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223】 普本·赤谋「无性别」

作者:二七十四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4465
169
303
80
18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0女
作品简介

欲见轻舟已过万重山,此生足矣,恳请君主将我带回故土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01 03:37:33
更新时间2024-04-07 19:59:4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朝回之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柳言清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重点柳言清24岁,说话缓慢,文雅,端正,淡然

重点朝回之21岁,说话随性,直爽,但没有痞气

BGM1-

(柳言清烹茶等待朝回之被押送到此会面)

 开门,铁链脚步,倒酒,放杯

柳言清:来的再慢些,酒都凉了

朝回之:(颤抖)为什么是这句...。我以为你会说,此事并非众人所看到的那样,那只是你的计谋

柳言清:(紧接)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权宜之计。否则你现在应当是一具尸骨

朝回之:阿清...你让我觉得陌生。(含泪)你告诉我...你没有杀他们...你告诉我...

柳言清:烧毁军粮,贪污受贿,罪无可恕

朝回之:(沉默)你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因何事结交

柳言清:虎阳县,陆女之案,你我志同道合 

朝回之:志同道合?(苦笑)

(拿起酒壶,砸下)

 酒壶碎裂声


(朝回之将萧某抓到公堂之上)

 县令:升堂! 

 威~~~武~~~

 县令:堂下何人?所为何事?

朝回之:大人,在下不过一位路人,偶然遇见这令人发指一幕。今日状告萧家该公子,公然猥亵这位姑娘,本县民风素来清正,如今竟有人作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举,还望大人严加审判!

陆瑶:大人...民女陆瑶,清清白白之身,无故遭人践踏,名声尽毁...还请大人...替民女做主!

萧某:我没有我没有,我连她的手都没碰过,我不认识他呀,大人,您别听她胡说!

柳言清:大人,鄙人受萧老爷所请,来替萧公子辫讼,以证公子清白。(停一下)还请问这位公子贵姓?

朝回之:免贵姓朝

柳言清:朝公子,你有何证据证明是萧公子猥亵这位姑娘?

朝回之:在下亲眼目睹他对陆姑娘上下其手,行不轨之事,正是陆姑娘的呼救声引得在下前去查看,见此情景,亦无法袖手旁观,见陆姑娘孤立无援,这才将其告上县衙

萧某:你放屁!

 醒木敲响

县令:公堂之上,休要粗言

柳言清:单凭一面之词,不足以说明萧公子有罪。听闻萧公子心向金榜,眼下正预备乡试,当以读书为重,阅圣贤书,习文雅之言,行有礼之举,绝不会做出如此枉为人伦的卑劣之事

萧某:我这...!

(二人紧接)

朝回之:此言甚好!若此卑劣之人考取功名,岂不让宗族蒙羞?

柳言清:可公子并非此等卑劣之人,既空口无凭,又何谈蒙羞

朝回之:敢问萧公子,既否认罪责,那你又是如何被我带来的?

萧某:我...我好好的走在街上,你突然就拉着我进了衙门,还在这儿满口胡诌,你...你和她就是串通好要来污蔑我的!

柳言清:当时公子可是在县南路闲游?

萧某:额...正是!

陆瑶:大人...小女替家父买药,至县北路张家药房,路途遭他羞辱...!就在...就在小鱼巷

朝回之:请大人查实

县令:去查

(一唱一和,紧接)

朝回之:敢问讼师,公堂污蔑,该如何处置?

柳言清:诬告他人,应当掌嘴示于警示

朝回之:堂下扯谎,猥亵女子,无视礼法 ,又应当如何惩处?

柳言清:当判断形势孰轻孰重,前者应当杖刑惩治,后者当受皮肉之刑以表法度森严,若致其女丧命更该重罚,当定斩首之刑,自有县令定夺

朝回之:那萧公子可得想好了,刚刚所说是否句句为实啊?倘若不是,可要遭这皮肉之苦了

柳言清:萧公子已然辩解,若是修改证言,则是当堂翻供,其罪也应当受罚

萧某:这...

