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87】普本·风流公子俏郎君【古风耽美】

作者: MJ-鬼洛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11482
410
55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4男2女
作品简介

林家小姐被许配给宫家三少爷,可传闻这宫家少爷风流成性、朝三暮四。为了姐姐的幸福,双胞胎弟弟代姐出嫁,却没想到白捡了一个专一老攻。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0-12-26 19:57:06
更新时间 2021-02-09 12:03:21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宫熙晟

男,0岁

腹黑深情攻

林怀锦

男,0岁

林怀钰

女,0岁

林家大小姐

上官潇

男,0岁

喜欢林怀钰

莫彦

男,0岁

宫熙晟的至交好友(兼林老爷)

展开

 

 

风流公子俏郎君

【古风耽美甜本】

社团:梦稷云创

社长:鬼洛

原著/编剧:李大可、永少年

策划:李大可

美工:(路人)

后期:小姐姐

目前发布内容并非最终版本,梦稷云创有权对此进行修改

注:仅供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以及存在任何形式的侵权行为,违者必究。

角色介绍:

主要角色

宫熙晟:青年音,腹黑深情攻,宫家三公子,坊间传言风流成性,成日混迹于花街柳巷,但其实只是想要掩盖喜欢男子的事实,本打算隐藏身份游戏人间,阴差阳错的娶了代替姐姐出嫁的林怀锦

林怀锦:受音,单纯,对感情迟钝,外表清秀,男面女相,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做林怀钰,两个人长得非常相像,为了帮助姐姐寻找真正的幸福,代替姐姐嫁给了风流公子宫熙晟,起初很讨厌这个渣男,但经过相处逐渐发现了他的深情专一,最终真心的喜欢上了他

林怀钰:少女音,是林怀锦的双胞胎姐姐,深闺小姐,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喜欢上了上官潇,但由于父亲反对,被迫嫁给宫熙晟,在弟弟的帮助下逃婚,随上官潇浪迹天涯

上官潇:青叔音,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四处流浪,性格孤僻,对人对事十分冷漠,被仇家追杀时,身受重伤躲进林怀钰的马车中,被其所救,在林怀钰的照顾下伤势痊愈,日久生情,喜欢上了林怀钰

莫彦:公子音,宫熙晟的至交好友,生的十分俊秀,喜欢去春风楼听曲,宫熙晟去喝花酒有一半原因是为了陪伴莫彦,但莫彦喜欢的是歌女柳如月。

春香:少女音,林怀钰的贴身丫鬟

其他角色

林老爷:大叔音,林怀锦与林怀钰的父亲,为了攀附宫家的权势,想要把女儿嫁给宫家三公子宫熙晟 莫彦兼

柳如月:少御音,春风楼的头牌歌女,卖艺不卖身,被莫言看中,最终宫熙晟帮其赎身 林怀钰兼

下人:男声,莫彦兼

酒客:男声,莫彦兼

歌女:女声,春香兼

 

第一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一幕

(市井背景音 直接入)

杀手:奇怪,这上官潇已经身负重伤,究竟躲到哪儿去了,你,去那边,你,去另一边,其他人跟我走!(CV:李大可)

(布料摩擦声,掀开门联)

林怀钰:春香,前面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如此吵闹?

春香:回小姐,前面有一些带着刀的,好像在找什么人。

林怀钰:你跟车夫说一声,我们掉头回府吧,这些人不知要惹出什么事端来,还是避开为妙。

春香: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布料摩擦声,放下门联)

注:后面bgm较快,cv们请语速稍微快一些,不然容易卡不上b。

林怀钰:啊…(被捂住嘴)唔…唔…

上官潇:(忍痛…虚弱)不要出声,在下…只为躲避仇家追杀,无意伤害小姐,还请小姐带我离开这里,安全之后,我自会离开。

林怀钰:(表达肯定)唔…

上官潇:(喘息…虚弱)那…我放开手,小姐可否…不要喊叫。

林怀钰:(急切,表达肯定)唔唔…

上官潇:(喘息…虚弱)那…我放…手了…呃…(重伤昏迷,倒在林怀钰肩上)

林怀钰:(轻声)喂!喂!你醒醒!(内心想法,混响)这什么情况,这个人是谁。他…受了好重的伤,我不能见死不救。

春香: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怀钰:(遮遮掩掩)啊…没事,春香,叫车夫尽快赶路吧。还有…去请个大夫过来,带去客房。

(转场,开门关门声、脚步声后入)

林怀钰:公子可好些了?

上官潇:(虚弱)不必叫我公子,在下上官潇,只是一个自小无父无母的孤儿。小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未请教小姐芳名。

林怀钰:我是林家长姐,从小就养在这闺阁之中,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你要是想谢我,便给我讲讲你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吧。

上官潇:外面的……(触动伤口,痛苦呻吟)呃…啊…

林怀钰:你重伤未愈,还是先休息吧。不急,来日方长,你以后再讲给我听。

上官潇:多谢小姐。

林怀钰:叫我怀钰就好。

上官潇:(略生涩的)怀…钰…姑娘。

(转场)

旁白:上官潇被藏在客房中养伤,除了林怀钰与丫鬟春香,没有其他人知道,林怀钰经常去照顾上官潇,听一些他游历四方的故事,二人日久生情。(CV:莞儿【鸣音剧团】)

林怀钰:你说你去过塞外,那儿是什么样的?

