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565】
普本·【拥一弯月亮 沁溪联合永冠】Rain on me(戏感双普)
作者: 周游
排行: 戏鲸榜NO.20+
拥一弯月亮 · 永冠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6969
519
1019
350
6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我希望这世界多点爱,少点自私和恶意。我希望所有遭受过痛苦的“韩凌”都能遇到真心喜欢拥抱你的“江俞”。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08 22:55:49
更新时间2024-04-09 16:33:0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男,0岁

1

女,0岁

2

Rain on me

周游

让那令你痛苦的雨水都落在我的身上。

 

江俞(yù) 热情阳光 温柔多情

韩凌 冷淡敏感 脆弱极端  

初设男女,不限性别,语速不慢

BGM 1

六年前 英国  某心理诊疗室

医生:你第一次产生这种自我伤害的行为,是什么时候?

韩:高一下学期,全国奥数比赛,我得了二等奖。

医:你对自己感到不满意么?

韩:...是他不满意。

医:他是谁

韩:韩一言。

医:你是说你的父亲?

韩:法律层面上,他是。

医:可以聊聊,你胳膊上这道最深的伤口么?

韩:那是,我第一次发现韩一言出轨的时候。

医:然后呢?

韩:然后,我用了半年收集证据。

医:那你母亲知道这件事么?

韩:嗯,后来我告诉了她。

医: 那她的反应呢?她做了什么?

韩:她给了我一耳光。

欢迎收听 现代双普 RAIN ON ME 编剧 后期 周游

时间:现在 英国 费舍研究室

 开门

费教授:(笑)你总算是来了!

韩:下午在实验室,没接到电话。您着急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费:给你介绍项目组新同事,江俞,物理系研究生,和你一样也是华裔。

韩:(走近)你好。

江:(笑) 韩凌,好久不见。

【费:哎?你们认识啊?我想起来了,江俞高中也是华青的,和你一样。】

 心跳

韩:同入我不认识,高中校友么?

江:同入我们是朋...同班同学。

费:哦...哈,挺好,还真 挺巧,正好小韩啊,你来看看这块的数据是怎么回事...

 

 跑步

江:(微喘)韩凌!等一下!

韩:(停下)有什么事么?

江:我是想…(平复)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韩:我有些累,下次再说吧。

江:就在学校附近,有家新开的火锅店很不错!老板是四川人,鹅肠特别新鲜——

韩:(打断)你说我们是同学,但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你这个人。你突然拦住我邀请我吃饭,挺没边界感的。而且,我已经用“下次”拒绝你了,别缠着我。

江:今天是你生日,我就想请你——

韩:你连这个都知道,看过我资料?还真是冒犯啊。

江:我…

韩:还有,我不过生日,费心了。(想走)

江:(微喊)你一直是这样吗?

韩:我怎么样了?

江:就是...刻意的疏远所有人。

韩:怎么,你是那种,对谁都很热情的个性么?可惜这一次,用错对象了。

江:韩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记得我,但请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你走之后,我问过费教授了,我知道你...情绪上有些问题,一直在靠吃药治疗,或许你是被药物影响了——

韩:(突然笑)不用把我有病说的这么隐晦。我心理有问题,大家都知道。

江:韩凌,我们曾经是朋友,(我只是想——)

韩:(打断)你也说了,是曾经。也许学生时代我们是有过交集,但现在,我们并不熟。

江:抱歉,你可能会觉得接下来的话很矫情,但我还是要说,韩凌,我就是想给你过个生日,这六年,我一直觉得,我欠你一句生日快乐。就当是我的奇怪执念,可以吗?

韩:(OS)在路灯的照耀下,江俞的眼睛里仿佛亮起了星点的辉光,他神情忐忑,仿佛我的话对于他,是一种宣判。按常理,我并不讨厌像江俞这样的人,明亮,温暖,语气里透着真诚,或许是好奇心的驱使,我想知道他对我执念的由来,又或许,我也有些寂寞。我没再拒绝他,而是微微点了下头。

江:你答应我了?

韩:下不为例。

 

 

BGM2

八年前 高一 华青一中天台

 脚步

江:(走近)你是,一班的韩凌对吧?

韩:(抬头)你是...?

江:二班的,江俞,你估计对我没什么印象,但我认识你,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你。

韩:有什么事么? 

江:哦,历史课太无聊了,我就来这躲清净。(笑)原来年级第一,也会逃课啊?

