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253】
普本·梦春乡【海上花系列】
作者:大师兄📝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近代字数: 2020
263
621
235
2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2女
作品简介

梦春乡,春乡绝,终是杜鹃啼血,镜花水月。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3-07 17:08:48
更新时间2024-05-12 17:01:52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梦春乡【海上花系列】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阿娟

女,0岁

泼辣自强的妹妹。

宝姐

女,0岁

温柔善良的姐姐。

灵感来自白先勇的《孤恋花》


 梦春乡,春乡绝,终是杜鹃啼血,镜花水月。


  走本时BGM单曲循环。本子很短,建议看完后再走。慢慢走。故事留白很多,两个人可以加一点互动。独白建议不开混响。


 特别鸣谢阿凌、壁咚咚咚、芝士、玖施顽、不管三七贰十一和箜篌。


 

第一幕·梦

宝姐:(独白)我比她大了八岁。她到春乡景苑时,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刚过完冬,她窄小的花红粗布棉袄上,左一块儿右一块儿的乌黑油渍,看起来像烟膏的颜色。后来我才知道,她爹第一次卖她,就是把她卖到了大烟馆做捶腿丫鬟。

阿娟:宝姐,我长大了应是个顶好看的小姐是不是?

宝姐:(独白)她坐在木盆里玩水,雪白的颈部如一段水灵灵的玉镯,浸在水里映出润亮的油花。我给她梳了一个高高的发髻。她哪里能做小姐?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阿娟:宝姐宝姐,你怎么叫宝姐呢?

宝姐:我的名字是景苑里妈妈起的,她起名自有她的缘由咯。

阿娟:那你会是我的妈妈么?你给我起个名字吧!

宝姐:(独白)我给她起名叫“阿娟”,她问我为什么?我说这是我妹妹的名字。

阿娟:好呀好呀!我以后不叫你宝姐了,我叫你阿姐,你是我的亲姐姐。

宝姐:(独白)可我没告诉她的是,我妹妹死了。两年前豁了嘴的王三,把烟枪塞进了娟娟的嘴里,那层烟雾里,锁着她杜鹃色的眼睛。那是我第一次见这样的眼睛,却不是我最后一次见。


 

第二幕·春

阿娟:(独白)我阿姐是个受气包,春乡里的烂蹄子都欺负她。折磨人的李秃子总推给她去陪,阿姐每次回来都吐的晕头转向,浑身数不清的皮带伤痕。

宝姐:(醉酒)娟娟,别心疼我,这就是我们的命。

阿娟:(独白)去他妈的命!老娘的性子和阿姐不同,别人谁也惹不得我。有一日就算被人折磨死了,也绝不自己投河上吊!定要拉着王八蛋们陪葬!

宝姐:(醉酒)娟娟,王三被枪毙了,头顶黑乎乎的一个大洞。没人欺负你了...没人欺负你了...

阿娟:(走回走廊,大骂)你们这帮贱蹄子听着!都说“春乡梦里锦绣带,缠住男人蚀骨魂。”呸!都以为自己是九天仙女?去你们妈的!婊子养的,男人入烂的货,还想着挑肥拣瘦?做你们妈的春秋大梦!你们连我阿姐一根头发丝儿也比不上!告诉你们!以后你们不敢接的客,我接!不敢挣得钱,我挣!我挣钱给阿姐买手镯,气死你们这帮狗娘养的!

宝姐:(醉酒)娟娟,娟娟,我给你梳头,你的头发真亮....(睡着了)

阿娟:(独白)阿姐睡着了,身上还盖着那身/花红粗布的棉袄。月光把她的影子剪成两段,我躺下去,缩在小的那段影子里,像小时候她抱着我一样。她浑身燥热滚烫,我用冰凉的脸贴着她的胸口降温,那里有截细小的伤疤,是替我挡下的,如今烫的发红,像一朵杜鹃花。

宝姐:(醉酒呢喃)娟娟,我梦见娘了。

阿娟:咱娘长什么样儿?你长的像她?还是我长的像她?