上官潇:塞外有常年积雪的雪山,那里空气稀薄寒风凌冽,天空很高很蓝。常常才到八月天,便下起雪来。

林怀钰:下雪?那里会下雪吗?这江南四季如春,我从来没有见过下雪…雪是什么样的?好看吗?

上官潇:雪是白色的,很轻,像鹅毛一样。近看,却又晶莹剔透,如同水晶做的花一般。

林怀钰:(有一点点兴奋)真的吗?(一顿,然后略带伤心)我也好想去看看雪山..看看塞外的风光。

上官潇:那以后,我带你去看。

林怀钰:好,我们一言为定!

上官潇:一言为定!

第二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二幕

(转场,直接入)

旁白:林老爷为了攀附权势,将林怀钰许配给了宫家的小儿子,宫熙晟。可林怀钰早已喜欢上了上官潇,怎料难违父命。(CV:莞儿【鸣音剧团】)

林老爷:如今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林怀钰:(苦苦哀求)爹…可我从未见过宫家三公子…女儿不想就这样嫁给一个素未蒙面的人。

林老爷:胡闹!这亲事两家已经定下来了!更何况那宫家是官府世家,有权有势,你嫁过去定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要理解为父的良苦用心啊。

林怀锦:爹!那宫熙晟可是出了名的风流成性朝三暮四,我姐嫁过去不会幸福的!

林老爷:你住嘴,成天就知道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你有脸说别人吗?

林怀锦:(小声嘀咕)我…还不是为了姐姐着想吗…

林老爷:哼!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林怀钰:(略带哭腔)可是…爹…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林老爷:什么?!什么心上人?可是哪家的公子?

林怀钰:不是…

林老爷:那可在朝中有个一官半职?

林怀钰:(小声)也没有…(声音渐渐变大)可是爹,我是真心喜欢他的,我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林老爷:好了!不要再说了!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来人呐,送小姐回房,出嫁之前,不得踏出房门半步!

(转场)

林怀锦:春香,我姐怎么样了,晚饭吃过了吗?

春香:(急切)少爷,你快去看看小姐吧,她不肯吃东西,哭了一整夜,眼睛都哭肿了…

林怀锦:好,快带我进去!

(开门声关门声后入)

林怀钰:(哭声,因为已经哭很久了,所以声音比较小)

林怀锦:姐,我来看你了…你别哭了,你这样,我看着心里怪难受的…

林怀钰:怀锦,怎么办,我一点也不想嫁,可是爹…(继续哭)

林怀锦:那个宫熙晟,哪家的小姐肯嫁?爹也真是的,为什么偏偏找上宫家!

林怀钰:(哭腔)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亲事即已定了,便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怀锦,你帮我去告诉上官公子,就说,怀钰不能陪他一起去塞外了…这里有瓶伤药,是给他的,你帮我带过去,也不知他身上的伤,好了没有…今夜,你就悄悄带他离开林府吧…

林怀锦: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想着上官潇…

林怀钰:……

林怀锦: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他送去

 

第三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三幕

旁边:林小姐被禁足,多日未见上官潇,又怕被旁人知道府里藏了人,只好托弟弟去见他。(CV:莞儿【鸣音剧团】)

(敲门声)

林怀锦:(小声)上官潇…我来给你送点儿伤药…你在吗?

(片刻无人应声)

林怀锦:(心想,开混响)这上官潇,怕不是已经跑了吧,亏我姐姐还处处想着他。

(推门进去,开门声)

林怀锦:黑灯瞎火的,连个灯都不点的吗?啊…唔…

(瓷瓶落地声后入)

上官潇: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林怀锦:(挣扎)唔!!唔唔!!!

上官潇:(借着月光看到长相)怀钰!是你?(关切,抱住林怀锦)我已经好些天没见到你了,春香又不让我离开这里,告诉我,你还好吗?

林怀锦:(羞红脸,一时喘不过气)你…你放开,谁…谁是你的怀钰,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是林怀锦!

上官潇:(尴尬)对…对不起…你和怀钰长的如此相像,一时情急认错了。(急切)她还好吗?

林怀锦:她不好…

上官潇:(紧张)她怎么样了?发生什么事了,我这就去找她!

林怀锦:(一把拉住上官潇)你冷静点儿!你现在冲出去被别人知道我姐在家藏了人,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上官潇:是我太冲动了…她现在怎么样了?人在哪里?

林怀锦:我爹要把我姐许配给宫熙晟那个色鬼!我姐被关在房里已经三天了,明天就是出嫁的日期,你要是现在不带她走就来不及了。

上官潇:好,你这就带我去!

林怀锦:(拖住)你等等!你这样去肯定不行…(思索片刻)这样!你去后院,我让春香准备一辆马车,然后去见我姐,让她穿着我的衣服溜出来。你就带她离开林府,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不要让别人认出来!

上官潇:那你怎么办?

林怀锦:我给我爹留一封信,就说我去游山玩水了,反正他平时也不怎么管我,应该不会怀疑的。我就替我姐把这门亲事蒙混过去,然后再逃走。到时候,他们宫家把人弄丢了,总不会怪罪到我们林府头上吧。

上官潇:(感动)上官潇,谢林公子大恩!

林怀锦:(扶起)谢什么谢,时间紧迫,赶紧跟我走。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姐,就算是天涯海角,哪怕是你在坟里,我也会把你挖出来!

