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211】
普本·烽火年夜【开元剧社】第一卷(测试稿)
作者:辰阿九九九
排行: 戏鲸榜NO.20+
【禁止转载】普本 / 架空字数: 6697
16
14
32
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8男0女
作品简介

新年将至,京城的百姓们忙碌筹备节日,官员们严阵以待,以确保新年庆典的顺利进行,许多江湖人士打算来京城凑个热闹。然而,在这新年将至的氛围中,一场阴谋正在暗中酝酿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7-10 17:32:11
更新时间2024-07-10 18:17:52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烽火年夜【开元剧社】第一卷(测试稿)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季元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李逸风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曹殷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唐尊闵

男,6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张敬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唐青筠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烽火年夜@开元剧社测试稿

剧本名称:烽火年夜 

人数:5男3女

故事背景:古风,悬疑 

角色介绍:

男性角色:

季元:70岁左右,卖糖人的商贩,据说在京城做了40年的糖人了,性格随和。兼说书人,狱卒,哨兵。

李逸风:35岁左右,都督,负责新年庆典的安保工作,性格谨慎。兼老吏。 

曹殷:24岁左右,才子,京城人,对新年的到来充满期待,性格有些胆小,但也满腹热血。兼唐伟玄

张敬:30岁左右,江湖人士,见多识广,观察力强,推理能力过人。兼李老六,士兵。

乎扎严:冷血残忍的杀手,为自己的神尽忠,残忍至极,性格冷清暴力,兼胡商。

女性角色:

唐尊闵:45岁左右,威严的君主,对新年的到来极为重视,十分沉稳,城府很深,对于什么都不会吃惊。

唐青筠:28岁左右,长公主殿下,读书无数,聪慧过人,高冷但好学。

孟锦:30岁左右,神秘的女子,似乎知道庆典背后的阴谋,性格随和但话少。兼神秘人。

东方靖:40岁左右,曾是江湖人士,如今在京城经营一家茶楼,心善热情的同时又不乏心细,兼神秘人。

背景:新年将至,京城的百姓们忙碌筹备节日,官员们严阵以待,以确保新年庆典的顺利进行,许多江湖人士打算来京城凑个热闹。然而,在这新年将至的氛围中,一场阴谋正在暗中酝酿。

好孩子,拿去吧。这个糖人,算我送你的,拿着吧。——季元

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给我拿下!——李逸风

纵然满腹经纶,也说不明白这情是何物啊。——曹殷

今年起改年号为安盛元年,我大丰千古永存!——唐尊闵

再多说一句你现在就得死。——乎扎严

对达官贵人们来说,这些人根本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这才是鲜活的,没有被怪物所吞噬的京城。在他们身边,我才会感觉自己活着。——张敬

贼人!敢和我这么说话!你是嫌命长了吗!——唐青筠

卦象万千,怎么但你这一卦就不灵了?——孟锦

客官别急躁嘛,喝盏茶消消气,这壶茶算我请你们的,如何?——东方靖

序幕

说书人:定熙十三年 十二月廿七 傍晚

说书人:京城 西市

 音效:人声嘈杂

说书人:春寒料峭,阳光灿然。此时的京城上空万里无云,今日应该是个好天气。虽然非常冷,但家家户户都在为春节而忙碌着。闹市里,仍旧和往时一样热闹。

 音效:开门声

说书人:西市的坊门被缓缓推开,一面兽旗高高悬在门楣正中。外面的大街上早已聚集了十几支骆队。他们一看到旗子挂出,立刻喧腾起来。大家都想赶在年前准备为过年期间的集市准备好摊位。

说书人:一位老吏飞快地为一队波斯客商做完登记,然后对排在后面的人招手。那是一帮胡商。

 音效:马鸣声

老吏:你们大老远来,就为了送这些东西吗?

