么了亲爱的?

菲克:(恶魔/os)记清楚你是来干什么的!另外,你才是疯狗!愚蠢的天使!(关混)

洛弗:亲爱的?

菲克:是的亲爱的,我太感动了,从没有人这么爱我

洛弗:脑子里的两个小人打架了?

菲克:什么?

洛弗:哦,我说笑的,我还以为你也变成了一个和我一样的疯子

菲克:不,没有,如果有我想天使菲克应该会胜利的

洛弗:但愿吧,它们也是小公鸡?哦不,我想应该是两只可爱的小鸡仔

菲克:(恶魔/os)嘿!愚蠢的恶魔你小心点说话!我可是一只恶魔!

洛弗:好吧恶魔菲克可能并不太可爱,不过我想天使菲克一定是只可爱的小鸡

菲克:(天使/os)叽叽叽…(关os)

洛弗:你又发呆了…嘿!

菲克:(惊吓)…咯咯咯咯哒!

洛弗:哈哈哈哈哈,多么可爱的…哈哈哈哈,多么可爱的一只公鸡啊!

菲克:您真的不是在取笑我吗?

洛弗:当然不是,小公鸡(亲吻)

菲克:…

洛弗:(转圈)小公鸡,小公鸡,我爱上了一只公鸡!我爱上了一只…

洛弗:(开窗,喊)会打鸣的公鸡!——

菲克:(望)你一点儿也不像一个恶魔…你能做出动人的诗篇,如同长夜一般深邃;你能跳出明快的舞步 那么耀眼;你的长发,你的笑…

洛弗:(跳舞)小公鸡~咯咯咯!

菲克:(恶魔)(暴怒)愚蠢的人类!你又被恶魔蛊惑了!你要知道伟大的王爵让你进入高塔的目的是什么!你需要的报酬又是什么!伟大的诺夫王爵能给你想要的!只需要十根头发!金钱,权力,数不尽的面包和一千亩小麦田!甚至拥有永生的魔法!清醒些吧!先拿到面包再说!

菲克:(天使)不,亲爱的菲克,善良的菲克!你不能这么做!王爵让你杀了王亲大人,仅仅只是因为他不希望世上有另一个科伦纳贵族的血脉!仅仅只是为了一个王位!

洛弗:(环抱)我爱你,菲克…

菲克:(恶魔)它又想迷惑你!快!取下腰带上的匕首,杀了它!杀了它!

菲克:(天使)不!你不能那么做!不要!

菲克:(恶魔/嘶吼)杀了它!——

菲克:(天使)阿门!(蒙住恶魔菲克的眼睛)沉睡吧…

洛弗:(撩头发,亲吻)我爱你…

菲克:(回应)我爱你…


 

 钟三声

菲克:(苏醒)哦,王亲…哦不,亲爱的,我睡了多久了…

洛弗:(梳头发)不知道,但现在十二点了

菲克:哦,或许我该回去了

洛弗:菲克…我很孤独,我被困在这几百年了…

菲克:是的,但我现在要回去了,我的母亲肯定着急死了

洛弗:好吧,我还以为我能在一点之前获得真爱之吻,长久以来我一直在等待真爱…

菲克:真爱之吻?那是什么东西?

洛弗:美丽的花告诉我的,它们说其实我并不会被永远困在这里,前提是在午夜一点的钟声响起的那一刻,缔结真爱之吻,获得爱神的祝福…

菲克:抱歉,可是我必须在一点前回家,王爵给我的母亲喂了药,只有您的头发才能解毒,一点之前如果我不赶回去给她熬出一锅汤药,她就只能撒手人寰了…

洛弗:我很抱歉菲克,可是我的头发并没有魔力,就像人血馒头…

菲克:可是你用魔法看到了我的过去

洛弗:我有望远镜

菲克:可是你还看到了两个菲克在吵架!

洛弗:哦,我就知道,它们果然在吵架

菲克:没有魔力?

洛弗:是的,没有魔力,就像人血馒头

菲克:我走了(转身)

洛弗:(抱腰,贴脸靠着)如果你爱我,就回来…

菲克:这是最后的拥抱…(离开)

洛弗:(喊)你知道吗!其实这座高塔,有一百层


  2.46 钟响即入

塔下

菲克:洛弗!(喊)我是爱你的!——

塔顶

洛弗:(趴窗)小公鸡!你回来了!

菲克:是的!我回来了!我要拯救你!我要给你自由!

洛弗:(放下长发)快!顺着头发爬上来!来不及了!

菲克:我要吻你!我要给你自由!

洛弗:(十秒倒数)10…同入9…

菲克:同入你说的对,什么都不重要,只要爱!爱能战胜一切!一切!(摸匕首,准备行刺)去死吧!

菲克:(发现匕首丢失)

洛弗:(拿出偷来的匕首,切断长发)0

3.26钟声

菲克:不!——(下坠)

洛弗:菲克,我是爱你的!(大笑)哈哈哈哈哈…

菲克:(摔死)

洛弗:哦,菲克!

洛弗:(试探)…菲克?

洛弗:(俯视)哦亲爱的,我敢保证这一定是你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洛弗: (迷恋)就像一面流血的镜子…

洛弗:(os)我爱这面镜子(自吻)

菲克:(流血,心脏停止)

 血浸花田,花朵生长

 诅咒解除  门开


 

真爱之吻


 童话系列:《莴苣姑娘》


 

一体机:  树


 

  于是我不再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