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229】
普本·风起青萍
作者:A~seven兮颜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近代字数: 5257
48
52
77
2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2男1女
作品简介

喜欢的小说改编,请大家多多支持原作者哦!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15 15:57:59
更新时间2024-04-13 01:06:5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张津若

男,25岁

是一位司令,对周婕一直很倾慕

史屿兴

男,18岁

周婕的学生,一直爱慕周婕

周婕

女,23岁

与张津若有着同样远大的理想,喜欢史屿兴却因与张津若结婚而不能表达

 周   婕:风起青萍之末

 史屿兴:至于草莽之间

      欢迎收听由凤凰重生剧社出品的近代民国言情广播剧《风起青萍》,编剧A-seven兮颜,后期🔥凤凰涅槃🔥
序幕壹

 风铃声

史屿兴:夫人。

周婕:没声没响的。

史屿兴:(浅笑)门生以为,这般脆响悦耳的风铃声便是提醒夫人有客来的。

周婕:是用来提醒我的,但最近风越来越大,没日没夜的吹荡,我也分不清究竟是人还是风了。

史屿兴:(眸色微动)是啊,风声越来越大了,(微微侧过头)司令的判决下来了。

周婕:(没什么情绪)这风什么时候才有个停?

史屿兴:就快了。

周婕:(回眸,礼貌疏离的微笑)我已与张津若和离,你以后不必再称我夫人,直呼我名吧。当了这么多年的司令夫人,我都快忘了我本来的姓名。

史屿兴:(起了起唇,终是不曾说出口)……

周婕:判决书上……是怎么写的?

史屿兴:(垂下了眸)枪决,七日后执行。

周婕:我知道了,谢谢你来告诉我。

史屿兴:告辞。

 脚步声

 风铃声

女主捂嘴哭一会儿

序幕贰

 转场

助理:局长,有位女士找您。——cv.柴夫人

史屿兴:(后靠在背椅上,两指浅揉鼻梁)这一批判决书已盖了章,没有任何转圜余地,求情的家属一律将他们好好送回去,我就不见了。

助理:并非家属。这位女士说,几日前您在她的书店订了一本书,今日到货,特地给您送来。——cv.柴夫人

史屿兴:(遽然睁开眼)快带我去。

 脚步声停入

周婕:(稍稍仰首示意,笑道)时隔几年,若非你前几日来见我,我都不知你已做了局长。

史屿兴:(为她斟了一杯茶)时隔…五年三个月零八天,您离开司令后想必是不愿再沾染任何与司令有关的人和事,我们这些曾经的下属也不敢叨扰。

周婕:(垂眸望着茶水中漂浮的绿叶)是啊,谁能想到,自己罪行书的判决是由自己亲手带起来的门生盖章生效。

史屿兴:(认真的望着周婕)您…在责怪我(片刻后话锋一转)我只是司令的下属,并非他的门生,我只是您一个人的门生。

周婕:(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笑意愈深)你还是同从前一般,总是在纠正一些无关紧要的词句。

史屿兴:(内心混响)不是无关紧要。

史屿兴:(平淡问道)您今日来是想见司令一面?

周婕:(低头从手包中拿出一枚信封)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知道此事定是极难的,也不知道这个还作不作数。

史屿兴:作数,(两指微动,将信封抽离)明晚见。

 脚步声

 雨声

史屿兴:(内心混响)这么大的雨,这几乎要将天下破的雨,她也来了,义无反顾的来了。分明从前她是最厌烦下雨天出门的。

序幕叁

 车停,下车

周婕:(内心混响)他食言了,他说明晚见,但是他今夜却没有来。

 脚步声

张津若:(眉眼间满是抗拒)你来干什么?

周婕:……

张津若:有话快说。

 铁链声

周婕:(回过神来问道)后悔吗?

周婕:携手相伴十几年,竟因着一个舞女与我和离,只为让她登堂入室坐上司令夫人的位置。而今你锒铛入狱,她们只顾着瓜分抢夺司令府最后的财产,没有一个人来看你,你后悔吗?

张津若:(摇了摇头)不后悔。

周婕:(闭上了眼,再次睁开)可还有什么想说?什么心愿?

张津若:(好似松了一口气,带着笑意)怎么选在行刑这日来?

周婕:(平淡)对你的恨还没有完全消退,考虑了几日要不要来。

张津若:你还是同从前一般坦诚。

周婕:从前吗…(眸色微动)还想回到从前吗?

张津若:(眼里满是缅怀,但依然摇了摇头)不想回去,不想回去了,我想要更好更远的未来。

周婕:可你已经没有未来了。

张津若::(稍稍睁大了眼)以后别再和军阀扯上关系,把握着权力不愿放手的不会是好人,也绝不会有好下场。(微顿)史屿兴…早已和军阀没有任何关系了。

周婕:(双手抱胸,后靠在背椅上)这是你的心愿吗?