上官潇:上官潇起誓,今生今世,一定全心全意的待她,若违此誓言,不得好死。

(转场)

林怀锦:姐,我回来了。

林怀钰:(心痛…失落)上官公子,他已经走了吗?

林怀锦:(小声)他在等你一起走

林怀钰:(略大声,没控制住音量)什么?(压低声音)等我一起走?可我不能走啊…

林怀锦:姐,你把衣服脱了。

林怀钰:(诧异)为什么?

林怀锦:你换上我的衣服,假装是我,溜出去,我已经让春香备好马车了,上官潇在后院等你。我就换上你的衣服,假扮成你,去跟那个宫少爷成亲。

林怀钰:这怎么行,万一你被识破了,宫家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林怀锦:哎唷…没事的,姐,你就放心吧,我们两个长得这么像,宫熙晟又没见过你,他认不出来的。

林怀钰:可是爹呢?

林怀锦:小时候我不是经常扮成是你,跟爹要零花钱,他从没认出来过。

林怀钰:(破涕为笑)好你个小鬼头,怪不得从前爹爹总是冤枉我,原来啊,都是你干的。

林怀锦:唉嘿嘿,姐,就当我欠你的,你就去吧,我真的没事儿,你相信我!我们俩长得这么像,只要我不出声,谁能分得清我们两个谁是谁啊。上官潇刚才还把我错认成你呢。

林怀钰:上官公子他…竟也会认错?

林怀锦:所以我就说嘛!不会有事的,姐,你就去吧,我才不会让宫熙晟那个混蛋糟蹋你呢!

林怀钰:可是…

林怀锦:别可是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难道还真的想嫁给那个色鬼吗?

林怀钰:我…

林怀锦:好了好了,我的好姐姐,小时候总是你护着我,这一次该换我护着你了!

 

第四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四幕

(转场 直接入 喜庆的结婚背景乐)

旁白:迎娶当日好不热闹,林怀锦假扮的林怀钰以假乱真,顺利蒙混过关,另一边上官潇已经带林怀钰离开了林府,前往北方。(CV:莞儿【鸣音剧团】)

(车轮声后入)

林怀钰:也不知怀锦是否会被识破,你说…我就这样跑出来…(愧疚)是不是做错了。

上官潇:怀钰,这不是你的错,每个人都有权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你相信我,今后我一定会对你好,一心一意的对你好!

林怀钰:可是,代替我嫁入宫家的是我亲弟弟,如果他被识破,宫家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上官潇:怀锦机灵聪明,吉人天相,定能逢凶化吉,想办法逃出去的,我们就相信他吧。

林怀钰:(哽咽)可是我…

上官潇:(抱住林小姐)怀钰,你可是后悔跟了我?

林怀钰:(坚定而幸福)不,我不后悔。

(转场 喜庆音乐)

礼官:一拜天地~(CV:夏日暖阳)

林怀锦:(内心,混响)哎…哎呀…这女人的衣服穿着真是浑身难受,还要拜多久啊!

礼官:二拜高堂~(CV:夏日暖阳)

林怀锦:(内心,混响)林怀锦,再忍忍,就快结束了。

礼官:夫妻对拜~(CV:夏日暖阳)

林怀锦:(内心,混响)可总算完了,没想到成个亲这么麻烦,我以后一定不要娶老婆!

礼官:送入洞房~(CV:夏日暖阳)

林怀锦:(内心,混响)坏了坏了!我忘了还要洞房,这万一跟宫熙晟上了床,岂不是要露馅了!

(转场)

(开了个门缝,然后赶紧关上,关门声后入)

林怀锦:(生闷气)宫家哪来的那么多亲戚!这里里外外到处都是人,根本逃出不去嘛,林怀锦,你这下可要把自己害死了…啊!有人来了…

宫熙晟:(微醺)莫兄,再陪我喝两杯~

莫彦:宫三少爷,你这新房中还有美人等着,冷落了新娘可不好。

宫熙晟:(耍酒疯)那春风楼的美人还等着我呢…呵…我岂不是个个都不能冷落了…

莫彦:都已是成婚的人了,还是这个浪荡样子,难怪这方圆百里都没有人敢嫁给你。这林家小姐,是何等的胆色,真叫人好生佩服。

宫熙晟:(轻蔑)去…什么林家小姐,我才不稀罕呢,莫兄,你再陪我喝一杯~就一杯~

莫彦:好好好,陪你喝了这杯…

宫熙晟:(打断)还有三杯

莫彦:你小子适可而止啊,如月姑娘还等着我呢。

宫熙晟:(略微不高兴)好了好了,快去陪你的如月姑娘吧。

第五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五幕

旁白:宫熙晟送走莫彦后,独自踱步到新房前,叹了口气,整整衣冠,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推门进去(CV:莞儿【鸣音剧团】)

(推门,关门声后入)

宫熙晟:(故作醉态)娘子~娘子~相公来了~

林怀锦:你…你等等…

宫熙晟:娘子,你的声音怎么?

林怀锦:(支支吾吾)怎么…没…没见过声音粗一些的美人吗?