胡商:对对,我们送的都是些甘蔗,染料布匹绸缎都是上好的。

老吏:(混响)这帮人看起来非常紧张,送这么少的货,肯定有猫腻

说书人:老吏打算在过所上批个“未”字——意思是身份存疑,得进一步勘验。

李老六:哎哎,还没吃朝食吧?我给老丈你捎了张饼,填填肚子吧。

说书人:老吏接过饼,一捏,发现在面饼的反侧深深压着一枚小小的直银铤。

老吏:(混响)估么着得有二两沉,虽不能做现钱,但也能给我闺女打支好簪子了

李老六:这几位朋友头一次到长安来,很多规矩都不清楚,还请老丈通融。

说书人:老吏略作犹豫,还是在过所上批了个“听”,准许入市。

李老六:谢谢老丈了,我带着他们进去修整一番。

 音效:西市吵闹

季元:卖糖人咯,卖糖人咯!甜甜的糖人,好吃又好看!

 小孩:爷爷,我要这个糖人!

季元:好,好孩子,拿去吧。这个糖人,算我送你的,拿着吧。

 音效:车轮声

李老六:咱们京城呀,一共有一百零八坊,南北十四街,东西十一街。每一坊都有围墙围住。无论你是吃饭、玩乐、谈生意还是住店,都得在坊里头。晚上可不能出来,会犯夜禁……

乎扎严:我们都知道,带好你的路就够了。

李老六:接下来咱们去哪儿?是寻个旅舍还是阁下有挂靠的店家?

胡商头子从怀中拿出一张折好的纸,递给他。纸上赫然写着三七客栈这个名字。

李老六:原来您都订好了,来,往这边走。

 嘈杂音效停

 闪回

 音效:马鸣牛叫鸡叫声混杂

说书人:进到屋内,这帮胡商互相交流了起来,说的是突厥语,李老六只能干巴巴在边上站着。

 嘈杂声结束入

李老六:谁给您找的这地方啊?这里潮湿得很,附近也没有食肆杂铺,不如我给您另外安排一间。

乎扎严:不需要,办事吧。

李老六:办事?办什么事啊,您这是要我做什么?

乎扎严在地上铺开一卷布帛,李老六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布上密密麻麻画着无数方格,墨线纵横,正是京城的一百零八坊图。

李老六:这玩意只在皇城秘府里头有收藏,百姓谁家私藏,可是杀头的大罪!

乎扎严:难道你不敢接?

李老六:富贵险中求,来呀,笔墨伺候,你们想标什么?

乎扎严:我要你在这份京城坊图上,把所有的隐门、暗渠、夹墙通道等要害之所标出来。

李老六:京城太大,若是事无巨细都画上去,三天三夜也画不完。您用此图到底是要做什么用?我心里有数,下笔自然就有详略。

乎扎严:再多说一句你现在就得死。

李老六:你要我填完京城全图,却连干什么用的都不肯说——抱歉,画不了。

乎扎严:你听。

李老六:听什么?这什么都听不到啊。

乎扎严:对,什么都没有

 音效:刀入肉

李老六:呃啊!!!

乎扎严:刚才这里都是牲畜的叫声,现在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才不对劲。

 音效:门破声

士兵:都别动!

说书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乎扎严一脚把被扎穿的李老六踢向门处,拔出刀转身向窗户跑去。

士兵:呃!

音效:窗户撞破,水声扑通

说书人:在电光火石之间,乎扎严翻出了窗外,扑通一声,掉入窗外的湖水中,身影在黑暗里的水中消失不见。

 音效:刀剑交错声

士兵:跑了一个,剩下的全在这里了!

李逸风:点起狼烟,快马加鞭通报!

说书人:三七客栈门口升起了狼烟。

第一幕

说书人:定熙十三年 十二月廿七 傍晚

 音效:开门声

 音效:人声嘈杂

说书人:西市的坊门被缓缓推开,一面兽旗高高悬在门楣正中。外面的大街上早已聚集了十几支骆队。他们一看到旗子挂出,立刻喧腾起来。大家都想赶在年前准备为过年期间的集市准备好摊位。

说书人:一位老吏飞快地为一队波斯客商做完登记,然后对排在后面的人招手。那是一帮胡商。

 音效:马鸣声

老吏:你们大老远来,就为了送这些东西吗?