张津若:(望着她勾起笑意)我的前夫人会为我实现吗?

士兵:时间到了。

张津若:(站起身,深深望了她一眼)是啊,我已经没有未来了…但你有。

 铁门关闭

 枪声

周婕:(内心混响)这下了十天半个月的雨,终于停了。

序幕肆

收音机:本台消息,四月九日电,大军阀张津若昨日已被枪决…——cv.小听听

 风铃声

周婕:(微眯了眸子看去)把手上挂着暂停营业的招牌,是没瞧见吗?

史屿兴:(将包裹放在桌上)我以为周老师是知道今日我会来给您送饺子刻意挂的,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周婕:(微愣)如此有心?

史屿兴:也不算,孑然一身的人在佳节总是倍感寂寞,便大胆来邀老师做个伴儿了。

周婕:史局长这样的大忙人必然是有千百人等着奉承的,怎会……

 眼镜落地被踩碎声

周婕:(毫不在意,打开铁盒)史局长这顿饺子价格不菲。

史屿兴:(捡起镜框和几枚碎片)没想到老师还在用。

 回忆转场

周婕被追杀,与张津若相遇

 枪声不断

周婕:(腿中枪吃痛)啊…嘶…

 脚步声

张津若:(半蹲下,查看她的伤势)这里灰尘太大,会感染的。

周婕:(不敢说话)……

张津若:(眼中噙笑)要跟我走吗?

周婕:(点了点头)

张津若:(一把将她抱起,大声传令)回去时我要看见军医在我营中。

序幕伍

 转场(军营内,周婕被医治后醒来)

周婕:(清醒过来)嗯…这是什么?

军医:你醒了?这是你打了麻药沉睡时军长亲手为你制的,费了不少功夫呢,你且试试能不能下地。——cv.溟羽叁弦

周婕:(张望)你们军长呢?

军医(朝东南方微扬了扬下颚)在训新兵,你若是(被打断)——cv.溟羽叁弦

周婕:我去找他。

 脚步声

史屿兴:我想投军,麻烦你们通融一下,放我进去吧。

守卫:招募已经结束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cv.溟羽叁弦

周婕:(顿了顿)你们放他进来吧。

守卫:(为难)这…这不合规矩。——cv.溟羽叁弦

周婕:张军长抱我回来的时候你们是瞧见了的,我便做了主带他去新兵处,军长若是怪罪只管找我。

守卫:好吧——cv.溟羽叁弦

 脚步声

史屿兴:(惊异)你的腿…

周婕:(笑)受了点伤。

周婕:你为什么想投到张军长麾下?

史屿兴:(蹙眉片刻思考答道)我…我也不知道。

周婕:嗯,(顿了一下)是为了军饷?

史屿兴:(急切)不是,我不是为了吃饱肚子,我是……我是……

周婕:别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史屿兴:史屿兴。

周婕:(点了点头,侧首望向他)以后,我来为你明确,你投军的缘由。

序幕陆

 转场

周婕:现在军中都在传我们的关系。

张津若:(查看她的伤口)……

周婕:我打算留在你的军营里,教他们识字明理

张津若:(眉间微动,很是意外)……

周婕:人世间有理想的人不多,如此难能可贵,不明确太可惜了。将士们的生命有时很短暂,至少在回望的那一刻,我希望他们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战。

张津若:(抬起头与她对视)你以什么身份留在这里?

周婕:(饶有兴致的望着他)军长夫人怎么样?张军长不是早就将我调查清楚了吗?

张津若:(微眯了眸子)……

周婕:杖顶的装饰是我从国外带来回来的,只不过后来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典当了。张军长有心赎了回来,现今又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中。

张津若:(内心混响)她说的没错,我早就心仪于她,除开我有任务在身,她每场慷慨激昂的宣讲我都不曾错过。她是如此有感染力如此动人心弦,我难以抵御这份心动。

周婕:(内心混响)我也终于明白,我这样的崭露头角为何等到现在才被人攻击。那什么所谓的“幸运”二字,其实是有人在为我规避危险。若没有他时刻带人在暗处保护我,只怕我早已死在某一枚无名子弹下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受伤后他才会来的如此及时,我的腿也因此保住。更何况军长夫人这个身份很好用,可以畅通无阻地走在达官贵人之间。我觉得对于革命事业来说,儿女情长根本不值一提,我愿意牺牲自己的所有来为革命事业推波助澜。

