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917】
普本·《Silent Night》唐灿定制
作者:我有猫喔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近代字数: 4571
1185
2212
2060
7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像是一滴悬而未落的泪,她总是特殊的。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2-23 13:38:33
更新时间2024-01-14 21:39:2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女,0岁

花农。

霍尔

男,0岁

地下军火贩子。

《Silent Night》

 

括号内标注*的部分需要卡bgm动效,未标注的仅为动作提示。

BGM格外做了5.1立体声道版本。

不必译制腔,不必说英文。

 

霍尔:地下军火贩子。

简:花农。

 

BGM1

 

(天色昏黄,沿海小城的花棚里,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邻居:简!

简:噢,威廉姆斯太太,晚上好呀。

邻居:你家的百合花开了吗,我想扎一束送给史密斯太太,她前几天生病了,我一直没去看望她呢。

简:(微笑)明天上午来拿吧。 

邻居:那我先回去啦,明天来找你来拿花。

简:好,明天见。

(花园铁门被打开,牧羊犬围着主人转来转去)

简:(*抱着装满东西的纸袋,将伞拢至一边,腾出只手抚摸德牧)这么想我,小家伙。(*瞥到雨棚后的霍尔,顿住,从纸袋拿出玩具,逗弄)喜欢吗?

(两声犬吠) 

简:(扔得很远,支开)玩去吧,小家伙。

(牧羊犬跑开)

简:(*走到霍尔面前,默不作声地看着)

霍尔:(*察觉到人来,但还是默默地把花棚雨布的绳子缠紧在木桩上)

简:(*将纸袋和伞倾放在地上,拿过绳子)我来吧。

霍尔:(*起身踩到红酒瓶,俯身将地上的东西整理好抱在怀里,甩了甩伞上的雨水,帮简打着)

简:非得翻墙吗。

霍尔:嗯,(顿)我怕它。

简:(*缠紧,起身将纸袋抱回来,拿出一束花推到他怀里)遮遮你身上的火药味吧。

 

(老旧地板被踩得吱呀作响,脚步结束入)

霍尔:(踩了踩地板)要不搬到哥伦比亚跟我一起住吧。

简:不用。

霍尔:那我帮你翻修下这里。

简:不用。

霍尔:(默默坐下)

简:什么时候走。

霍尔:说不好。

简:说不好?

霍尔:可能就不走了。

简:你不怕我当真?

霍尔:不怕。

简:你连狗都怕。

霍尔:(讪讪地笑)

简:(泡咖啡)老样子?

霍尔:嗯。

简:说吧,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霍尔:(随口扯道)罗德家的栅栏坏了,让我回来帮忙看看。你也知道,前段时间雨下得频繁,松木淋了雨就烂得快,过不了几天门都推不开了,东倒西歪的,他家的羊撞一下就全散架了……(看她不搭腔)哎,等过几天放晴了,我帮你也修整一下吧。

简:不用。

(沉默)

简:(把咖啡端到霍尔面前)

霍尔:谢谢。

简:(倚着)最近做什么呢。

霍尔:老样子。

简:(讥讽地)你还真是老样子。(回屋)

 

BGM2

 

(夜晚潮湿,时不时闪过几道轻雷,照得到处都明晃晃的,牧羊犬被拴在屋前)

霍尔:(*抱着牛皮纸袋,里面装着两瓶红酒,站在门前,犹豫再三,敲了敲门)

(牧羊犬被吵醒)

霍尔:(慌张)

(木门打开)

简:(欣喜但克制着)你怎么又回来了。

霍尔:(示意怀里的酒)请你喝酒。

简:快下雨了,把门带上吧。

霍尔:哦,好。

(狗叫)

霍尔:(小声)嘘!嘘!是我,小声一点。

(狗叫得越来越厉害)

霍尔:(开摆)好,好好好,我先进去了,拜拜。

(进屋,关门)

霍尔:(看向简)

简:(吃晚餐,没理会)

霍尔:(*在地毯上跺了跺鞋,走到餐桌前,倒酒,端给简,拉出椅子,坐下,抿了口酒)

简:(看他一眼,也抿了口酒)

霍尔:(听了一会儿)钟不准了。

简:(没抬头)嗯。

霍尔:怎么不修一下。

简:之前修过一次,前几天又坏了。

霍尔:可能是螺母松了。

简:(没作答)

霍尔:(拿出自己的怀表)给,先用这个看时间吧。

简:(推回去)不用了。

霍尔:(又推回去)看看吧。

简:(打开怀表,看到里面的合照)……九点钟过一刻,所以呢?

