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181】
普本·《糖渍青梅》梦小白独家定制
作者:我有猫喔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6549
2398
4526
1987
16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记住今晚。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08-05 09:21:03
更新时间2023-05-15 22:11:57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宁哲

男,0岁

22岁,应届毕业大学生。

斐嘉

女,0岁

32岁,销售主管。

《糖渍青梅》

 

部分台词需压人声音效,开本前请尽量协调bgm人声音效与cv音量大小一致,以保证走本体验。

 

宁哲:男,22岁,应届毕业大学生。

斐嘉:女,32岁,销售主管。

 

BGM1

 

(倒酒,放杯0′8″)

斐嘉:(示意)餐前酒,金酒底的马天尼。

香港朋友:好的,谢谢。——星煋

斐嘉:(笑)我想带你尝尝最正宗的中国菜,所以今天特意请来了卅(sà)二公馆的主厨,为我们准备这次的晚餐。

香港朋友:麻烦了Fiona。这是什么菜?

斐嘉:(笑着)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叫作糖醋小排

香港朋友:糖醋小排,我好像闻到了一点果香味,里面有加水果或者果酱吗?

斐嘉:对的,收汁时有用到糖渍青梅,(似是回忆)青梅呢,能让肉质更加软烂,也能给排骨带来果香味。

香港朋友:嗯,好吃。

(电视中传来)

新闻播报:26岁的设计家宁哲携QS-p无针注射器一举拿下大赛金奖。——水墨洛歌

斐嘉:(一顿,看向电视)

新闻播报:IF设计大奖同时授予宁哲“产品设计奖”……

香港朋友:嗯。水果香浓郁,又不会冲淡排骨肉的肉香。恰到好处的酸味让这道菜吃起来不会太过油腻……

 

欢迎收听由梦小白独家定制双人普本《糖渍青梅》——崇楼

 

(清晨,公司楼下便利店,公交车到站)

宁哲:(从公交车上下来,走进便利店,拿起三明治,来到自助收银台结账,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的高跟鞋声愣住,循声查看)

斐嘉:(等待咖啡制作,高跟鞋无意识地点着)

店员:拿铁咖啡。——没有奶茶不能活

斐嘉:谢谢。(拿起咖啡,快步离开)

宁哲:(回过神,继续结账)

 

(公司内)

男秘书:斐主管好。——不六

斐嘉:(微笑点头回应)

职员:斐主管。——没有奶茶不能活、上弦月

斐嘉:(回应)

职员:主管好。——可爱小弱鸡

(开门)

宁哲:主管好。

斐嘉:(没看他)好。(放下资料,无意间瞥见)标签为什么不撕下来?

宁哲:…啊?不好意思主管,我不知道。

斐嘉:(转头看向宁哲)新来的?

宁哲:(点头)

斐嘉:(走近)以后叫我斐主管,或者Fiona。

宁哲:(紧张)呃,斐主管好。

斐嘉:矿泉水不能有标签,椅子不能放坐垫。会议室光线要明亮,绿植只能一左一右放两盆,或者干脆不放。这些都是为了让客户没有任何一个走神的机会。这种低级错误,再犯一次就别来上班了。

宁哲:好的好的……

(门被推开3′40″)

斐嘉、宁哲:王总好。

王总:开始吧。——叼走你鞋

职员:王总你好,1886年,法国科学家首次提出了无针注射的概念,经过多年的研制和开发,世界上第一只无针注射器产品于1992年在德国上市……

王总:(哈欠)

斐嘉:王总,我们公司这次设计的这款无针注射器,相较于传统注射器提高了药物的生物利用度,并且能避免长期使用局部注射引起的软组织硬化。这个产品的相关技术有四个国家专利.....(被打断)

王总:等会儿去喝一杯吧。

斐嘉:(装不懂)啊?

王总:我在Sober Company定了位置,讲完之后去喝一杯吧。

宁哲:王总,我们在……

王总:(打断)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斐嘉:王总,我们在金轩中餐厅准备了晚餐…

王总:(打断)你说去不去就行了。

斐嘉:(愣住,笑)哦,我……

宁哲:你是来谈生意的还是来消遣人的?