韩:(不理,看书)

江:果然和传闻一样,冷冰冰的,不爱搭理人。(靠着栏杆)不过这样挺酷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牛羊成群,猛兽独行”…你就很有这种气质。

韩:(翻页)

江:哎,你在看什么呢?《数论》?这超纲了吧…

韩:(合上书)我时常觉得,周围的人分为两种,一种叽叽喳喳的,像聚在一起的麻雀——

江:另一种却像个安静的哑巴?

韩:(抬头)你现在就挺像麻雀。

江:(笑)你说是就是吧,不过,我喜欢安静的哑巴。

韩:无聊。

江:那给你看点有意思的东西。(背包里翻出标本)呐!看。

韩:这是…光明女神闪蝶?

江:你居然知道?我觉得它很美,看它的翅面,像是蓝色大海上泛起惊涛骇浪…又像是天穹里闪烁的星光。

韩:以海伦命名的蝴蝶,挺稀有的。

江:这个是人工培育的,没那么贵…你也喜欢蝴蝶吗?

韩:嗯,家里有一些标本。

江:(笑)那我们的品位还挺一致。看来你也不是表面那么冷漠嘛,也会喜欢美丽的东西。

韩:它不仅是“美丽的东西”,在数学上,也代表着一种“美丽的定理”,或者,一条永远不会相交的穿行曲线。

江:(触动)听你这么说,我居然觉得数学好像没那么恐怖了。

韩:也算是你的收获咯,(起身)下节是数学课,我先走了。

江:(微喊)韩凌!下次再碰到,我请你喝东西!

韩:(一丝微笑)下次再说吧。

 

时间:现在 餐厅

 转场

江:喝点?(递啤酒)

韩:(接过)

江:这种啤酒味道很淡,应该合你的口味。

韩:(轻啜)

江:(夹菜)尝尝这个,木棉豆腐,酥脆还不油腻,这边很难吃到的,就是有点辣。

韩:(一边涮鹅肠,一边看手机)

江:这个涮几下就能吃,别煮老了。

韩:现在的我,和六年前像么?

江:(仔细看)其实,还挺像的。

江:(os)他的容貌的确没有太大变化,苍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相比高中时的纤瘦身形,现在的韩凌长高了几厘米,头发也变长了些。要说哪里变了,那应该是眼睛,不再是少年时的清澈,而是吞噬一切的漆黑。

韩:那时候的我什么样?

江:嗯,怎么说呢,是那种无法被忽视的,耀眼的存在吧。成绩,长相,家境,都是一流的,优秀到让人妒忌的地步,就是个性太冷淡了,不喜欢和人交际,是那种不讨人喜欢的“优等生”。所以像我这样的普通人,被你忘记也很正常吧,我懂~

韩:普通人?一个拿到UCL全额奖学金的“普通人”么?

江:(笑)这么快就查到我资料啊?

韩:礼尚往来而已。

江:那个,你的病究竟是...?

韩:听说过BPD么?

江:什么?

韩:边缘型人格障碍,偏执,焦虑,不稳定,自毁倾向,还有很多形容词。

江:(小声)所以那个时候你会...

韩:什么?

江:哦,没什么。

韩:(挽起袖子,轻笑)看到了么?这就是我排解情绪的方式。

江:(复杂)很痛吧…?

韩:这样的我,谈不上什么耀眼吧?父母,我早就不联系了,工作,我现在就是个普通的项目研究员,社交倒是一样差劲,没什么朋友。我的生活就是实验室和家两点一线。至于外表,你总不至于只是看上我的脸吧?

江:...你答应我这顿饭,是不是就想借机告诉我,今后和你保持距离?

韩:我不是一个好的情感依托对象。为了减少麻烦,我拒绝所有人。

江:我不怕麻烦。

韩:哦,我的意思是,我觉得麻烦。

江:韩凌...高中时候的事,你真的全都忘了吗?

韩:(轻笑)知道吗,别看我现在像没事人一样和你吃饭,可你每多说一句有关高中的话题,我都在克制着想要吐的冲动。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原因。

江:我的出现,让你很痛苦么?

韩:我不知道我们过去究竟是什么关系,但现在,我不在乎。(慢条斯理擦嘴)谢谢你为我庆祝生日。我先走了,你慢慢吃。

 

(韩言离开餐馆后,穿过街,在拐角的树旁边呕吐起来。)

 

BGM3

 

医:我不建议你继续这样的行为了。

韩:可那样我会死。

医:不如换种更加温和的方式?

韩:比如呢?

