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637】
普本·借南风(陈宫宴续)
作者:拾一ㅤ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4628
465
1222
450
58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九曲红尘,情天欲海,你都要陪我一一尝尽。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27 09:15:01
更新时间2024-07-15 13:19:5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南风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沈宴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借南风》

                                      ——陈宫宴续

(九曲红尘,情天欲海,你都要陪我一一尝尽。)


编剧:拾一;后期:周游



鸣谢cv:反刍,周游,易尘,忱风,龚常coco ,超级饼干,嘤咛~

鸣谢试本:拾一,黯黯,龚常coco,远近山_


南风:公主,后杀掉皇帝另立幼帝,为陈国实际掌权人。

沈宴:曾是皇帝男宠,后为南风幕僚,步入朝堂。


BGM1:变

【 脚步声 】

皇帝:沈宴?是你?外头的人是谁?是不是老九?——反刍

南风:(站在帘幕外)陛下,是我。

皇帝:昭宁……沈宴?

南风:(走进室内)

沈宴:(一礼)殿下。

南风:(径直走到塌边)陛下,您忘了,九哥已经被你赶出了京都,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皇帝:昭宁,朕待你不薄…你竟然伙同外人谋害朕?

南风:说到这里,倒是要谢陛下网开一面留昭宁一命,这才盼来今日。父皇若是知晓他的女儿亲手手刃仇敌,自当含笑九泉。

皇帝:什么父皇,朕才是你的父亲!

南风:昭宁公主是先帝与其贵妃所生,此事人尽皆知。陛下,您真是病入膏肓,神智不清了。

沈宴:殿下,夜长梦多,尽快动手。

皇帝:昭宁,此子狼子野心,你留他在身边迟早自掘坟墓(南风入 你迟早同朕一样,被至亲背叛……唔……你……好……!

南风:(边摁住边说)沈宴,还不过来帮我。

沈宴:(快步过来,两人合力,皇帝窒息而亡)

南风:(脱力)陛下,痰迷心窍,崩——

【 皇帝崩,丧钟响 】

欢迎收听古风双普《借南风》,编剧拾一,后期周游。

                                                                     ——— 周游

皇帝:昭宁,此子狼子野心,你留他在身边迟早自掘坟墓,你迟早同朕一样,被至亲背叛……

南风:(惊醒)……沈宴。

沈宴:(点燃殿内烛火,回身)殿下,您醒了。

南风:天黑了。本宫睡了多久?

沈宴:殿下睡了两个时辰。

南风:两个时辰……

南风:(起身开门)

【 殿门吱呀一声,有内侍进来通禀 】

内侍:殿下。——cv忱风

南风:驸马呢?

内侍:驸马在……在……

南风:取本宫的剑来。

沈宴:殿下,季家手握重兵,杀了驸马,未免使季将军与殿下离心。

南风:有了孩子,还要男人做什么?

沈宴:……公主说得有理。

【 房门被南风一脚踹开,驸马赤身裸体,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

驸马:赵南风,你做什么,放开我!——cv易尘

南风:放开你?忍了你这么多年,你叫我放开你?

驸马:你做什么?你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

南风:我不杀你。沈宴——你不是说,想要把那些欺你辱你的人踩在脚底么?

驸马:他不过是一个肮脏低贱的男宠……他敢!呃——

沈宴:(一剑洞穿男人胸口,并将其踹倒)……

南风:就这么杀了他,沈宴,你心肠不够硬。

沈宴:殿下错了,折辱这样的人,于宴而言,没有什么意趣。(可压音效)

宫女1:公主……公主饶命,是驸马,是驸马逼迫奴婢,奴婢才……——cv龚常coco 

南风:(嘘)你这般激动,惊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好了。这可是本宫同驸马的孩子,身份尊贵。沈宴——

沈宴:殿下。

南风:妥善处理。

沈宴:是。

【 沈宴处理完驸马尸首,脚步声 】

南风:(对着铜镜在鬓间簪了朵白花)

沈宴:殿下,已经处理好了。

南风:什么明目?

沈宴:闯进公主府的刺客刺杀公主不成,害了驸马。

南风:(快意,笑)从今日起,我就是陈国,最逍遥最快活的寡妇!