宝姐:(醉酒呢喃)你长的像她,大大的眼睛像是天上的月亮,雾蒙蒙水盈盈的,我看着想落泪。

阿娟:别哭别哭,泪珠滚下来,月亮就顺着眼泪溜走了。

宝姐:(醉酒呢喃)娟娟,那个军官说要带我走呢,可我舍不得你。

阿娟:(独白)阿姐离开春乡景苑的时候正好是个春天,她的军官丈夫跑断了腿也没买到第二张船票。正好遂了我的意,我不想和她走。离开这里,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我做了一碗面,端到阿姐面前。这是她教给我的,如今我也学会了。

宝姐:等我安顿好,我就派人来接你。我们去那里开个面馆,我切面做卤,你端面收钱。我们重新活一次,成么?

阿娟:好,我们也给它起名“春乡景苑”。在这里,老娘只能卖肉,去了岛上,我偏偏要做个老板给他们看看。

宝姐:娟娟...

阿娟:阿姐,我叫阿娟。

宝姐:一样的。

阿娟:不一样。娟娟不想做小姐的,可阿娟从小就想做最好看的小姐。

宝姐:都是世道害的。

阿娟:不,阿姐,这原本就是我们的命。


 

第三幕·乡

宝姐:(独白)五十六年的春天,这是我来到岛上的第二十个年头。她的死讯第五次传到我的耳朵里。有人说她是被剃了头,半夜想不开投河死了。也有人说是睡在牛棚里,没看住,上吊死了。可我总记得她早就死了,是被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学生/用刀划开了脖子么?还是半夜想勒死李秃子,被李秃子用开水烫死的么?我记不得了,我什么也记不得了。

阿娟:(嬉笑)我挺喜欢那个男学生的,他叫什么来?噢,姓吴,他是个闷葫芦,小脸倒是嫩的像苹果,挺可人儿的。

宝姐:(独白)我丈夫十五年前就死了,我没改嫁,攒着钱真把面馆开起来了。可我没给它起名“春乡景苑”。

阿娟:李秃子也没什么不好的,他有钱呀,谁跟钱过不去啊?打疼了我,我就偷他的钱买药摸!买糖吃!

宝姐:(独白)刚开始想叫“梦春乡”的,可一想到“春乡”两个字儿,我就锥心的疼,娟娟那双大眼睛又映在我眼前,好像在和我招手,我跑过去一看,她手里卷着那身儿花色粗布的棉袄。

阿娟:你别不信!我不仅从他身上偷钱,我还拿到了个好东西呢!

宝姐:(独白)她解开棉袄,里面是一个晶莹透亮的白玉手镯。

阿娟:(含泪带笑)阿姐,这是我陪送你的嫁妆,你带着它,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春华去,盼佳期,我们永世不分离。”

宝姐:(独白)我后来给它起名“阿娟面馆”,就在温州街上,门前扯着一块儿花色帘子。客人们总叫我“阿娟”,我从不更正。我与她,前世来生可能真的就是一个人。傍晚休息时,我总坐在门口发呆。每当一帘清光洒下,我就会想起她。

阿娟:阿姐,愣着做什么?忙完今天还有明天呢!

宝姐:(知道是自己的幻觉,但还是很惊喜)阿娟!?

阿娟:(笑)不要叫阿娟了,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娟娟。

宝姐:(哭)娟娟,月亮出来了么?

阿娟:都什么时辰了,早就出来了。阿姐,你哭什么?(擦眼泪)泪珠滚下来,月亮可就顺着眼泪溜走了。

完结撒花

作者有话说:走完本的朋友们,可以听一下歌曲《今生今世》陈洁仪版。“天也老,任海也老,唯望此爱爱未老。”

已上传壁咚咚咚与阿凌的原声录音,百转千回,感人至深,欢迎收听。

此本为“海上花系列”的第一部。“海上花系列”以女性为主要视角,以民国为背景,字数在四千以内。旨在用片段化的故事描绘出乱世里各种各样的女性命运。

指路“海上花系列”第二部—阿凌《浮水蝶》265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