衙役甲:大人,县南路各家摊主打听,并未见过萧公子

衙役乙:大人!县北路游人打听,今日午时,确实见过萧公子,另外,小鱼巷发现此药包,经人核实,乃是驱寒之药

朝回之:同入大人,可以定案了

柳言清:同入大人,可以定案了

 醒木敲响


 街道声,几声脚步追上

朝回之:讼师这招反间之计,甚是妙哉啊。欸,你怎么知道,他会承认自己走的是县南路啊

柳言清:方才的局势之中,除了我,他还有谁可信?即便不信我,也会信自己的亲爹吧,我可是萧老爷请来的

朝回之:得了吧,那小子一路被我抓过来的,他爹要真知道,哪儿能不亲自来啊,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去哪儿请个讼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柳言清:一位路见不平的过路人

朝回之:(笑)别拿我的话取笑我。你听着不像本地人,我倒有几分熟悉感

柳言清:我自他国前来任职,今日也是听到了呼救,过去时,你已将那纨绔制服

朝回之:那当时你怎么不直接跟我一起过去

柳言清:那有什么意思

朝回之:够个性,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柳言清:大路朝天,我们此后怕是不会再见了

朝回之:你这是要去哪儿?

柳言清:都城

朝回之:(轻笑)同路

柳言清:你(打断)

朝回之:(紧接)岚国世子,朝回之

柳言清:(愣了一会儿,轻笑)都城司理院廷尉,柳言清

BGM2-

 音乐起入

柳言清:近日听闻,世子府上又添了几位门客

朝回之:怎么,你也想做我的门客啊?

柳言清:此意甚好,但我拒绝。只是不懂世子,虽未到养虎为患之地,也不谈身份浑浊与清白。那朝堂、官府、甚至民居都不养闲人,我想,世子或是另有他用,可还是枉费我一番猜测了

朝回之:谁说有用才能留了,更何况他们也不是闲人。虽然都是一些普通人,但他们都有些特长,也能帮着做做事,我也不是见谁都带回去的

柳言清:(笑了笑,没有说话)

朝回之:(侧卧)

(朝回之看着柳言清写字,沉默了一会儿)

朝回之:(打哈气)

柳言清:(边写字边说)要睡便回去睡,这里是司理院,再睡我这儿,我可真要叫人把你赶出去了

朝回之:我可是世子,谁敢啊。欸,你不会今天要把这些都写完吧

柳言清:不止这些,还有你左边那一堆

朝回之:啊~!你把这职务辞了吧,这么多怎么可能写得完

柳言清:然后像你一样无所事事,整日游手好闲吗?

朝回之:阿清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会伤心的

柳言清:(笑着摇了摇头)

朝回之:(抱怨)寻一个你有空的时候还真不容易,我这整天在府里都快闷死了

柳言清:(想了想)我给你讲个故事,要不要听

朝回之:好啊!(坐直)

柳言清:(慢慢讲)东周战国,有一大将,叫乐(lào)羊。他品德高尚,才华横溢,被魏文侯派去征伐中山国。当时其子乐(lào)舒正于此地为官,中山为逼乐羊退兵,将乐舒关押并要挟。乐羊为人正直善良,不愿见百姓受到殃及,而采取围而不攻的战术,将敌人围在城中。僵持许久,后方官员便开始质疑乐羊,为己子,不攻城, 要求对其撤职。魏文侯没有听取官员们的话,最后中山坐不住,杀死了乐舒,做成了肉汤送到乐羊手中

朝回之:然后呢?

柳言清:(沉默了一会儿)乐羊攻城,中山国君自知大势已去,便自刎了。就此中山国被灭。当乐羊回来,魏文侯将两个箱子放在他跟前,里面皆是大臣求将他革职的奏章。这时他才知,攻下中山国并不是他一人之功。乃是魏文侯力排众议,始终不渝的信任,才著此成就

朝回之:你是想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柳言清:(笑了笑)常人的脑袋都能拐十几条弯,你这脑袋啊,就是一条直线

朝回之:你这是在骂我啊

柳言清:莫要会错了意,我可不敢骂你。只是个故事而已,世子不要多想,与你那些门客无关

朝回之:哦。那我可就得评一评了,这魏文侯与乐羊关系是有多好啊,才会如此相信他

柳言清:(微笑)本是同根生

BGM3-

 第一个弦音起入

朝回之:(混响)常见阿清棋盘对面空无一人,却能手握一颗棋子思量许久,他与我说

柳言清:(混响)这便是,与自己对弈。有时候任何一方输了,你都获利,亦都会失利,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输的一方起到价值,换做在战场,就是死得其所

 闪回

衔郡王:是为世子一事而来?

