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645】
普本·一刀倾城【花妖】【奕殊】
作者:奕殊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近代字数: 10844
107
137
188
7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4男1女
作品简介

改编自同名电影《一刀倾城》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11-29 02:14:12
更新时间2023-12-02 22:56:23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谭嗣同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袁世凯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王五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奕亲王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九斤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颜夕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此本根据洪金宝导演同名电影《一刀倾城》改编,仅供pia戏!


编剧:花妖先生

后期:奕殊

美工:奕殊


感谢试本:小茑小姐、花妖先生、夜清风、乘风哥哥、不渡、风轻


角色分配

谭嗣同:戊戌六君子之一,大力推行新政,最终以失败告终。(兼神手敖白)

袁世凯:朝廷大臣,清末新政期间积极推动近代化改革,但而后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站在顽固派一边。

王五:王正谊,黑旗军领袖,在师兄弟中排行第五,被尊称“大刀王五”,支持维新派的变法运动。

奕亲王:顽固派,维新运动的最大阻力。(兼步三少、陶安、宗生)

九斤:谭嗣同的随从,对谭嗣同忠心耿耿,性格大大咧咧,精通武艺。(兼颜夕、小川)

欢迎收听,奕殊出品,同名电影改编多人普本《一刀倾城》,编剧:花妖先生,后期:奕殊。——小茑小姐

第一幕

 00:29收刀入鞘

王五:黑旗军!

众人:黑旗军!

王五:力万均!

众人:力万均!

王五:杀外敌

众人:杀外敌!

王五:保家国

众人:保家国!

王五:挥不掉英雄泪,忘不了家国恨。

 音乐结束入

王五:大石您不后悔吧?

大石:王大哥,您尽管吩咐,我们绝不后悔。

众人:喝不尽杯中酒,唱不完别离歌。放不下手中刀,杀不尽仇人头。

王五:出发!

 01:11转场

王五:整个军营都有灯光,只有那两个帐篷没有灯光,所以一定是火药库。那个最亮的是司令部,大石,你跟我从西面进攻,其他人由北面包抄,我们两面夹击。

 走路

大石:小心有地雷!

王五:(惊讶)啊!大石!

大石:不要过来,我们是来杀人,不是救人,快杀过去啊!!!(死了)

王五:咿呀!!!!!

 01:51打斗声

 02:07翻身上马、马鸣、马蹄声起入

王五:故国非国,有家无家,天下之大,何处有我王五容身之所!

 走向悬崖掉落下去

 02:30鹰叫

谭嗣同:你看,和风轻轻,万家灯火,无不落拓,哒哒的马蹄声,这次会不会又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九斤:少爷,康老师亲自写信给你,叫你去京城帮他主持新政,怎么会是误会呢?

谭嗣同:你做人就是这样,听话就听一半,说呢,就多说一半。

九斤:这样你才不会无聊吗?

谭嗣同:不会,不过你的话是多了点。

 走到店里

店小二:两位客官准备吃饭还是投宿啊。

九斤:先吃饭再投宿,以后呢就早餐,再之后呢就午餐。

谭嗣同:九斤!小二哥不要见怪,要怪呢就怪那个多嘴的人。

九斤:少爷请!

店老板:不用你了,让我来。公子上京啊?

谭嗣同:掌柜的,你的眼光真好。

店老板:不是我眼光好,是公子您气派好,一看就知道您是官道上的大爷。

九斤:哎!这次你的眼光就差了些,现在还不是,到了京城之后就是了,而且还会是非常非常的不得了。

谭嗣同:掌柜的,麻烦你给我弄几道小菜。有的人肚子饿了,饿得连口都合不起来了。

店老板:公子您要吃点什么?

九斤:就来一斤母牛肉,半斤白干。

谭嗣同:哦,白干不要了,喝开水行了。

九斤:少爷……

谭嗣同:还要多加五个馒头,有人的嘴巴需要塞一塞。

店老板:是。

谭嗣同:(小声)出门要谨慎,少说话少喝酒,尤其最近东北一带不太平,怎么可以粗心大意呢。

九斤:知道了少爷!少爷,到了京城之后,我就到虎口胡同,买您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

谭嗣同:是你想吃吧!

九斤:少爷喜欢,九斤就喜欢。

 04:35土匪进店

众土匪:驾!驾!驾!!!

大当家:全部给我回房去,关上门,闭上嘴,谁不听话,我就挖他的眼睛,割他的舌头。——CV 春枣

谭嗣同:(小声)上楼去。

大当家:快把骆驼栓好,叫那些人收摊,你!那边,快点!快点!

众土匪:快快!收摊!

 人声音效结束入

九斤:(小声)少爷,这班人贼眉鼠眼的好不到哪儿去,不如先下手为强,擒贼先擒王,等我先去摆平那个什么老大。

谭嗣同:(小声)我同意你说的,这班人不像好人,但我不同意你说的贼眉鼠眼的就不是好人。

九斤:好!贼眉鼠眼的也有好人,我们还是先下手为强。

谭嗣同:唉!这句话我又不同意,先下手为强,乱出手会遭殃的,还是镇定点。

九斤:少爷,我身上的正义感冲啊冲的,我的热血已经开始沸腾了。

谭嗣同:我看这班人就是在东北一带故作非为的蓝灯照,他们这么多人,我们要对付谁呀。

九斤:我先看哪个不顺眼咯!(起身)

谭嗣同:(拍桌)喂!