医:抽烟,喝酒,寻找伴侣,能够承载你情绪的方式都可以。

韩:好,我会试试的。

医:我想,父母可能不是你唯一的压力来源,除了他们,你还有在意的人吗?

韩:没有,我不想在意任何人了。

七年前 高二

【1:听说这次联考,二班江俞弯道超车得了第一!】【2: 第一居然不是韩凌?】【同学3:江俞物理满分!大魔王都把他夸上天了!】【4:大魔王谁都看不上,这是要带江俞参加竞赛的节奏咯?】【1:以前他不显山露水的,怎么这学期突然发力了】【3:你们难道不觉得,江俞不仅性格好,长得也好帅啊!】【2:韩凌平时那么傲,他要是知道被二班的超了,会是什么表情啊?】【4:嘘,你们知道吗,韩凌其实喜欢...】【3:真的假的,他也太可怕了。】

 

 笔折断 

韩:(轻声)江俞,为什么是你?

 上课铃 

韩:(举手)老师,抱歉,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下洗手间。

 水龙头  

韩:(挽衣袖,用断笔扎下去)呃…!

江:(走近)韩凌?你在做什么?

韩:(惊慌)你怎么在这里!(拉下衣袖)

江:这节我们体育课。(注意到血迹)你受伤了?

韩:我没事。

江:(拉韩的胳膊)你别逞强啊,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

韩:(猛甩开)我说了我没事!

江:...你干嘛反应这么大?

韩: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江:好吧,对不起…

韩:我回去上课了。

江:对了,这次联考成绩出来了,高三分班的时候我就能分到一班,到时候我们——

韩:能别炫耀了么?

江:(楞住)你说什么?

韩:你 听 清 了。(离开)

江:(渐远)哎?我不是那个意思!韩凌!

 

时间:现在

 闹钟【3声消息】

江:(os)早啊 

江 :(os)还没起床吗?

江:(os)人家好无聊.jpg

 消息

江:(os图片)今天的早饭,不过不好吃。

 消息

江:(OS)这个蛋糕你会喜欢么?我做的,尝尝?

韩:(OS)你烦不烦?缠我有瘾么?

 【敲门】【开门】

江:你一直不回消息,我就直接来了。呐!新鲜出炉的蛋糕!

韩:…(后退)

 关门

江:(门外)哎!别啊!我是来给你补上生日蛋糕的!

韩:不用了!

江:行,反正我可以一直在这里等着,善意提醒一下,我可不是什么善茬!而且下午还有费教授的小组会,你总不会不出门。 

韩:(烦躁)

 开门

江:我不会过多打扰的,你吃完,我就走。

韩:…(回屋)

江:(进门,闻)你抽烟了?

韩:嗯,你抽么?

江:算了。

韩:(将烟盒放入抽屉,拿出几片药,吞下)

江:(靠近一面墙)整面墙的蝴蝶标本。原来你的喜好没有变。(指着一只)这是夜明珠闪蝶吧,传说里人鱼眼泪凝结成珠,在海底孕育,又在——。

韩:又在海浪上破茧重生。

江:(笑)我发现你喜欢的蝴蝶都和你有些像,我觉得你也会跟它们一样,破茧重生,闪闪发光的。

韩:别灌鸡汤了吧,我不喜欢被期待。

江:(走到桌前)好吧,看你的样子应该没吃早饭,(推蛋糕)快吃吧…

韩:(坐下,吃了几口,os)味道居然还不错…

江:我挺喜欢做饭的,尤其是做甜品,看着它们一点点成型的过程,感觉挺治愈的。

韩:...

江:你如果不讨厌的话,以后我常做给你吃?况且以后,少不了向你讨教学术问题,就当交学费了。

韩:你学物理的,我学数学的,你需要和我讨教什么问题?

江:哎,现在的学科问题都很杂的,再说了,技多不压身嘛。

韩:所以你是真打算赖上我了?

江:还不够明显吗?(看到韩凌的表情)好吧,那我就打直球了,韩凌,我喜欢你。

韩:(认真)你也有病?

江:(笑)你说是就是吧。现在正式通知你一下,我打算追你。

韩:哦。

江:这就是你的回应?那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韩:我说不可以,你就会停吗?

