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353】
普本·【招冠】《带我去15号星球》(热血追梦)
作者:阿凌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6968
1115
2520
1660
16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不管生活有多苦,我们都要保持嬉皮笑脸,然后把他们全都唱成歌儿!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1-15 23:38:12
更新时间2024-03-22 00:12:4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小武

男,22岁

初入大城市的小镇青年,真诚,笨拙

楚悦

女,30岁

女,追求梦想的乐队主唱,飒

带我去15号星球

 

  写信不加混响

  谢谢你的一键三联


 

BGM01

00’18 拉开凳子,在吧台坐下声音入

楚悦:哟,今儿晚上还真够燥的啊!(赔笑)诶,猫总,今天的您比起昨天来又更帅了啊。 

老猫(酒吧老板):哟,你们大乐队不是全都另谋高就了吗,怎么今儿您还屈尊来我们这小破店呐。——真和

楚悦:嗐,什么另谋高就啊,那是小齐他们几个不懂事儿瞎说的,再说了打从咱们酒吧刚开张我就在这唱了,怎么着也算是元老了,那必须不能忘本呐。

老猫:还知道不能忘本啊,那几个孙子昨天不是还拍桌子跟我说以后不来了吗,行,你们牛!签公司了看不上我们小酒吧,理解。

楚悦:您消消气,他们几个办事太不地道了,该骂!不过我可没说要走哈,他们来那一出我压根儿就没同意,他们不唱我唱啊!

老猫:算你还有点良心。哎,等等,不对不对,和着他们攀上高枝没捎上你啊。

楚悦:您这叫什么话!我们那是音乐理念不和,我要保持音乐的纯粹性,绝不向商业低头! 

老猫:什么意思?

楚悦:(渐远)嘿嘿,我现在呢,单飞了,solo您懂吧……

 

拿出纸,写信声入

小武:(写信)亲爱的Mary,我已经到北京了,来的第一天就替你去看了天安门,天安门人真的好多啊,乌压压的一大片,等下次你来,我带你一块去啊。

大爷:哎哟,孩子,那两儿字得说“马甸儿”,不是“马甸”!你再跟我读读这三个字,“大栅栏”……——東青

小武:(写信)来了一个多月了,我还是觉得北京人说话很难懂,总之我这舌头都捋不直了,还闹了很多笑话。

大爷:哎哟,你们这帮外地人怎么说话都说不明白啊。

小武:(写信)我不喜欢别人笑我,所以现在慢慢也不爱说了。你是知道我的,平时我和你有着说不完的话。和这里的人,我不想说。

领班:喏,这酒给那桌客人端过去,别跟木头似的,笑你会不会啊!送完记得去通个厕所啊,19桌客人又吐了。——庸者

小武:(写信)哦,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找到工作了,在一家酒…音乐餐吧当服务员,每个月有三、四千块,还包吃包住呢,不错吧。

醉酒客人:滚开,别碰我,老子还要喝!我跟你说,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外地来的土逼。——Shady

小武:(写信)同事和客人们也都很好,我过得很开心。

 

场景:酒吧门口,楚悦出来抽烟

走出门,打火机声入

楚悦:(吐了一口烟)

小武:悦姐,刚刚……谢谢你。

楚悦:小事儿,他们就是看你脸生好欺负。有些人喝了几斤猫尿就开始装大爷了。德性!

小武:要不是刚刚你帮我挡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楚悦:(笑)主要是我对自己有日行一善的自我要求,刚好撞上就顺手解围了,跟你没关系,别放心上。

小武:(小声)还是谢谢啊。

楚悦:你长这么大高个儿,怎么说话跟蚊子似的,让我读唇语啊。

小武:我……我不会说北京话。

楚悦:北京话?北京话不就普通话吗,来,你每句话挑几个词儿加上儿化音就差不多了。

小武:哦,(生疏)挑几个“词儿”?是这样说吗。

楚悦:(笑)你怎么那么可爱啊,(学他)“挑几个词儿”。

小武:对不起。

楚悦:(笑声慢慢止住)咳咳,没笑话你。喏,你抬头瞅瞅,其实满大街上根本没几个正宗老北京,你当刚刚那个孙子真是北京本地人啊,全他妈都是他嘴里说的“外地来的土逼 ”。

小武:这样吗?