斐嘉:宁哲你出去。

宁哲:斐姐,我……

斐嘉:出去!

宁哲:(张口欲言又咽了回去)……好。(转身出门)

斐嘉:(渐远)王总,不好意思……

(关门)

宁哲:(踱步到楼梯间,摸出一根烟,反复几次打火终于点着,深吸一口,被烟味儿呛得咳嗽)

 

(当天夜晚,街边)

朋友:我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结婚的女人,这样的女人 ……(没站稳)——我有猫喔

斐嘉:(搀扶)喝不了多少酒就别喝,瞅你现在这个样子。

朋友:哎呀我又没喝多!

斐嘉:你重死了。

朋友:你嫌弃我重了是不是……我是个三十岁…

斐嘉:行了行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唱够吗。

朋友:当然唱不够了!我唱歌这么好听,就应该唱一辈子!差一年,差一个月,差一个时辰,差一秒都不是一辈子!

斐嘉:(被逗笑)唱,大声唱!

朋友:我是个三十岁…来嘛来嘛,一起唱嘛!

斐嘉:(勉为其难跟着唱)

朋友:我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脸上有几道波纹,三十岁了……

斐嘉:唱够了没有啊。

朋友:不够不够,我还要唱!

宁哲:(迎面走来,看见二人愣住)斐姐…

斐嘉:(尴尬)啊……

朋友:你们认识啊?

斐嘉:啊,认识,是我同事。

朋友:你好啊,小同事。

宁哲:……你好你好。

斐嘉:我们去吃点东西,你要一起吗。

宁哲:不了不了,我打包回家吃。

斐嘉:(干笑)那我们进去了。

朋友:拜拜,小同事~

宁哲:再见。

(等待核验,绿码请通行)

斐嘉:唱啊,怎么不继续唱了?

朋友:不唱了…不唱了…唱累了……

斐嘉:(笑,扶着朋友坐下)坐好吧你。

朋友:老板。

潮汕老板:稍等马上来!——白左

斐嘉:我刚损失了好大个单子,今儿你请客啊。

朋友:好,没问题。

潮汕老板:吃点什么,来,菜单。

朋友:来个砂锅粥,加梭子蟹,排骨...还有干贝!诶,你那个小同事,还挺帅的哈。

斐嘉:再来份叉烧。行了快别提了,就是因为他,我才没谈成生意。

朋友:怎么回事啊?嗯,就这样,别放葱啊。

潮汕老板:okok!

斐嘉:唉算了算了,他也是为了我好。

中年男人:服务员…服务员!人都哪儿去了,传菜传美国去了!——季冠猜吧

朋友:这俩人干嘛呢,真没素质。

斐嘉:别理他们。

朋友:好吧,我觉得吧,他喜欢你。

斐嘉:(开玩笑)快得了吧,喜欢我还坏我生意啊?

朋友:嘉嘉,还单着呐?

斐嘉:嗯。

朋友:追你的人这么多,一个看上的都没有哇?

斐嘉:(想了想)宁缺毋滥。

朋友:(笑)好好好。

斐嘉:(笑)

中年男人:哎,美女,来来来来,跟我们喝点儿呗。

斐嘉:不了。

中年男人:来来来来,请你吃东西…(上手)

斐嘉:你别碰我,手拿开!(打开男人的手)

中年男人:装什么呢!

斐嘉:你有病吧。(被扇)

中年男人:(一巴掌扇过去)跟谁说话呢!

斐嘉:(起身泼水) 

中年男人:我!你逼我动手是吧!

宁哲:(从旁边冲出来,拦住男人)哎,你干嘛!

中年男人:哪儿来一个兔相公,你谁啊你!滚。

宁哲:你再这样我报警了!

中年男人:(踹)让你滚没听见是吧?滚!

宁哲:(被踹得一踉跄,但还是试图拉住男人)

中年男人:嘿你个王八犊子,跟我动手是吧?

正义大姐:哎哎哎,还有没有王法了?打架是吧?——快乐L

中年男人:看什么看,关你屁事!

(人群吵嚷)

潮汕老板:喂喂喂,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出去,这个店老子最大,不想死就赶紧出去!

宁哲:(捂着腹部)嘶……

斐嘉:你…没事吧?