土匪:干什么!

九斤:呃……我没妨碍你吧?呵呵……

谭嗣同:坐下!

九斤:哼!

 

 06:14转场

 马蹄声起入

陶安:驾!驾!驾!吁……

袁世凯:除了白石镇这条路,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到洛阳峡?

陶安:白石镇是唯一一条去洛阳峡的路,没第二条。

袁世凯:前面那些是什么人?

陶安:禀告大人,他们是由川家庄那边过来避瘟疫的,听说后面还有好多人呢。

袁世凯:大队入城。

 06:42马蹄声

大当家:目标出现了!叫所有人准备好。哪个王八蛋在打铁呀,马上去看看。

众土匪:快到了,快到了。

大当家:不要理他,大家准备好。

众土匪:是!快!快!

九斤:少爷,你看!

谭嗣同:随时准备出手救灾民。

九斤:是!

谭嗣同:但你记住,只是救灾民。

九斤:我知道了。

场景:打斗土匪冲出来,杀!!!

 07:16土匪冲出来

大当家:不要放过袁世凯!杀!

袁世凯:一群鼠辈,我看你们找死!

大当家:你杀我教众,甘愿做朝廷的走狗,看刀!呀嘿!

袁世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尔等还是归降吧!

大当家:哼!我为天下黎民请愿,诛杀袁贼!

袁世凯:是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横扫千军!

大当家: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力劈华山!呀啊!!!

袁世凯: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去死吧!呀嘿!!!

大当家:(一枪毙命)呃……袁世凯……

 

第二幕

 转场

袁世凯:多谢这位兄台相助!

谭嗣同:哦,客气!客气!

陶安:感谢两位出手相助,在下陶安,京城陆营副士带,未知阁下尊姓大名。

谭嗣同:在下谭嗣同!

袁世凯:谭嗣同?

陶安:有礼!有礼!

谭嗣同:不敢!不敢!

陶安:失陪!失陪!

袁世凯:阁下就是壮飞先生?

谭嗣同:正是在下,请问大人是?

袁世凯:在下姓袁,上世下凯,我在京城时见过康老先生。

谭嗣同:哦!原来袁大人和康老先生是旧相识啊。

袁世凯:旧相识就不敢讲,康老先生深得皇上敬重,是朝廷极受倚重的大人物,袁世凯官职卑微,不配做康老先生的朋友。

谭嗣同:袁大人,您太客气了。

边说边走进铁匠铺

 00:53四声打铁结束入

谭嗣同:请问兄台背上所纹的是不是黑旗军的徽号。

王五:兄台,这里只是一间打铁铺。

九斤:大叔,纹得上身就背得上身,又怕什么让人知道呢?

宗生:喂!你说话很嚣张哦!

王五:同入宗生!

谭嗣同:同入九斤!

九斤:宗生兄,幸会幸会!

宗生:九斤兄,有礼!有礼!

王五:没错,我背上所纹的正是黑旗军的徽号。

谭嗣同:我想要一把刀。

王五:什么刀!

谭嗣同:大刀一把,重69斤,刀背厚,刀锋薄,刀把坚硬的大刀。

王五:还没请教!

谭嗣同:在下谭嗣同。

王五:哦!你就是谭嗣同。

谭嗣同:正是在下!

王五:请问你要大刀干什么用。

九斤:是啊,少爷,69斤重我背不动哦。

谭嗣同:不准多嘴!

九斤:宗生兄,麻烦你带我去参观你们这间打铁铺。

宗生:好!我先带你去参观茅厕。

九斤:茅厕是用铁做的吗?

宗生:你看过就知道了,请!

 02:10脚步声

袁世凯:在下袁世凯,京城陆营统领,首先,我要多谢这么多位刚才仗义出手,这位谭先生要的刀,其实就是兄台您啊!

王五:今时今日,当时得令的刀是一些斩瓜切菜的刀,我这把大刀又有什么用呢?刘永福将军刀重千斤,还不是一样要含恨而终。

袁世凯:兄台,此一时彼一时,况且就算真的不可以开山劈地,也可以吐气扬眉。

王五:人在山野需要的是清新空气,而不是吐气扬眉。

谭嗣同:兄台……

王五:谭兄,你看,这火炉已经没什么火了,试问又怎么能打出一把好刀呢?

谭嗣同:不够火,我以手代柴,令到它够。(把手伸向火炉)

袁世凯:哎!谭兄,人各有志,何必呢,八千里地河山,千万黎民,多一把刀和少一把刀又有什么分别呢。

九斤:(心疼)是啊!少爷!

