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647】
剧情歌·【沁溪冠】子夜吴歌「夏」(古风淡美剧情歌)
作者: 周游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剧情歌 / 古代字数: 3777
546
814
639
10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4男2女
作品简介

吴州是一场温暖又潮湿的梦,而你,是我的梦中人。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27 10:31:44
更新时间2024-07-05 17:03:4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孟青秋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孟连生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沈易青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陈砚之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顾怀音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沈俞安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子夜吴歌·夏

古风淡美剧情歌

编剧 周游 后期 小匡

感谢冠名:沁溪

感谢题字

牧山河

感谢试本

拾一/银止/伶星/熠/Kaedeee/tazumi/

巳九/林桃桃/阿木木

沈俞安: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稚乃

顾怀音:愿你我之间,如花似叶,岁岁年年。——大胃胃  

孟连生:在下,孟连生。 ——良一人

孟青秋:既然已经动了心,那就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cv不言

沈易青:与君远相知,不道云海深。——Kaedeee

陈砚之:谁羡骖鸾,人在舟中便是仙。——阿木木

小厮:今日诗会,各位公子,里面请 ——易尘

张:在下张宜,湖州人氏,家父湖州刺史张士德。——张师傅  

李:在下李尔,台州人氏,家父经商,名下五座钱庄。 ——徐小内

张/李:幸会幸会! 

王:听说这沈府不仅是吴州名门,沈小姐更是生的花容月貌,你们也是来—— 冠华

张/李:哎?心照不宣

 推门 豆蔻:小姐!张李王可都在偏厅等你了~人呢?小姐?——云歌然

 跑步,摩擦

沈俞安:(躲石碑后,os)总算是躲开了,母亲也真是的,借着诗会的由头,竟给我介绍一堆什么公子,个个歪瓜裂枣,油腻得很,还是自己一个人好~偷得浮生半日闲嘛~

 脚步

孟连生:请问,留园怎么走?

 心动

沈俞安:(回神)哦!(指路)左转,再向前走几十步就是。

孟连生:多谢姑娘,不知怎么称呼?

沈俞安:沈俞安!

孟连生:(笑)原来你就是沈小姐,真是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呐。

沈俞安:(羞)这么会夸人的嘛,还不知你是哪家公子呢?

孟连生:(作揖)在下,孟连生。

沈俞安:(os)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我与连生的初见,便是一眼万年。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蝉鸣 (三人对完)

夫子:(念词)天容水色西湖好,云物俱鲜,鸥鹭闲眠。应惯寻常听管弦——嗯?(拍桌)顾怀音!你又在打瞌睡!

顾怀音:(惊醒,站起)夫子!我没有!

夫子:那你说说,这首词的下句是什么?

顾怀音:什么…呃,是什么呢…(看向陈)

陈砚之:(小声)风清月白偏宜夜,一片琼田。

顾怀音:(听不清)什么?你大点声?

陈砚之:(稍大点声)风清月白偏宜夜,一片琼田!

顾怀音:(听不清)什么?你说清楚点!

夫子:顾怀音!他说的我都听见了!还有陈砚之,你们俩都给我出去!

棹歌声声遥 煮新茶秉烛聊

台上斟一盏 碧螺春香气萦绕

素手梳鬓角

风光无限好

愿这时光温柔到老

 脚步

书童:孟公子,这边请!

孟青秋: 有劳。

书童:公子客气啦~我听说您自小在京州长大,初来我们吴州,还习惯么?

孟青秋:哦,京州气候干燥些,比不上吴州温润,我倒是更喜欢这里。

书童:嘿,别的不说,咱们吴州山水秀美,如诗如画,风景可是独一份儿!

孟青秋:(笑,视线落远处走过的身影)哎?那位是?

书童:那位啊!那是我们家二公子,沈易青,他是费老先生的关门弟子,人长得俊秀,还写得一手好文章。

孟青秋:(os)沈易青…名字倒是如人一般雅致。

燕莺声声鸣 同携手过石桥

月浸水中仙 倾落间影皎皎

长亭檀廊古道

十里荷花妖娆

恍如墨色深处湖光旖旎 云水照

换人

 琴声,脚步

沈易青:留园正是热闹的时候,孟公子怎么没去?

孟青秋:你知道我?

沈易青:你从京州来,眼下正是大家争相结交的对象。

孟青秋:(笑)都是冲着我爹来的,与我何干?

沈易青:你倒是通透。

孟青秋:(拿盘中葡萄)我又不会写诗,现在去也是扫了大家的兴致,(吃葡萄)还是沈公子品味好,这炎炎夏日,寻得这处清净地,不介意与我分享吧?

沈易青:(淡笑)你这人直来直去,倒是有趣。

孟青秋:刚才弹的是什么?我很喜欢,你继续,我在这儿听会儿,不吵你。

沈易青:(笑)

 流水声 (三人对完)

豆蔻:小姐,您在这亭子已歇了一个时辰,夫人还等着您回去呢!