宫熙晟:(微醺)林家大小姐,竟如此特别吗?快让我看看,这美人,到底长什么样子。(掀盖头,布料摩擦声)

(摩擦声完1s后入)

林怀锦:你…干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我。

宫熙晟:(一顿)你…看起来有些特别。

林怀锦:(别过脸去,心虚)看…看够了没,以后还要天天看呢,差不多得了。

宫熙晟:是啊,来日方长…(不耐烦,冷漠)不如你我喝过交杯酒,就早点休息吧。

林怀锦:啊…对,我们先喝交杯酒吧。(内心,混响)他在宴会上喝了那么多,应该快喝醉了吧,把他灌醉,洞房这关应该就算过了。

宫熙晟:嗯…喝酒!(倒酒声后入,内心,混响)这要是上了床,被她发现我对女人没兴趣就坏事了,先把她灌醉,过了今夜就好。

林怀锦/宫熙晟:(二人同时,内心,混响)今晚绝对不能跟他/她洞房。

(喝酒声,杯子倒下的声音后入)

林怀锦:(已喝醉)喝…再…再来…你怎么还没醉…我…我快不行了

宫熙晟:(试探)喝…再来一杯!娘子?娘子…(摇晃对方)

林怀锦:喝…喝…

(桌椅碰撞的声音)

宫熙晟:(瞬间清醒)就凭这几杯酒就想灌醉我,(轻蔑)哼…这林家小姐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

宫熙晟:(仔细打量林怀锦)可是她,为什么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竟有女子长得如此俊朗吗?算了…终究还是个女人,还是先把她弄上床吧…

(搬动桌椅的声音,声音开始就入)

宫熙晟:(费力搬动林怀锦)呃…这丫头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沉…呃…嘿(把林怀锦放到床上,胸部的馒头滑落)

(人倒在床上的声音)

宫熙晟:(喘气三声)嗯?这是什么…馒头?这胸是假的?林家大小姐竟是个男人?呵…真有意思,这是唱哪出…

林怀锦:(梦话)喝!继续喝!(猛的一踹,配音效)

宫熙晟:呃啊!(被踢了一脚,没站稳,摔下床,撞到头,昏迷。配桌椅碰撞声,倒地声后入)呃…

(转场,清晨鸟叫声)

林怀锦:(伸懒腰)啊…头好疼,我怎么睡在床上,宫熙晟哪儿去了?(起身,看到地上的宫熙晟)宫…相…相公,你怎么睡在地上了啊?

宫熙晟:呃…我怎么…睡在地上…还不是你!睡觉这么不老实!

林怀锦:睡觉?睡觉!宫…宫宫宫…宫熙晟你都对我做什么了(内心,混响)我胸口的馒头呢?怎么少了一个?

宫熙晟:(生气)你应该问问你自己对我做了什么!我看你喝醉了,好心抱你上床,你却一脚把我踹了下来,害我撞到头,还在地上躺了一夜!

林怀锦:(松口气)那就好…

宫熙晟:(生气)好?好!!!

林怀锦:(连忙道歉)好…好对不起你啊,相…相公

第六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六幕

旁白:在宫府的日子里,林怀锦多次尝试逃跑,但都没有成功,成天提心吊胆,但依仗着跟姐姐相似的长相以及尽量不吭声,一直蒙混过关。(CV:莞儿【鸣音剧团】)

宫熙晟:(内心,混响)这小子自从新婚之夜后,就没让我进过房间,成天找借口说自己身体不适,染了风寒,担心传给我。结果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来历,林家小姐到底哪去儿了也没弄清楚,要趁着新婚回门的日子,去林府探个究竟。

(车马声,脚步声后入)

宫熙晟: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林老爷:贤婿啊,来了,进屋说,进屋说。

宫熙晟:娘子,这边走。

林怀锦:…(内心,混响)该死的宫熙晟,我装病,还硬拉着我来,如今只能拿手帕遮一遮,被爹认出来可就惨了

宫熙晟:娘子可是身子不舒服?(内心,混响)奇怪了,这林老爷见了他,竟然没有产生怀疑,难道是串通好的?

林怀锦:咳…咳咳…(点头,轻声)嗯…

林老爷:钰儿,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爹叫府里的郎中给你瞧瞧?

林怀锦:嗯…唔…唔…(摇头否认)

春香:(赶紧圆场)老爷,小姐近日偶感风寒,嗓子哑了,不便说话,已经请郎中看过,吃过药了。

林老爷:哦…好…那先进屋吧,别着凉了。

宫熙晟:娘子,来不要害羞,让为夫搂着你,为你挡风(顺势搂住林怀锦的腰)啊…我娘子的腰,竟如此结实。

林怀锦:(正欲发怒)你!宫…!

春香:(使眼色,打断)小…小姐,快进屋吧,不然这风寒怕是好不了了。

林怀锦:嗯…呵呵..嗯嗯(带几声假笑,然后内心,混响)好你个宫熙晟,卑鄙无耻下流!竟敢趁机占我便宜,你给我等着!

(转场)

林老爷:贤婿啊,钰儿这几天在府上,可还乖巧?

宫熙晟:娘子温婉贤良,除了翻过几次院墙,钻过几次狗洞,倒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林老爷:什么?!钰儿,这…这成何体统…你一个大家闺秀,什么时候学会翻墙钻洞了?

林怀锦:嗯…唔唔…(对着春香使眼色)

春香:回…回老爷的话,小姐的手帕被风吹到院墙附近的树枝上,想自己取回来就…就想爬上去,没抓稳,摔了下来,碰巧附近有一个洞…没有钻…

林老爷:这…你怎么能让小姐爬墙呢?