谭嗣同:袁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王五:我心中的一点火早已熄灭多时了。

场景:出来【马蹄声】

袁世凯:谭兄此次入京一定风云际会,名动京城。

谭嗣同:但愿天下苍生安逸,个人名利又算得了什么。

袁世凯:说得好,在这个有志难伸,万志难成的年头,难得还有谭兄这种胸怀黎民的人,在下真是自愧不如啊。

谭嗣同:袁兄何出此言,袁兄一身武功并且带兵有道,我肯定您他日绝非池中之物。

袁世凯:俗世洪流,站的住脚已经千辛万苦,想出人头地,恐怕比登天还难。

谭嗣同:事在人为!谭某愿作引荐,向康老师推荐袁兄,不知袁兄您介不介意。

袁世凯:我怕会连累康先生的声名。

谭嗣同:内举不避亲。

袁世凯:诶,谭兄,你看,前方是何人赶来?

王五:(喊)且慢!我王五来了!

宗生:还有我,王五首徒,左宗生!

 马蹄声停入

九斤:哎!宗生兄,你迷路了?

宗生:九斤兄,闭上你的臭嘴!

王五:天涯路远,不如振翅齐飞,好吗?谭兄!

谭嗣同:有您和袁兄风雨同路,就算天涯也不过咫尺。

 

 04:57转场

谭嗣同:袁兄你看,你说这道城门像什么?

袁世凯:像一座里程碑,上面将记载我们三人未来的大事。

谭嗣同:是!王兄您说呢?

王五:像一座墓碑,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梦想和生命都埋葬在这里,将来也一样。

谭嗣同:九斤,你说呢?

九斤:少爷我说呢,不叫什么碑,叫勿碑有喜。

谭嗣同:哈哈哈!就数你这张嘴嘴甜了,好了,袁大人,我们进城吧!

袁世凯:进城!

 05:32马蹄声,“驾”

第三幕

 转场  几年后

 音效:鞭炮声变小入

谭嗣同:恭喜恭喜!

王五:同喜同喜!强武学会之所以开得成,全靠康老先生帮忙啊。

谭嗣同:他老人家对强武学会抱着很大的期望。

王五:从来忧国之士,俱为千古伤心之人,康老先生这条路很难走啊。

谭嗣同:哎!只要是志同道合,哪怕它满路风霜,总有艳阳高照的一天。

九斤:五爷,九斤恭喜您大展宏图,一本万利,一帆风顺,大小通吃啊。

谭嗣同:不许乱说话,五哥开的是武馆不是赌馆。

九斤:都是一样,讨个吉利嘛!

 

 00:49转场

众CV:袁大人好。

袁世凯:哈哈哈,大家好。坐,大家坐,袁某来迟,大家不要见怪。

陶安:五爷,这么早。

王五:陶安,你气色那么好,看来又升官了。

陶安:五爷别笑话我了,办理新军的事,我已经累得半死了。

王五:袁兄果然是个将才,短短半年就将新军办得朝气蓬勃了,陶安,你前途无量啊。

陶安:能够跟随袁大人是陶安的福气,可是没时间跟五爷练武是陶安的损失啊。

王五:哪儿的话。

谭嗣同:大家好,大家好!

众CV:谭先生好!

袁世凯:哎!谭兄,怎么来这么晚。

谭嗣同:刚和康老师谈话,不知时间匆匆,真是对不起,等一下我自罚三杯,各位失陪。

陶安:谭爷!

王五:袁兄!谭兄!

袁世凯:五哥!

谭嗣同:真是对不起,我又来迟了。

王五:朋友聚会,总会有人迟到的。

谭嗣同:哈哈哈!大家坐,请!

 02:00脚步声、坐下

袁世凯:谭兄,半年不见,你去哪了?

谭嗣同:九斤!

九斤:是!少爷(打开包裹拿书)

谭嗣同:我这本仁学,是我谭嗣同毕生的心血,也是中国的理想。

王五:谭兄!

谭嗣同:置之死地而后生,中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病入膏肓,我们再不能用头疼医头这种古老的方法,一定要彻底推行变革,从头做起。刚才康老师跟我讲,皇上已经看过这本书,他非常的喜欢,准备随时找我们好好谈谈,跟着才可以将新政推行得更好。

袁世凯:什么?皇上要推行新政?

谭嗣同:是有这个想法,他要谈很久。

王五:谭兄,预祝你心至垂成,为中国做一番事业。

袁世凯:谭兄,我袁世凯一向当您是兄弟一样,你有机会替朝廷建功立业我替你高兴,但是,凡事中庸,万事三思啊!

谭嗣同:您的心意我很明白,但是袁兄,时不与我,再拖下去,中国就沉沦万世了。

王五:谭兄:为新政干杯!

 03:31转场

场景:此处要听一段琴声,飞身上船

颜夕:啊!是谁?

王五:对不起,在下在湖边听琴,琴声突然疾停,怕是有血光之灾,所以一时情急飞身上船,打搅了!告辞!

颜夕:等一等!不错,我的确是被断了的琴弦割伤了,知音难觅,如果这位先生不嫌弃的话,请坐下,听我再弹一曲。

王五:我怕打扰姑娘的清心雅致。

颜夕:你再客气就是虚伪了。

王五:那么恭敬不如从命了!

 04:27脚步声、坐下、琴声变小入

王五:红日西沉总会有再生的时候,过去不开心的事还摆在心里做什么呢?

颜夕:父母恩,骨肉情,不摆在心里摆在哪儿呢?

王五:姑娘真有孝心,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听其中的苦衷。

颜夕:你怎么知道其中有苦衷呢?