胡商:对对,我们送的都是些甘蔗,染料布匹绸缎都是上好的。

老吏:(混响)这帮人看起来非常紧张,送这么少的货,肯定有猫腻。

说书人:打算在过所上批个“未”字——意思是身份存疑,得进一步勘验。

李老六:哎哎,还没吃朝食吧?我给老丈你捎了张饼,填填肚子吧。

说书人:老吏接过饼,一捏,发现在面饼的反侧深深压着一枚小小的直银铤。

老吏:(混响)估么着得有二两沉,虽不能做现钱,但也能给我闺女打支好簪子了。

李老六:这几位朋友头一次到长安来,很多规矩都不清楚,还请老丈通融。

说书人:老吏略作犹豫,还是在过所上批了个“听”,准许入市。

李老六:谢谢老丈了,我带着他们进去修整一番。

 

 音效:西市吵闹

季元:卖糖人咯,卖糖人咯!甜甜的糖人,好吃又好看!

 小孩:爷爷,我要这个糖人!

季元:好,好孩子,拿去吧。这个糖人,算我送你的,拿着吧。

 音效:车轮声

李老六:咱们京城呀,一共有一百零八坊,南北十四街,东西十一街。每一坊都有围墙围住。无论你是吃饭、玩乐、谈生意还是住店,都得在坊里头。晚上可不能出来,会犯夜禁……

乎扎严:我们都知道,带好你的路就够了。

李老六:接下来咱们去哪儿?是寻个旅舍还是阁下有挂靠的店家?

胡商头子从怀中拿出一张折好的纸,递给他。纸上赫然写着三七客栈这个名字。

李老六:原来您都订好了,来,往这边走。

 音效:嘈杂音效停

(闪回)

 音效:马鸣牛叫鸡叫声混杂

说书人:进到屋内,这帮胡商互相交流了起来,说的是突厥语,李老六只能干巴巴在边上站着。

 音效:动物声

李老六:谁给您找的这地方啊?这里潮湿得很,附近也没有食肆杂铺,不如我给您另外安排一间。

乎扎严:不需要,办事吧。

李老六:办事?办什么事啊,您这是要我做什么?

说书人:乎扎严在地上铺开一卷布帛,李老六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布上密密麻麻画着无数方格,墨线纵横,正是京城的一百零八坊图。

李老六:这玩意只在皇城秘府里头有收藏,百姓谁家私藏,可是杀头的大罪!

乎扎严:难道你不敢接?

李老六:富贵险中求,来呀,笔墨伺候,你们想标什么?

乎扎严:我要你在这份京城坊图上,把所有的隐门、暗渠、夹墙通道等要害之所标出来。

李老六:京城太大,若是事无巨细都画上去,三天三夜也画不完。您用此图到底是要做什么用?我心里有数,下笔自然就有详略。

乎扎严:再多说一句你现在就得死。

李老六:你要我填完京城全图,却连干什么用的都不肯说——抱歉,画不了。

乎扎严:你听。

李老六:听什么?这什么都听不到啊。

乎扎严:对,什么都没有

 音效:刀入肉

李老六:呃啊!!!

乎扎严:刚才这里都是牲畜的叫声,现在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才不对劲。

 音效:门破声

士兵:都别动!

说书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乎扎严一脚把被扎穿的李老六踢向门处,拔出刀转身向窗户跑去。

士兵:呃!

 音效:窗户撞破,水声扑通

说书人:在电光火石之间,乎扎严翻出了窗外,扑通一声,掉入窗外的湖水中,身影在黑暗里的水中消失不见。

 音效:刀剑交错声

士兵:跑了一个,剩下的全在这里了!

李逸风:点起狼烟,快马加鞭通报!

说书人:三七客栈门口升起了狼烟。

 

第一幕

说书人:定熙十三年 十二月廿八,上午,聚贤茶楼

说书人:京城的茶馆中,人群熙熙攘攘。京城内有闲功夫的人都会来此坐一坐,喝一碗茶——大部分人的目的都是来沾沾这里的热闹。

说书人:茶楼一层大厅

说书人:张敬坐在角落里,手中捧着一杯热茶,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人。

说书人:茶楼一层北边的台子上站着两人,讲着相声。

 观众:好!好啊!哈哈哈哈哈!