宫熙晟:不打紧,林小姐生性活泼,许是在屋里呆的闷了,想要活动活动,岳父大人不必放在心上。

下人:(小声)老爷,还是没有找到少爷…

林老爷:没有找到就继续找!找到为止!

宫熙晟:岳父大人,这府中可是有什么人走失了?

林老爷:不瞒你说,钰儿有一个孪生弟弟,叫做怀锦,他不愿意姐姐出嫁,这前几日,就在你二人成婚的当天,一气之下,留下一封书信,便离家出走了。(悔恨)哎…都怪我,他们的娘亲,过世的早,而我忙于生意上的事,对他们姐弟二人,疏于教导,才教出这样的不孝子啊。一个爬墙钻洞,一个说走就走,我这老脸,可往哪儿搁啊…

宫熙晟:哦…原来是孪生姐弟,怪不得…

林怀锦:(内心,混响)糟了,难道被他发现了吗?

宫熙晟:怪不得我这小舅子会离家出走,我的名声,我自己也是知道的,虽然坊间总是传我如何朝三暮四,但岳父大人尽管放心,我对自己的娘子,可是一心一意的好。

林怀锦:嗯嗯(连忙肯定,松口气)

林老爷:哎…(长叹一口气)

宫熙晟:您也不必过于担心,这成年男子出门在外,也不会出什么事。(转身,对林怀锦说)换做是女儿家,就不一定了。

林怀锦:(敷衍的赔笑)嗯…呵呵…嗯嗯(若有所思,内心,混响)姐…你和上官潇,现在还好吗…这宫熙晟,虽然有点儿讨厌,但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坏,我这样做,真的对了吗…

 

第七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七幕

旁白:自从宫熙晟确定了林怀锦男子的身份,便没有再故意为难他,还经常送他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逗他开心,可林怀锦,日日想的都是如何逃出去,根本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CV:莞儿【鸣音剧团】)

(连续敲门声后,入)

宫熙晟:娘子啊,你就让我进去嘛?这都多少日子了,哪有姑娘嫁了人,不让相公见的?

林怀锦:你…你别进来…我…我身子弱,三天两头就染风寒,相公你还是别靠近的好,万一被传染了,那整天头痛流鼻涕的,可就毁了你这英俊潇洒的形象了。

宫熙晟:我不怕,反正我已经有老婆了,谁还在乎什么形象。你要是真顾忌我的名声,就让我进去!这大街上,人人都在传,我宫熙晟怕老婆,自从娶了妻,连春风楼都不敢去了。

林怀锦:没…没关系,你去,你快去,那个什么黄莺姑娘,红艳姑娘的,都快想死你了。你快点去,我去床上睡一下,等你回来,我就好了。

宫熙晟:娘子此话当真?那我…可就去了?

林怀锦:去吧去吧,我已经睡下了。(假装打呼噜)

宫熙晟:(内心,混响)呵…这小子…(换回正常声音,关混响)那我可走了,哦对了,我上次托人去苏州买的东西,就放在你门口了,等你起来记得拿走。

(离开的脚步声,开门声结束后入)

林怀锦:唉?真的走了,(松口气)这宫府的日子,真是越来越难过了。穿着这女装,行动不方便,要不是这样,我早就翻墙出去了。咦?这是什么?九连环?孔明锁?宫熙晟是从哪儿弄到这些玩意儿的,呵…还挺有意思的(摆弄起玩具来,金属碰撞声后继续)糟了,光顾着玩儿,差点儿忘了正事儿,我得赶紧从这儿溜出去,这地方,我是一天也不想呆了。

(转场,烧柴切菜的声音后入)

春香:(小声)少爷…啊不…小姐,你怎么跑到厨房来了?

林怀锦:(悄悄话)春花,你快去,帮我找身下人的衣服让我换上,我好混出去。穿着这身女装,跑都跑不掉,太碍事了。

春香:(小声)可是小姐,宫三少爷刚来过厨房,说是给小姐带了芙蓉坊的点心,要后厨一会儿给你送过去。他前脚刚出去,怕是人还没走远。

林怀锦:(没控制住音量)什么?

宫熙晟:(闻声返回)谁在那里?

林怀锦:相…相公,是我…

宫熙晟:娘子?你怎么…在厨房?方才不是睡下了吗?

林怀锦:我睡醒了,肚子…有点儿饿…就…来找点吃的…

宫熙晟:那正巧,我带的点心,叫后厨去热了一下,快来尝尝,合不合胃口。

林怀锦:不…不了…我这会儿,又…又不饿了…我先回房了

(跑开的脚步声)

(转场)

宫熙晟:娘子,前些天,送过来的水果,可还合胃口?要不要,我再派人去置办点儿?

林怀锦:那些水果啊…很…很好吃,要去很远的地方买么?你要不要出几天远门,多帮我买一点?

宫熙晟:我已经派人去了,娘子莫急,就这一两天,应该就到了。

林怀锦:(内心,混响)你就不能自己去吗?你这样从早到晚盯着,我什么时候才逃得出去!

(转场)

宫熙晟:娘子,我今天请了城里的戏班到府上唱戏,你晚上也过来一起看吧?

林怀锦:你自己去吧,我就一个人在这儿呆着,你不用管我,没事儿。

宫熙晟:那还是算了,让他们看吧,我在这陪着你。

林怀锦:谁…要你陪啊(内心,混响)天呐,他这是要在这里守到什么时候?