王五:因为我是一个……知音人。

颜夕:阁下高姓!

王五:在下王五!

颜夕:今晚巧遇五爷,或者是双亲的鉴谅,不再怪做女儿的如此悲伤,我是漂萍无根,身不由己。

王五:人生在世有多少件事是从心所欲呢?

颜夕:五爷似乎也是伤心之人。

王五:当今中华大地,只要有血性的,哪个不是伤心之人,我的心虽然伤过,但没死过。

颜夕:好,这场雨冲得去愁思,但冲不去五爷的豪情壮志,让我替五爷助威。

 06:04听会琴声

 06:29转场

王五:演武大会?

袁世凯:奕亲王是满清朝中的重臣员老,爱好武学,自幼习武,专门请武林高手做护院式拳术教师,大名远播,京城四岳中有二人是他的人。每次演武大会都是武术界杨名立万的好机会。

谭嗣同:奕亲王是两朝元老,平时作风非常保守,几次向慈禧进谏说我们偏激乱政,五哥,我们经常在一起,我怕会连累你。

袁世凯:奕亲王最敬重武人,向来优礼有加,况且这个演武大会只是武术界的事,不涉及朝政,谭兄,你不必过分忧虑。五哥,你就当和其他同行打打交道嘛。

王五:好!我也想见识一下京城四大高手的风范,好好开开眼界。

第四幕

 转场

 众人议论声

步亭:准备好了吗?

步三少:准备好了。

神手敖白:他就是京城四岳之一的花拳王,奕亲王府的拳术顾问步亭。

王五:这样的身份都参加比赛。

神手敖白:不是,他的儿子来参加比武,他是来助阵的。

王五:那你呢?

神手敖白:你以为我会自贬身价吗?除非是你有兴趣跟我过两招。

王五:兴趣是要培养的。

神手敖白:你看那边,你一进来他就盯着你!

王五:他是什么人?

神手敖白:他是日本拳道家鬼子拳王坂本,他是这次演武大会的主角,今天谁能胜出的话,就会代表亲王府出战这位日本第一拳道家。

奕亲王:(站在台上,大声说话,慢)我们大清王朝以武立国,以武平天下。本王爷一向推崇武术,就是要发扬国习,壮志强兵,国威四播。在座的全是武术界有名堂的人物,今天就要好好把握机会,表现身手,发扬国粹,让人家知道我们大清朝有的是将才,比武开始

 01:32掌声、打鼓

场景:两个龙套比武!

 背景音变小入

袁世凯:中国武术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有这个演武大会,我真不知道天下武艺会这么精彩绝伦。

奕亲王:所以说,我们带兵打仗的,不可以只靠兵书做人,看得多,见识就多,不能做井底之蛙。

袁世凯:王爷高见啊!

 台上打斗一段,音效:佩服

 一声“呀!!!!!!”步三少出场!

诶诶,步小馆主出手,赢定啦!

诶,叶翁,连步三爷都帮他助威,那怎么不赢啊?!

欸嘿,欸嘿,欸嘿嘿,一定赢啊!!!

 步三少上台比武,注意跟音效的互动!

步三少:呀!!!嘿!!!(自由发挥)

对手:佩服!

步亭:好!

 人声音效!鼓掌叫好,掌声结束入

步三少:(傲慢)还有哪位上来指教啊?

小川:师傅,我想跟大师兄(上台切磋一下)……

步亭:(打断)不行!

小川:师傅,给我次机会。

步三少:还有谁上来呀?

小川:啊呦……(想上去被步亭一手抓住腰部)

 03:47人声音效:步兄,点到即止,请指教!

 场景!一阵打斗过后,想不留活口,人声音效结束入

步三少:你这什么意思?

王五:他已经输了,没有必要再打下去。

步三少:那你为什么动手?

王五:救人要紧。

步三少:救人,你还是先救自己吧。

 打斗几下

 04:28 一拳打倒

步三少:噗!(受伤吐血)

步亭:妈的!

奕亲王:这个人是谁?

袁世凯:王五,他就是强武学会的大刀王五。

奕亲王:嗯。

步亭:哼,好身手,想不到籍籍无名的强武学会,竟然有高手隐藏。

王五:步先生过奖!

步亭:三招之内逼退我花拳馆的大弟子,似乎我苦创多年的花拳完全比不上阁下的一招半式。

王五:对不起,刚才因救人情急,有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

步亭:擂台比武无所谓包含不包含,我儿子全心全意跟对手比武,你竟然出招,也许有人认为你是乘人之危。但是我不这么想,该赢就赢,该输就输,既然王兄你身在擂台之上,不如因利趁便,你来跟我过两招。

奕亲王:步三爷三年都没出过手了,想不到今天让本王爷大开眼界,哈哈哈!

王五:步先生,这一战似乎是意气之争,何必呢?

步亭:演武大会,打赢最重要,为什么打不重要,那……我们就为何必这两个字打吧。请!

王五:好,请指教!

奕亲王:敖总教你怎么看?

神手敖白:不会看。

坂本:龙争虎斗!

 打斗音效结束入 

王五:承让,今日一见名震大江南北的花拳神技,王五深感佩服。

步亭:好!(输了)

步三少:爹!