柳言清:正是

衔郡王:说吧

柳言清:军粮被烧一事,并非世子指使,乃是门客一行人顾私利所为

衔郡王:(嘲笑)你是说,小小门客,合计烧粮,是为私利?

柳言清:是毁迹之举

衔郡王:哦?

柳言清:(拿出证据)世子府中数位门客都与粮仓管理者来往密切,经查实,两者合谋窃取公粮,至黑市低价售卖。正因审计将至,门客一行人恐监御史看出端倪,这才烧毁粮仓

衔郡王:你...

柳言清:前些日子国君便有提到,令我探查近年粮草无缘稀少之事。方才递上的是名单,衔(xián)郡王应当不陌生

衔郡王:(心虚)...


柳言清:(混响)还请将门客一行人交予司理院处置,旁人眼里,他们便是粮草一事的主谋,至于名单,相信衔郡王自会措置


 酒罐碎裂声

朝回之:(忍怒)我跟你谈不上志同道合!若早知你是如此冷血之人,我便不会与你为友

柳言清:没错,就是冷血。不过冷血的不是我,是权力,是阴谋,是身份。难道那些门客的命比得上你这个世子吗?

朝回之:可这是栽赃,他们是无辜的!

柳言清:没有无辜可言,你当初将他们留于府中,就该想到他日若是有人制造祸端,这就是牵连你这个世子的最佳途径!

朝回之:...可你明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啊!不过是一些生性纯良,毫无缚鸡之力的难民。你把这些莫须有的罪责按在他们头上,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为何不与我商议!为何不给他们留条生路呢?!!(停一下)还是你早就知道...故意为之

柳言清:你听好了。军粮被烧,乃是衔郡王所为,此乃国君手笔。你入琅国本为质,就算成天游手好闲,花天酒地,甚至嚣张跋扈都无碍,只是不该滋生太多叶脉,落人把柄。但其实这些也不重要了。早年间起,国君便有意吞并岚国,只因未得朝中大臣一致风向,师出无名。借此事之笔,也不过是该来之事提前将至罢了

朝回之:...(沉默了好久)我父王膝下有我与王兄两位嫡出,我同他长大,深知他的为人秉性,骄横无度,丝毫不为百姓之忧,可他生来就被父王立为储君,我本不解其意,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他那番模样,更不愿参与权力之争。到头来,还是要我看清自己的身份。难道成大事者,非得将万骨踩于脚下不可么?

柳言清:我且问你,以岚国世子的身份葬于故土,或是像条野狗一样死于异国他乡,你怎么选?

朝回之:自然是前者,此番问题毫无意义

柳言清:那你想坚守内心仁善,拯救你所见到的百姓吗?

朝回之:当然。正如我对待你所谋杀的那些门客一样,我无法看着他们白白受冤丧命!

柳言清:我再问你,你想救岚国于水火,使天下苍生免受刀兵之苦吗?

朝回之:既是天下苍生,就该是全天下的苍生!

柳言清:你太天真了!我告诉你,若你想护住岚国,眼下便只能踩着这些百姓的身体走下第一步,这才是你该做的事,往后的每一步,会有更多的人为你丧命,因为这个位置的下面,历来都堆积着无数尸骨残骸。若你心软,他们必然成为你的桎梏(zhì gù),届时岚国必当城破国丧。你也可以选择放弃这个位置,不过你也知道,如此,岚国必败

(沉默半晌)

朝回之:我选好了

柳言清:什么?