楚悦:行了,别耷拉个脸了,把背挺直了,外地人怎么了,外地人还就要在这儿扎根了,气死那帮排外的孙子。

小武:(笑)谢谢你,悦姐!我记住了。

楚悦:你怎么跟我弟似的,傻乎乎的。行了,走了。

 


BGM02

开门声入

楚悦:(远处)你这就不厚道了啊,我可是我们乐队的灵魂主唱,工资也不能直接砍得一半不到吧……得,两趴就两趴……哪能让您操心啊,找到键盘手了,那两人乐队也是乐队啊。

小武:(脚步走近)悦姐。

楚悦:嗯?今天怎么来这么早,不是6点才上班吗?

小武:哦,我今天来早点准备学……

楚悦:(打断)(拿出手机)我靠,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小武:怎么了,你赶时间吗?

楚悦:那可不是。对了,你有车吗?

小武:有吧。

楚悦: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哪来“有吧”。

小武:(赶紧)有!

楚悦:行,反正你也没到上班时间,不如捎我一程呗,不远,也就5公里,来回半小时。

小武:好。

楚悦:(拍拍他的肩)就知道你是个大好人。

 

走路声,电驴解锁滴滴两声入

楚悦:你车,就这个啊?小电驴?

小武:是啊,我攒了三个月买的。

楚悦:你管这叫车啊?行吧行吧,赶紧的。

小武:哦。

楚悦:(坐上车)要不是刚刚跟老猫扯皮浪费了半小时,我也不至于那么赶。

小武:没事的,这一带我挺熟的,带您抄近路,肯定不会迟到。您是有什么急事吗?

楚悦:对啊,赶场呗,我可是酒吧红人,那不得巡回演出啊。

小武:(笑)是。那你坐稳了啊,这条胡同有点窄。

楚悦:(车身摇晃)哎哎哎,慢点儿你!

小武:(笑)抓稳啦!

楚悦:行啊你,我住这那么久了都没窜进过这条胡同呢,看来你平时真的很闲。

小武:我有个…好朋友,以前没来过北京,平时我就爱骑着车到处晃晃,替她多看看。

楚悦:真好,还能有惦记的人。

小武:(笑)

楚悦:诶,你说要不这样,反正你平时不上班的时候也没啥事儿,不如我聘请你做我专职司机吧。不让你白干,我付你油费行不行。

小武:(渐远)我的车是电车,不用油费。

楚悦:(渐远)哎呀,差不多这个意思啦。

 

直接入

小武:(写信)亲爱的Mary,我在这里交上了第一个朋友了,她叫楚悦,是我们酒吧(划掉)……餐厅的歌手,名字很好听吧。我也没想到能在这儿交上朋友。她人很好,因为我有空的时候都会开车送送她,她还会付给我辛苦费呢。

楚悦:你快点开!你可是我正儿八经聘请的专职司机,要是迟到了扣你工资啊。

小武:工资不就只有那一顿宵夜吗?

楚悦:一顿宵夜还没堵住你嘴啊,吃吃吃,一顿饭就花了我三百块!

小武:大不了下次我请回去咯。

楚悦:别了,我可吃不回本!我说你那么能吃,一定也很能吃苦吧,不如明天再送我去培训学校呗。

 


BGM03

直接入

小武:(写信)我有空的时候都会载她,跑过酒吧、商演、培训学校,托她的福,我对北京的音乐圈已经很熟了。其实我很喜欢她的音乐,她却总以为我在开玩笑。

 

电驴喇叭滴声入

(骑车途中,两人微微喊着说话)

小武: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我老家一样。我原来就很喜欢蹬着自行车到处逛逛。

楚悦:看出来了。

小武:对了,今天排练的时候你唱的那歌叫什么呀?就听你唱了几句,还没听够呢。

楚悦:自己瞎写的。我们乐队…原来乐队的歌。

小武:很好听,我喜欢。

楚悦:你喜欢?你喜欢它什么呀。

小武:说不出来…就像我很喜欢的一款酒,一喝到它就让我想到夏天,有着燃烧一切的热烈,就好像在说…梦想。

楚悦:(大笑)说你胖你还喘上啦,这个歌说的是一个求而不得的爱情故事。装逼失败了吧。

小武:(憨笑)是嘛,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反正我就听出这个来。

楚悦:(自嘲笑)