江:想都不要想。

韩:好了,蛋糕吃完了,话也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江:还有一句!(深吸一口气)生日快乐!(迅速推门而出)

 

(韩凌拉开一点窗帘,随后又拉住,房间归于晦暗)

韩:(喃喃)阳光,还真是刺眼啊… 

 

BGM4

六年前 高三 

(整体节奏快)

 电梯

【韩父:你闹够了没有?】【韩母: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父:(摔手机)这么喜欢查我是吧?查啊!让你查个够!】【母:(哭)你别忘了,当初你开公司,是谁帮你的!】

 脚步

韩 :爸…妈,我回来了。(走去书房)

父:等等。

韩:…

父:马上就要考试了 ,这次要是拿不回第一,你知道后果。

韩:上次您已经把我的标本都扔了,没什么东西好丢了。

母:不许对你爸爸这么说话!

父:那个叫江俞的,是不是和你走得挺近啊?

韩:(咬紧嘴唇)

父: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要是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影响到你了,我不介意再毁掉一次。

韩:(压抑)知道了。

 

【沈确:下面这首歌,我想送给江俞同学,希望他能够考上理想的大学~】【1:沈确对江俞?这也太明显了...】【2:不愧是班花,人美声甜,爱了】

 转场

韩:沈确是不是喜欢你?

江:啊?她没和我说什么啊。

韩:那你的想法呢?  

江:我能有什么想法,对了,你打算报哪所大学?应该也是华大吧?

韩:你是不会拒绝别人么?

江:怎么了你?干嘛突然说起这个?

韩:没什么,下周三我生日,你来么?

江:那必须的!想要什么礼物?

韩:你来就好。

 

几天后

 转场

沈:江俞同学,这是我亲手织的围巾…我喜欢你!

江:沈确…我

沈:(拥抱)我明白的,我会等你,高考结束我们华大见!

江:(没推开)不是,我(是说——)

沈:(耳语)我知道韩凌的秘密,明天放学后你来找我,不然…

 

(远处的韩凌看到这一幕,握紧拳头,突然有种干呕的冲动)

韩凌生日当晚

母:小凌,你能不能帮妈妈去找他回来?

韩:妈,他不会回来了!

母:(耳光)你胡说什么?今天是你生日!

韩:是啊,我的生日,而他正和某个女人在酒店卿卿我我!您想看的话,我们一起去?

母:你滚!你们都给我滚!

  

 雷声入

江:(os)抱歉,韩凌,我这边还有点事,晚点去找你,等我!

韩:(os)你现在是和沈确在一起么?

 消息

江:(os)是 

 消息

江:(os)等我,我一定会到!

韩:(os)不用了,我累了。还有江俞,你如果选择了沈确,就别再招我了。

 重音(韩凌打开手机备忘录 )

韩:(os)18岁生日快乐,韩凌,以后别过了。

 

 (韩凌去找韩一言的路上,没有带伞,雨里狂奔)

 开门

父:你怎么来了?

韩:(低头)请您回家。

父:哦,知道了。(欲关门)

韩:等等。(抬头)其实最近这半年,我也没闲着。除了上学,我还顺便收集了您多次出轨的证据,妈妈或许能原谅您,但如果这些信息公开的话,您在公司也会名声扫地吧?

父:你!你怎么敢?

韩:(微笑)爸,送我出国吧,华大,我不考了。

 

BGM5

 

六年前 韩凌此时已经出国接受治疗,江俞找不到他。

 消息

江:(os)韩凌,你今天怎么没来学校?

医:上次催眠治疗中,你提到一个人,他叫——

韩:(突然干呕 )不,别提这个名字。

 转场

江:(os)听说你出国了,怎么这么突然…都不愿意告诉我一声么?

医:我想,他才是你病情加重的主因。

韩:(痛苦)我想忘掉他。

 转场

江:(os)对不起,没能给你过生日,那天出了点意外...

医:他让你感到痛苦么?

韩:一切都让我痛苦。医生,有什么办法可以忘记这些?

转场

江:(os)韩凌…你究竟在哪?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等我!

医:没什么好办法,或许你可以尝试自我记忆屏蔽,当他从没出现过。

韩:(笑)还真是自欺欺人呢。

江:(拨打电话os)韩凌… 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

 

 转场 

时间:现在

 电话2声

韩:(被吵醒)喂?

江:(电话音)早上好啊。

韩:你要干嘛?

江:今天的早餐是鲜豆浆和小笼包,豆浆是我打的,小笼包是从中超买来加热过的,赏个脸吧?

韩:不要。

江:我已经在你门口了,开门吧。

 

 开门

韩:你追求别人的方式就是死缠烂打吗?

江:烈女怕缠郎啊,我这是相信前人的智慧。

韩:我今天不想看见你。

江:那明天呢?

韩:明天也不想!