步亭:王爷,在下先行告退。

王五:王五不才,叨扰大家,多多得罪,就此告别。

奕亲王:敖总教,究竟是谁赢啊?

神手敖白:赢的装没赢,输的装没输。

袁世凯:王爷,你喜欢哪个赢就哪个赢啊。

奕亲王:我喜欢自己赢。哈哈哈!

第五幕

 转场

 翻墙、掉下来

小川:哎呦……你干什么(翻墙掉下来)

宗生: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小川:鬼鬼祟祟没有啊。

宗生:没有,三更半夜来我们强武学会干什么。

小川:是你把我拉下来的。

宗生:听着,不许还手啊。(打他)

 00:25打人声

王五:是你!是步三爷叫你来的吗?

小川:我想拜您为师!

王五:你是花拳馆的弟子,忠臣不事二主?

小川:良禽择木而栖嘛!

王五:步三爷的花拳独步天下,你跟他学,不会错的。

小川:挟技之长教儿子不教徒弟,这样的师傅,您叫我怎么跟他学啊。

王五:路是自己选择的,你怨不得人。

小川:我不怨别人呐,我只想走第二条路啊!

宗生:师傅,您就收下他吧!

王五:嗯?多事!(收下小川)

 01:06转场

 拔刀出鞘

奕亲王:袁统领,你看这把剑怎么样?

袁世凯:是一把千锤百炼却未尝一用的好剑。

 收刀入鞘

奕亲王:哈哈哈!好眼光。

袁世凯:世凯不才,王爷过奖。

奕亲王:你那么有眼光,看来都不会走错路的。

袁世凯:世凯无知,如有差池之举,王爷多指点。

奕亲王:我不是怕你现在走错路,我是怕你将来走错路。

袁世凯:世凯的前途就交给王爷了。

奕亲王:你这句话可是真心的?

袁世凯:此心可照日月。

奕亲王: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是担心你跟姓康姓谭的那帮搞新政的人在一起混糊涂了。

袁世凯:跟他们不过萍水之交,闲来小叙罢了。

奕亲王:这个强武协会的王五是什么来路?

袁世凯:王五出身刘永福将军,黑旗军在京城无出其右,此人如用得当,可助王爷建功立业。

奕亲王:如果王五被他人所用呢?

袁世凯:那会成一祸患,如归山之虎!

奕亲王: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袁世凯:王五的强武学会现在在民间颇有声望,世凯认为宜招纳。

奕亲王:好!我听说你和谭嗣同送了一把大刀给王五是吗?

袁世凯:呃,不过是凑凑高兴的。

奕亲王:那我也来凑凑高兴,这把剑拿去吧。

袁世凯:多谢王爷厚爱。

 02:46音效舞剑,收刀入鞘后入

奕亲王:此剑用之得法,能伤敌一万,用之不当,也会自伤八千。

袁世凯:那以后,世凯要向王爷请教用剑之道,

奕亲王:哈哈哈!你随时都可以来。

袁世凯:谢王爷!

 

 03:13转场!场景:演武学会讲课

袁世凯:兵者,国家之本,朝廷之柱。练兵者,必须练其心,忠心不二,方能兵壮。兵壮则强,兵强则能富国。

小川:军人是服从命令的,为什么孙子兵法上讲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呢?

袁世凯:战争之道,千变万化,兵法最重变化。军人是朝廷的手,服从是必要的。但人在战场,不能墨守成规,仁君处身千里之外,难免对战争变化有所忽略。军人要有独立的决定,以胜者为依。不过当兵如做人,欲速则不达,不理战场的变化,如何的千辛万苦,都要一定依法则去行事。因为打仗不是一个人的事,关系到大家的生死,国家的兴亡,所以不能让你一个人的意志去改变整个大局。

谭嗣同:袁兄,这句话我不同意。

袁世凯:谭兄,你也来跟我纸上谈兵啊。

谭嗣同:好辨才,一开口就封杀了我的立场,但是我要说的话还要说下去。战场如官场,形势要当机立断,片刻耽误不得,要变的时候就要去变,容不下半分人情或一点犹豫,否则时机一过,天机一失,那就不可挽回了。

袁世凯:国家大事非比寻常,凡大事必有其法则,不可轻越雷池半步,便是尝试,但要循序渐进,不可一步登天,不然将一失足成千古恨。

谭嗣同:畏首畏尾,进二退一,不是大丈夫所为。

袁世凯:做人宜直接才可以交心,但做事要圆滑,这样才可以避免无谓的损失及伤害啊。

谭嗣同:照你这么说,这跟做官不做事的家伙又有什么分别呢?

袁世凯:好一句做官不做事,袁兄,今时不同往日,说话可要留神哪!

谭嗣同:哦,天下人论天下事,何事不可谈呢?

袁世凯:天子脚下难容是非,谭兄,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谭嗣同:我知道,袁兄,我不是说你。

袁世凯:五哥,明天到奕王府的事不要忘记啊。

王五:知道了,有劳袁兄传话。

袁世凯:谭兄告辞了!

谭嗣同:请!

王五:请!

谭嗣同:五哥,奕亲王找你有什么事?

王五:跟日本来的拳道家见面。

谭嗣同:他想拉拢你!