宁哲:(直起身,注意到手上的伤口,扯了扯嘴角)哦,我没事我没事……

 

(bgm淡出,车上9′45″)

宁哲:她休息了吗?

斐嘉:嗯,她躺下了。我看她还有点害怕,就多陪了她一会儿才下来。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啊。

宁哲:没有没有。

(沉默三秒)

宁哲:(同时)你还好吗?

斐嘉:(同时)你刚刚……

宁哲、斐嘉:(笑)

斐嘉:我还好,已经不怎么疼了。你的手…还好吗?

宁哲:没关系的,我可是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

斐嘉:(笑出来)就你还大老爷们,小弟弟还差不多。

(沉默三秒)

斐嘉:谢谢你啊,你不帮忙的话,肯定就是我受伤了。

宁哲:(开玩笑地)都说我,我是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

斐嘉:好好好,你大老爷们。

宁哲:斐姐,今天……

斐嘉:(打断)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叫我嘉嘉就行。

宁哲:(局促)哦,好。嘉嘉…嘉嘉姐,今天上午的事,对不起啊。

斐嘉:(正色)你知道吗,你今天犯的错误很严重。

宁哲:斐姐我……

斐嘉:(打断)叫嘉嘉!

宁哲:噢,嘉嘉…姐,我就是……

斐嘉:(打断)你先听我讲完。

宁哲:…噢,好。

斐嘉:人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这个观点你同不同意?

宁哲:(点点头)

斐嘉:那你知道我的目的吗?

宁哲:你就因为这个配合他?

斐嘉: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宁哲:为什么没有!

斐嘉:(呼出一口气,温和)你呢,就是太理想主义了,从小到大都只生活在象牙塔里,虽然安全,但缺少负面的反馈。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能找得到答案吗?不可能的。(顿)是,我觉得你没错,只是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可能在更多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做出一些妥协和让步,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你懂吗?

宁哲:(沉默)斐姐,我知道我给你添麻烦了。可如果有下次,我可能还会这样做。

斐嘉:理由呢?

宁哲:(看着方向盘)没有什么其他的理由。我只是觉得他这样做是错的,既然如此,我就应该去阻止。我不想为了我所谓的“目的”,去做错误的事。

斐嘉:(顿)你很像我。

宁哲:(愣住)

斐嘉:(笑着解释)哦,年轻时候的我。

宁哲:是吗……

斐嘉:慢性的无力感是会改变一个人的。

宁哲:我也会被改变吗?

斐嘉:我不希望这样。

宁哲:其实那些道理我都懂……

斐嘉:(低声)道 理。说好听点,叫做为人处世。说难听点,不过就是一些被剐蹭出来的伤口罢了。(下意识摩挲指节)

宁哲:会结痂的。

斐嘉:瘢痕又褪不掉。

宁哲:可它不会再痛了。

斐嘉:(沉默)你了解我吗。

宁哲:我不了解。

斐嘉:嗯。

宁哲:但我看见你了。

斐嘉:看见我了…(笑,低声)瞎说什么呀。

(沉默)

斐嘉:到了,前面那栋就是。

宁哲:哦,好。(停车)

斐嘉:谢谢。

宁哲:(笑)等你到家我再走。

斐嘉:好,那到家之后我把灯打开。(开车门)

宁哲:(笑)拜拜。

斐嘉:明天见。

 

BGM2

 

(开门,放下包,没开灯)

斐嘉:(缓缓走到窗前,看着楼下长亮的车灯,神情微动,转身翻出家用药箱)

(开车门,上车)

宁哲:你怎么回来了?

斐嘉:(示意)嗯,你手伸过来。

宁哲:干什么?

斐嘉:(晃了晃手里的家用药箱)帮你简单处理下伤口。

宁哲:你不用麻烦了,我一会儿自己去个小诊所就行了……

斐嘉:(打断)赶紧的。

宁哲:哦…好,谢谢你,嘉嘉姐。

斐嘉:(拿出纱布,倒了些许碘酒,轻轻擦拭)可能有些疼。

宁哲:好……

斐嘉:明天你就别来上班了。

宁哲:(坐起身)啊?!(碰到伤口)嘶……

斐嘉:(笑)我准你假。

宁哲:(松了口气,靠回椅背,傻笑)

斐嘉:(看了他一眼,含笑)不管是去医院还是在家,好好休息一天。

宁哲:谢谢…

(沉默,整点报时钟声响起1′32″

宁哲:(不成调子地哼了一遍整点报时的钟声旋律)

斐嘉:(被逗笑)你这跑调跑到加拿大去了

宁哲:(笑)怎么就加拿大了?