 观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音效:人声鼎沸

曹殷:今年的京城真是热闹啊,新年庆典一定很壮观。

 友人甲:是啊,曹兄,话都说到这上来了,我们都知道你诗才不错,何不在此作诗一首?

曹殷:那好,我趁着热闹吟诗一首,给诸位添些乐趣!

 音效:淡去

张敬:那人……一直在往我这看,他要走了!(起身)

小二:这位客官,您还没有结账,打算去哪啊?

张敬: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小二:先付钱再说!

张敬:(摸索一阵子)嘶......我身上没带钱。

小二:那也就是说,你想吃霸王餐?

张敬:......

小二:这么狂?敢在京城的店吃霸餐,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压住他!

张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书人:张敬一拍桌子,震得茶水四溅。他身形一错,出手如电,扣住了店小二的手腕。店小二大惊失色,想要抽回手,却被张敬死死扣住。

小二:你想干什么?

张敬:既然你们不让我走,那我就只好来强的了。

说书人:说着,张敬猛地一拉,将店小二拉得一个踉跄,撞在桌子上。

小二:快来人啊!他要逃了!

说书人:张敬正要冲出门只见一名青袍男子挡在他的面前。

曹殷: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吃饭不给钱呢,没钱就做工抵钱,有什么事不能......

张敬:(踹开)滚。

曹殷:(吃痛)啊......哎呦!

说书人:伙计们一拥而上,将他死死按住。

张敬:(蓄意)呃......

东方靖:(冷声)住手,放开他。

说书人:伙计们一愣,看向东方靖。

张敬:你认识我?你知道我是谁?

东方靖:哈哈哈,客官说笑了,我哪里认识您啊,看您这身打扮,不像是京城人士,定是江湖游历之人吧?萍水相逢就是缘分嘛。

东方靖:(高声)再沏壶茶送过来。

东方靖:(贴近张敬,小声)今天散场之后来找我。

东方靖:(大声)这壶茶算我请您的。

张敬:(疑惑,停顿几秒)好。

闪回

......

说书人:此时,在另一侧的包厢内,唐青筠始终注视着张敬。

说书人:她为掩人耳目,便女扮男装出行,在茶楼上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免生出了一丝好奇。

唐青筠:(本来还想看乐子来着,也不知这人有何来路,能让老板娘如此相待,不行,我得好好查查这人)

唐青筠:过来.

侍卫:临庆殿下有何吩咐。

唐青筠:(不行,我得亲自做点什么,他们的责任是保护我的安全,不是帮我做事,我得悄悄跟着他)

唐青筠:没事了,你退下吧。

侍卫:呃......是。

(闪回)

说书人:日渐落下,在茶楼的人群渐渐散去,各回各家。

第二幕

说书人:在散场之后,张敬便回到客栈,待到半夜,又来到茶馆。而唐青筠乔装成一位富商,悄悄地跟在张敬的身后,而张敬则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说书人:张敬正抄着三七客栈附近的近路,跟踪着张敬的唐青筠看到了一位带着面具的黑衣人,从屋顶上掠过,直奔张敬而去。

唐青筠:(看来也有别人盯上他了,果然有人注意到老板娘的反常)

唐青筠:(不对,这人来者不善!)

说书人:只见这人手中攥着一把匕首,黑暗中的火发出的光亮使得那匕首的反射着一缕红光。

说书人: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样,都不能光看着。

 音效:刀光声

 音效:摩擦声

说书人:张敬反应迅速,侧身一闪,躲过了这一剑。他顺势一拳打向黑影男子的腹部,将其手中的武器夺下。

黑影男子:呃啊......呃呃呃......

张敬:呵,早就发现你了,就这身手还敢跟踪我?

黑影男子:呃......不要......

张敬:说,你跟着我做什么?

说书人:张敬用匕首抵住了他的脖子。 

 音效:割破皮肤

黑影男子: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敬:你要是把附近的夜巡引过来,立刻就得死。

黑影男子:(禁声)唔!