沈俞安:(望着)知道啦,我再歇会儿,反正早回去,也是听母亲念叨。

豆蔻:(调侃)小姐一直盯着这来路瞧,说是歇息,却总是坐立不安的,莫不是在等什么人?

沈俞安:哪、哪有!我才没有等谁呢!

 脚步

孟连生:沈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沈俞安:啊!我在赏花呢,你看,这满池的荷花粉粉嫩嫩,多好看!

孟连生:沈小姐说笑了,吴州最美的荷花池,不就在沈府么?

沈俞安:呃…是嘛!我家院子无趣的很,早就看腻了,还是这里风景好些,吹着风也畅快!

豆蔻:(插嘴)是是是,这家里的花哪有外面的花香呀~

沈俞安:(脸红)豆蔻!胡说什么!

孟连生:(笑)无妨,原来沈小姐是这样爱花之人,只是天色渐晚,你们两个姑娘待在此地怕是不安全,还是早些回去吧。(转身)

沈俞安:(略失望)知道了……(叫住)哎,孟公子!

孟连生:(回头)怎么了?

沈俞安:下次见面,你叫我俞安吧!

 沈俞安:下次见面,你叫我俞安吧!

 孟连生:好,俞安。 

沿途的山 万千峦叠峦

此去经年 便隔云水两端

听更声长复短 河汉明几暗

浮世繁华 如此这般

 翻书

陈砚之: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推门

顾怀音:砚之哥哥!今夜西湖有游船盛会,我们去凑凑热闹啊~

陈砚之:前几日才被夫子罚了功课,又想着玩乐之事?

顾怀音:嘿嘿,机会难得嘛,据说还有秦乐坊的姑娘登船献技,个个是美人,砚之哥哥就不想见识一下?

陈砚之:(好笑)你好歹是个姑娘,小小年纪,说得什么浑话!

顾怀音:(拉陈走)哎呀走嘛!去晚了可就看不到美人咯!

 市集  脚步

沈俞安:哎!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孟连生:别急,等会儿就知道了。

 少年:新鲜的冰藕粉咯!来一碗嘛!

 放碗

沈俞安:你带我走了这么远,就是为了这一碗?

孟连生:这可是全吴州最好吃的藕粉了,软糯香甜,清爽的很。

沈俞安:(傲娇)好吃是好吃,就是走得脚疼!

孟连生:(装痛)哦~那我也疼。

沈俞安:你哪里疼?

孟连生:(笑)我心疼。

 游船

 小贩:卖河灯!西湖里放河灯,许愿灵得来!小姑娘,来一个嘛?

顾怀音:行!待我挑挑!

陈砚之:果然还是小姑娘,还信这个。

顾怀音:这你就不懂了,许愿这事呢,就是要坚持,不可错过也绝不放过!总会有灵验的那天!

陈砚之:你要是把这个劲头用在功课上,就能少挨夫子几回骂咯~

顾怀音:砚之哥哥!好不容易出来玩,就别总是夫子夫子的吧!(坏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心悦他呢!

陈砚之:(苦笑)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呀?我这明明是关——

顾怀音:嗯?关什么?

陈砚之:咳,没什么,你快选河灯吧!

过幽静 脚步悄 一树烟花已缥缈

多情被 无情扰

温柔要不要 这一番同游 可好

 夜晚 脚步

孟青秋:远处瞧见就觉得熟悉,果然是你。

沈易青:(回头)孟公子。

孟青秋:你来这里做什么?

沈易青:(抬眼)听雨。

孟青秋:(惊异,笑)你还真是个妙人。雨有什么好听的?

沈易青:春雨细微,连绵温柔,夏雨爽利,酣畅淋漓,秋雨清疏,似是诉说哀愁,都是不同的。

孟青秋:(调侃)不愧是才子,发个呆还有这么多讲究。

沈易青:(笑)你还是这样直率。

孟青秋:(拿酒)一场山林新雨,就应该配壶上好的桂花酿,我一个人喝着实寂寥,与我一道饮酒如何?

沈易青:那就,却之不恭了。

 游船

顾怀音:看过那么多湖,我还是觉得,西湖最美!

陈砚之:是你偏爱吴洲罢了。

顾怀音:嘿嘿,那首词是什么来着?天容水色西湖好,云物俱鲜,鸥鹭闲眠...哎?砚之哥哥,这篇你是不是教我背过?

陈砚之:(笑)是啊,教过你好几次,又忘记了?

顾怀音:才没有,我记着的!

陈砚之:其实,还有最后一句没教你。

顾怀音:是什么?

陈砚之:(温柔)谁羡骖鸾(cān luán),人在舟中便是仙。

 童声: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我心则降。(孟连生入) 赫赫南仲,薄伐西戎。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范马窝次朗

孟连生:(os)初见乍惊欢,久处亦怦然。你是盛夏里的一曲清歌,悠扬婉转,日日萦绕在我心头。

沈俞安:(os)不得语,暗相思,两心之外无人知。你是如玉的少年,踩着一地的日光向我走来,从此我的梦中人,便是你的模样。

 烟花

顾怀音:(os)愿砚之哥哥,如月之恒,如日之升。你我之间,如花似叶,岁岁年年。

陈砚之:(os)夏夜微凉,她双手合十许愿,河灯小小的火光照映在她脸上,我便这样静静看她。恍惚间,似是第一次发觉,这个我从小看到大的姑娘,竟已是眉目如画,惊鸿艳影。

 顾怀音:砚之哥哥?你看我做什么?