小武:而且我觉得平时你唱的那些歌不适合你。

楚悦:乐评人有何指教啊。

小武:我不是,就是觉得不是你想唱的。我更喜欢你今天唱的这个。

楚悦:可今天唱的这个没人听啊。

小武:我听啊。

楚悦:哟,没想到我还多了个歌迷啊。

小武:是!你要愿意,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歌迷。

楚悦:(笑了笑)

小武:(转过头)悦姐,话说你怎么什么都会啊,又能写又能唱的。

楚悦:诶,你看着点路,别老看我!做久了就会了。

小武:我还不知道你们乐队叫什么呢?

楚悦:我们乐队早散了,叫15号星球,大学的时候组的,怎么现在说起这名字来那么中二啊。

小武:不会啊,好听的。

楚悦:完了完了,粉丝的爱总是那么盲目啊。诶,那你平时都干嘛啊?除了接我。

小武:我?看看书咯。

楚悦:书?!(笑)真的假的?什么书?

小武:不是,调酒的书。我这个星期被调去做了吧备,怕做不好。

楚悦:吧备?那不就是洗杯子咯。

小武:(笑笑不说话)

 


BGM04

拿出纸张声入

小武:(写信)其实我觉得吧备不是洗杯子的,虽然我确实是每天都在洗杯子。但威廉哥跟我说,所有厉害的调酒师都是从洗杯子开始的。

威廉(调酒师):小武,杯子!哟,擦的还挺干净啊……——秦月杨

小武:(写信)他还说,我细心,英语又好,准能成事儿。英语好那得多谢你,我给你写了那么久的信练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叫“成事儿”,在我看来,可能像悦姐那样有才华的人才能成事儿吧。

 

场景:小武在酒吧门口等楚悦,准备接她回家

无音效,直接入

楚悦:不好意思啊,今天喝了两杯,耽误了点儿时间。

小武:没事儿,反正我也边等你,边练练摇壶。

楚悦:不错嘛小同志,那么努力,你一定会成功的。

小武:我比起你还差得远呢。你看你一天打那么多份工,累不累啊。

楚悦:(坐上后座)能赚钱就不累咯。

小武:你都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了。

楚悦:这还叫多?看来你是真的很穷。

小武:你很缺钱吗?

楚悦:当然缺啊。你看看编曲、租棚、录音,哪一样不花钱啊。

小武:怪不得呢,看你几乎都不跟朋友聚餐、约会什么的。

楚悦:那看你一天天挺有空的,你不也没跟朋友一块儿?

小武:你不就是我朋友咯。你也…没有其他朋友吗?

楚悦:笑话,我要是想交的话也会有很多朋友,现在要赚钱没时间,哪有那么多功夫应酬。

小武:为什么你要那么拼。

楚悦:这是北京,不拼一把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在北京只要肯吃苦,什么都可以。那你呢?你来北京是为了什么呀?

 

直接入

小武:(写信)亲爱的Mary,今天悦姐突然问我,来北京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是为了什么,她总是开玩笑地跟我说,那么拼是为了挣很多很多钱,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的。她会发光,当她站在台上。

场景:街上,楚悦发烧还坚持去演出,小武送她的路上

楚悦:哎呀,还生气呢。

小武:……

楚悦:你别气啦,我真没事了,不烧了。

小武:……

楚悦:还不搭理我呢。我跟你说我现在身体倍儿好!真的!还能给你表演个八百米冲刺呢。

小武:(刹车)那你下来,跑一个我看看。

楚悦:别闹啦,不然真迟到了。

小武:迟到了就别去了。

楚悦:嘛呢?一场八百块呢。

小武:那我现在给你八百。

楚悦:这不是都答应人家了。

小武:多一场少一场也没什么区别啊,你自己身体自己还不上心啊。

楚悦:喂,你现在跟我说话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小武:(打断)我就是不懂,演出就那么重要啊,昨晚你都烧到39度7了。还有之前,腿都崴了还在台上那么蹦跶!