沈宴:恭喜殿下。没了独子,季将军想必会对这个孙子珍之重之吧。

南风:沈宴

沈宴:臣在。

南风:是恭喜我们。

BGM2:欲

 切b即入

南风:(对殿外)取琴来。

【 沈宴试了一下琴音 】

沈宴:公主想听什么。

南风:嵇氏四弄近日风靡,便取其一奏来罢。(注:指嵇康所作曲谱《长清》,《短清》,《长侧》,《短侧》今已遗失,沈宴所弹琴音来自作曲家管平湖同名曲《长清》)

【 琴声起 】自数五秒入

沈宴:(弹了一首《长清》)

南风:(玩笑)你是想叫我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沈宴:(停)长短清者,言/清洁无尘/之志,厌世途/超空明/之趣。这是王公贵族们近来爱听的曲子,仿佛听了,就沾上了那些名士身上的一丝禅意,超脱世俗,不在红尘了。

南风:清洁无尘,厌世空明?本宫不信这世上真有清洁无尘之人,所谓厌世空明,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因为他们不能。若是嵇氏生在陈国,我倒真想把他放在高位上瞧一瞧,他是否真的还能无欲无求。

沈宴:那些个寄情山水的风流名士,大多是在红尘之中郁郁不得志,得不到的,便说厌倦,不屑。权利这个东西,没尝过的人,才会对它嗤之以鼻;但凡尝过的,没有那个人能抵抗得了。

南风:(笑着扑到他身上)本宫最爱富丽堂皇,耐不住清冷寂寞,沈宴……九曲红尘,情天欲海,你都要陪我一一尝过……

沈宴:(被倒在地上)……公主,宴是红尘中的俗人,从未想过超凡脱俗,倘若公主在天上,也要被宴拽下来,在这红尘里头滚一遭。

南风:(抚摸过他胸前的疤痕)……从前都是在暗处,隐约知道你身上有疤痕,我以为,是当初沈家入狱时,在诏狱中留下的。

沈宴:那些疤痕,在入宫后,便被上好的膏药抹去了。这些疤痕,是他的“赏赐”,抹不掉。

南风:……这肮脏的名字,看了都让人作呕。

沈宴:(摸到她袖中匕首,塞入她手中)那公主,就替沈宴抹去它。

南风:……沈宴?

沈宴:(笑)人死了,留的痕迹,就该一并除去。当日,公主怎么杀的他,就怎么剜掉它。

南风:……沈宴。

沈宴:(闭眼)公主,手不要抖,手抖一寸,宴便多痛一分。

南风:(小心的,一点点剜掉他胸前的字)……沈宴,你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么?

沈宴:(忍痛)朝露殿后的御池,假山……

南风:不……比那更早。

沈宴:……呃!

南风:在沈府!(微用力)那时,父皇带我微服,拜访沈大人。我想看看,父皇口中有相如之才的沈宴究竟是何等人物,便遛去后宅……

沈宴:(随南风的动作给痛的反应,不是别的就是剜肉)公主看到了什么?

南风:看到了,沈宴说,当世之乱,乱在社稷,乱在制度,乱在九品中正。

沈宴:……这才是公主找上宴的原因吧。

南风:(用力剜去最后一个字)这样的人,我可不信他甘于雌伏。

沈宴:呃啊……!

南风:(扔掉匕首,吻)

沈宴:(痛中愉悦)

(审核:只是吻!只是吻!)

南风:(额头相抵)……从此之后,世间再无困在陈宫的沈宴,只有在朝堂上搅弄风云的沈大人。

沈宴:(虚弱笑)沈宴,谢公主殿下。

BGM3:疑

(七年后)

皇帝:昭宁,此子狼子野心,你留他在身边迟早自掘坟墓,你迟早同朕一样,被至亲背叛……

南风:(睁开眼睛)

季拓:大人,大人 。——周游

沈宴:(回身)世子。

季拓:大人。

沈宴:世子下学了。

季拓:是,小皇叔说母亲病了,都没上朝。

沈宴:世子来探望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正歇下,改日再来吧。

南风:(殿内)沈宴——进来。

季拓:母亲醒了!母亲——

南风:回你的清晖阁。

季拓:是,母亲。

【 沈宴推开门 】

南风:沈宴。

沈宴:臣在。

南风:(从塌上起来)你跟在本宫身边多久了。

沈宴:从潜邸时算起,已逾十年。

南风:十年……弹指一挥。你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么?

沈宴:家仇已报,夙愿已了。即便叫宴当场死去,宴也能含笑而亡。

南风:你总是这样,说话滴水不漏。

沈宴:谨小慎微,这是刻在宴骨子里的生存法则。

南风:是么?如今的你,已经是手握权柄的沈大人,还需如此?若本宫非要你剜肉削骨呢?

沈宴:剜肉之伤,尚能承受;削骨之痛,宴实难忍。但若是公主,便是死,宴也欣然往之。

南风:(笑了)

沈宴:公主近日,略显愁容,是有什么事令公主烦忧了么?

南风:(盯着他)前些日子,有人送了本宫一份大礼,叫本宫好生恼火。

沈宴:倒真有人不要命了。

南风:你不问是什么礼物?