 陈砚之:(尴尬)没有,你快闭上眼睛,否则,这愿望就不灵了!

暮霭渐褪暗

胭脂余味淡

我支着竹绢伞

你闲摆花团扇

浪儿晃曳慢

夜垂云流缓

且吟且谈倒酒声

 倒酒声

孟青秋:(独酌,微醉)只是留园的惊鸿一瞥,他的身影,从此入了我的梦。我于梦中数次呼唤他的名字,幻想与他逍遥一生。可梦终究会醒,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

沈易青:(os)与君远相知,不道云海深。

 书信 

 陈父:砚之,陈家军需要你,速回燕州。

陈砚之:(OS)我原以为,可以一直过这样的日子,闲读诗书,修炼身心,与阿音长相厮守,可我错了,吴州就像一场温暖又潮湿的梦,梦醒了,还是要回北方去,去在漫天风沙里,争一方城池,一片天地。

 扔书

孟父:刑部的位子,是你说不接就能不接的么?

孟青秋:父亲在京州谋划布局这么久,还缺我这一颗棋子吗?

孟父:青秋,京州事务,远比你想象中更加风云诡谲,若你不肯入局,日后整个孟家都有可能陪葬!

孟青秋:……知道了。

 闪回 (幼年)

孟连生:(幼年)(皱眉)这些破烂玩意儿都是你的?

孟青秋:(少年)什么破烂,这可是我的家当!你这小孩儿,生的粉装玉琢,嘴却毒得很,哪家的?

孟连生:什么哪家的,这里是我家!我是孟连生!你又是谁?

孟青秋:哦~原来姨娘生的弟弟就是你啊,怎么像个女娃?

孟连生:你!你这人说话才歹毒呢!

孟青秋:(笑)彼此彼此,还有,这里是京州,是我家不是你家!我叫孟青秋,跟你一个爹,以后,你就要叫我哥哥咯。

换人

 下棋 

孟连生:在吴州已有半年,眼下骤然离开,可有不舍?

孟青秋:你啊…明知故问。

孟连生:(笑)沈易青是位妙人,知情识趣的,可惜,是只关不住的凤,我劝你,别再惦记他了。

孟青秋:(喃喃)我又何尝不知他的脾气秉性,只是…

孟青秋:(os)既然已经动了心,那就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风铃

顾怀音:你说什么,你要走?

陈砚之:是,父亲带兵出征三年未归,如今北边战局艰辛,我必须去助他一臂之力。

顾怀音:可我…

陈砚之:阿音,你会等我吗?

顾怀音:(哽咽)砚之哥哥……不去不行吗?

陈砚之:(抹去怀音眼泪)还是…别等我了。

换人

 泪滴

顾怀音:(os)很多年后,我依然会想起那个夏夜,西湖岸边,游船摇曳,砚之哥哥就在我身旁,眼里尽是温柔的笑意。我从未告诉他我喜欢他,可我却要用一生去忘记他……

陈砚之:那年是丁卯年,冬天特别冷,雪落燕州,银装素裹。茫茫天地间,埋着累累战骨。半年后,父亲战死,而我,再没有回吴州。

 虫鸣 开门 脚步 坐下

 倒酒

沈易青:珍藏许久的桑落酒,尝尝?

孟青秋:不知桑落酒,今岁与谁倾...(饮酒)这酒甘甜,可惜喝不醉的。

沈易青:明日你就要回京州,你我二人,也不知何日才能再见。

孟青秋:(试探)你可愿和我同去?

沈易青:(笑)京州繁华,人才众多,你回去,是身入朝局,我去做什么呢?

孟青秋:你的才华学识绝不在他人之下,只要你愿意——

沈易青:(打断)算了~还是吴州适合我,得闲便可以畅游山野林间,自在得很。

孟青秋:有些话,我从没有说给你听,可若有的选,我宁愿不姓孟,只做个普通人。

沈易青:青秋,我只愿你前程似锦,一世无忧。

换人

 雨声

沈易青:(os)青秋走后,吴州下了场连绵七日的雨。最后一点夏意都已消失殆尽。我依旧常常去玉皇山,闲坐亭间,看着满山翠绿逐渐染上了金黄。青秋说的对,独酌的滋味的确不好,(饮酒)今年的桂花酿,竟是酸的……

 马车 

沈俞安:你要去岭州?

孟连生:是啊。

沈俞安:岭州山高水远,你去做什么?

孟连生:(笑)行商,置产,然后回来娶你。

换人

 鸽子

沈俞安:(os)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沈俞安:(喃喃)连生,吴州的枫叶都红了,你还不回来么?

 脚步 开门 

孟连生:(OS)俞安,我回来了。

end

周游

愿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