楚悦:挣钱嘛,要有职业操守。

小武:你怎么总是这样,嘴里没一句实话。明明就是很喜欢在台上唱歌的感觉。

楚悦:干嘛呀干嘛呀,别突然给我上升价值啊。

小武:你就不承认吧。

楚悦:唉,也不是,只是这种话听起来特别傻。其实我现在的时间已经完全颠倒了,没有演出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小武:怎么不知道,休息啊,写歌啊,出去玩儿啊。

楚悦:我好像就是个充电宝,平时写歌、录歌是在蓄电,就为了能在台上把那股子能量放出来。你突然不让我上台,我都不知道劲儿该往哪处使了。

 


BGM05

场景:电视台节目录制现场

老猫:采访开始啦?对,小悦那唱功肯定是没得说啊。之前那个乐队是解散了嘛,挺可惜的,我还怕她不唱了呢,谁知道硬是一个人撑下去,又拉了个班子。倔,也拼。 

乐队键盘手:悦姐太厉害了,就没见过她玩不转的乐器。对,我们的歌都是她写的。不怎么聚吧,感觉她平时还是挺忙的。——庸者

音效:电话响几声,接通入

楚悦:(接电话)喂,妈!你和爸吃了没?…好着呢,我要跟你说个事儿,你女儿要上电视啦…对!要当大明星了。那个《中国好声音》啊,今天来录节目呢。……那是,也不看看你女儿是谁!行了行了不说了啊,记得到时候看电视,一定要记得啊!

 

01’28 楚悦上台表演

为什么不愉快接受

太阳还是以前那个

很闷热 又觉得 这惯性还不错

我不拒绝踏进这条河流

我应该做的全都做了

很温柔 你问我 这水温还ok么?

——《河流》蛙池

 

节目评委:对不起啊,我只从你的歌声里听到愤怒。——崇楼

楚悦:(鞠躬)……谢谢导师!

 

场景:酒吧内,老猫陪失意的楚悦喝酒

主持人: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音乐响不停》,今天做客我们直播间的是新生代摇滚乐队Planet!四个花美男啊,欢迎欢迎……——向未来

(老猫关掉电视)

老猫:你还好吧?

楚悦:嗯,(喝酒)死不了。

老猫:你再这么喝,也离死不远了。小齐他们那个歌儿,不是你写的吗?肯卖给他们啦?

楚悦:恩,没办法,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老猫: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犟下去呢。

楚悦: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钱过不去啊。

老猫:你能这么想就对咯。行了行了,别喝了,不就是没晋级嘛,音乐节目多得是,这个节目没眼光我们去下一个。

楚悦:不去了,(埋头)不想干了。

老猫:你别,突然整那么消沉我还挺不习惯的。

楚悦:(喝酒)没有,就是觉得自己挺失败的。折腾那么多年,都不知道在折腾些什么。

老猫:行了啊,我认识的楚悦可是个超人,被人骗钱、乐队解散都打不倒她呢。她可能耐着呢。

楚悦:(勉强笑笑)

老猫:差不多得了,我让小武送你回去,醉醺醺的看着闹心。

楚悦:别了,他有女朋友,老麻烦人家不好。

老猫:真的假的,他不天天跟着你屁股后面吗,哪儿有功夫交女朋友。

楚悦:上次去他们家吃饭,不小心看到他给人家写的情书。

老猫:哎,起来吧,我送你。真不知道究竟是你欠我钱,还是我欠你的……

 


BGM06

街上,开头直接入

楚悦:干嘛呀,休息日还不在家躺着,非得拉我出来。

小武:带你去个地方。

楚悦:去哪儿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武:到了你就知道了。

(走进店内)

小武:老板!我来拿东西。

楚悦:什么呀,带我来琴行干嘛,你要买吉他啊?

小武:(接过)谢谢啊。(递过去一把吉他)这个,送给你。

楚悦:(怔住)啊?你中彩票啦,无缘无故送我这个干嘛,我不要。

小武:你拿着,我升上调酒师了,高兴!就想送给你。

楚悦:哦,恭喜啊。但这太贵了,你说一顿饭可以,吉他,真不用了。

小武:(着急)我有钱,真的!我只是想送给你,想送给你个礼物。不贵的!

楚悦:(叹气)不是这个问题。我只是没有办法接受别人无缘无故对我好。而且这吉他贵不贵我看不出来吗?你说你好不容易升上调酒师,一个月的工资就用来买这个啊?(转过头)不好意思啊老板,这吉他我们不要了。(走出店外)

 街上

小武:(追上去,不知所措)悦姐!你别生气。我就是想让你开心点。

楚悦: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理解。你在干嘛啊,你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好是吗?