(转场)

宫熙晟:娘子,明晚春风楼的头牌如月姑娘要上台演出,我带你去看可好?

林怀锦:你!(内心,混响)哪有人带着老婆去青楼的?岂有此理!唉?不对,出门?平日他在家的时候,就整日守在门外,不在家的时候,外面就有好几个人看着,这春风楼人多眼杂,说不定是个逃走的好机会。(关混响)好,我就陪你去!

宫熙晟:真的?你同意了?我这就去准备。

(转场)

柳如月:公子这么做真的好吗?在外人眼中,他毕竟是宫夫人。

宫熙晟:宫某从未在意过外人的眼光。

柳如月:可是,林公子还不知道…

宫熙晟:(打断)明日我会亲口告诉他的。而且如今,你已是自由身了,再没有人能阻止你和莫彦在一起。

柳如月:如月谢公子成全。

宫熙晟:不必谢我,我是为了我自己…

柳如月:可是,如果林公子,并不打算接受你呢?

宫熙晟:我不想瞒着他一辈子,也瞒不了一辈子。如果我还像以前那样,他就会成为下一个莫彦。所以我宁愿他恨我,怨我,也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第八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八幕

旁白:林怀锦替姐成婚,已有些许时日,宫熙晟对他百般照顾,他的内心开始动摇。林怀锦觉得对不起宫熙晟,不想再骗他,在逃离与坦白之间犹豫不决。(CV:莞儿【鸣音剧团】)

(唱曲背景音,直接入)

酒客:这不是宫家三少爷吗,旁边的是谁?

歌女:公子有所不知,宫家少爷身边是他刚过门的娘子。

酒客:真是闻所未闻,竟然带着自己的发妻来逛窑子,这林家小姐,也真是可怜。

歌女:明知宫家少爷是个风流种,还是要把女儿嫁过去,这林小姐,怕不是林老爷亲生的吧。

林怀锦:(内心,混响)幸好没让姐姐嫁给这个人渣,亏得是我,这要是换做姐姐,怕是早被他气死几百回了。

宫熙晟:莫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莫彦:熙晟兄,你可来了,自从你娶了新娘子,连这春风楼都不来了。

宫熙晟:莫兄可是几日不见,就想我了?连新娘子的醋都吃。

莫彦:哈哈,熙晟兄说笑了,这边请,如月姑娘一会儿便要上台了。这位就是…你家娘子?

宫熙晟:(一把搂住林怀锦)是啊,听说他从小养在深闺,就没怎么出过门,今天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林怀锦:(小声)你…你放手,乱摸什么!(内心,混响)这个混蛋净胡说八道?哪有带自己老婆来青楼见世面的!

宫熙晟:怎么,娘子,如今摸都不给摸,可是心里有了别的男人了?

林怀锦:什么别的男人…你别胡说。

宾客:快看快看,如月姑娘出来了,真是一位绝世佳人啊。

歌女:这柳如月,可是我们春风楼的头牌。只是…从来是只唱曲,不见人,也不知今日是谁这么大的面子,能请她上台。

宾客:听闻这如月姑娘早就对莫公子芳心暗许,从来只见莫公子一人。只是这莫公子家里不许他娶这青楼的女子。

歌女:是啊,但这莫公子也对这柳如月一往情深,非她不娶,与家里闹得很僵。他父亲便与他立了誓约,除非有其他人给柳如月赎身,不然休想进莫家的门。

宾客:哪有人愿意花大把的银子,给别人娶媳妇儿的,哎,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莫彦:熙晟兄,快坐过来吧,就快开始了。

宫熙晟:不了,莫兄,我就跟娘子坐在这边吧。

莫彦:哈哈,好,那莫彦就不妨碍你二人夫妻情深了。熙晟兄,请。

宫熙晟:莫兄,请。(对林怀锦)娘子,来,拉住我的手,可别走丢了。

林怀锦:(小声)别拉拉扯扯的,我自己会走。

(唱词)

疏雨未歇

舴舟缓缓荡涟纹

春色未软旧苔痕

声声寒砧入客枕

曾笑万场离分

一樽却醉为何人

此意无根

怎日生年轮

又道缘生缘死

无愧此身谢微尘

心性最狠惟世人

(唱词结束后入)

 

林怀锦:(内心,混响)奇怪,这宫熙晟,说是来听曲儿的,却从不正眼看如月姑娘,到是一直盯着莫彦,眼神里不知为何,竟尽满是落寞。

宫熙晟:娘子,可是吃醋了?

林怀锦:谁…谁吃你的醋!可是从进来,就看你一直盯着莫公子,怎么,你要跟柳如月抢男人吗?

宫熙晟:(微微一笑,轻声说)呵…娘子说笑了,我自小便与莫彦相识,乃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不过你说的没错,我对他,不仅仅是这种的感情。

林怀锦:那是何种感情?

宫熙晟:我喜欢他,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就再也忘不掉了。可他毕竟是男子,我也只能作为朋友陪伴,只有这样,才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喝酒)

林怀锦:(内心,混响)什么,宫熙晟竟然喜欢男的?说起来…新婚之夜那天…

(回忆开始,全部开混响)

宫熙晟:(轻蔑)去…什么林家小姐,我才不稀罕呢,莫兄,你再陪我喝一杯~就一杯~

莫彦:好好好,陪你喝了这杯…

宫熙晟:(打断)还有三杯!