王五:他虽然想拉拢我,但我不会买他的账。

 

 06:18转场!

奕亲王:坂本先生,王五先生,我今天请两位来的最终目的,我想办一个中日武术学会,由你们两位来负责。

王五:王爷,王五武艺粗浅,不敢担此重任,况且强武学会已经开始自顾不暇。

奕亲王:哦,那就容易办了,就将强武学会并入我的中日武术协会,不就行了吗?

袁世凯:五哥,王爷这个提议……

王五:(打断)多谢王爷错爱,王五不习惯和日本人一起做事。

奕亲王:王五先生,我们国家有很多事要借助日本的,搞点中日民间联络,对国家也算是好事啊。

王五:国家事不是我一介草民可以担当得起的。

奕亲王:就当是帮我做事吧!

王五:王五不才,成不了大事,怕辜负王爷。

奕亲王:(生气)王五先生!

袁世凯:五哥!

王五:王五有事在身,先行告退。

 07:27 转场 场景:袁世凯府邸

王五:什么?

袁世凯:王爷说中日之战,中方代表改派步停,不需五哥您了。

王五:哼!

袁世凯:五哥,你要记住,王爷有言在先,你不能跟日本人坂本打,更不能跟人讲,这是王爷的意思,就当是您自动退出。

王五:(郁闷喝酒)

袁世凯:哎,你这种学武之人,我怎么会不明白呀?可我要声明在先,别让我为难呐。

第六幕

  转场

王五:有刀义,就有刀在。有战义,就有人在。明不明白!

众弟子音效:弟子明白!

 00:10推门声 场景:坂本突然推门进来

坂本:你为什么不跟我比武。

王五:官命难违!

坂本:你们,只会做中国官的人,不会做中国,自己人。

(坂本和王五的徒弟们打斗)

 打斗一阵

众弟子音效:打他!打他!

王五:住手!(拔刀)

坂本:好!(兴奋)

王五:我的刀更好!(刀气)

场景:袁世凯带兵赶到武馆

 脚步声

士兵:别动!

坂本:(高手一拔刀就知道)王五,你的刀法果然不错。

袁世凯:哎,五哥。你为什么要跟日本人比武呢?

王五: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袁世凯: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陶安:大人,要不要将他们全部带回去。

王五:慢着,袁兄,你带我一个人走吧,又不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对吧?

袁世凯:对!王爷就是不喜欢年轻人不听话,等他气消了,我想就没事了。五哥,你的安危就包在我身上。

 音效:把人带走

场景:故意用计带走王五

宗生:(对众弟子)不要走开,我去找谭爷!

 01:54转场王爷府

袁世凯:五哥,我现在就去见王爷,等他息怒,你今晚就在东厢客房委屈一下。

王五:让你操心了。

 脚步声

陶安:五爷坐!开锁!

 压锁链声入

陶安:五爷,你可别怪袁大人。

王五:你放心,我知道他也是逼不得已,人在官场,有时候就跟人在江湖一样。

陶安: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请休息,走。

 

场景:谭嗣同带圣旨救王五

 02:24转场

卫兵音效:站住!

谭嗣同:跪下!圣旨到!马上叫奕亲王出来接旨。

卫兵:喳!

 关大门

奕亲王:哼,谭嗣同胆敢跟我要人,好,我给,我给你一具尸体,马上派人杀掉王五。叫袁世凯来见我。

 02:53转场

颜夕:你们来干什么?

卫兵:奉王爷之命,到东厢客房找一个人。

颜夕:有没有手令?

卫兵:我们奉王爷口谕,不需要手令。

颜夕:哎,没有手令不准进东厢房,快回去拿。

卫兵:请夫人让一让,否则,休怪我们无礼。

颜夕:大胆!(打卫兵一巴掌)

(故意假装被卫兵欺负)

 03:13落地声

陶安:夫人!

颜夕:他们想对我……(意思非礼)

陶安:大胆!(打死卫兵音效)夫人让你操心了。

颜夕:要我操心?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陶安:没什么意思,能救五爷就最有意思,夫人放心,我会照顾五爷的。

 03:35转场场景:门外等急了

九斤:这么久?是没把少爷放在眼里,还是没把圣旨放在眼里?

谭嗣同:不要命的,可以不把圣旨放在眼里。

宗生:谭爷。还要等多久啊?

九斤:不用等了!嗨!(飞身把门踢开了)我开门请您进去,(对门卫说)还不赶快过来带路。

谭嗣同:快点!

场景:进到里面

 04:06关门声

谭嗣同:袁兄!

袁世凯:壮飞,壮飞干嘛那么大火啊?

谭嗣同:(很急)五哥他怎么样了?

袁世凯:哎,五哥是王府的客人,不会有事的。壮飞,你过来,你想害死五哥啊?

谭嗣同:我有皇上的手谕,立刻放了五哥。

袁世凯:壮飞,山高皇帝远,五哥现在没在皇上的手上,在奕亲王的手上,我好不容易才劝他老人家大事化小,他气一消,就会放了五哥,你现在把皇上搬出来,不是打他一耳光吗?他恼羞成怒,把五哥杀了,那五哥岂不是间接死在你的手上吗?

谭嗣同:他敢!