 关门

江:(os)那之后,我每天都会来给韩凌送早饭,一开始,他将我拒之门外,几天都不出门,直到我打电话让费教授亲自来,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韩:(生气)如果你再给别人找麻烦,我就让你永远找不到我。

江:(os)我只是想守着韩凌。我错过了他六年,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想抓住他。后来,韩凌似乎逐渐接受了我的存在,允许我待在他身边的时间也越来越久。有时候,他的情绪很高涨,会一边吃饭,一边和我聊项目进展,分享他的日常。

韩:我看过一部法国片子,人物设定和情节很有意思,是一个法语老师和他天赋异禀的学生,从偷窥,到参与他人生活,并写成小说的故事。影片结局,老师甚至离开了自己的家庭,选择和他钟爱的学生一起生活。

江:那你更喜欢哪个角色?

韩:(笑)哪个都不喜欢,我只是会把每个有关出轨的电影都找来看看。

江:为什么?

韩:好像心里有种直觉,自己需要时刻准备应对这种事情吧?

江:以后你要再想看什么,我陪你看。

韩:这么粘着我,你不累么?

江: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认可我喜欢你这件事?

韩:(盯着)嗯,你不累就行。

 

江:(OS)更多的时候,韩凌很安静,安静的看书,工作,收拾屋子,或者盯着墙上的蝴蝶标本,一看就是好几个钟头。只有在睡着的时候,韩凌才对我完全不设防,他会说梦话,甚至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梦里,会有我么?

 

某夜

韩:(醒来)江俞?

江:怎么了?

韩:我梦到,自己在一部电梯里,门关上的时候,一切开始倾斜,扭曲,空间越来越小,突然警报声响起,电梯开始上升,旋转,一圈,两圈...无数圈,四周朝我挤压而来,空气不够了...我感到窒息。

江:(侧拥)别担心,我在呢。

韩:(不适)还是别抱了...我不习惯。

江:(放手)好。

 

韩:你会一直在么?

江:如果你不赶我走的话。

韩:我赶过你么?

江:嗯,有过一次。

韩:(缓缓说)是吗...我不记得了。那你为什么没有放弃呢?

江:(轻声)我大学的时候,养过一只奶牛猫。它是我在学校门口捡的。我只觉得他漂亮,可爱,可以陪伴我,却没有多花点心思去了解,到底怎么去养好一只猫,它需要的是什么。

韩:后来呢?

江:有一次我放假回家,就把它寄养在宠物店,可是那里的猫太多了,环境很恶劣,等我接回它的时候,它已经得了很严重的病,猫藓爆发,甚至尿血...

韩:你把它扔了么?

江:有一瞬间,我的确这么想过。但后来还是没有,我送它去医院,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治好。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加倍对它好。

韩:有些羡慕啊,它还可以被治好。

江:韩凌,你也可以的...

韩:那只猫现在在哪呢?

江:(迟疑)在...一个朋友家里,暂时寄养,我想等这边稳定了,再接它过来。

韩:那个不稳定的因素,是我么?或者在你眼里,我才是那只流浪猫?

江:(欲言又止)我...

韩:(轻笑)从你的角度来看,我不记得你,也是件好事吧?以此为基点,一切都是崭新的。

江:我没有这么想,我们之间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珍贵的,私心来说,我更希望的是你记得我。

韩:...嗯,睡吧。(OS)江俞,最痛苦的不是忘记,而是明明都记得,还骗自己说忘了。

 

BGM6

(此时韩凌发病,情绪极度不稳)

 音乐起

江:(os)韩凌的情绪时常会反复,但我能看到,他的笑容开始多了起来,有时一起在公园散步,韩凌还会轻轻握住我的手,我原以为,自己可以慢慢治愈他内心的伤口,一切都会好起来。

沈:江俞,你在那边还好吗?它又长胖了,给你报备下。(图片)

韩:(醒来,瞥到江俞的手机)

江:(迅速锁屏)你醒了?

韩:嗯...(坐起)沈确,是谁?

江:...一个朋友,就是帮我养猫那个。

韩:哦,朋友。

韩:只是朋友么?

江:...好,我承认,我们曾经是有过一段,但现在真的只是朋友。

韩:一段,是多久?

江:一个多月吧...很快就分手了,我们俩性格不太合适,最后还是她提的。

韩:不用和我解释,你们之间也不关我的事,是吧?

江: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韩:做了么?

江:…

韩:那和我想的一样啊。

江:那是个意外…还记得么,你18岁生日那天——

韩:(生气)别提我生日!