张津若:原来你是刻意向守卫将我们的关系说得这么暧昧,如此说来,好像是我中了你的圈套。

张津若:(内心混响)她真的太聪慧也太坦诚了,只是凭借短杖上一枚不起眼的装饰就能将我对她的心思猜得透彻,毫无偏差。我从未想过我有朝一日可以离她这么近,她是海外归来的才女,每份演讲稿与宣传页都由她亲手撰写,我曾看过,我不只是看不懂她想要表达的核心思想,甚而连字都不大认得全。是的,我是个只会拿枪的白丁,我配不上她。所以我的心动里,有守望,有保护,唯独没有占有。而此时此刻,她就在我的面前如此平静的告诉我,她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好似上天为我筑的一场梦。

周婕:那张军长确实是有些自作多情了,我那时只是想帮那个孩子一把(话锋一转)我与军长有着相同的目标,所以才走到一起,没有谁配不起谁。更何况,我们希望挣得的,本来就是一个平等的未来,不是吗?

张津若:(内心混响)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漂亮又如此敏锐的一双眼睛啊,她好似能将我完全看穿,然后不动声色的打消我的顾虑。是啊,我们如今以命相搏,原本就是一个平等的未来啊。

序幕柒

 转场(周婕已是士兵们的老师)

史屿兴:姐姐,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想投军了。

学生:你懂不懂什么是尊敬,你该叫夫人。

周婕:(不以为意)……

史屿兴:她不是以军长夫人的身份教我们识字明理的,我为何要称她为夫人?

周婕:(将家书递给学生)好了,你的家书我批注好了,你先回去修改吧,改好后再给我瞧瞧,若没什么问题了我便替你邮回家乡。

学生:谢谢夫人,那我先回去修改了。

 脚步声停入

周婕:(眉眼带笑)我很高兴你这么说,你若不想唤我夫人便唤我老师吧,不过我只年长你五岁,是占了点便宜的。

史屿兴:(点头)周老师,我是为了想让我身处的这个国家,变好。

周婕:你大概会有所成,(想牵他的双手,却最后只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希望你日后的路能走得平稳一些,所以我想给你一个告诫。

周婕:(目光诚恳真挚)不必为无关紧要的事与人争辩,尽量避免无端的祸事,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史屿兴:(蹙了蹙眉,内心混响)那不是无关紧要。

周婕:我不是想教你做人做事,我只是…希望你日后的路能走得平稳一些。

史屿兴:(点了点头)门生记住了。

序幕捌

 风铃声

周婕:(内心混响)我这一生只后悔过两次,第一次是在某个盛夏的午后。张津若为军中将士放了半天假。

 回忆转场(史屿兴带周婕去配眼镜)

史屿兴:周老师跟我走吧。

 心跳声停入

周婕:去哪儿?

史屿兴:(故作神秘地说)老师去了就知道了

周婕:(笑得灿烂)

周婕:(内心混响)在那一刻,我深觉去哪里都不重要了,只要是史屿兴,天涯海角皆可去。

 脚步声渐渐远去

张津若:(内心混响)我就站在营帐外的不远处,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离开营帐。她脸上,是这样明媚的笑容。是在我面前,从不曾展现过的笑容。

 转场(到了眼镜店)

 推门而入

史屿兴:(兴奋)我给老师订了一个金框眼镜,带老师来验个光。

周婕:(微愣)你…

史屿兴:(笑)全款已付,款式已定,已经退不了了。

史屿兴:(一脸期待得说)来,我来帮老师戴上。

周婕:(内心混响)如果没有成为他人的妻子就好了。如果,还是孑然一身,那就好了。但一切都不能重来了,还好君子论迹不论心。

 回忆结束

周婕:(内心混响)我的第二次后悔,是在某个大雨滂沱的黄昏。那时清朝终于被彻底推翻,封建制度陨灭,张津若成了大军阀。袁世凯死后军阀割裂,张津若守着一方土地圈地为王,而史屿兴离开了他,进入了行政机关。

 回忆转场(史屿兴来给周婕道别)

周婕:我送你吧。

史屿兴:老师从不在雨天出门,总怕泥泞溅染了衣裙鞋袜,别为门生破了例。

史屿兴:(从胸前衣襟里取出一张票据)这个,是门生赠送给老师的离别礼物。

周婕:(内心混响)如君所愿

史屿兴:如此多年的谆谆教诲门生不敢忘,若日后门生小有所成,老师可拿着此票据来兑换一个心愿。哪怕是要这泼天的雨骤然停下,顷刻画为万里晴空,门生也将跃上云端,向太上老君讨个人情。

周婕:(内心混响)分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但在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承诺下,好似真的能成真。或许这便是爱吧,爱总是如此,令人心甘情愿的臣服,也令人无法自拔的沦陷。是的,我又后悔了。当我望着他执着黑伞缓缓消失在雨雾尽头的时候。这一次的后悔比上一次来的更加猛烈,更加汹涌。因为我明白,此次一别,再见不知何时。我多想…多想…跟他走啊,但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转场(司令府内,周婕与张津若和离)

周婕:(内心混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张津若不再执着于领土之战,他开始与其他军阀一样,沉沦声色,强抢民女,纸醉金迷,夜夜笙歌。我一边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向他诉说我们曾共有过的理想,胜利近在咫尺,他不该令之毁于一旦。但变了就是变了,终于有一日…

张津若:(厌倦)这是和离书,我已经签好名了,你也签了吧。

周婕:(怒声质问)为什么?