(沉默)

邻居:简,你在家吗?

简:(把怀表随手放在桌上)直接进来就行,门没锁!

邻居:我丈夫从斯密斯菲尔德带了火腿回来,我就想着拿来一些给你尝尝。

简:(笑)谢谢你,太太。

邻居:你知道吗。他今天下午才回来,明天晚上又要出门。整天在外面奔波,搞得家里就跟他的合约酒店一样,回来吃个饭睡一晚就走了。我下次得收他的住宿费!

霍尔:(含笑)太太,要来点红酒吗?

邻居:霍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天啊,我们得有好几年没见了吧。正好!快来尝尝火腿,据说是现在能买到的最好吃的火腿。

霍尔:谢谢…

邻居:(看到怀表里面的照片)噢!这张照片!这张照片是…是在那个什么庄园来着…

霍尔:木兰庄园。

邻居:对对对对!木兰庄园,还是我帮你们拍的呢。我记得那是……

霍尔:一九三二年的夏天。

邻居:谢天谢地你还记得。你看,你们当时还去划船来着,唉,得有快十年了吧。那时候你们才十五六岁,我也才三十多岁,多年轻啊……啊,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两个了……

霍尔:没有没有。

邻居:我先回去给我家那位旅客做晚餐去了…

简:太太!

邻居:怎么了?

简:(捧着花束)你忘记你昨天订的花啦?

邻居:哦哦哦看我这个脑子,谢谢你,那你们慢慢聊!拜拜!

简:下雨了,小心一点!

(沉默)

霍尔:你还记得吗?

简:记不清了。

霍尔:(喝了一口酒)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威廉姆斯太太邀请大家一起去庄园划船,庄园门票四美分,但那天正好赶上停战日,整个庄园都是免费开放的。

简:(抿酒)

霍尔:湖面上的雾很大,也很冷,水里全是密密麻麻的龙柏树树根……(想了想,笑)我记得你那天穿的外套是舅母用粗毛线织的,虽然暖和但穿起来特别扎人,闻起来就像被雨淋湿的大型犬……

简:别说这个了。

霍尔:甲板上有什么吗?

简:……为什么这么问。

霍尔:你一直都在盯着甲板,几乎没有抬过头。

简:(盯着红酒杯)什么都没有。

霍尔:那你为什么不敢抬头呢?

简:(抬头)谁说我不敢抬头。

霍尔:(含笑)你,你不敢抬头。我问你是不是怕掉进水里……

简:不是怕水。

霍尔:是不是晕船。

简:不是晕船。

霍尔:那是不是怕湖心游过来的鹅。

简:不是怕鹅,虽然他们的叫声很难听。

霍尔:(紧接着)确实,像轮船汽笛。

简:活塞生锈的那种。

霍尔:(笑)那是什么呢。

简:……一个零件。

霍尔:(敛了笑)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沉默)

简:我不知道。

霍尔:你在怕什么呢。

简:(思考着)湖面上的树根。

霍尔:是这样吗?

简:(没作答)

霍尔:是短吻鳄。

简:(愣)

霍尔:有几只短吻鳄趴在树干上晒太阳,我背对着,所以看不到,但是你可以。(顿)照片上你笑得那么开心……我猜那时候只有我知道,你在害怕。

简:(呼出一口气)你记得真清楚。

霍尔:因为你手抖得厉害。

简:是。

霍尔:可你仍然紧紧地握住了我。

简:是。

霍尔:你总是把自己藏得那么好。

简:你找到了,不是吗。

霍尔:……所以我怎么能忘得掉呢?