江:对不起,你别生气。

韩:(突然笑)没事,你继续说。

江:那时候她和我说,知道你一些事情,我有点担心,所以还是去找了她…

韩:我什么事情?

江:就是一些,你不好的传言吧,我想知道背后都有哪些人...

韩:嘴上说着担心我,最后还是选择了她?

江:说到这个,我其实得承认,是有点对不起她的。

韩:(嘲讽)怎么了?难道你和她在一起后,发现喜欢的其实是我么?

江:(艰难)是。

韩:(笑)哦,那你还挺渣的。

江:对不起!我是有过犹豫的时候,但是现在,我只想坚定选择你,否则我也不会一直打听你的消息,甚至追到这儿来。

韩:嗯,挺好的。

韩:(抓起大把药片,吞下)挺好,非要尝试过,才知道拒绝。

江:(抢夺)别吃了。

韩:(躲过)你别管我!(继续吞)

江:(抓住肩膀)韩凌你别这样,你到底要做什么——

韩:(突然亲吻)

 江:(os)我的心脏开始狂热得跳动,紧接着,韩凌就像是一场密不透风的雨,自上而下,裹挟着潮湿与窒息向我涌来。

韩:(亲)你究竟是选择了我,还是只把我当备选呢?

江:(回应)韩凌,我...

韩:(…)你知道么,在你说出“她”这个字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嫉妒...

江:(…)对不起…

韩:(…)对不起什么?

江:让你一个人,孤单了六年…

韩:江俞...你知道么,我其实,从没有忘记过你...

江:你说什么...?

韩:我就是要你欠我的,你最好,永远都欠我的...

江:...

 

BGM7

 音乐起入

韩:(os)极度的宣泄过后,只剩疲惫。胃里的异物感与被触碰的不适感让我昏昏沉沉,像是跌入无尽深渊。我仿佛回到18岁生日,那个没有江俞的夜晚,寒冷,潮湿,耳边是持续的轰鸣,被抛弃的恐惧就像沉重的网爬到我的身上。

(可压人声音效)

【沈确:江俞...】【韩父:...都是为了你好!】【同学2:韩凌...】【韩母:都给我滚!】

 

 摩擦

江:韩凌,去洗澡吧?...韩凌?

韩:(难受)我头 很晕…

江:(os)我摸了摸他的额头,滚烫的触感让我有些慌神,即使吃了退烧药,他的温度依然迟迟不退。我想送韩凌去医院,他却反抗得很厉害。

韩:(挣扎)不要,别碰我!我不要去!

江:好,不去,那你躺好,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韩:(哽咽)我总是想起那天晚上,我就在雨里一直跑,好冷...我有好多话想说,却没有人能听。

江:(难过)现在,你可以把一切都说给我听。

韩:过去的事情,现在的自己,都让我恶心...连刚才那样的事情,我都是靠药物维持的...

江:不,你是最好的,是我做得不好,招惹了你,却又退缩...

韩:(痛苦)可即使这样,我发现自己还是喜欢你...我没办法了,江俞,你为什么要再次出现?

江:这一次,我是来爱你的,别再推开我好么?

韩:我一直觉得,恋爱本身就不是可以长久的事,我害怕袒露弱点,展示真心...可面对温暖,我仍然忍不住想要靠近。

江:爱是可以历久弥新的,我不是非要你现在接受我,如果这样的距离让你感到安全,那我会一直等你。

韩:如果我一辈子都好不了呢?

江:我说过了,我不怕麻烦...我只怕,无论我如何剖解自己的心,都无法填满你...

韩:窗外,是在下雨么?

江:是...

韩:好像我的世界里,雨从来没有停止过。

江:那就让令你痛苦的雨水,以后都落在我身上。你所有的情绪,我都承受。

韩:(悲伤)江俞,抱抱我吧...

江:(抱)

韩:(头靠江的肩膀)好累...

江:(抱紧,吻)韩凌,我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

韩:(低泣)

韩:(OS)我想,人或许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完成自我和解。我早已是自己的囚徒,没想到,仍有人愿意拨开这层层牢笼,走到我的面前。

江:(OS)我知道你还是充满疑虑,不安,可我爱你挣扎破碎的灵魂,饱受摧残却坚韧的真心。

韩:(OS)寂寞,阴暗,却无法停止的爱...

江:(OS)就像蝴蝶被困于茧的禁锢,依旧奔赴光明的烈焰。

年少时埋下的种子,在潮湿的雨夜破土而出,他们紧紧相拥,爱意不息。


 end

周游

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