张津若:你知道的‘大上海舞厅’的头牌不愿与我为妾,但司令夫人的头衔只有一个,自然是要空出来,才能给她。

 巴掌声

周婕:好,那就这样吧。

 签字声

 脚步声

序幕玖

 转场(史屿兴告诉周婕真相)

史屿兴:外头雪停了,吃了饺子我陪老师去配副眼镜吧。

周婕:这框修修还能用,让老板换一副镜片就好。

收音机:据本台报,军阀大势已去,属于和平的时代即将到来…——cv.悦天使与梅恶魔

史屿兴:(深吸一口气)老师,你知道饺子是怎么煮熟的吗?

周婕:(回望着他,一言不发)……

史屿兴:水第一次沸腾的时候,里馅是没有熟的。要一次又一次点冷水,一次又一次将沸腾隐下,直至饺子完全熟透,才一把捞起。

张津若:(混响)我已经没有未来了,但你有。

周婕:(猛然意识到)你离开他去行政机关,就是为了这一日,对吗?

史屿兴:(苦笑)不愧是老师,这么快就明白了。

周婕:(后知后觉的问道)他是知道军阀大势已去,所以与我和离,不愿拖累我,对吗?

史屿兴:是啊,司令怕他死后民众将对他的怨恨波及你身上,并提前将你拨到了受害者一方,这样民众对你的恶意会少些。

周婕:(内心混响)曾手握重兵,一方为王的张津若怎会如此之快便被史屿兴所在的政府派遣出的军队围剿?因为…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不抵抗,束手就擒。

张津若:(混响)不后悔

周婕:在临别的会面时,他依然以厌烦的伪装面对我,后来又为何化为了从前的温熙模样。因为他在我长时间的闭眼沉寂后,看见了我眼中释怀的光。

张津若:(混响)你还是同从前一般坦诚

周婕:(内心混响)我们曾有着共同的理想与未来,他何尝不知我始终将他视为同路人,却不是爱人。我从未爱过他,我心中另有所爱。我从不曾留恋司令夫人的头衔,更不曾因为那纸和离书而恼恨。我真正愤怒的是他沉沦堕落,不再记得年少时的理想,也不再与我是同行之人。

张津若:(混响)不想回去,不想回去了

周婕:(内心混响)他以冷漠作为伪装,想让我彻底死心。当我知道他变不回从前了,也就释然了,也就能往前走了,不再回头看了。军阀大势已去,别在与之有任何沾染是他对我最后的告诫。

张津若:(混响)以后别再和军阀扯上关系,把握着权力不愿放手的不会是好人,也绝不会有好下场

周婕:(内心混响)而史屿兴彻底与军阀割裂,站在了军阀的对立面,他是可托付的。他想帮我解开枷锁,令我去追寻真正所爱,这是他以命挣来的。

张津若:(混响)史屿兴…早已和军阀没有任何关系了

周婕:(内心混响)他心甘情愿独自一人走向炼狱,挣来毕生所爱与万千民众的未来。更好更远的,光辉灿烂的,未来。

张津若:(混响)我想要更好更远的未来

张津若:(混响)我已经没有未来了,但你有

周婕:屿兴,(眼睛平视窗外)我这一生,只爱过一个人。

史屿兴:(攥紧了拳,内心混响)我知道,她说的是张津若。

周婕:我爱他眼中的光,爱他脸红的模样,爱他近乎执着的理想。(眼中蓄满泪水)我爱他,可我不能留在他的身边。

史屿兴:(内心混响)是啊,张津若已经死了,她再也不能见到他了,不能留在他身边了。但我很想说,如果你愿意,可以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见证他亲手以命打下的,那个光明平等的未来。

史屿兴:(将镜框放在她手边)……

周婕:谢谢。

 起身,推开书店的门

周婕:史局长走的时候记得替我落锁,我今日不会再回来了。

史屿兴:(点点头)该替司令尽事宜我已尽,日后,也不再上门叨扰夫人。就此别过。

周婕:(回首粲然一下)愿君安。

 风铃声

周婕:风起青萍之末,至于草莽之间。你失去的未来,就由我替你去看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