沈宴:公主不说,宴便不问。

南风:是一个女人。

沈宴:……

南风:怎么,没有什么想向本宫坦白的么?

沈宴:宴以为,公主恨驸马,是恨男人不忠,而不会恨一个无辜的女人。

南风:(怒)这就是你瞒着本宫,将人藏起来的理由?!

沈宴:当日那宫人有孕,驸马与其之私,并非密不透风。倘有一日世子与公主有隙,手握他生母,也不怕他不听从。

南风:即便如此,为何不说与本宫?

沈宴:……

南风:怎么不说话?你沈大人张仪在世,巧舌如簧,不替自己好好辩一辩么?还是说,以你如今的地位,真以为本宫不敢罚你?

沈宴:殿下要罚,宴……百口莫辩。

南风:混账!沈宴,你真是叫本宫失望至极!

BGM4:乱

切b即入 

南风:来人——

【 脚步声,推门声 】

内侍:公主殿下。——忱风

南风:沈宴乖张,冲撞本宫,拖他下去,廷杖二十。

内侍:是……

【 脚步声远 】

 以下回忆,昨日夜(混响!)

南风:沈宴,你有什么瞒着我?

沈宴:只一件。

南风:什么?

沈宴:世子的生母,尚在人世。

南风:你倒坦诚。为何留下她,为何不与我说?就不怕我怀疑你?狠狠罚你。

沈宴:殿下当然要罚,还要大张旗鼓地罚。

南风:……不妨直言。

沈宴:明着看来,陈宫中,确实不乏想取代宴位置的人,但暗地里,公主更应当提防的是小人离间,这些人盯着的,可不止是宴。

南风:(顿)不仅如此,一个女人,一石三鸟,季家……恐怕迟早与本宫反目。我真是昏了头,竟未想到这一层……我现在就把这人抓起来……

沈宴:殿下不急,若真是如此,那公主府必有内应。(可压庭仗做转场)

【 雨声,庭仗声 】

沈宴:(忍痛)

南风:(高高立在阶上)沈宴……今日是想叫你记住,就算爬得再高,都别忘了自己曾经的身份。

沈宴:……沈宴,记住了。

南风:你行动不便,不必回府,这几日也无需上朝了。

沈宴:是……

【 房门吱呀一声 】

宫人2:沈大人,奴婢替大人上药。——超级饼干

沈宴:进。

宫人2:公主从未责罚过大人,今日竟大发雷霆,大人这伤……

沈宴:嘶……想来,公主是听信了外头的闲言碎语,再加上这些年……只怕,我的好日子到头了……(自嘲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懂什么?

宫人2:大人,奴婢不懂,但有人懂……大人到这上头找到奴的主人,他会替大人解困。

沈宴:(拿着帕子)情诗,藏头。

宫人2:大人,奴退下了。

沈宴:去吧。

【 房门阖上,脚步声远,南风自屋内走出 】

南风:情信?

沈宴:藏头诗。南巷,沈府旧宅,约我一见。

南风:(微颤)不……不止。这字迹,是九哥……

沈宴:九殿下?

南风:拿烛火来。

沈宴:(端来烛台)

南风:(手绢上的字在烛火上渐渐显现)昭宁,季氏已叛,大军开拔,不日入京,速逃。

沈宴:季氏摇摆,连自己的最后一点儿香火都不顾了。

南风:驸马死了,一个孩子,让他们蛰伏了七年,这才给了我们七年喘息的时间……我知道,早晚有这一日。

沈宴:比起殿下,九殿下良善刚直,确实是个好操控的人。

南风:九哥不想我死,又深知我个性倔强,便从你这儿下手,既要瞒过世家的眼睛装作离间你我的样子,又把消息传给你我,看来……世家底下的根,终究是盘在一起了。

沈宴:前些年,他们你争我夺,此消彼长……是我们做得太绝,逼急了他们。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南风:沈宴……

沈宴:臣在。

南风:你怕么?

沈宴:(拉住她的手)公主还记得,先帝崩逝的那一夜么?公主问宴,败了会怎么样。

南风:你说,胜固欣然,败也从容。

沈宴:如今,我的回答,还是一样。若真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黄泉碧落,阿鼻地狱,殿下……宴陪着你。

南风:(攥紧,笑)有你作陪,死有何惧。

BGM5:兵戈

沈宴:(混响)当今乱世,乱在社稷,乱在制度,乱在门阀,乱在九品中正。不剪除世家,不足以固皇权,可惜,终究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这几年风雨飘摇,走到尽头了。

南风:(混响)史书工笔,你是佞臣,我是妖女,怎么不是珠联璧合,天生一对呢?