莫彦:嘿,你小子适可而止啊,如月姑娘还等着我呢。

宫熙晟:(略微不高兴)好了好了,快去陪你的如月姑娘吧。

(回忆结束)

林怀锦:(愤怒,压低声音说)既然如此…(突然生气)那你还让我姐…

宫熙晟:(一脸坏笑打断)嗯?

林怀锦:(心虚)那你还让我嫁给你!你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说出去吗?

宫熙晟:你我如今已是夫妇一体,我相信娘子定然是不会告诉旁人的。

林怀锦:我说不过你。(一顿)这么说…你总是来春风楼全都是为了见莫彦?

宫熙晟:我来春风楼,只为莫彦。可莫彦的心里,却始终只有柳如月。(喝下一杯酒)

林怀锦: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宫熙晟:(苦笑)这样便好,这样我还能远远的看着他,可若是说出来,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我要的不多,能陪着他,就够了。

林怀锦:(内心,混响)世人都说你朝三暮四。可谁又知道,你的心中只有莫彦一个人。只是想默默的陪着他,注视着他。(关混响,一时失神)你和他…

宫熙晟:(调笑,然后深情)娘子,你我即已成婚,那日后我心中便只有你一人,不再有莫彦了。我已为柳如月赎了身,过了今晚,她便不再属于这春风楼。明日,她就是莫夫人了。

林怀锦:(突然大声)什么?(看到周围人都在看这边,声音低下来)你怎么这么傻,守了他十几年,这样做值得吗?

宫熙晟:没有值不值得,这些都是我一厢情愿。

林怀锦:(鼻子酸,埋怨,心疼宫熙晟)这莫彦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十几年的朝夕相伴,难道他真就一点都看不出你的心意。

宫熙晟:懂也好,不懂也罢,如今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有你了,不是吗?

林怀锦:可是我…(欲言又止,转内心,混响)可是我骗了你,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林家小姐

宫熙晟:可是什么?

林怀锦:可是你喜欢的是男子,如今又与女子成婚,你可为这女子想过?

宫熙晟:父母之命不可违,莫彦尚有我帮他,可谁又能帮我呢?(苦笑)我知道这件事时,已是大婚之日(自嘲)我的婚事,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林怀锦:你可以逃啊,离开这个地方,天下之大,总有你的容身之所。

宫熙晟:逃?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我为谁而逃,又要逃到哪去呢?(一顿,失落)想逃的,是你吧…

林怀锦:我……(一时语塞)

宫熙晟:自从你过门以来,一直将我拒于门外,又三番五次的想要溜出去。自问宫某从未亏待过你…(难过)你说莫彦铁石心肠,你又何尝不是呢?

林怀锦:我…(内心,混响)我一直都在骗他,还理所当然的接受他的好。事已至此,若是我告诉他真相,他会原谅我吗?

宫熙晟:还是,娘子心中,从来都没有我?(突然冷漠)那就算是这样,你也不会介意吧?(一把搂住身旁的歌女)

歌女:(骚气,妩媚)啊…公子,别这样,您夫人,还在一边看着呢…啊…嗯…啊…(宫熙晟故意挑逗歌女)

林怀锦:宫熙晟你够了!

宫熙晟:我家娘子,这是吃醋了?

林怀锦:(泪眼朦胧)谁吃你的醋,你这个混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呜呜…(哭声)

(宾客哗然声,跑步音效)

宾客:这林家小姐,终于还是受不了;

歌女:哎…真是可怜啊…

 

第九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九幕

旁白:林怀锦从春风楼逃出来,一路逃出了城,一步也没有停留,他一面想着宫熙晟的好,一面又气他故意在他面前调戏别的姑娘。他现在只想快点儿逃离那个地方。(CV:莞儿【鸣音剧团】)

林怀锦:(自言自语)林怀锦,你清醒点,不要同情他,你一定是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了,这种人,怎么可能真心对一个人好,嘴上说着一心一意,转身就去调戏别的姑娘!

(树丛中略过的声音过后入)

林怀锦:(自言自语)就算是他喜欢男的,可你骗了他这么久,他会原谅你吗?不…他不会原谅你的。

宫熙晟:(喘息)娘子,这一路可让我好找,你这是要去哪儿啊?等等我!

林怀锦:别叫我娘子!我不是你的娘子!

宫熙晟:什么?娘子…你别说笑了,你是不我娘子,还能是谁的娘子。

林怀锦:宫熙晟你看清楚,我是男的,我不是林怀钰,我是林怀锦!

宫熙晟:那不是正好,我正巧喜欢男子,这世上,怕是寻不到比你更适合做我娘子的人了。

林怀锦: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还把我当成傻子一样耍?让我觉得自己骗了你,让我觉得自己欠了你!

宫熙晟:怀锦,你听我说。我在春风楼说的那些,句句肺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只是我并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我。

林怀锦:所以,你就骗我?让我以为,你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让我以为,自己才是那个骗子?

宫熙晟:对不起…怀锦,是我的错,不要走,原谅我好吗?

林怀锦:骗子…你这个骗子!你别过来,你走,你走啊!啊…(配土石滑落的声音)

宫熙晟:(不用等音效,音效开始直接入)怀锦!小心!