斐嘉:(含笑)我之前在温哥华留学的时候,市中心有个景点叫蒸汽钟,每隔一刻钟就会鸣笛报时。但是它已经工作一百多年了,报时音乐都是断断续续的,早就不成调了。(笑)你刚刚那调儿可比那蒸汽钟跑得还远。

宁哲:(笑)是吗,那你带我去看看。

斐嘉:(笑着哼了哼钟声旋律)

宁哲:你也差不多啊。

斐嘉:(笑)

宁哲:为什么叫蒸汽钟啊?

斐嘉:冒汽儿啊。

宁哲:嘿哟,那不就是生煎吗。

斐嘉:什么啊。

宁哲:吴江路生煎包,皮薄汁儿多,咬开个小口,就往外冒热气儿。

斐嘉:那我要不咬呢。

宁哲:烫破皮儿呗。

斐嘉:(笑)算我不会吃了呗。

宁哲:(笑)嗯,有经验的人都得先咬破个小口,让热气出来,把里头汤汁儿往碟子里一倒,就不烫嘴了。

斐嘉:吴江路蒸汽钟?

宁哲:温哥华生煎包。(笑)

斐嘉:(笑)嗯……沿着荷马街再走不到十分钟,就能到圣玫瑰教堂了。

宁哲:你怎么记这么清楚?

斐嘉:我想在那儿结婚。

宁哲:(顿)还挺浪漫的哈……

(沉默)

斐嘉:那你要带我去哪儿呢?

宁哲:(思考)我家厨房。

斐嘉:怎么着,你们家有米其林大厨啊?

宁哲:嘿,你别说,还真有,虽然不是米其林,但确实是个大厨。

斐嘉:你啊?

宁哲:我爸。

斐嘉:(笑)噢。

宁哲:(兴致勃勃)等你来我家,我一定要带你尝尝我爸做的糖醋小排!但凡是吃过的没有一个不留念想的。而且我跟你讲啊,当年我爸就是靠这一手独家配方的糖醋小排……(被轻吻打断)

斐嘉:(打断,轻吻)

宁哲:(懵)

斐嘉:(缓缓分开,轻声)甜的?

宁哲:(直视着她的眼睛)……是,收汁的时候有用到糖渍青梅,青梅能让肉质更软烂,也能给排骨带来果香味。

斐嘉:(笑,望向窗外)下雨了。

宁哲:出去会被淋湿的。

斐嘉:那今天就去不了教堂了。

宁哲:为什么。

斐嘉:衣冠不洁,是亵渎天主。

宁哲:会有罪恶感吗。

斐嘉:嗯。

宁哲:留下来吧。

斐嘉:……也会有。

宁哲:(笑着)反正都会有。

斐嘉:(顿,突然笑了)

……

 

BGM3

 

宁哲妈妈:(一边扫地一边说)哎哟年龄大不行的呀,生小孩不方便,那叫什么,那叫高龄产妇,那既对妈妈不好也对小孩不好的啦。你还年轻,你找个和你岁数差不多的小姑娘,谈谈恋爱多好呀。再说了,人家三十二岁了,都算是事业有成了,你呢,刚毕业的大学生,工作都不稳定……——榴莲流奶牛角包

宁哲:(百无聊赖刷手机,手机振动两声,赶忙接听)喂。

斐嘉:(电话音)想吃宵夜吗?

宁哲:(小声)现在?