沈宴:(混响)同公主一起遗臭万年,是宴之幸事。

【 梦境 】

九殿下:阿雉,你上来!——嘤咛~

南风:(混响,幼年,不必硬夹,活泼点儿就行了)九哥,你再不下来,我跟父皇告状!

九殿下:阿雉,你赖皮!你告诉皇伯伯,我们都完蛋了!

南风:(混响)那你下来啊!

九殿下:好好好!我下来!哎哎哎呀!(从树上摔了下去)

沈宴:(轻声唤)公主。

南风:(醒)府里的人都遣散了么?

沈宴:遣散了,只有几个宫人无处可去,不愿离开。

南风:也好。九哥仁善,总不至于对公主府赶尽杀绝。

沈宴:公主,用膳吧。

南风:(凝神)我好像……听到了兵戈之声。

沈宴:从城门口到公主府,不会这么快。

南风:(放下筷子,起身走到窗边)九哥自幼长在宫中,由母亲抚养长大,他常带我爬上宫墙,遛出宫去,外头的天那么蓝又那么远……

沈宴:公主……

南风:他父亲杀了我的父皇,而我又杀了他的父亲,再相见,是憎恨,还是释然呢。

沈宴:憎恨也好,释然也罢,都不重要了。十数年过去,你们都不再是曾经的你们了。

南风:是啊。回不去了。

沈宴:公主,后悔了?

南风:(笑)悔?不!这十多年,是我最快活,最自由,最无拘无束的日子。

沈宴:宴,也不悔。

南风:沈宴。

沈宴:嗯?

南风:我虽不畏死,却最是怕痛。小时候摔破了皮,都要母亲哄上半日。(淡淡的)你有什么不用见血,也没那么痛的死法么?

沈宴:有的。

南风:帮我。

沈宴:宴记得,公主说,不到绝境,不许死。宴是祸首,公主受宴胁迫,九殿下或可保你一命。

南风:像我娘一样,圈禁致死?还是像从前一样,仰人鼻息?你忘记了,我习惯了富丽堂皇,最讨厌清冷孤寂,这样的日子,我不可能再回去了。

沈宴:公主……

南风:帮我……

沈宴:(吻)

南风:……

沈宴(抱起她)

BGM6:尾声

【 衣服摩擦,沈宴取出绸带遮住南风眼睛 】

南风:沈宴。

沈宴:臣在。公主别怕。

南风:我不怕。小时候,母亲陪我捉迷藏,也会这样捂住我的眼睛。

沈宴:那时候,公主都藏在哪儿?

南风:(笑)藏在层层帷幔后头,将自己包裹起来,那样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躺在母亲的肚子里,温暖,安全。

沈宴:(将绸带环上南风的脖子,再绕到床柱上)现在……公主就在娘娘的肚子里。

南风:嗯……

沈宴:(轻声,缓缓拽紧绸缎)其实……公主幼时,宴也见过公主。

(南风慢慢窒息,慢慢的,没这么快!)

南风:……是么?在哪儿?

沈宴:公主猜一猜……

南风:……猜不出来。

沈宴:那时,公主还在襁褓里,宴还抱过公主。

南风:……那时候,你才几岁?

沈宴:五岁。

南风:(逐渐窒息)其实……我有一个乳名。

沈宴:叫什么。

南风:……阿雉。

沈宴:……阿雉……

南风:母亲……父皇……九哥……

(远处似乎传来声音)

(在声音中,南风陷入窒息)

沈宴:阿雉——(可一起喊,可不喊)

母亲:阿雉——

父皇:阿雉——

九哥:阿雉——

合:阿雉——

南风:(气绝)

沈宴:阿雉……

【 凌乱脚步声 】

【 殿门打开 】 准备捅刀(2分22秒处)

【 匕首捅入身体 】

沈宴:(看了一眼外头烨烨火光,笑意)殿下……宴,来寻你了。

音乐声音变大

《相和歌》-子衿

唱词: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由《陈宫宴》开始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一起走到《借南风》的朋友。

故事背景以五胡乱华后的南北朝为蓝本,在那样纷乱的年代,执政者接连登上历史舞台,他们拥有权利,又被权利埋葬抛弃。南风一名,来自“八王之乱”中妖后贾南风,公主身份来自山阴公主刘楚玉,他们都是史书上有名的荒淫乱政的妖女。

南北朝,门阀林立,世族势力盘根错节,皇权与世族争斗无穷,哪怕直到唐朝时,清河崔氏的势力也仍然令唐太宗忌惮。所以,沈宴和南风注定只能获得短暂的胜利。想尽量赋予它一些历史的厚重,但显然笔力不足,写不来那样的东西,请原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