朝回之:既然国战不可免,那就赢下这份执掌权力的仗,若我活着踏出琅国,必定守天下百姓安宁

柳言清:(看着他,露出一丝不细看则看不出的笑意)

BGM4-

旁白:司理府督办,判决首犯世子府中堂管家受凌迟之刑,六人受腰斩之刑,两人受刖刑,其余五十五人受黥首,随同家属发配边疆。岚国驻琅国使臣,朝回之,管理门客无当,故此有过失之罪,即日起遣返琅国

说书人:话说那朝回之被赶回岚国,却备受岚国国君喜爱,他力排众议将朝回之立为储君。那朝回之颇有一番能力,数月内便整肃三军,屯田积兵。岚琅两国空前紧张,战事一触即发。朝回之于涼江大破琅国数万大军,兵锋直逼都城。大火燃尽,琅国国君的人头已悬于城门之上,皇室皆被斩净,而百姓却是无忧

(琅国城门之口)

 马蹄声停,拉弓

朝回之:等等

 收起弓箭

柳言清:都城廷尉柳言清,请君下马

为首兵士:放肆...(打断)

朝回之:(抬手示意闭嘴)

 下马,脚步声停

柳言清:(柔和)许久不见,回之

朝回之:我最不想的,就是在这儿看到你

柳言清:(自顾自)都不见你眉宇间那股莽撞劲儿了

朝回之:(皱眉)你不该来

柳言清:何为不该,琅国廷尉,岂有不可现于国门之理?

朝回之:我不愿对你动手,你可以继续待在琅郡,做你的廷尉

柳言清:琅郡?昔国今可郡,沧海亦可田,然我终非草木之物。我于琅国十几余载,琅国于我有知遇之恩。一砖一瓦,一屋一舍,皆深烙于心。羔羊跪乳亦认腹下之温,我又怎能摆脱琅国廷尉之身?

朝回之:(五味杂陈)...不当廷尉,做一布衣逍遥自在,亦是出路

柳言清:我已言明。眼下,也没有回头之路

朝回之:你不给自己一个退路,也不给我一个吗...?

柳言清:你当真想知道,我今日为何来此吗?

朝回之:(看着他)

 风声起入

柳言清:早年间,我同你讲过一个故事,魏文侯与乐羊之事。可还记得?

朝回之:记得

柳言清:中山国将乐羊之子杀死,做成肉汤递到了乐羊手中,当时,乐羊说了一句话。(停一下)“...虽是吾儿,但他为敌国做事,死如粪土”

朝回之:(愣住)...何意?

柳言清:(看了看他,拔刀)

 拔刀声

为首兵士:(大惊)保护君主!

 射箭声

柳言清:呃...(倒下)

朝回之:(扶住)...!你

柳言清:(虚弱,微笑)那日初来琅国,见你意气风发,满怀一腔热血,独处群狼环伺之地…如今,亦是那个少年郎...今日实是因缘了断,你我本非一路人。于我而言,能与你相识,幸甚至哉…只是惋惜,日后,看不到你一平天下了

朝回之:(愣在原地)

柳言清:...看看你身后的大军,以后,他们便是你的束缚...今日我若是活着离开,你我必遭非议。我当然可以选择退避,只是一来想再见你一面,二来...是不想葬于他国之地。(濒死)欲见轻舟已过万重山,此生足矣,恳请君主将我带回故土…

朝回之:你那时所说的,本是...同根生,是...

柳言清:(断气)

朝回之:阿清...(落泪)

尾曲:相思

几份遗憾呢?

*此本以五代时期为诸侯为背景架空式播出,与历史无关。仅借用“魏文侯令乐羊伐中山”为引,贯穿全文

问:为什么最后柳言清选择赴死?

答:公开身份相当于承认多年来他在为敌国做事,隐瞒身份跟着朝回之回到岚国,必遭非议,明面上将是叛了琅国

问:他可以继续留在这儿做布衣生活

答:

柳言清:我且问你,以岚国世子的身份葬于故土,或是像条野狗一样死于异国他乡,你怎么选?

朝回之:自然是前者,此番问题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