斐嘉:那么小声在做贼呢。

宁哲:(悄悄看了眼远处打扫的妈妈)算是吧。

宁哲妈妈:哎我说你这个叫有眼力见吗?我扫地扫到你脚底下了,你脚都不抬一抬,人家孩子连凳子都要给妈妈抬起来的,你脚都不抬一抬。

斐嘉:(被时不时逗笑)

宁哲:(配合人声音效)啊,啊,我知道了。

宁哲妈妈:要我说你连这个地都扫不干净,你要去跟人家谈恋爱。

宁哲:妈别说了。

斐嘉:(笑)

宁哲:(不好意思)别笑了……

斐嘉:猜猜我在做什么。

宁哲:(看了一眼妈妈)做什么?

斐嘉:在给你挑拖鞋。

宁哲:(愣,笑)汤汤水水也没关系?

斐嘉:(笑着)反正是腈纶的桌布。

宁哲:那一会儿见?

斐嘉:一会儿见。(挂掉)

宁哲妈妈:哎呀你拖鞋穿好啊,像什么样子。

宁哲:(穿好拖鞋)哦…好……(起身回屋,关门)

宁哲妈妈:小伙子天天脑子里想什么。

宁哲:(开门,微扬声,开心)妈,我一会儿出去一趟。

宁哲妈妈:(盯着紧闭的房门,缓缓叹出一口气)

 

(斐嘉家中)

斐嘉:(拆开信封,默念)加拿大移民局……(放下,渐远,换衣服)

斐嘉妈妈:(电话)闺女呀,枫叶卡寄到了吧。快把国内的事情打理打理,早点回来吧,妈妈在这儿都想死你了。诶!回来的时候记得带点儿小宝栗子回来……——梦小白

 

(夜市,大排档,摩托车停下2′27″)

宁哲:到啦,下来吧。

斐嘉:(从摩托车后座上下来)

宁哲:你在这儿等我。

斐嘉:(情绪不高)好。

宁哲:等我啊。

斐嘉:(顿)嗯。

宁哲:(远处)老板,大排面加煎蛋,再来一份雪菜肉丝面,要红汤的。

摊主:(远处)大排没了。——李慕白

宁哲:(远处)啊…那换成焖肉面吧。

摊主:(远处)煎蛋还要吗?

宁哲:(远处)要的。

摊主:(远处)35,码儿在这儿。

斐嘉:(手机铃声震动两声,掏出手机接通)

宁哲妈妈:喂,你好,斐小姐吧。

斐嘉:你是?

宁哲妈妈:我是宁哲妈妈。

斐嘉:哦!阿姨您好。

宁哲妈妈:斐小姐,我跟你开门见山直接说吧。我儿子呢也刚毕业,我觉得你们两个是不合适的。

斐嘉:啊?

宁哲妈妈:我家儿子呢,我对他很清楚的,大出息没有的,我从小对他的期望就没有要他望子成龙,我就希望他能够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长大,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

宁哲:(在远处朝斐嘉笑着挥手)

斐嘉:(笑着招手回应宁哲)

宁哲妈妈:你在听吗,斐小姐。

斐嘉:(含笑)我在听,阿姨。

宁哲妈妈:他今年二十三岁,正是大好年华,你等他个三四年去结婚,你等得起吗?我也是女人,我懂你的感受的,你说不着急你都是嘴上说说的,心里都着急的。

摊主:(远处)面好了,当心烫啊。

宁哲:(接过)好嘞,谢谢。

摊主:下回再来啊。

宁哲妈妈:嗯……所以呢,所以,如果你跟他在一起……我认为是,很不妥当的。 

斐嘉:阿姨,我知道了。(挂掉)

宁哲:(笑)回家吧,一会儿面坨了就不好吃了。

斐嘉:走吧。

宁哲:今天心情不好呀?

斐嘉:(挤出个笑)没有。

宁哲:(骑上摩托车)走吧,带你去兜风。

斐嘉:啊?

宁哲:人啊,要是不开心,除了抽烟喝酒吃甜食之外,还有一个办法,(转过头)就是高速移动。

斐嘉:(被逗笑)行了吧你,还高速移动…(上车)去哪儿啊?

宁哲:(打火)你说去哪儿咱就去哪儿!

斐嘉:都听我的啊?

宁哲:都听你的!(拧油门)

斐嘉:哎哎哎你慢点!(附到耳边)怎么这么听话?

宁哲:(笑,大声)你喜欢听话吗?