小武:不是,我只是对你……

楚悦:(打断)你不是说你的理想是在北京挣大钱吗?那你现在往我身上使什么劲儿呢。还是说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啊?

小武:不是不是,你也帮了我很多啊!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我也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悦姐,你是我在北京唯一的朋友,我被人欺负是你给我出头,嘴上笑我当吧备,却给我找了很多调酒的书,别人都看不起我,只有你不一样。你这个人就是嘴上别扭,其实比谁都热心肠。

楚悦:你那么容易对一个人掏心掏肺啊,就几句漂亮话的事儿,值得你拿几千块来还吗?还是说你是傻到连我平时占你便宜都看不出来啊。

小武:我知道!但我不在意啊。我是想说,你不喜欢陪客人喝酒,那就不喝了。你只想写歌、唱歌,那也很好,我可以再多打一份工,和你一起攒钱。

楚悦:(摇头)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快步走开)

小武:楚悦!

楚悦:怎么回事啊?!你们现在一个个的都来可怜我是吗?

小武:我没有……

楚悦:(打断)竟然有一天我还需要你来可怜我!太可笑了,真的我太可笑了。(沉默一会儿)我前天打电话给我妈,我说我要在北京混出头了,我要出专辑,做大歌星了。但你看,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乐队、舞台、我写的歌,我什么都没有。

小武:我不是可怜你,只是想和你一起面对。我也没有女朋友,老猫都跟我说了。我就是觉得我可以和你一起,就像我们之前那样啊。我只是…我可以每天骑着车,载着你…

楚悦:(笑着摇头)我们说的压根不是一个东西。小武,我们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人。

小武:凭什么不一样啊?到底哪里不一样啊?还是说你也看不起……(我)

楚悦:(打断)因为我要离开北京了。

小武:为什么?(慌张)发生什么事儿啦?

楚悦:没什么事儿,我妈让我回家考公务员,再不考年纪都快过了。

小武:我不明白,只是因为这个吗?还是说,因为别的人。

楚悦:哦,你是想说小齐啊,好吧,确实是因为我眼红,我就是见不得前男友兼前队友爱情、事业双丰收,干脆离开这个伤心地了。

小武:(忍不住)那你写的歌儿呢?你不上台啦?

楚悦:(装作满不在乎)嗯,不唱了,反正也就是一个兴趣爱好,不能靠这个吃一辈子是吧。还是得找个正式工作什么的。

小武:你不是说…在北京,只要肯吃苦什么都可以的吗?

楚悦:(笑一会儿)笨蛋,我骗你的!

小武:你又骗我。

楚悦:是啊,(低喃)不过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骗你了。

小武: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相信啊?!我因为你的话一直在努力,我背了几乎所有调酒的配方,我可以每天练摇壶、练切冰,现在我已经升到调酒师了,你说的明明是对的啊,为什么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呢?

楚悦:(打断)打住啊!你努力有收获,那很好,我祝福你!但你不要试图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OK?

小武:你这样真的让我看不起你!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啊,就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的梦想吗?就因为一点点挫折?!你把你十年的努力当成什么了啊。

楚悦:呵,努力?你知道在北京这个地方最不值钱的两个字是什么?(爆发)就是他妈的“努力”!你说谁不努力啊,那帮被梦想骗来搞音乐的人不努力?你见过多少驻唱啊,大家都幻想着一夜成名,成名了吗?我们只能日复一日地唱着连自己都他妈恶心的歌!我宁愿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因为一个男人才受伤离开的,也不想别人看我像是一个混不下去离开的逃兵!你满意了吗!(走开)

小武:(怔住,追上去)对不起!我……对不起。是我太想当然了,是我犯蠢说胡话了。你别……

楚悦:我有时候真的好讨厌你们这种人啊,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才让我的努力那么丢人。因为你们不知道那种用尽全力还他妈失败的感觉!