(沉默)

霍尔:(缓缓)简,我在海边买了一座小房子,白漆涂的墙,还有红色的窗棱。房子后面有一大片空地,比后院还要大的空地。我想…

简:(低着头)

霍尔:我想你可以在那儿种很多不同时令的花,就像现在一样……跟我走吧。

简:我不去。

霍尔:那其他地方呢?我把海边的房子卖掉,去你想去的地方。任何地方,任何地方我都可以想办法。

简:霍尔。

霍尔:(愣住)

简:这钱你花得安心吗?

霍尔:我……

简:(紧接着)回答我,安心吗。

霍尔:(起身离开)

 

BGM3

 

(暴雨,花棚)

简:(扬声)你在这儿干什么。

霍尔:(缠紧雨布,扯着嗓子喊)你不吃饭了吗?

简:我的花更重要。

霍尔:(没听清,自顾自讲)你先去吃饭吧,我来帮你。

简:弄完再吃。

(二人埋头干活,沉默片刻后,互相抢词入)

霍尔:(鼓起勇气开口)简,虽然可能很唐突,但我还是想跟你说,无论什么工作,不过都是用自己所拥有的资源去换取更多的可能,而我也不过是选择了一条最顺应时代发展的道路……

简:你把人命当作你的道路?(吼)你就是个只会发战争财的混蛋!

霍尔:我不卖枪就能世界和平了?

简:你就是个混蛋!

霍尔:这钱我不挣也有别人挣!

简:你就是个混蛋!

霍尔:这年头谁活的不像个混蛋!

简: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霍尔:对!我他妈就是个混蛋!一个思想平凡彻头彻尾的混蛋!我需要的不是纪念碑也不是什么个人传,是钱!更多的钱!是,你说的没错,我是庸俗,我庸俗至极!但那又怎么样呢?我只是想当个普通人!过普通人该有的日子!在我普通的生命里全心全意的爱着我爱的人!这有什么错!(吼)有什么错!

 

BGM4

 

简、霍尔:(*狼狈地从玄关吻到卧室,撞到餐桌)

霍尔:你爱我吗。

简:(喘息)

霍尔:(急切)你爱我吗。

简:别说话。(亲吻)

(门外的牧羊犬发了疯地叫)

简:(想继续,但还是绷不住笑了出来)

霍尔:(无奈地也跟着笑了)要不去看看它。

简:你介意吗?

霍尔:我怕它介意。

简:(笑)

霍尔:(笑)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简:(想了想)在避雨。

霍尔:接下来呢。

简:(环上他的脖子)接下来呢?

霍尔:(搂住)或许我能邀你跳一支舞吗?

简:(笑着)当然。

(二人拥在一起,缓缓起舞)

简:(被狗叫和地板逗得忍笑)

霍尔:别笑出声。

简:(清嗓子)好。

霍尔:(面带微笑)其实笑出声也没关系。

简:(笑)好烦啊你。

霍尔:哪里烦了。

简:(一直带着笑意)吵死了。

霍尔:是我吵吗?

简:不是你的话,难道是哪只不听话的牧羊犬?

霍尔:或者是不听话的木地板?

简:松软,褪色,变形。(点了点头)嗯,你说得对。

霍尔: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加固它、修补它,打磨它……

简:(俏皮地打断)但是我拒绝。

霍尔:为什么?

简:因为...只有笨蛋才会把地板踩得吱呀乱响。

霍尔:(轻笑,越来越近)好,我是笨蛋。

简:(额头贴上)嗯,是。

霍尔:(温存片刻)简,我爱你。

简:(没有回答)

霍尔:(吻在鼻尖)我爱你。

简:霍尔。

霍尔:(在唇边,欲吻未落)嗯?

简:(没有回答)

霍尔:(等了很久)怎么了?

简:……上周,信箱里有一封德国的来信,是舅母寄来的。

霍尔:嗯。

简:她说。

霍尔:说什么?