斐嘉:(笑,起身,大声)听话可不行,得推拉!

宁哲:恋爱就得这么谈?

斐嘉:恋爱就得这么谈!

宁哲:哈哈哈哈哈,谈!回家谈!

斐嘉:(顿)不回了!

宁哲:那回哪儿啊?

斐嘉:(喊)回 到 二 十 岁 !

宁哲:干嘛去。

斐嘉:躲起来,千万不要被找到了!

宁哲:(笑)我也不行吗?

斐嘉:那我得考虑考虑。

宁哲:推拉起来了?

斐嘉:(笑)那可不是嘛!

宁哲:到底去哪儿啊?

斐嘉:哪儿也不去!

宁哲:(笑着)好嘞,哪儿也不去!

斐嘉:哪也不去还开这么快?

宁哲:不开快点就被找到了!

斐嘉:(笑)

(交警吹哨6′13″)

交警:停车!停车!——申秋

(停下车,二人从车上下来)

交警:出示下驾照和行驶证。

宁哲:哦。(掏出证件)

交警:你知道骑摩托车要带头盔吧。

宁哲:(倒吸一口冷气,摸了摸脑袋发现没带头盔)…知道,忘记了。

交警:啊忘记啦?摩托车就是肉包铁,你出了事故怎么办。(转向斐嘉)你是他谁啊?

斐嘉:啊,我是他…姐姐。

交警:姐姐?(低下头打印罚单)

斐嘉:(小声)你头盔呢?

宁哲:(小声)人家没给我啊。

斐嘉:人家?

宁哲:啊,租车的地方。

斐嘉:这车租的?

宁哲:租的啊。

交警:(抬头)租车也得戴头盔!

宁哲:(怂)啊好…

交警:(继续低下头工作)年纪轻轻的,不惜命的吗……

斐嘉:(脚尖重重地碰了碰宁哲)

宁哲:(轻轻碰回去)

斐嘉:(重重地)

宁哲:(轻轻地)

斐嘉:(被逗笑,缓缓点出一段旋律前半段)

宁哲:(想了想,接着点出后半段)

斐嘉、宁哲:(笑)

交警:听到了吧。

(面面相觑)

交警:走吧,等什么呢。

斐嘉:(干笑)哈哈,走了,走…走吧,小哲?

宁哲:啊…嗯…姐姐,走吧。

斐嘉:(干笑,拉走宁哲)

宁哲:哎…哎!车,车还没骑!

交警:你今天想在警局睡下是吧?

宁哲:(赔笑)推着走,推着走。(推车)

交警:拜拜,下回戴头盔啊!

斐嘉:知道了,您辛苦啦!(转过头)怎么办,回到家面都要坨了。

宁哲:(笑着)我知道有个办法。

斐嘉:啊?什么办法。

宁哲:(笑,推车小跑)跑啊!跑着回去啊!

斐嘉:(笑,跌跌跄跄地跟上)你小子给我停下,我今天穿的七厘米高跟…

 

(斐嘉家中,拆开外卖)

斐嘉:(吃了一口停下)好吃吗?

宁哲:(边吃边说)嗯,好吃啊。

斐嘉:都坨了还好吃啊?

宁哲:(抬起头,笑)我真的觉得蛮好吃的。

(沉默)

斐嘉:我要走了。

宁哲:啊?

斐嘉:我说,我要走了。

宁哲:大晚上去哪儿啊?这不是你家吗。

斐嘉:温哥华。

宁哲:出差吗?

斐嘉:移民。

宁哲:(一愣)去多久啊?

斐嘉:不知道。

宁哲:那....

斐嘉:(急切,打断)应该不回来了吧。

宁哲:哦……(低头翻搅弄碗里的面条)

(沉默)

斐嘉:(轻柔)你会等我吗?

宁哲:不会。

斐嘉:你想等我吗?

宁哲:不想。

斐嘉:真的吗。

宁哲:真的。

斐嘉:(轻笑)骗子。

(沉默)

斐嘉:(故作轻松)哎,你之前说的那个…糖渍青梅,是个什么东西?

宁哲:(愣)就是用糖和盐一起腌制的青梅。

斐嘉:好吃吗?