张敬:远处那个姑娘也出来吧,我绕了这么久,你跟的也够紧的。

唐青筠:你怎么察觉到我的?

张敬:一看便知你是个外行,蠢到跟踪人还这么大动静的刺客,我这辈子还真没见过。

唐青筠:你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张敬:(无视)看你的衣着,应该不是普通人。虽然小了点,但是你女扮男装我还是能看出来的,我还真想知道你是谁,这么蠢还来跟踪我。

唐青筠:你!(忍怒)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张敬:你一个女子,应该没有这个胆子。

唐青筠:你居然......!

张敬:(打断)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跟踪我做什么?

唐青筠:我......

唐青筠:(惊)啊!贼人!你做什么!

 音效:刀光声,刀刃撞击声

张敬:被压在身下还不老实!

唐青筠:小心!

说书人:突然炸起了一大片烟雾,两人迅速捂住口鼻,防止烟雾混着毒雾,等拉开距离后,烟雾散去,原地哪还有半个人影,有个盒子躺落在地上。

说书人:张往远处,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身边站着那个黑影,那人对着这边摆了摆手,一挥斗篷,便瞬间消失。

说书人:张敬走过去打开盒子。

唐青筠:小心有诈。

张敬:哪里来的那么多诈,他刚才如果用全力,那你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唐青筠:......

唐青筠:原来如此......那你呢?

张敬:他没用全力,我怎么就见得用全力了?

唐青筠:那你怎......(打断)

张敬: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你是谁。

唐青筠:......

唐青筠:唐青筠

张敬:看来这家伙知道点什么不得了的事

张敬:他故意被我抓到,还留下了这个......额......

 沉默三秒

张敬:这是什么?

唐青筠:这个是......

张敬:算了,你肯定也是瞎猜

唐青筠:......

唐青筠:你能不能让我说完!这个是京城四周的布防图!不管这人是什么目的,他手里拿着这图便是要杀头的死罪,我劝你赶紧把这图交给捕快,不然你就麻烦大了。

说书人:张敬没有理会她的话,读起了图背后的字

张敬:“狼子野心,霍乱除夕,此病不除,人死城灭。”

张敬:看来他们知道些不得了的事啊。

唐青筠:那更应该上报官府啊,你一个江湖人,怎么管得了这事,必须找专人处理啊。

张敬:聒噪,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联系官府,咸吃萝卜淡操心。

唐青筠:你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我可是......(停住)

张敬:是什么?你还能是长公主不成?

(沉默)

张敬:行了,跟上吧,感兴趣就跟我走,一起去见茶馆老板娘。

唐青筠:好......(咬牙切齿)

 闪回

说书人:只见李逸风手里撵着一点类似于石墨的东西,前面被刀钉在墙上的竹罐里,装了满满一罐,这粉尘像是液体,里面还有小小的结晶。

李逸风:这是......发晶?不对,这个硬度,不是发晶,闻起来有股植物灰味。

说书人:李逸风掏出火镰,试着打了个火,只见竹筒轰的一下就燃起来了。

李逸风:娘的,什么东西!

说书人:李逸风眼疾手快,直接把竹筒扔了出去,在竹筒着地后几息时间内,那东西猛地轰然炸开,四周能烧起来的东西,都被点着了,其他士兵纷纷用东西扑火,可那火怎么也扑不灭。一群人顿时乱作一团。

李逸风:是谁要这么做,是要谋害我吗,不对,谋害不需要这么做,能神不知鬼不觉把这么个竹筒钉在墙上,直接进来杀我会更有用,刀,黑色燃物......对了,刀!

说书人:李逸风仔细端详起那刀,只见这把刀,纹样古怪,似是有很多只狼在上面

李逸风:狼......突厥人!是有高人给我提示,跟火有关系,他们要用火烧京城!该死的,什么时候不好,非要在最闹腾的时候起事端!该死的突厥人!

 闪回

神秘人:干得不错,把地图给他一定没问题的。

黑影男子:师父,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告诉他们那些人的阴谋,而是以这种方式来提示他们?