袁世凯:哎,壮飞,你现在是推行新政,又不是搞革命,干嘛点那么多火头呢?

谭嗣同:袁兄,你要搞清楚,第一,火头不是我点的,第二,像奕亲王这类保守派一日不消除,改革就一日无望。

袁世凯:你太偏激了,大家都是跟同一个皇帝做事,做什么都有商量,每人让一步啦。

谭嗣同:道不同,不相为谋。

陶安:大人,谭爷!

袁世凯:壮飞……

谭嗣同:(打断)不跟你多说了,人命关天,陶安劳烦你带路。

陶安:谭爷请!

 05:25脚步声停入

谭嗣同:开门!

卫兵:没有王爷的命令,我们不会开门!

谭嗣同:皇上圣旨,哪个敢违抗!

卫兵:我们是王府的人。

谭嗣同:好!(拔刀杀了卫兵)

陶安:谭爷……

谭嗣同:谁敢抗旨,我就杀谁!

袁世凯:壮飞!(看到这个情况,喊了一声)

奕亲王:混账!当王府是什么地方!

谭嗣同:我奉皇上圣谕,带封手谕给你。

奕亲王:哎呀,你干嘛不早点把手谕交给我?我已经把那个有辱国体的粗人杀了。

谭嗣同:啊!你敢违抗圣旨!

奕亲王:圣旨难违天意,谁叫你来迟了,怎么!是不是要杀我!

谭嗣同:你!

奕亲王:哼。真的敢杀我?(打斗一阵)

 打斗音效

 06:34破窗声

王五:(破窗而出)王五在此!

谭嗣同:(喜出望外)五哥!

王五:王五在此,多谢谭兄相救。

袁世凯:(打圆场)哈哈哈!原来是一场误会。

谭嗣同:我们走!

奕亲王:(生气)谭嗣同,你神气不了多久了!

 

 06:59转场

众弟子:师傅!

宗生:(看到众弟子受伤)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众弟子:不知道他们把书信拿走了。

王五:(看到弟子伤痕)天绝手!

谭嗣同:是谁?

王五:神手敖白!

谭嗣同:奕亲王府的总教头?五哥,保守派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要立刻反击。

王五:可是我们兵力全无。

谭嗣同:想险中求胜,唯有兵行险着(zhuo)

王五:你是指袁兄?

谭嗣同:嗯!他有新军一万七千人,又接近京城,我们大家又是相知。讲明利害,我想他会帮我们的。

王五:如果不帮呢?

谭嗣同:想要皇上重登大权之位。唯一要采取的行动就是逼慈禧让位。对袁世凯来说,这个注码的赔率非常之大,他不会不下注的。

王五:如果他不下注在皇上身上,而下在慈禧身上呢?

谭嗣同:哼,那我就是千古傻瓜。而他就是千古罪人。

王五:好。一起去。大不了血溅黄沙路,一死天下殊。

 

 08:18转场

袁世凯:壮飞,究竟是什么机密呀?

谭嗣同:我要你调动新军勤王。

袁世凯:调军勤王?

谭嗣同:没错,入京保护皇上。

袁世凯:京城的防卫工作一向由神机营负责,跟我们新军没关系啊。

谭嗣同:保护皇上为名。逼慈禧退位为实

袁世凯:(大吃一惊)啊!

谭嗣同:皇上一日不重掌大权,新政就一日不可以推行。

王五:(拿刀看着袁世凯)事关天下福祉,你我安危!

袁世凯:慈禧就算退位,你们也未必敌得过满清元老同八旗军之主,到时爆发内战,那我们不是做了天下的罪人吗!

谭嗣同:我本为天下做事,此心只有天下人知。一万年太长,只争朝夕。世凯,做大事,不是大成就是大败。永远没有中间的路线。只要一举成功,世凯,以后的军事就全都依靠您去主持。皇上对你练兵手法一向都十分赏识!

袁世凯:多谢皇上错爱,壮飞,你真的要这样做?

谭嗣同:义无反顾!

袁世凯:五哥,你呢?

王五:中国没前途,我们无后路。

袁世凯:好。既然无后路,那我们就一起去创这个前途,创造历史。

谭嗣同:世凯,你已经创造历史了。

王五:这一仗要打得漂亮。

第七幕

袁世凯表面见皇上,实际上已经出卖了谭嗣同……

 转场 武馆

 众徒弟练武,人声音效结束入

九斤:(急匆匆跑来)五爷!五爷!

王五:什么事?

九斤:少爷被官兵抓走了,说他意图谋反!

王五:啊!康老师呢?

九斤:有人跟他通风报信,康老师坐船走了,五爷,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少爷。

王五:成败不过一线,为什么失败的会是我们。

 

 00:29转场 劫狱

王五:怎么会没人呢?

场景:打斗一阵

 00:46两刀碰撞,锵!

王五:怪不得大内监狱一个人都没有,原来有位高人压阵。

余万山: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高手来劫狱的嘛。

王五:我劫的是冤狱!

余万山:每个来劫狱的都是这么说的。

王五:中国自有监狱以来,监禁的都是好人居多。

余万山:我只是一个狱卒,不是历史学家。

王五:是非不分,这个狱我劫定了。

余万山:那就输赢定对错了。

 打斗声、收刀入鞘

王五:输赢定对错,现在哪个错了?嗯?