宁哲:其实不太好吃。

斐嘉:(笑)怎么做的呀?教教我。

宁哲:嗯……(慢慢哽咽)青梅去蒂,加盐揉搓杀青,放到清水里浸泡一夜,把青梅里的涩味全都泡出来……

斐嘉:嗯,然后呢?

宁哲:然后,然后一层白糖一层青梅地放入密封罐中…越到上层糖越放的多一些……(沉默,整理情绪)最后封好罐子,等糖完全融化就好……我的意思是,等多久都可以……

斐嘉:好了……

宁哲:(深呼吸)那…抱一下可以吗。

斐嘉:嗯。(抱)

(沉默)

斐嘉:想说点什么吗?

宁哲:还可以说吗?

斐嘉:为什么不。

宁哲:(埋在她颈间,轻声)我喜欢你。

斐嘉:(笑)……好幼稚。

宁哲:你喜欢我吗。

斐嘉:嗯。

宁哲:你喜欢我吗。

斐嘉:喜欢。

宁哲:你喜欢我吗。

斐嘉:我喜欢你。

宁哲:(鼻子发酸,涩声)真的吗?

斐嘉:(轻抚他后背)我不骗人。

宁哲:(收紧,抽鼻子)

斐嘉:别哭啊。

宁哲:嗯,没哭。

斐嘉:(深呼吸,含笑)衣服可不是腈纶的。

宁哲:(笑)真不讲道理。

斐嘉:我吗。

宁哲:不是。

斐嘉:(沉默)那我呢?

宁哲:记住今晚。

斐嘉:(轻声)好。

宁哲:算我求你。

斐嘉:……嗯,当然。

 

《晚婚》

情让人伤神 

爱更困身

女人真聪明 

一爱就笨

往往爱一个人

有千百种可能

滋味不见得

好过长夜孤枕

……

 

 

《糖渍青梅》

 

共创

我有猫喔、可爱小弱鸡

 

出品、策划

梦小白

 

参演CV(按照出场顺序)

香港朋友:星煋

主持人:水墨洛歌

店员:没有奶茶不能活

男秘书:不六

职员:没有奶茶不能活、上弦月、可爱小弱鸡

王总:叼走你鞋

朋友:我有猫喔

潮汕老板:白左

中年男人:季冠猜吧

正义大姐(鸡哥取的):快乐L

宁哲妈妈:榴莲流奶牛角包

斐嘉妈妈:梦小白

摊主:李慕白

交警:申秋

 

未出现角色名称CV

FAng、優雅、洛洛、卡门、连城、寓言

 

部分音效提供者

孙鸭梨、卡嘎米、可爱小弱鸡、我有猫喔

 

因为种种原因未能使用的干音提供者

阿熠、秦月扬、浪官人、小鱼崽子、季冠猜吧、避水金睛兽、一只小兔神、辰酒、淅言、Mu有感情、美兮、秋辞oscar、優雅、茶碗榛、轰轰哄哄、酒醒、程西泽、零号机、叼走你鞋

部分群杂cv文件由于软件bug不慎丢失,未能使用,实在记不清了,如有遗漏麻烦联系我哦。

 

感谢试本

容易自闭盒盒子、白衣、没有奶茶不能活、子杨、辰酒、一只超懒的璇、skyfall、阿熠、Great噗噗、叼走你鞋、小兮吖~、cs长生、-李肆欢、舟舟love

 

特别鸣谢

有间剧社

连城

一只小兔神

卡嘎米

酒二在这

 

在此感谢各位的参与。

 

BGM

往日之歌/戴口罩的少女—岩井俊二

全家入店曲Piano ver.—卡嘎米

三十岁的女人—谭维维

告白—金智爱

月—いろのみ

回忆之门—岩井俊二

風—岩井俊二

样子/情书—岩井俊二

致慧智—朴亨俊

爱人错过—告五人

课外授业—ゴンチチ

Bluss—Otto A Totland

晚婚—谭维维

 

INSPIRATION FROM

《撒哈拉的故事》

《Before Sunrise》

《听见你的声音》

《一步之遥》

《陪我散步吧》

 

*QS-p无针注射器由北京QS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研发,并于2022年荣获德国iF设计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