神秘人:我们占星师只能用这种方式干预因果,但不能直接改变因果,不然一定会受到严重的反噬,轻则失去天机,重则灰飞烟灭。

黑影男子:是......弟子明白。

神秘人:但愿那些官府的人能明白竹筒的意思吧。

 闪回

 轻敲门

 开门声

小二:来了都不递门坎?(来了都不自报家门?)

唐青筠:什么门坎?

小二:春点开不开?(会不会说行话?)

张敬:起开。

唐青筠:你做什么?

张敬:春点开。(会说)

小二:这空子瓢紧不(这人嘴严吗?)

张敬:靶子连邪叉子上的,瓢不紧,但是传正。(赶鸭子上架,嘴不严实,但能信)

说书人:小二闻言,把门打开,放二人进去

 音效:关门声

 音效:火镰声

东方靖:神探张敬,久仰大名!

唐青筠:(混响)张敬?近两年很有威望的江湖人士啊,据说是民间探案的好手,看他身手确实不凡,这么说来确实名不虚传,也难怪如此自负。

东方靖:恕我失礼了,小女东方靖,今日有一事相求。

东方靖:根据我的情报,有一伙突厥人潜入了京城,我想请你帮忙调查他们,不管有什么计划,只要对京城不利,就阻止他们。

张敬:呵,你一个开茶馆的怎么也关心这种事。

东方靖:毕竟咱家店在京城嘛,出了什么乱子,可就影响咱家挣钱了不是?

张敬:实不相瞒,刚有一人给了我情报,说京城可能会有大麻烦

 纸张摩擦声 

张敬:这......是他给我留下的线索,一张京城的布防图。

说书人:张敬眉头一挑,东方靖似乎并不惊讶。他看了看手中的布防图,又扫了一眼旁边的唐青筠,心中泛起一丝疑惑。这二人似乎比自己知道的更多啊。

张敬:(混响)这京城,看来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太平。

说书人:东方靖见张敬沉默不语,心中有些忐忑,她深知张敬的本事,若是能得他相助,那京城的安全便多了几分保障

东方靖:张神探,我知道您是个有本事的人,只要您能帮忙查出那些突厥人的目的,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张敬:(笑)任何代价?老板娘,看样子你并不只是“怕影响做生意”这么简单,你知道些什么吧?

东方靖: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近来我总是半夜被惊醒,似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张敬:什么线索也没有,我怎么帮你查?就这一个哑谜加个地图,靠猜吗?

说书人: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满身狼狈的小二冲了进来。

小二:外面的草料燃起来了!那火不大却怎么也扑不灭! 

东方靖:什么,带我去看看,草料应该大部分还是潮的,怎么会失火。

 音效:纷乱的脚步声

说书人:远远的站着一个人,正不知道在做什么

张敬:(混响)宵禁了还在外面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善茬。

 音效:跑步声

唐青筠:你要去干嘛?

张敬:别问了,要么跟上,要么在这等着。

 闪回

张敬:啧,一定没错,就是白天那人,又让他跑了。

说书人:经这么一打岔,哪里还有那人踪迹,张敬没注意,旁边躺着一个穿着破烂的老人。

季元:呃......

张敬:你是何人?

季元:我......

东方靖:哎呀,您大半夜的就别往外跑了,今天的糖不是都做完了吗,就在客房里好好休息嘛。

张敬:老板娘,你认识这老头?

东方靖:这位可是在京城做了40年糖人的老手艺人了,做出来的糖人,模样精致得很。

张敬:胡说八道,全京城就一个做糖人的商户,怎么可能沦落至此。

季元:当初那糖才三钱一两,到现在变成十二钱一两,用不起现成的糖啦......

季元:(激动)买甘蔗自己练糖,又得看那些游商的脸色,起早贪黑练糖还卖不出多少去,这狗官又要抽几成出去......我......咳!咳咳!

东方靖:哎哎哎,谨言!您别激动,别激动,先好好休息,千万别急啊。

唐青筠:(混响)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回去我定要好好整治这帮贪财鬼,不行,必须砍几个!

......(更多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