小武:但是努力不丢人啊。我觉得为了梦想努力的你,真的特别美。

楚悦:不是努力丢人!是明明我已经很努力了还是做不成、做不好丢人。(委屈)我就觉得那么多年,我好像是在跑步机上赛跑,每天跑啊跑啊,我跑的都快累死了,结果一睁眼发现,怎么还在原地啊。

小武:(不知如何开口)

楚悦:(慢慢平复)小武,我来北京不是为了你,你来北京,也不是为了我这种人。

 


BGM07

(楚悦拎着行李箱下楼,抬头看到小武等在楼下,愣住)

00’15 脚步停入

楚悦:(小声嘀咕)啧,老猫那个大嘴巴。

小武:(沉默的望着她)

楚悦:(不自在)哎哟,别那么一脸委屈,我就是,不想别人看到我那么狼狈。

小武:(接过行李)给我吧,送你去机场。

楚悦:谢谢啊,司机先生。

小武:上车。

楚悦:哇,鸟枪换炮啦,这次竟然是四个轮的。

小武:借的。毕竟是最后一次送你了。

(车子启动、行驶,车内沉默)

 

01’16 机场,播报响起入

楚悦:好了,到机场了,就送到这儿吧。

小武:…好。

楚悦:时间快到了,你也回去吧。

小武:…好。

楚悦:那…不再说点什么啊?(突然被抱住,怔住)

小武:(上前拥抱,松开)再见。

楚悦:嗯,再见。(转身)

小武:(喊住)诶!等一下!

楚悦:(回头)嗯?

小武:Mary不是我女朋友!

楚悦:(笑)你还记着这个呢。我知道啊。毕竟没有人给女朋友写信跟写日记似的。我不是故意看的啊,真是因为看到我名字了,就…不小心撇了一眼。

小武:(自顾自地说)我小时候成绩不好,只有英语学得很好,我还记得英语老师给我们出的作文题目是:“给你的好朋友Mary写一封信”。我写的作文被老师当作了范文。(笑)那是第一次有人肯定我。所以我遇到什么事,都喜欢给她写信,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楚悦:(笑)那以后,你也可以给我写啊,我做你的Mary。

小武:好。你好,Mary。

楚悦:傻乎乎的,走啦!回见!

小武:(小声)再见,Mary。

 

(过安检离开,在登机口候机厅落座)

03’29 手机铃声响,接通电话入,两人不要电话音!!

楚悦:(微微惊讶)喂?又怎么啦?那么舍不得我啊,我都在登机口了……

小武:(打断,情绪渐渐激动)你先别说话,我怕有些话我不说就没机会说了。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一家小破酒吧里,你就穿着个破牛仔裤,拿着把吉他,问老板能不能上去唱首歌,唱之前全场闹哄哄的,喝酒、猜码,结果你一张嘴就都没声了,全望着你,听着你唱。(陷入回忆)就那个小小的台子,你就好像会发光一样,当时我就在想,总有一天我会听到你的专辑!

楚悦:(感动地笑)那……我以后可能没有办法再……

小武:(打断)要是以后能在台上看到你,我一定是鼓掌最大声的那个!

楚悦:(没听清)嗯?什么?刚刚有点吵,我没听清。

小武:(忍不住微喊)我是说,你要离开北京无所谓!这破地方来来去去的人多了!但你能不能试着再坚持一下!干别的也行啊,能不能不要放弃写歌,求求你就再坚持一下!我从认识你开始,我就一直相信你很棒!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喜欢你,喜欢你的歌!你真的真的真的很棒!(颤抖)你能不能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啊!

楚悦:(边听边自己给反应啊!)

 


BGM08

(打开手机搜索,戴上蓝牙耳机,播放音乐)

商女喜乐她真棒 好汉扑街购物广场

铁马冰河入梦来 心底的涛声彻夜地晃

——《哑牛》蛙池

同事:小武,小武!——庸者

小武:啊(摘下耳机)

同事:嘛呢,叫你老半天了,听什么那么入神?

小武:哦,我喜欢的一个歌手,出新歌了。

同事:怪不得呢,什么歌啊。

小武:…带我去15号星球。

同事:好听吗?我搜搜看啊。

小武:(笑了一下)好听,特别特别好听。

 你登上他的桃花岛 不听不说不挣扎

歌舞升平笑哈哈 “我有梦想我真自豪”

楚悦:(os)不管生活有多苦,我们都要保持嬉皮笑脸,(微喊)然后把他们全他妈唱成歌儿!(笑)

 

——end——


编后语:

灵感来源:电影《甜蜜蜜》、大张伟老师语录