(林怀锦失足摔到了猎户捕猎野兽设下的陷阱里,宫熙晟为了救他跟他一起掉了下去)

林怀锦:哎唷,摔死我了,是谁这么缺德,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奇怪,怎么好像也没有受伤,我好像摔到了什么东西上面了…宫熙晟?!

宫熙晟:(昏迷)

林怀锦:喂,宫熙晟!你醒醒,不要吓我。(惊恐)血…你流血了…!你…你别死啊!你怎么了,你说说话呀!

宫熙晟:……

林怀锦:(哭腔,着急)是我不好,但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就算你不是别人口中的风流公子,但你喜欢的也不是女子啊!我怎么可能让姐姐嫁给你呢?可你要是为了救我,就这样死了,我会一辈子觉得亏欠你。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想让我亏欠你,让我对不起你,这样你就能心安理得的一直骗我了。

宫熙晟:……

林怀锦:(哭腔,疼惜)你真傻,喜欢一个人,就要开口告诉他。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爱拐弯抹角!你是成全了莫彦,那我呢?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宫熙晟:……

林怀锦:(哀求)我求求你醒一醒,求求你醒一醒…我知道错了,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我已经原谅你了…呜呜(哭声)。

宫熙晟:(强忍痛苦)呃……娘子…说的…可都作数?

林怀锦:(吸鼻子)你没有死啊?(再次哭腔)你可吓死我了……

宫熙晟:( 呻吟,忍痛,故作轻松 )我还没跟你洞房花烛,现在死了,岂不是亏大了。

林怀锦:你胡说什么…什么洞房花烛,谁要跟你洞房…

宫熙晟:你才说过什么都听我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林怀锦:你卑鄙,你无耻,你下流。

宫熙晟:(虚弱)我喜欢你

林怀锦: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宫熙晟:(认真)我喜欢你,也许从见你的第一面起,就喜欢上了。你告诉过我,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我一直以来都以为,喜欢一个人,守着一个人,为他做任何事,只要能把他留在身边,就都是值得的。可是我错了,我不该仗着自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就想方设法的把你困在我身边。但现在,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娘子,你愿意吗?

林怀锦:(破涕为笑)谁要做你的娘子了,小爷我可是堂堂男子汉…

宫熙晟:(失落)不行吗?

林怀锦:你不要这样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可不像那些姑娘小姐,不信你的那些花言巧语。

宫熙晟:呃…好疼

林怀锦:(关切)你没事吧

宫熙晟:你看,你还是关心我的…

林怀锦:(扭捏)谁关心你了…

宫熙晟:(一把抱住林怀锦)怀锦,有你陪着我,我就没事了,不要离开我,好吗?

林怀锦:宫熙晟你放开我…

宫熙晟: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只有现在的我,才是真的我,才是完整的我。从今往后,让我喜欢你,让我保护你,让我给你幸福,做我的娘子,可以吗?

林怀锦:可以…我…我是说抱一会儿可以

第十幕

BGM风流公子俏郎君-BGM-第十幕

旁白:路过的猎户救出了落入陷阱的二人,宫熙晟回到家中养伤,林怀锦日夜在一旁照顾,二人感情逐渐升温。(CV:莞儿【鸣音剧团】)

林怀锦:喂,那个睡到太阳晒屁股还不起的,该起来吃药了。

宫熙晟:(耍赖)娘子,我这胳膊还有点疼,你过来,扶我一下。

林怀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气了。还有,谁说要做你娘子了。这药,你自己喝,我不管你了。(杯子放在桌子上的的声音)

宫熙晟:(假装触动伤口)呃啊……

林怀锦:你没事吧!

宫熙晟:(一把拽过林怀锦,衣服摩擦声)

林怀锦:啊…你放开,你伤还没好,我这样压在你身上,伤口会裂开的!

宫熙晟:怀锦,你那天说的话,都不作数了吗?

林怀锦:(装糊涂)什么话,我说什么了么?

宫熙晟:你说不论我说什么,你都听我的。

林怀锦:当然算数,你…你说吧,只要不违背道义,我都听你的…

宫熙晟:(翻身把林怀锦压在身下)那我们今天就把事儿办了吧。

林怀锦:把…把什么办了?办…办什么事?先办正事,你药还没喝呢…一会儿该凉了。

宫熙晟:没事儿,你就这样让我抱会儿,一会儿就好。

林怀锦:你…你心跳的怎么这么快,我…我去给你叫郎中…

宫熙晟:它是因为你才跳的这么快的,叫郎中可不管用。

林怀锦:那叫什么管用。

宫熙晟:叫相公。

林怀锦:你…你又占我便宜…

宫熙晟:你都是我的人了,这怎么能算占便宜呢。

林怀锦:(娇嗔)你卑鄙,你无耻,你下流。

宫熙晟:我喜欢你。

林怀锦:油嘴滑舌…

宫熙晟:我喜欢你!

林怀锦:讨厌…

宫熙晟:(突然认真)你说过,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

林怀锦:(扭捏)好了好了,其实…我…我也喜欢…(感觉不对)你…等等等等,你这是…什么东西…硬邦邦的,硌到我了。

宫熙晟:(坏笑)还能是什么,你不是也有么?

林怀锦:这…我…我后悔了…宫熙晟,你放开我!你…你不要过来啊,啊…啊~~~(最后配以爽叫)

 

全剧终

第一次写本,请各位老爷多多关照,更多精彩,请多多关注【梦稷云创】社团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