简:她说,战火让她的家园变成了地狱。

霍尔:(愣住)

简:男人,女人,孩子,老人,他们一个接着一个,一批接着一批地被射杀,人死了,尸体就被堆放在沟渠里。

霍尔:(没有回答)

简:而她能做的,只有日复一日地看着载满人的卡车开进铁网,又空着开出来。

霍尔:(没有回答)

简:罗德两年没回来了。

(沉默)

简:两年前他被应召入伍,最后回到小镇的就只有他的铭牌,一片刻着姓名和所属部队的小金属片,他们管这个叫狗牌。(盯着他的眼睛)霍尔,你有没有一刻发自内心地乞求过,乞求战争不再到来?

霍尔:……如果想要和平,战争就不会消失。

简:你知道我爱你。我是多么…多么……

霍尔:(涩声)简。

简:可是我不能。

霍尔:简......

简:可是我不能。

霍尔:简……

简:我怎么能。

(长久的沉默)

简:听听远方的哭声吧。

霍尔:(僵在原地)

简:……不然我没办法不恨你。

霍尔:(良久,恢复知觉似的)我知道了。那些东西……

简:(只含泪看着他)

霍尔:烧了,埋了,扔了。无论如何,我会处理好的。先走了。

简:(紧接着)不要回来了。

霍尔:(神情一滞,轻柔地抚摸着简的脸庞)我会回来的。

简:(眼神闪烁)

霍尔:(手上稍用力)看着我,简。

简:(缓缓看向他的眼睛)

霍尔:我会回来的。

简:但你是自由的。

霍尔:我知道。

简:为什么呢。

霍尔:你不明白吗。

简:(没作答)

霍尔:这儿的地板很吵,我很喜欢。

简:(被逗笑,泪终于掉下来)

霍尔:(笑)

 

BGM5

 

(新年前夕,傍晚)

邻居:新年快乐,简。

简:新年快乐,威廉姆斯太太。

邻居:今年又是一个人过新年吗?

简:或许吧。

邻居:我家烤箱正在加班加点的工作,等会儿打开后就能拿出一只香喷喷的烤火鸡来,你要来点吗?

简:(脚步不停,扬声)谢谢你太太,不过不用了。我先走啦!

(热闹集市)

报纸小贩:……晚报晚报!查尔斯顿停止封港!重新通航!晚报晚报!

简:(叫住)请等一下。你是说轮渡可以停靠了?真的吗?

报纸小贩:千真万确我美丽的小姐,你看,这里写着呢。查尔斯顿从今日起开放港口,重新通航……

简:(激动)麻烦给我来份报纸。

报纸小贩:好嘞!拿好了小姐!

简:(边走边看报,忽然把报纸捏紧,笑了出来)

(马车上一伙儿青年唱着歌路过)

嘎米:嘿,简!怎么这么着急呀?

简:酒庄六点钟就要关门了。

嘎米:那你要快点了!

简:(扬声)你们去哪儿啊?

嘎米:(越来越远,喊)待会儿去码头整点薯条去——

简:(没听清)什么?

嘎米:去码头——整薯条——

简:(笑)

 

(新年,大雪纷飞,前消后继,唱诗班在远处吟唱,门半敞着,屋内透出融融的暖光,牧羊犬趴在地上,尾巴倦倦地扫着)

简:(裹着毯子倚在门前,远远望着唱诗班)

(花园铁门打开,身边的牧羊犬突然起身,两声犬吠,跑了出去,绕着迎风雪而来的霍尔叫个不停)

霍尔:(互动)啊,是我,是我,霍尔,别叫了别叫了,咱俩小时候还一起打棒球呢你忘了,哎呀本垒打!本垒打那回!

简:(噗嗤一笑)

霍尔:(走近,拍了拍身上的雪,呼出一口气,看着简)

(牧羊犬在霍尔周围警惕地嗅来嗅去)

简:(对视几秒,绷不住笑了)好啦,小家伙。来,坐下。

霍尔:(不知如何开口)嗯……你在等我吗?