余万山:(输了半招)果然人才辈出,想不到我余万山在监狱十几年,江湖上竟然出了一位像你这样的高手,小兄弟,你打赢了。

王五:你就是京城四岳余万山!

余万山:什么四岳五岳呢,还七八九月呢,废话!

 01:53飞走

王五:谭兄!

谭嗣同: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王五:谭兄,我们走。

谭嗣同:我不走,走得出天牢。走不出天下。

王五:走得了今晚,我们才有明天。

谭嗣同:明天的事就留给明天的人去做,我今天要做的就是慷慨赴义,用我的血去激励大家。

王五:谭兄!

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王五:(哽咽)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兄!您对,做大事不是大成就是大败。今日您败,只是败在气数,中国始终会走您的路。

谭嗣同:中国始终会走我的路?五哥,我想睡一会儿,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

王五:谭兄,我走了。

 

 03:20新音乐起

 人群议论声

 03:47脚步声、跪下(这里慢慢入!!!)

九斤:(哭)少爷……呜呜呜

谭嗣同:(虚弱)你一向笑得都挺美的,干嘛要学人家哭呢?过了今天,一定要欢笑,不要再流眼泪。

九斤:(哭泣)少爷,我听话,我以后都不哭了。

谭嗣同:(流泪了)九斤,往后的日子是属于你自己的,记住,好好的生存下去。

九斤:少爷,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我特别到柳麻子那边买给你吃的,少爷……(哭!一直哭)

场景:催命鼓响起来!

 鼓声起入

九斤:(心头一紧)少爷!

谭嗣同:(回头一看,刽子手是谭嗣同,惊讶)五哥!

王五:谭兄,我送你上路。

谭嗣同:(欣慰)能够死在黑旗军大刀队队长的刀下,岂不快哉。

 丢斩首牌子,压音效入

九斤:(大喊,哭泣)少爷,少爷!!!

 人头落地

 05:23转场

场景:王五告别知音,深情对话,慢

颜夕:你想听什么?

王五:最动听的已经听过了。

颜夕:你会记得吗?

王五:我生生世世都会记住。不过今晚过后,恐怕一切都会随云雾消散。

颜夕:云会散,梦会消,但是记忆是不会消失的。人生一世,追求的是希望,但是得到的,只有回忆。

王五:但愿生生世世回忆之中,都有你。

颜夕:但愿年年月月,都有五爷这样的知音。

 

 06:12转场

袁世凯:你终于来了,他的确是治国之才,可惜生不逢时。

王五:错了!是他所托非人!

袁世凯:他去的痛快吗?

王五:痛快,一刀百了!

袁世凯:是你刀法好。

王五:等一下你自然会知道!你不怕吗?

袁世凯:袁某投笔从戎,早已经置生死于度外。

王五:置生死于度外,所以也都视人命如草介!

袁世凯:这一仗输的是你们,如果你们赢,还不是一样尸骸遍地。

王五:成败已定,可是生死未决。

袁世凯:不错,你不应该来。

王五:你当然不想我来!

袁世凯:五哥,天涯路远,要走的路还很长,不如我们……

王五:(打断)我和你只有一个人可以走以后的路。

陶安:五爷,请自重!

王五:陶安,我不想杀你!

陶安:五爷,我也不想,请走吧!

王五:我走可以,但我要先杀了袁世凯。

陶安:好!那就先杀了我!

 场景:王五徒弟闯进来

 07:25脚步声

小川:师父!

宗生:师父!

王五:你们来干什么,这场仗不是你们打的。

小川:我不是来打仗的,我是来跟您并肩作战的。

王五:那你来干什么!

宗生:我...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

九斤:五爷,我是来为少爷做最后一件事的!

王五:(看向天空)谭兄,您拭目以待,看看这一代神州弟子的风范吧!你们快走,再不走就走不了。

 07:52脚步声

神手敖白:哈哈哈!果然不出王爷所料,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王五:敖白,你最该杀!

神手敖白:王五,你应该死!

王五:好!来吧!

袁世凯:五哥,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呀嘿!!!

王五:废话少说!吃我一刀!呀啊啊啊!

神手敖白:好!我就领教你的高招!呀!嘿!

王五:死到临头,还不知悔过!嗨!

袁世凯:不知死活的家伙!吃我一剑!

王五:雕虫小技!泰山压顶!

神手敖白:我让你死的明白!流云飞袖!呀啊!

袁世凯:你我左右夹击,他必死无疑!

王五:哼!一群鼠辈!力劈华山!

 08:41挥刀、相碰

 脚步声

奕亲王:(带来洋枪队)王五!你还是投降吧!

王五:(一看没有希望了,也受伤了,喘气) 刀掉落声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兄,英雄不寂寞,我来了!呀啊啊啊!!!(飞身上前,被洋枪击毙)

一生起伏 浮沉云雨里

谁愿 长伴相随

一生的梦 若随时间去

谁愿留在我梦中

真的心假的意

假的心真的意

朦胧俗尘世事

千变际遇 这心永坚持

智勇中送情义

血像火 心绪激昂

四处风涌云荡

爱像火 千串光芒

照四海永未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