简:(含笑看着)

霍尔:(等了几秒,笑着)怎么不说话?

简:(看见他结满小冰碴的眉毛,又笑了)你眉毛都白了。

霍尔:你在等我吗。

简:嗯。

霍尔:(微笑)等了多久。

简:一直在等你。

霍尔:为什么。

简:因为今天是圣诞节。

霍尔:(愣)

简:我煮了热红酒。

霍尔:(笑)圣诞快乐。

简:(目光温和地望向远方)今年报佳音的人听起来特别多。你说是不是半个小镇的人都参加了呢。

霍尔:(沉默)简,你想要个孩子吗?

简:(看向他)你想好名字了?

霍尔:(笑)叫露丝。

简:(笑着思考)不行,重名的太多。

霍尔:那叫戴利娅。

简:(笑)大理花?

霍尔:嗯。

简:爱丽丝。

霍尔:达芙妮。

简:莉莉安。

霍尔:莉莉塔。

简:阿泽利亚。

霍尔:凯特琳娜。

简:布拉希尔德。

霍尔:艾玛瑞里斯。

简:(笑)那要是个男孩呢。

霍尔:叫马丁吧。

简:马丁怪呆的。

霍尔:朱利安。

简:琼纳斯。

霍尔:科尔温。

简:安东尼。

霍尔:布拉德里克。

简:克里斯多夫。

霍尔:托比。

简:塔伯。

霍尔:乔。

简:修。

霍尔:简。

简:(愣,笑)霍尔。

霍尔:(笑)简。

简:霍尔。

霍尔:(轻声)简。

简:简是你。

霍尔:嗯,简是我,霍尔是你。

简:(笑)红酒要凉了。

霍尔:怪我回来的晚了。

简:也不算太晚。走吧,进屋了。

霍尔:到底叫什么。

简:反正不能叫马丁。

霍尔:(渐远)为什么。

简:(渐远)呆,呆到家了。

霍尔:那霍尔呢。

简:也呆。

 

 

 

 

 

 

《Silent Night》

 

出品

唐灿

 

共创

我有猫喔、可爱小弱鸡、卡嘎米

鸡猫蒜皮制作

 

参演CV(按照出场顺序)

邻居:折月

牧羊犬:埃内斯托

报纸小贩:Adventure-

嘎米:卡嘎米

 

未出现角色名称CV

长生、我有猫喔、子杨、以阿熠、雾里阿爸啵啵、 小慕辰、纯己、Mu有感情、表演抑术家

 

因为种种原因未能使用的干音提供者

不同凡响的冲天帝企鹅、眉少主、苹菓、小兮、岚染、一米五、呢喃的洛洛、阿呜QAQ、砾岩、Cabbage1894、是糖球吖、姜蕾、黎漾、甜久、雾鸣、空山凝雪 、钥匙上的锁 、pzz 、萌小兔 、苏萌、莫有鱼、六个柠檬、阿颜、青山、郁顾、桃桃、皖皖、666、yg、syp、qx、珞珞、高大象、默华、煎饺子、海棠花溪、夜伴暖音

 

感谢试本

Mu有感情、Sc.NA、六千块、走过路过、一只小兔神、子不语、超级杨杨、流连、不六先生、陆启霖、诗虞、明妙、以阿熠、邱小梧、雾溢、柒怪、爱我肉爱吃肉、伽耳、MrWilliam、狼之魄、舌尖上的小姨、特蕾西西、虾虾虾仁、.........、一间花圃、易尘、LuLu喵

 

特别鸣谢

一只小兔神

不六先生

辰酒

 

在此感谢各位的参与。

 

BGM

Weltz—— Otto A. Totland

Tingel——Otto A. Totland

Morning Tears——郎朗/Prague Symphony Orchestra

花生歌——卡嘎米/纯己/Mu有感情/表演抑术家

Silent Night——微光人生乐团

 

INSPIRATION FROM

《让子弹飞》

《反思大屠杀已经刻不容缓》

《Aton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